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雅美途_989
雅美途_98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5,918
  • 关注人气: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对日本的那些复杂的感情(上)

(2015-12-26 02:05:01)
我对日本的那些复杂的感情(上)

军总美国将麦克阿瑟在京的公室和他署停战协的笔。
 
几乎所有的炎黃子
,在看了抗70周年的大兵后,海里出得最多的自然是日本个国家和她的人民。我在电脑里看了兵片段后,想到的尽是些跨代的西:那些在中国行三光政策的日本人;驾驶只有程油量从日本航母起,与美国量后,以自的方式俯冲到美国战舰上的日本在美国 实验室里那些敬的日本博士后和移民美国的日裔科学家。所以在这时合自己与日本和日本人接触的经历日本的看法,应该是再恰当不了,然有 些甚至是相互冲突的察与知。
 
日本被美国在太平洋争中击败,以及随后的美的占和至今的控制,在国政治面上日本基本上已了。事上也不会有独一面的大作,尽管日本会修改有自条例的和平法。日本政治和事的判断可以从我的两个察得到验证。几年前,美在日本犯下奸平民等罪行而在当地激起公,日本民众要求美国迁移事基地的呼声增,在此情形下美国国卿希拉里随后访问日本并且会了日本首 相。与我期待的礼道歉相差甚电视画面里的希拉里以教儿子的姿待日本首洲人看得都不舒服。另外一次感受是,我在京街 头见到了担任最高统帅的美国麦克阿瑟将的挂像,当没有时间去参麦克阿瑟将在那里的博物。但是,一位美国将的博物存在于主国家日本首都的繁是再简单刻提醒着日本人,那些美国士兵在太平洋争中超十万的死亡人数意味着什么。
 
前段
时间,同学在校友群分享了《黄河大合唱》的视频与照片,我又在兵期看到那么多抗日英雄的帖子。只有在那个民族危刻才能激冼星海去出如此悲壮的章,就像苏联经历的残酷二催生了Shostakovich宏的交响
 
的民族曾那般的任人宰割,日本人曾也去我老家的湖北城。父诉过我,当年我的大姑妈还得漂亮而不敢上街。我都不会忘那段中民族 的苦难历史,并且信只有自又不狂妄才能立足于世界的民族之林。我抵达美国后才能更全面地到并且重新核以前那些被歪曲的史料,日本和德国面 战历史的炯然不同的度感触很深,更为愤怒的是日本其罪行教科都重写。从日本政要繁参拜供奉希特勒级别争罪犯的靖国神社,再看本身是反法西斯士的德国理勃特在波兰为纳粹罪行的下跪,是太大了。
 
正是基于
些原因,作新移民在家境稍微好后,我家从1992年起就拒绝买日本了,传统一直持到在。我的犹太老诉过我,一些老的犹太人是拒绝买和BMW等德国牌子的这样们拥有美国有二十多年了,然它们时常出些小毛病而需我去修理。我的决定与在两国政客的中日抗毫无关系,那是中日两国大一 衣水的友好居的候。在圣路易斯的中文学校的停车场,仍然是80-90%的日本牌子的汽,我前段时间参加老中朋友的聚会,房子外面也是几乎清一色的日本。但是我从不反包括儿子的日本,家里除汽外其他的日本也不禁,所以也是一个不虔的信徒。
 
聊到
里,我想段 九十年代中叶经历的一个好玩的事。当圣路易斯大学邀芝加哥总领事到圣路易斯做全校告,他的英不是太好,听众也大部分是中国人,但是他是 用英文演。最后提问阶段,甚至有问为什么不能面向中国听众用中文演,当然这应该足校方的演需要使用英文的要求。在提环节,有位中国来的 年学生用英文这样问:“When will imperial China's battleship arrive in Tokyo bay?” 总领事先生没有听懂,就要求那位年人重复。学生重复了“imperial”个英文单词数遍,总领是不懂。这时那学生索性用中文道:“中 帝国的战舰什么候抵达京湾?”,全场哗然,并且笑声连连总领事明白了,入他的官程序,他大概是这样回答道:“中国人民热爱和平,永不称霸!”,我都不得他是用的英文是中文。
 
做了几十年的科学,当然有些机会
访问日本,但是只有在一次本域的会才使我着复的心情踏上了日本国土。雅美途三个字生在京的机上,与太太讨论后的果。我从西雅抵达京,然后从成田机坐新干线(与汉语发音几乎相 同)大阪去神。新干线除了非常安静外,我印象最深的是那里的一幅麦当的广告,上面的字我几乎能猜出大意,立即感受到那里与中国文化的关。 那天是途,又是晩上,我迷迷糊糊在新干线上几小就到了神,然后坐出租去了旅店。
 
八月的神
仍然闷热,开会地点是在离神的一个游离上,所以第一天我必坐当地的地或地上火才是我首次直面日本社会的刻。日本的火非常多,有可以二分一趟,站上停靠时间之准完成可以和德国比肩。
 
但 是当我随上班的人流跨入日本火
的那一刻,那景把我吓了一跳:上几乎雀无声,一眼望去,可以是清一色的身着深色西装拎包上班的男性,几乎看不 早晨赶班的女性。日本人的眼神与他的面部一平淡,你的目光如果和他相接,日本人会特意迅速地避开,然后将眼睛向下面的方向注,或者看手上的 小方浅黄色牛皮纸样。日本男人的上基本上没有笑容,好多都像上打了一霜似的,非常抑的模。日本火少有人用电话,来了电话也是迅 速静音。我顿时怀念起美国地里各色人群随便交的吵声,以及在慕尼黑啤酒碰上的德国青年男女在火欢闹声,得那样鲜活的生命更 好!
 
我回圣路易斯后,向一位在
京生活多年的朋友描述我在日本火到的情景。他深有同感,并且告我,他有次在京的地站遇到一次停,站里几千人在里面,仍然是死一的宁静。我都感慨二战时或未来可能的动员这样的民族是多么容易被天皇煽与控制。机从京到达上海 后,景伴随文化完全被切,一位城的小房主在上海地上大声使用手机:“那你不管怎,一定要把月的空调费要回来!”。
 
我在美国知道些日本的鞠躬礼
然他在美国也随西方习惯不是那么究了。但是,在日本我目睹了日式的大角度九十度的鞠躬方式,他在交谈结束行了鞠躬礼后才会离开,台湾政治人物的鞠躬也留了些日本人的影响。
 
我 自己
亲历过这些鞠躬礼得不适,比方,你在会走廓上走到尽端,会的日本女生向你鞠躬,我则对说谢谢。但是当我从一个会去另一个会,需快步通过过道,那两的服生也向我鞠躬,我真是尬啊!我不能停下来又不习惯看两,十分堪,只好快速通。其如果我能停下 来,我最想们说的是,你最好不要这样做了,当然那是非常没有礼貌的事情。
 
我太太
女儿早上从神到大阪赶集,是要到那好吃的西吃,日本人就是做法国甜点都品特高,有人告我,量最高的蒙古包自日本。那店没有开就到了,然后一开去,她说进门的那一 刻,所有日本店站两侧齐身向你不断鞠躬,像迎接贵宾一般!我影里看到这场景,手下职员接听出差在外的上司或老板打来的电话,那位职员还会不断鞠躬,而老板可能是千里之外。在美国生活了的人,真是很赏这种形式的文明。
 
日本很好地保留了中国的古代文明,同
又自明治新以来吸引了西方的代文明。返美国后与一位美国人聊天,美国朋友日本的感,我我在日本察到一些美国人的遗传的表达,当是引方心知 肚明的大笑。事在日本是相当敏感而不愿及的话题,我在墙报间专门和留日的中国博后讨论过这问题。我在日本的机或火站等人多的地方察到,一些日本人真具一些西方人的五官特征。(未完待
 
我对日本的那些复杂的感情(上)
日本代表
出席停泊在京湾的美国密战舰上的投降式。
 
我对日本的那些复杂的感情(上)
麦克阿瑟和日本天皇合影。
 
我对日本的那些复杂的感情(上)
德国
理勃特在1970年犹太念碑献花,亳无示地双膝下跪罪。这张照片西德和德国人重新得了世人的尊重,勃特第二年也得诺贝尔和平
 
我对日本的那些复杂的感情(上)
美国国
卿希拉里与日本前首相菅直人。
我对日本的那些复杂的感情(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