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谢朝平
谢朝平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5,656
  • 关注人气:7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老戎说内退(五)

(2013-09-23 07:27:16)
标签:

转载

有错必究不是共产党的传统美德吗

    我的维权第二站:一审诉讼

    依照行政复议法和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不服行政复议的决定,可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首先是应该归哪个法院管辖的问题。依照行政诉讼法的规定:“由最初作出行政行为的行政机关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盐城市人社局是本案最初作出行政行为“审核意见”的行政机关,所以,应该归盐城法院管辖。可是,应该归基层法院还是中级法院呢?查阅了行政诉讼法司法解释:“被告是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归中级法院管辖”,被告盐城市人社局是县级政府机关,归基层法院还是中级法院管辖呢?吃不准,打电话咨询了盐城市中级法院行政庭(0515-69665685),一位姓苏的女士解答:“你可以向中院,也可以向亭湖区法院投递诉状,我们可以根据你的案情,该他们受理,我们会转下去;该我们受理,他们会转上来”。她的解释符合行政诉讼法的第21、22、23条的规定,我于2012年11月10日向盐城市中级法院特快专递邮寄了行政诉状。可是,寄出后好象石沉大海,多次电话询问,已交于姓沈的法官主办,打电话找到沈法官,(0515-69665689)沈法官说:“你弄错了,你应该向亭湖区法院起诉”,我说:“行政诉讼法规定:上级法院可以审理下级法院管辖的案件,你们如不愿意审理,请帮我转到有管辖权的法院”。沈法官说:“你自己向亭湖区法院起诉”。我又电话找到了行政庭韩庭长(0515-69665833),请求他帮助转送,不然,可能牵涉到不服行政复议的决定,15天内向法院起诉的时效规定,韩庭长同意转送。我不放心,又于2013年1月3日,向盐城市亭湖区法院重新寄出了诉状,结果,1月5日两份相同的诉状一起到。(投递诉状花了两个月时间)

    其次是诉讼时效的问题。根据行政诉讼法第41、42、43条的规定:当事人不知道自己的权力被侵犯,从知道或应当知道之日起计算;涉及不动产的诉讼时效为20年;不涉及不动产的诉讼时效为5年。我实际知道内幕、实情的时间是2012年3月,当我一旦知道我吃了这么大的亏,受了这么大的伤害,再让我保持沉默是不可能的。我的这一案件,涉及不动产,诉讼时效应为20年。从2003年10月盐城市国资委根据盐城市劳动局的“审核意见”作出批复(政策规定),从原不动产(两座加油站)中剥离出我的内退生活费起,到2012年5月我申请行政复议,请求在原不动产(两座加油站)中增加剥离,补发我的内退生活费止,这其间时间差为8年7个月,没有超过20年。我把我没有超过诉讼时效的理由随起诉书作了较明确的说明。

    再次是诉讼请求的问题。我经过再三考虑,首先要解决原、被告双方争议的首要问题:我的人员定性问题,至于怎么补偿我的经济损失,较复杂,容易为被告的诡辩所利用,增加法官判断的难度,故暂且不提。我的诉讼请求就是我的人员定性问题,我的人员定性应该是企业内部退养的人员,还是离岗休养的人员?国务院怎么规定的、江苏省政府怎么规定的、盐城市政府怎么规定的,被告原盐城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现盐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又是怎么办理的。问题直接、明了,是与否、黑与白,谁都能分辨。

    我为原告,盐城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为被告,恢复我的企业内部退养的人员性质为诉讼请求的行政诉状,2013年1月5日起,摆到了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法院的法官面前。

    2013年1月31日,盐城市亭湖区法院立案庭通知缴纳案件诉讼费,并告知:“同意立案,已经立案”。行政诉讼法规定:“7日内立案”,亭湖法院花了26天时间才立案,先不说他们违规超时,可以认为他们用法定时间的近4倍的时间进行案件的审查,应该是很细致的,管辖权、诉讼时效等问题应该是审查清楚了,否则,不能同意立案。

    2013年3月5日,盐城市亭湖区法院行政庭通知3月25日开庭。3月20日接到了被告的答辩状(根据行政诉讼法的规定:被告须提供答辩状,并发送原告)。答辩状主要以下几个要点:

    1、被告答辩状称:“2003年的审核意见,只是审核的改制费用,至于原告是离岗休养,还是企业内部退休,是企业自主行为。”被告的这一条有三方面的问题:

    首先,被告想推脱责任,想把责任推给企业。审核改制费用,劳动部门要弄清楚各类人员分别要承担什么费用,这各类人员分别有:改制后企业留用人员;买断工龄的人员;临时工辞退发给生活补助费的人员;离岗休养的人员;内部退养的人员;内部退休的人员以及其他人员,这些人员的分类及分别承担的费用国家政策明文规定,需要被告在改制审核的过程中传达、贯彻、执行。被告这些工作做了,而且做的很细,“审核意见”把每个人的花名册(性别、年龄、参加工作时间等)作为副件附在后面,只是没有完全按照国家政策办。

    其次,如果企业按离岗休养报批,也是被告强行要求的。改制前我们六人都办的内部退养,不知道还有离岗休养的说法。被告怎么批,怎么认可,不是取决于企业怎么报,而是取决于被告要求企业怎么报,这是一般人都知道的常识。劳动部门审核企业改制工作,是国家授权的,不听你的就改制不了,改制受益人的目的就达不到,只能唯命是从,这是可以想象的。政策是被告掌握的,你想批对了,企业报错了可以要求企业重报。

    再次,被告对2000年后的国家政策有抵触情绪。上述被告的答辩中“原告是离岗休养,还是企业内部退休”有意回避内部退养,这一字之差不是被告的疏忽,被告的心目中就没有内部退养的概念,内部退休是1998年以前的政策,是需要劳动局批准的;内部退养是2000年后的政策,不需要劳动局批准。解除了劳动部门的权力,可想而知就解除了劳动部门可能得到的巨额利益。难怪,2012年3月,我找到“审核意见”的经办人陈荣胜,他还责怪我:“你内部退养的劳动局批复呢?”我说:“文件规定没说要你批。”时隔12年以后,陈荣胜还对大权旁落耿耿于怀!

    2、被告答辩状称:“原告在2003年企业改制时,符合离岗休养条件,只能办理离岗休养,并按照上述文件领取了离岗休养人员生活费。”

    被告的这一条和行政复议答复书中相同,已在老戎说内退(四)中加以剖解。

    3、被告拿出了三个文件,作为2003年作出行政行为“审核意见”的法律依据。

    第一个文件:盐政办发(2000)41号文件。

    该文件规定了只有年龄条件可办理离岗休养,不能作为被告不执行盐政办发(2002)74号文件,按照工龄或按照年龄条件可办理企业内部退养的规定。

    第二个文件:盐政发(1988)65号文件。

    该文件规定了符合条件,经劳动局批准可办理企业内部退休,这个文件拿来证明被告为原告办理离岗休养合法化,风馬牛不相及。

    第三个文件:盐发(1998)20号文件。

    该文件规定了停办企业内部退休,并规定了有条件的企业可以办理企业内部退养。这个文件被告本想证明自己,结果反而证明了原告。

    被告以这三个文件,作为被告“审核意见”的法律依据,说明被告理缺词穷,败诉的结果可以预见。

    2013年3月25日上午9时,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法院第四法庭。从2012年11月10日诉状送出开始,等待了四个半月,终于迎来了开庭。高悬的国徽,整装的法官,使法庭显得庄严而又肃默。原告席我一人(律师费昂贵,没有委托律师),被告席两人(张建夫、袁苏荣,受被告法定代表人肖汝宏局长的委托,代理出庭),旁听席有六人参加旁听。审判长洪少峰(行政庭副庭长)落锤宣布开庭,书记员张爱敏宣布法庭纪律。

    接着审判长要求原告重点阐述一下诉讼请求,起诉书已送达被告,无需宣读了。

    我阐述了2003年企业改制前,我已和单位协商一致,办理了企业内部退养的手续,在职不在岗,是单位内部退养的人员。这是符合国家内退政策的,与盐城市盐政办发(2002)74号文件的要求是一致的。被告在2003年企业改制时将原告强行、包办改为离岗休养,导致原告内退生活费下降20%,失去了参加政策性调资的权力,造成了原告内退生活费只降不加。焦点是恢复原告的企业内部退养的人员性质,其它会迎刃而解。

    接着审判长要求被告出示2003年企业改制时作出行政行为“审核意见”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事实依据即:企业当时是怎么送审人员资料的,或者当时企业是怎么报批的;法律依据即:是根据什么文件、哪一条、哪一款作出行政行为“审核意见”的。)

    被告结结巴巴、支支吾吾,说事实依据因为时间长了,找不到了;法律依据就是所提供的三个文件,自己又感到不能自圆其说,硬撑出一个歪理:离岗休养就是内部退养,内部退休不让办了,只能办理离岗休养。被告的歪理出之于被告当庭出示的盐城市劳动局盐劳(2000)10号文件,文头是“关于对盐政办发(2000)41号文件第17条的解释意见”,该件落款时间是2000年6月26日。

    盐劳(2000)10号文件上面有一句话:“内部退养的人员是指距法定退休年龄不足五年办理离岗休养的人员”。被告当庭出示的是该件的没有公章的复印件(自己发的文居然拿不出原件),原告我认为该件的真实性有问题;下级对上级文件的某一条进行解释,是否合理,原告我认为该件的合理性有问题;对于该件的真实性、合理性问题先不予深究。该件的发文时间是2000年6月,国务院2000年11月发了一个新文,江苏省2001年发文贯彻,盐城市2002年发文贯彻,国家有关部委、江苏省有关部门都在相应时间分别发文贯彻,其中有一个上下统一的政策口经:“30年工龄或距法定退休年龄不足五年的职工,经本人申请,企业批准,可以办理企业内部退养”。也就是说从2001年开始,全国取消了离岗休养的说法,统一为企业内部退养(内退)。被告2003年6月为何不执行新文,而死抱住老皇历,还把企业符合新政策的新做法强行要求改为老皇历的老做法。

    原告我经审判长同意,当庭提出了以上的反驳意见。也就是说,被告开庭前提供的三个文件,和当庭出示的一个文件共四个文件都不能作为被告2003年6月12日作出行政行为“审核意见”的法律依据。

    审判长最后作出了总结性的两点要求:“被告三日内补齐事实依据以及规范性文件的法律依据;你们最好双方协商,如协商不成法院将择日宣判。”我问:“什么时候再开庭”,审判长说:“不一定开庭了,如再开庭会通知你”。审判长宣布休庭,书记员张爱敏要求原被告双方签署庭审记录。

   (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提请注意:庭审前、庭审中法院方、被告方都只字未提诉讼时效的问题。)

    开庭当日下午15.30时,我又找到了审判长洪少峰,把国发(2000)42号文件;劳社部发(2003)21号文件;苏财国资(2003)41号文件、盐城市国资委盐资委办(2003)86号批复等四个文件补交给他。告诉他,如果我胜诉,为我补办内退生活费,必须经过国资委,否则费用无法列支。问他什么时候宣判,他说:如判撤销(原告胜诉)要经院长批准,审判委员会讨论。并告诉我:3月3日立的案,3月内可以审结。

    遵照审判长庭审最后的要求,原被告双方协商,我想,我主动没用,要他主动找我协商才有用,可又想,主动找一下,不会有什么坏处。2013年3月26日下午16.00时(开庭第二天),我找到了盐城市人社局肖汝宏局长,本人自我介绍:“我就是昨天上午在亭湖法院第四法庭和你单位打官司的原告戎正亚”,他一愣:“打什么官司?我还不知道”,我拿出人社局的答辩状,他想起来了,接着说:“有什么事不能协商解决,非要打官司!”我说,不打官司你们没人理我,不跟我讲理。肖局长做了三点承偌:

    1、关于本人养老保险基数,让我退休之前找他一下,他帮我调高一点,不至于因为改制、“审核意见”而影响我退休以后的养老金待遇。(我问了有关人,他这是空头支票。)

    2、如果是他们的责任,他们负责纠正,牵头联系国资委、悦达集团、石化工司,麻烦一点没什么。

    3、待查清楚主动和我联系,并告诉我和张建夫联系,主要由张建夫和我联系。并记下了我2001年内退,2003年改制,工资改制前800多元,改制后600多元等事宜。

    我又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偶尔打电话找审判长,有时他回答我说再等,有时他显得不耐烦:“不要老催,我们有我们的程序,不是你催着干的!”我写信给亭湖法院邱晓虎院长,请邱院长体桖,石沉大海!

    2013年5月15日中午,我终于收到了望眼欲穿的盐城亭湖法院寄来的挂号信,打开一看,“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法院行政裁定书”,说我超过起诉期限,结论是:“驳回原告戎正亚的起诉”。我当时感到头发晕,眼发黑,有一种被人耍弄的感觉,我下定决心,我不服,我要上诉。再一看,上诉期限只有十天,十天之内我一定要完成上诉状。(待续)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