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雅美途_989
雅美途_98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002
  • 关注人气: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杰出犹太科学家的十条职场感悟

(2018-03-14 11:16:06)

杰出犹太科学家的十条职场感悟

作为美国学术界和工业界的领袖人物,Phil Needleman(利多曼)是犹太人。他曾经的实验室聚集了一大批包括我老板在内的犹太受训者,利多曼离开华大时有两个RO1s和一个华大-Monsanto的合作资助, 但是想做新药的雄心仍然使他离开华大去了Monsanto。他在演讲中模仿摩西十戒的方式给出他人生的十条感悟,虽然这些体会因为涉及职场经验而科学氛围甚浓,但也有些普通而深刻的人生哲理,所以非常值得分享。可惜在演讲时,有些地方他完全沒有解释就让这张幻灯过去了。我随后谷歌到他在其他场合接受采访时提及的这十条,大同小异,它们能帮助我们对这位犹太智者的人生哲学的理解。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我的犹太导师从利多曼那里学来的东西深深地影响着我的演讲与写作,因为我犹太导师很喜欢分享。他是键盘打字比职业秘书快和说话像货车奔驰的聪明人,布朗本科和霍普金斯的医学博士。我以前说过,判断聪明人的标准之一是当语速赶不上思维时,他们会口吃般地出现破碎的语句。这些交流的技巧包括如何掌控观众的注意力和强调自己的信息,特别重要的一点是最核心的信息或结论要在开篇、中间和结尾处,以不同的文字表述出来。我从另外美国清教徒教授那里学到的则是亲和力和代表智力更高水准的幽默感,这些都是后话了。

 

我的博文帖出后,对利多曼的好评如潮,包括这位与他共事过的群友:“Needlemen is my favorite professor, mentor, and leader. I admire very much of his science, intelligence, passion, drive, leadership style (transparency, does not take any BS), and business sense [ThumbsUp][ThumbsUp][ThumbsUp] US pharmaceutical industry (or any industries) need more leaders like Needlemen.”。我知道利多曼的科学与人生的升迁轨迹,从这个评论可以看出他是相当全面的人才,所以让我带大家去品味他的人生感悟。

 

第一条:Only one Nobel prize只有一个诺贝尔奖。这是出自一个自称“Drug hunter” (药物猎人)的科学家之口,也就是说做出能得诺贝尔奖的发现或发明只有一次,授奖也只能给三人,但是将那些诺贝尔级别的工作应用到造福于人类的实际行动则需要很多人去努力,包括他这样的人去寻找新药。在好多年前孟山都有位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与屠呦呦分享诺贝尔奖的科学家也来自默克的研发部门,但是工业界获诺贝尔奖的次数屈指可数。利多曼在演讲中曾经提及,他在电话中拒绝过一位诺贝尔奖得主的合作请求。诺贝尔奖确实在利多曼年代授予过前列腺素领域,我们都知道内敛的华大教授Charles Parker可以说是与诺贝尔奖擦肩而过。

 

第二条:Mechanism-based therapeutics基于生物机理的治疗学。你必须在机制特别清楚时,才把大笔的钱砸进去进行开发。对于利多曼来说,就是他们发现的可诱导性的COX-2䩈。最近,一个美国西部的著名生物技术公司投入了数亿美元,在炎症领域寻找到抑制性抗体;已经进入临床试验,最近以失败而不得不退出市场。在我看来就是过于相信以往的所谓权威机理,没有想到那些结论是不全面的。这就是为什么利多曼始终强调,你必须在机制十分清楚后,才能投入大量财力往下面走。

 

第三条:Focus专注。他在演讲中讲述在Celebrex研发的高峰时期,他指挥公司投入的人力是以百计算的,这才叫专注。其实这个忠告适用于几乎所有行业的所有人,但是这里又涉及到兴趣的问题,因为要人专注自己没有兴趣的事情或领域是很痛苦的过程。

 

第四条:“Killer" experiment杀伤手的实验,换成中文语境就是寻到制胜的法宝。他甚至把killerkill的名词和动词转换以说明,如果你沒有”killer” 实验你应该kill这个研究计划。也就是说,你如果辛苦努力寻找,但都找不到制胜的法宝,或许是你应该考虑放弃这个研究项目或方向的时候了。

 

第五条:Well defined endpoints非常明确的末端目标。这里涉及到各阶段的目标是什么,如果是看不见可能实现的目的,你不值得在那里停留。他在采访时还谈及,任何事情如果缓慢了,没兴趣了,往往是这事办不成的态式,他的原话是:”Anything put on hold is dead”也就是中国古人说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第六条:Doable in my lifetime做我一生中能看得见成效的东西。利多曼在学术界发现存在第二种COX, 同行沿他的思路克隆COX-2基因,他这个药物猎人把此课题带到医药工业界,统领公司上下发明被FDA批准的新药Celebrex,这些还只是在他人生的部分时间里完成的。利多曼在这里说的在你人生中完全,可以理解为使命感,也有部分为了暮年可以拥有向孙子辈吹牛的资本,所谓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第七条:“Shortest route to heaven"通往天堂的最短的途径。这里谈到的议题就是找到捷径的问题,不要做太多的课题,做少而精的工作,这与他前面讲的专注相关。千万不要面面俱到,他们甚至说,那些没有完成的事,到天堂后再说。

 

第八条:“I'm from Missouri-show me"我是密苏里人-任何东西都拿出来给我看看。这是密苏里的州志明,写在我们的汽车牌照上的,所以密苏里又称Show Me State。相对于东部发达地区,在西部开发时密苏里是无尽的荒野处女地,曾经在国内热播的电视连续剧《草原小屋》就是描写在密苏里一带美国开拓西部的故事。虽然现在美国中西部已经相当发达,但是以德裔农民见多的美国中西部人还是与光鲜的纽约客存在差别,这里更讲究实干的精神,民风也纯朴得多。

 

利多曼乃一位纽约客,但是他的后代应该长在密苏里,从工业界退休后他们夫妇也重回我们这里的社区,一次在Pasta House还看见他和太太用餐,所以他早已密苏里化了。利多曼这里强调的是经得起严格科学质疑的实验证据,再好的报告,讲得头头是道,如果沒有可靠的实验证据也是没有用的。利多曼欣赏Edwards Deming的名言: “In god we trust, all others must bring data” 对天发誓,我们笃信上帝;你若不是上帝,请带研究数据来

 

第九条:Life Cycle Management/Platform生命周期管理与平台。生命有周期,研究或药物研发也有新与旧的更替。他在这里是强调当你开拓的领域逐步成熟后,自己闯入新课题或新药的时机和勇气,而人生就是一个不断探索新问题的循环。

 

第十条:The world belongs to finishers"世界属于那些完成使命的人。这其实是他上面几条的总结性句子,你发现了机理,专注研究,拥有关键性的实验支持,但是你最终的目标还是应该去完成它。在药物领域当然是获得FDA的批准,在科学和其他学术界则是以文章或书的发表为阶段性成果。

 

我很幸运刚抵美国时能够长时间与犹太民族接触,体会与欣赏他们的优点,也知道他们的一些不足。初来乍到,我甚至因为不懂他们头上的小毡帽,而在杂货店栏过一位犹太人寻问,够大胆的不耻下问;后来才知道犹太教有基本教义派,保守派和改革派的三大派系之分。我在实验室度过的那些无数的夜晚,还使我接触到一位来自纽约的犹太裔华大本科生,他说:我妈妈只希望我与犹太人结婚,无论种族,他态度之坚定令我印象深刻。他告诉我犹太人在非洲的历史,我从他那里知道埃塞俄比亚的黑人犹太人,也得知以色列为种族最为复杂的国家。我在实验室也感受到清教徒与犹太人的文化差异,纽约犹太人吹嘘大城市的故事时,来自南部伊利诺的白人就笑话他。

 

在这里我还想对那些在北美经营中文学校的朋友说些话:关于如何向犹太人学习,进一步深化中文学校功能的问题。犹太人成功的技巧是他们周末在Temple里学来的,他们说什么事都是头头是道,他们每周都有面对大众有力陈述的机会,他们父母甚至在那里交际职场的生意。中文学校有点犹太synagogue的意思,孩子读书父母交朋友。但是华裔孩子在那里学习华厦的历史与文化时,也应该学习怎么与人交流的技巧,促进家长间的互动也是中文学校需要改进的地方。

 

PNPhil Needleman) 的十条:

 

PN "Ten Commandments"

 

1. Only one Nobel prize

2. Mechanism-based therapeutics

3. Focus

4. "Killer" experiment

5. Well defined endpoints

6. Doable in my lifetime

7. "Shortest route to heaven"

8. "I'm from Missouri-show me"

9. Life Cycle Management/Platform

10. "The world belongs to finishers"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利多曼图书馆。也就是我们当年走半个校园来听报告的地方,有时年迈的Olive Lowry就坐在旁边。应该是利多曼离开后在1992年的捐赠把以前的药理系会议室冠名,还有他手持药理实验图谱的油画,这是一个很有历史的小系。镜框中的药理利多曼奖金获得者的博士生,有些已经成为教授,有些也不成气候。

杰出犹太科学家的十条职场感悟

杰出犹太科学家的十条职场感悟

杰出犹太科学家的十条职场感悟

杰出犹太科学家的十条职场感悟

杰出犹太科学家的十条职场感悟

杰出犹太科学家的十条职场感悟

杰出犹太科学家的十条职场感悟

杰出犹太科学家的十条职场感悟

杰出犹太科学家的十条职场感悟

杰出犹太科学家的十条职场感悟

杰出犹太科学家的十条职场感悟

杰出犹太科学家的十条职场感悟

杰出犹太科学家的十条职场感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