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雅美途_989
雅美途_98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6,214
  • 关注人气: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芭芭拉家的中国情怀

(2017-01-16 09:17:22)

芭芭拉家的中国情怀

近几年每次趁儿子回来诞节时,我与我有几十年友的美国朋友芭芭拉聚餐。我去密里河那的圣查尔斯接她,餐后再把她送回家。芭芭拉的先生瑞德大五年前去世了,他是位退伍人,他夫妻感情深。瑞德在世与芭芭拉家的互是反来的,我去她诞节或其他原因的相聚,驱车去圣查尔斯有段路程,儿子年幼正好在里可以睡一。身为纽约人的芭芭拉在二十出的花,与在纽约长岛当兵的德州人瑞德相遇,婚后孕育四位女儿,三位在身,一位嫁加拿大。她就是美国所有影或电视剧里的传统家庭主的形象,相夫教女,她甚至自己成年的女儿在孩子年幼出去工作都有微。与她相反,她的所有女儿都是职业妇女。


轻时向往离开纽约的生活,用芭芭拉的话说:“你所有的努力,只来“我在纽约个存在用,太不得了”,纽约长岛自然是太了。于是他将全部的家当和几位女儿放上,一路西行,芭芭拉形容他几乎通在地骰子的方式来到了密里。瑞德当除了军队的关系外,并没有确定的在纽约以外的工作机会。瑞德从部退休后,他家在密里的其他小停留,瑞德随后在麦道公司从事技工作直到退休,位于圣路易斯的麦道并入波音后成波音的机生。几乎每次我相聚的席芭芭拉都是老格,手里握着一叠照片,数她的四位女儿繁衍的大家庭各成的近况,她在去年的圣诞节,她有九个子和八位重,今年更新她的家庭在壮大中,增加的都是重孙级别的。当看照片中儿子小候的玩伴小安迪在己歌手,他当时还是金童,我不免感概月之流失。安迪从大学退学后全在美国巡演的歌手,上次面他从欧洲演出来。用完晚餐后,芭芭拉邀去我十分熟悉的她家短述。


芭芭拉具有典型基督徒的慈悲,她的言常引用圣或上帝的,我也在不同的合去的教堂,但是在我接触的几十年,她似乎从来没有主向我们传过教。我的相源于当年她主大学的自愿者登,目的是了帮助外国学生学者家庭熟悉美国文化,而我正好也在那里登了。她就语还不是太好的我电话,邀并告她家的地址,当记忆是我需要在高速上“途跋涉”才能抵达她家。


我后来才明白她专门选择中国人的原因是因家与中国的渊源,她家有一些零星的此文中展的来自中国的家古董。我二十多年前去她家就被客里的这张照片震惊,两位外国者在中国的正式裱的照片里,上面和两是繁体字的注,烤瓷的照片:“高有耀贞师母肖像”。芭芭拉曾告我,是她家里的宝,她不时这样对我重复强调,并称她去世后不知些宝藏有。她知道我对这照片的趣,欣然同意我拍照些文物,有开玩笑你以前不是拍过吗是她的在中国做教士的外祖父母的照片,有其他穿中式传统服装的更年的照片。外公是德国人,外祖母是人,他在中国相遇并婚生子,家里应该是英文、中文和德文的混合使用。外祖父看上去比外祖母年的感,年轻时人和年后的模样变大,仔看才确定是同的人,当然外祖父年轻时是戴的瓜皮帽。


芭芭拉于2015年了八十大寿,也就是她生于1935年,当几乎有家庭成参加的聚会只邀了我们这家朋友,她的近三十人的大家庭中以北欧血的金偏多,红头发的后代都有好几位。她常笑我不知道照片的年代,因我凭自己有的知识实在不明白照片上的小字的含次深究照片右的“民国丁年冬月”是什么?古狗一番在才知道,可能是“民国丁卯年”吧,也就是公元1927年。她母离开中国抵达纽约时应该是不到二十,一口流利的中文,芭芭拉小还记得母做米和使用筷子。芭芭拉天生丽质,人是相当达,开朗大方,没有读过大学的全家庭主,但是她熟,所以言仍然是相当究。


芭芭拉的外祖父的德裔姓氏Lauderer,我和她开玩笑:“是德国人的名字”,她:“那当然”。我以前知道芭芭拉的外祖父葬在中国,今年圣诞节我是第一次听她,外祖父可能是被毒死的,与食物中毒有关,具体的情况她也不清楚。他外祖父从德国去中国教的时间应该是1890年左右,排外运动刚刚结束不久,外祖父的死亡日期应该是上世的三十年代,不知与什么政治动荡相关,芭芭拉外祖母把三位子女她来仍然是异纽约抚养成人。裔的外祖母名Barbara,也是芭芭拉名字的来源,与芭芭拉有系,他一直都在写位与中国有关的人的经历。芭芭拉外祖父母在中国生有二女一子,不明白芭芭拉的母排行如何,芭芭拉的姨为护士,无子女。芭芭拉的舅舅是位医生,与犹太人通婚,最近她舅舅的后代将外祖父母在中国的绸缎礼服从纽约寄来。芭芭拉的母与英裔美国人婚,芭芭拉有四位兄弟姐妹。


次去芭芭拉家的路上,我在猜她是否会投川普的票,我把她的善良和她为纽约客的身份都考虑进去了,正反的可能都在我海里推。当我在她家口看川普的竞选标语口号,一切都然了。美国人十分熟悉的人是无所不的,包括工作合禁忌的政治点,席她告,她全家无一人例外都投了川普。我只是向她提到“川普是你的纽约人”,我无从起,但是无争然她也自己不能看川普在电视讲话的德行,然后加一句“知道那些富人怎么生活的”的无奈。但是芭芭拉相信川普会退伍人好,而她当了一子的属,后代也有随美去科威特或伊拉克打仗的,得当时战争期间饭前祷告,瑞德希望神保佑人在战场上的平安。几十年来我都知道她是共和党人,点倒和我从共党国家出来的无党派人士相似。


在那穿西装的照片里,芭芭拉的外祖父大概已近六十了,外祖母也有相当的年,两位老人将自己最美好的年华贡了中国,而外祖母必须选择逃离中国才能活命,完成了她从欧洲到中国再到美国的人生程。25年前当我首次些照片和文物存在于一个普通美国人家,我的惊呀程度是无法用言描述的。我从来不知道史,不仅仅是因我是学自然科学而人文域的无知,更重要的是我生活在外国教士的史一无所知的年代里。些文物代表着我当年在中国受到的倒黑白的教育里不可能得的真实历史,就像我上学几乎不知道南京大屠

芭芭拉家的中国情怀

芭芭拉家的中国情怀

芭芭拉家的中国情怀

芭芭拉家的中国情怀

芭芭拉家的中国情怀

芭芭拉家的中国情怀

芭芭拉家的中国情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