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川普减税方案对美国大学的负面或正面影响

(2017-12-07 02:19:20)

不少朋友问我这次美国减税对美国大学特别是大学学费的影响,我就此议题写过两篇文章,这次统一回答那些进展性的信息,就我所知道的,但愿准确。众议院和参议院现在还在合议最后的减税法案,耶鲁已经动员在DC的势力游说美国国会。

 

众议院和参议院同时对美国高校的税收措施是:对美国平均每位学生有50万捐赠基金的大学(众议院可能低些)的Endowment的纯收入课以1.4%的税率;抹去美国民众向大学捐赠免税的条款。这势必抑制美国富人的捐赠热情,让美国失去有别于欧洲的特色,耶鲁捐赠基金管理教皇式人物David Swensen已经著文公开反对。众议院的方案更是令人失望,这个条款在参议院里没有:研究生不能拿到手的学费必须作为收入交税,所以耶鲁研究生的税率会涨三倍。这个涉及面会很广,参院又没有,所以我的直觉是实施的可能性不大,不然美国的研究生院真是读不起了。众议院的法案还抹去了研究生或职业学院学生的贷款利息抵税的条款,真是雪上加霜。对我们孩子免学费的5.1万美元的福利征税在众议院里有,参议院不清楚,这个因为涉及的人数少而没有游说的力度,可能会通过,所以未来三年我们会多交4.5万美元左右的税款。这些已经说明美国共和党人对科学与教育不感兴趣的实质,川普也从巴黎协定退出而成为地球的敌人。那就好了,让他们天天去读圣经。

 

如果美国国会对学费征税的条款真能实施,唯一我可以想到的对美国大学的正面影响,就是会迫使美国大学学费的巨大泡沫早日破掉。这个原始诱发点可能来自国会对研究生学费的征税,既然美国研究型大学长期对研究生的学费豁免,为什么他们不能说研究生学费为0而必须说是每年的4万美元学费全免了?这是美国大学为了公共关系的面子的需要,可以对经费来源机构或美国大众说自己多么慷慨。其实事实并不尽然,美国科学的很多重大的发现是研究生们亲手做出的,而他们当时是拿着比他们的同龄人低很多的收入。

 

我至少十年前就说过美国学费的泡沫比房子的泡沫还要严重,迟早会破的。依照这种涨势,现在出生的孩子将来需要花费70-100万美元读完耶鲁,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预测泡沫而获得诺贝尔奖的Bob Shiller不愿谈学费泡沫,那是因为他自己在大学(耶鲁)当教授。美国私立大学每年5-6万的学费(加上生活费近7万)很多美国人付不起,哈佛耶鲁必须给至少一半的家庭助学金才行,现在的发展是部分美国医学院都按需发放助学金。所以美国巨额的大学学费对美国人是虚的,同级著名大学因为竞争关系不可能自动降学费。20多年前,圣路易斯华大医学院降过学费,但是外界以为学校出了问题而致使申请人数减少,富有的Caltech根本不需要通过对只有300左右的本科生收学费而运转。美国大学的本科学费巨贵更是苦了外国学生,因为他们很少得到助学金,但是前几天我的国内学生家长告诉我:他们也得到了爱荷华大学的2.8万美元的总资助。

 

川普的减税方案肥了富人和生意人,这是肯定的,但是从总统到国会议员在外面都说是为了普通老百姓,这就是美国的政客,左和右派都一样。美国黑石集团总裁苏世民(Schwarzman)是川普总统的人无疑,他曾拿出一亿美元在清华办苏世民学院,朋友说这次减税他会收益至少1B10亿美元), 那可以多办几个苏世民学院了。苏世民还是具有捐赠精神的富人,他在耶鲁、北京和纽约公立图书馆都有捐赠的大手笔,哪位能在宾大找到以川普名字命名的楼或讲座教授?

 

我实在想不出为什么美国华裔的中产阶级还为富人获大利的减税欢呼?标准抵税确实翻了倍,小孩的Credits也增了几百,但是Exemptions和州税抵联邦税全没有了,最多只是一个平手。至于减税可以刺激经济?芝大Booth商学院的压倒性经济学家和美国大公司总裁的大多数都不这样认为。

 

苏世民(Schwarzman, 左)和耶鲁校长在未来的耶鲁Schwarzman Center前。苏世民为此捐了一亿五千万。

 

耶鲁大学的总投资官David Swensen。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