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isaakfvkampfer
isaakfvkampfe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3,362
  • 关注人气:5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星球大战】《达斯·普雷格斯》片段翻译4

(2017-09-03 17:23:21)
标签:

星球大战

分类: 星球大战/StarWars

章十·暴力的轮回

 

这天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春暖花开,飞虫嚣动。帕尔帕廷驾驶他灵巧的地形车飞驰在希德所在高地之下的平原上,在茂盛的草场中留下一串蜿蜒的尾迹。

 

“真是愉快的经历,坐在副驾驶斗式座椅里的普雷格斯说,好不容易等到帕尔帕廷把脚从油门上挪开。

 

“也许我可以去做专业赛车手。

 

纳布人可期望帕尔帕廷家族的长子更有点出息吧。

 

我才无所谓别人的期望,帕尔帕廷说,并没看他。

 

“这辆车是你父亲送你的?

 

帕尔帕廷瞟了他一眼。“是他的贿赂——但这次我接受了。

 

他允许你飙车?

 

帕尔帕廷冷哼一声。我父亲多少年没上过我车了。

 

他不知道他错过了什么。

 

跟我的天分没关系,帕尔帕廷稍微往普雷格斯那边侧了侧身。前几年我撞死了两个行人。我父亲威胁说再不允许我开车,但最后妥协了。

 

“他怎么就改主意了?

 

帕尔帕廷往前一冲。我把他烦透了。

 

抱歉,普雷格斯说。我不知道。

 

当然,他是知道的。从11-4D帮他弄到的情报来看,帕尔帕廷是个问题少年,过去几年里轻罪缠身,不得不在多所私立学校间转学,要是平常人家的孩子早就被丢到行为矫正所去了。多亏那跟儿子一样有暴力倾向的父亲一次次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给帕尔帕廷兜着,才避免了家族丑闻。但在普雷格斯看来,年轻人的犯罪记录只让显得他更为非凡。这小子年纪轻轻却已经罔顾平常伦理道德,创造出自己的一套行为准则行事。

 

帕尔帕廷指向远处的树林。那边有些古迹,但在冈根人的领地里。

 

你跟他们打过交道吗?

 

没交流过,但我见过他们到莫伊尼亚城买东西。

 

你怎么看他们?

 

你是说除了他们是长耳朵口水泛滥的原始人以外?

 

对。

 

帕尔帕廷耸耸肩。我无所谓,只要他们待在自己的水下城市和水道里就好。

 

不挡路。

 

没错。人类在这地界掌握上游资源是理所应当的。

 

普雷格斯忍不住笑了。很多星球上关于到底谁掌控谁的事可是众所纷纭呢。

 

那是因为多数人害怕掌权。想想看,如果共和国议会在一个人强有力的领导下能取得什么样的成就。

 

“这点我不是没有考虑过,帕尔帕廷。

 

看看参议院每次是怎么处理危机的?派绝地去维稳,根本不管问题的根源。

 

普雷格斯发现男孩的天真想法非常有趣。如果愿意,绝地是可以统治共和国的,他过了一会儿说道。我想我们该感谢绝地武士团致力于维护和平。

 

帕尔帕廷摇头。我不是那样看的。我觉得绝地致力于限制变革。他们等着参议院告诉他们什么时候去什么地方介入,干什么事,可只要他们愿意明明可以用原力将意志加诸于整个银河系。如果他们真的那样做我倒是心服口服。

 

那你父亲将意志强加于你的时候你是很尊敬他咯?

 

帕尔帕廷扶着方向盘的手收紧了。那不一样。我不尊敬他是因为他比他自认的蠢得多。如果他能承认自己的弱点,至少我能怜悯他。

 

他突然停车,再次转向普雷格斯,气得面红耳赤。普雷格斯送给他的吊坠在两人之间荡来荡去。

 

用不了多久,这个人类就是我的了,普雷格斯告诉自己。

 

“帕尔帕廷家族相当富裕,少年继续说,但跟其他家族比差远了,对国王和选区的选民也无法施加什么影响力,不是说我父亲没尝试过。他根本没有提升我们家族地位所必须的政治敏锐性,没看到纳布已经到了开发其举世无双的资源好加入现代银河系的窗口。相反,他和他那党人毫无政治远见,想把我们禁锢在过去。

 

你母亲跟他的看法一致吗?

 

帕尔帕廷嗤笑。只是因为她没自己的看法。他牢牢控制住她了——就像他控制住我那些唯唯诺诺的弟弟妹妹一样。他们把我看成个入侵者,但在我父亲看来,他们代表着我应有但永远不会变成的样子。

 

普雷格斯沉默地思忖了一会儿。但你还是以你的家族姓氏为荣。

 

帕尔帕廷的表情放松了下来。我想过改名,借一个旁系名字。我没有拒绝我的出身,我只是拒绝接受那个强加于我的名字。不是某些人以为的那种浮夸原因,恰恰相反。我相信至少能理解。

 

又来了,普雷格斯想:虚伪的华丽辞藻,魅惑、奉承和自谦的话语,仿佛花剑虚招。迫切地搭建一个诚实、中立而引发共鸣的幌子。一个无心进入政坛,却为这个职业而生的少年。

 

泰尼布勒斯早在当初就将共和国的命运告诉了他:在西斯的帮助下,共和国会陷入腐败与无序的境地,迟早需要依赖于一个开明的领袖,拯救普罗大众于其无序的热情、嫉妒和欲望。只有在面对共同敌人的时候——无论是真是假——他们才会摒弃异见,拥护那个许诺他们更好未来的人。那个人就是帕尔帕廷吗?在普雷格斯的帮助下,他能完成转化吗?

 

他再次深入探查帕尔帕廷,但依旧一无所获。少年的精神壁垒无懈可击,就这点而言,年轻人类已经是凤毛麟角了。难道帕尔帕廷跟普雷格斯一样,早在幼时就学会了压抑自己的原力吗?

 

“我当然理解,他说道。

 

“但……你年轻时候,可曾质疑过自己的动机,尤其是在它们跟别人的不一样的时候?

 

面对对方挑衅的眼神,普雷格斯没有回避。我从没问过什么原因,什么假设。我向来只以自己的决心回应。

 

帕尔帕廷靠上椅背,好像卸下了一副重担。

 

“我们中有些人注定要达他人之不能。普雷格斯故弄玄虚地补充了一句。

 

帕尔帕廷点点头,没说话。

 

普雷格斯不需要继续戳刺导致帕尔帕廷狡猾诡秘天性的创伤了。他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这个年轻人类到底有没有原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