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希光
李希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5,295
  • 关注人气:1,6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以实践为主的课堂(摘自李希光新著《写在亚洲边地》)

(2015-01-21 14:23:31)

以实践为主的课堂(摘自李希光新著《写在亚洲边地》)

在一个破旧旅馆昏暗的灯光下,我坐在床上听学生们的汇报。大多数学生围坐在我床边的地上。当时我带领着20名大一新生在四川省西部的藏区上写作研讨课。

“你今天为什么没有采到故事?”我问仇檀,一个来自北京的女生。我给她的任务是写一篇关于藏族人计划生育的故事。

“我坐了一天的拖拉机到山里的一个村子,见到了一些人,但是我没找到跟村民说话的机会,我以前从来没有跟陌生人说过话。”她说着,红彤彤的脸蛋越发红了起来。

接下来的整个晚上我都在用自己在世界各地旅行20年的经验,指导学生怎样跟陌生人接触和讲话。

第二天晚上天黑了之后,我们都在餐桌旁紧张的等待仇檀,这时她突然跑了进来,大声宣布说:“我有故事了。”

“一开始,村长很不愿意回答我关于计划生育的问题。但是聊了一会儿之后,他向我透露了一个秘密:‘安全套对我们村子里的妇女来说从来都不管用。她们把所有的安全套都煮着吃了,可还是会怀孕。’”

大多数跟随我的大篷车课堂旅行的学生都是大学一年级的新生。在过去的学习中他们更多是被动地接受知识和死记硬背课本,大多数人是第一次体验这种实践式教学。跟随大篷车课堂旅行时,学生们会以两三人的小组为单位行动。白天,学生们在边远山村走动并与陌生人说话。他们不仅学习与外部社会开展文化交流,还学会在小组内持续地交换想法和经验。晚上,所有小组都回到营地之后(这个营地可能是一顶毡房、一间咖啡屋或者一家旅馆),整个班的人都会集合,汇报他们白天发现的一个有趣的人或者故事。教师以旁观者和组织者的身份听取学生们的报告。他并不会做出任何评判,但是会用指导性的问题打断学生,来帮助他们找到故事的焦点,或是挖掘更多细节,或是形成一个更相关的写作主题。

学生在大篷车课堂的学习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就是“学徒”身份。学生与经验丰富的记者和从业者一起旅行、工作。20世纪90年代早期,在与伟大的巴基斯坦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哈桑·丹尼教授在丝绸之路上旅行的两年中,我一直把自己当成他的徒弟。白天我观察他做田野调查,早上和晚上我都会帮助他搬运沉重的行李。我们一路在喀什、阿什哈巴德、撒马尔罕和布哈拉等地停留时,丹尼教授都会凭借自己对中亚历史的广泛了解,将那些有趣的、重要的、相关的故事讲给我听,勾起我的好奇心,并让我更加渴望阅读、学习和写作中亚的历史和故事。

许多年后,我带领着自己的学生行走在路上时,一直都以丹尼教授为榜样。当大篷车课堂停留在塔克西拉、阳关、罗布泊、楼兰、贝加尔湖、哈卡斯和图瓦等重要地点时,我的大篷车课堂就会停下车轮和脚步,在当地找一块草地、一顶蒙古包、一个古墓地、一座古城遗址,现场授课,尽我的力量激起学生对亚洲边地的阅读和写作的兴趣。

亚洲边地是一个激动人心的课堂,也是新闻学教育的一间巨大的实验室。学生们阅读、讨论、听我讲课的地点不是在温暖的教室,而是在长城上、雪山上、蒙古包内、佛塔下、沙漠的水潭旁、白杨树的树阴下、集市的茶馆里或者博物馆的木乃伊旁边。

与学生一起旅行时,教师的职责就是激发学生对所有他们看到、听到的事物的好奇心。在学生记录这些有意义的画面、见过的人和听到的话的过程中,教师应该提供持续的指导来帮助他们。

在大篷车课堂上路之前,学生们必须完成所有关于他们要写作的地方的课前阅读。不过课前阅读对这些精通社交媒体的学生来说往往是一个问题。他们对人文历史、地理类的书籍读得越来越少。但是,为了能够在采访中提出正确的问题,并在荒凉的亚洲边地写出具有人文关怀的故事,学生们别无选择,只能阅读大量的中外书籍。

教师必须跟随至少一组学生,并聆听他们的采访。如果学生问出了不合适的问题,教师应该即刻在现场提出正确的问题并纠正学生的错误。晚上回到营地之后,由教师负责组织及引导讨论。教师安静地聆听学生们汇报自己白天的发现和所得。在讨论结束之前,教师会帮助每一名学生确认一个故事的思路,作为学生们第二天进一步调查的主题。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