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isaakfvkampfer
isaakfvkampfe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2,693
  • 关注人气:5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星球大战】EU小说《达斯·普雷格斯》片段翻译3

(2017-02-10 17:09:28)
标签:

星球大战

分类: 星球大战/StarWars
接着上次翻译的。这段怎么看怎么像失足少女PPT被拉皮条的普雷老师坑得不得不签了卖身契还债的故事……

原文是有不少斜体的,比如普雷老师激动的心情那里。

*********

光滑流畅如深海巨兽般的量子巨人号穿过超空间稀薄的激流,这艘同类型飞船中的翘楚每周往返于科洛桑与埃里亚杜,经停海迪亚贸易航路上的好几个星球上下旅客。身着暗绿色闪绸的普雷格斯来到科雷利亚,等到飞船进入光速才乘高速电梯来到上层,在他替帕尔帕廷安排的私密套间门口现身。

“你说了很快,”帕尔帕廷一等门打开就冲着他吼。“一整周可不叫很快。”

普雷格斯踱进房间,脱下袍子,挂在椅背上。“我有生意要谈。”他越过肩膀往后瞥了帕尔帕廷一眼。“难道我该扔掉手头的一切工作去给你收拾烂摊子吗?”

帕尔帕廷被噎得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抱歉,我还以为我们在一条船上。”

“一条船上?怎么会?”

“我难道不是你在纳布的耳目吗?”

普雷格斯点了点头。“你的确给我们提供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帕尔帕廷犹豫地打量对方。“我做的可不止那些,‘老师’,你很清楚。你跟我一样得对发生的事负责。”

普雷格斯坐下身,翘起二郎腿。“真的才过了一周吗?你看上去变化很大呀。钱德里拉和纳布的警察对你那么粗暴吗?”

帕尔帕廷继续盯着他。“像你保证的那样,的确,没有证据就没有犯罪。他们甚至召集了一票拾荒者跟海盗参与搜寻,但依旧一无所获。”他的表情坚硬了起来。“但你才是变了的那个人,更别提你可是早就料到了事情的发展。”

普雷格斯指了指自己。“我怀疑你和你父亲会有矛盾?没错,谁都看得出来,可你似乎在暗示我预见到你们的对峙会以暴力告终。”

帕尔帕廷考虑了一下,嘲弄地喷了喷鼻息。“你在撒谎,这事跟你捏着我的手做的一样。”

“这说法真有趣,”普雷格斯说。“不过,既然你嗅到了事实,那我也坦白一点。的确,我故意引诱了你。”

“你去钱德里拉是要确保我父亲的眼线看到我们在一起。”

“又答对了。我真为你感到骄傲。”

帕尔帕廷忽略对方的奉承。“你利用了我。”(不行我要插播一句:You used me噗哈哈哈哈哈,带入船戏毫无违和)

“没别的办法。”

帕尔帕廷难以置信地摇头,怒气冲冲。“你说的那些关于你兄弟姐妹的故事有真的吗?”

“有一些是,不过现在都无关紧要了。你向我寻求帮助,我提供了。你父亲试图阻挠你,于是你出于自由意志出手了。”

“杀了他就替你除掉一个对手。”帕尔帕廷顿了一下。“我父亲对你的看法没错。你是个杀人越货的恶棍。”

“而你现在既有自由身又有钱,”普雷格斯说。“所以现在怎么办,年轻人类?我依旧对你寄予厚望,但在向你完全坦白以前,我需要你放开来。”

“放开什么?”

“放开自我,不要再压抑你的本性了。”

帕尔帕廷脸一黑。“你对我的本性一无所知。”他步离普雷格斯,中途又打住了,掉过身。“你从没问我怎么杀死的他们。”

“我对粗暴的细节向来没什么兴趣,”普雷格斯说。“但如果你需要卸下包袱,尽管做吧。”

帕尔帕廷举起他握成爪状的双手。“我用这些处决了他们!还有我的思想。我变成了风暴,‘老师’——一件足以撕开墙壁,抛掷人体的凶器。我是死亡本身!”

普雷格斯坐直了,震惊之情溢于言表。

现在,他终于得见帕尔帕廷黑暗鼎盛的样子了。怒火与杀意终于推倒了他从婴儿时期就牢牢竖起保护自身秘密的高墙。如今再没什么遮掩了:他的原力的确强大!酝酿了整整十七年,他内在的力量终于冲了出来,势不可挡。常年的压抑,无愧的犯罪和生猛的情感涌了上来,对任何胆敢品尝与碰触它的人来说都是一剂剧毒。但在他的怒火之下,依旧潜藏着一个敌人:忧虑。新生的他面临巨大的危险。但那只是因为他还没意识到自己有多强大,没意识到他卓绝的潜力可以如何开发。他需要帮助才能完成自毁。他需要帮助才能重建那些高墙,才能不被发现。

哦,他需要多么小心的驯服啊!普雷格斯想。但他会成为怎样一个盟友啊。一个盟友!

“我不确定我完全明白,帕尔帕廷,”他最终开口。“你一直知道自己有这种能力吗?”

帕尔帕廷的脸血色尽失,腿抖个不停。“我一直知道我能够召唤它。”

普雷格斯从椅中起身,警惕地靠近他。“这里就是道路分叉的地方,年轻人类。现在,在这里,你需要决定到底是否认自己的能力还是勇敢谨慎、不惧后果地探索真相。”

他忍住没有抓住帕尔帕廷的肩膀,相反远离了他。“你可以用这辈子时间尝试理解这种能力,这项天赋,”他没有回头。“或是做出另一个选择。”他猛一转身,面向帕尔帕廷。“这是一条黑暗之路,深入荒野,绝少有人返回。至少,没有向导是不行的。但那是连接现在与未来最短、最快的道路。”

普雷格斯明白自己下了巨大的赌注,现在没有回头路了。黑暗面让他们俩走到一起,如今,只有黑暗面的意志能决定帕尔帕廷是否会成为他的弟子。

“在你的学习过程中,”他谨慎地说,“你听说过西斯吗?”

帕尔帕廷眨眨眼,好像刚才他根本没在听。“一个绝地宗派,不是吗?某次家族分歧的结果。”

“对,对,某种意义上,但不止:西斯是游离在外的浪子,命中注定将要归来以推翻绝地。”

帕尔帕廷看向普雷格斯。“据说西斯是邪恶的。”

“邪恶?”普雷格斯重复道。“那又是什么?刚才你还自称是一场风暴,是死亡本身。所以,到底说你是邪恶的,还是说你只不过更加强大,比其他人更加清醒?应该由谁人书写历史:好人,囿于检验过的真理,还是那些引导他人从浑浑噩噩中觉醒并引领他们拥抱荣耀的人?没错,你是风暴,但你是这个银河系急需的风暴,好扫除一切压抑它腾飞的腐朽与自满。”

帕尔帕廷愤怒恶意地撇嘴。“这就是你的慧言——某个神秘邪教的信条?”

“只有亲身恪守你才能检验其价值,帕尔帕廷。”

“如果我想要那个的话,多少年前就逼我父母送我去绝地武士团了,还需要他们把我在公立私立学校间到处转学?”

普雷格斯双手叉腰,冷笑一声。“你觉得你这样一个人对绝地武士团有什么用吗?你冷血无情,野心勃勃,骄傲自大,阴险隐伏(insidious),既没有羞耻心也没有同情心。此外,你还是个杀人犯。”他与帕尔帕廷对视,看到少年的手愤怒地握成了拳。“小心,男孩,”他过了一会儿说。“你可不是这豪华包间里唯一有能力夺命的人。”

帕尔帕廷瞪大了眼睛,倒退一步。“我能感受到……”

普雷格斯趁机吹嘘起来。“你感受到的只是我能给予的万分之一。”

帕尔帕廷这下是真的学乖了。“那西斯用得上我么?”

“也许吧,”普雷格斯说。“也许可能性还不小。但我们得等等才能知道。”

“西斯又在哪里?”

普雷格斯笑了。“现在,只有一个。当然,如果你加入我的话就不同了。”

帕尔帕廷点点头。“我的确希望加入你。”

“那就跪在我面前,发誓你愿意永远将自己的命运与西斯尊主会绑在一起。”

帕尔帕廷盯着地板,终于跪下,说道,“我愿意永远将自己的命运与西斯尊主会绑在一起。”

普雷格斯用左手碰上他的头顶。“可以了。从今以后,你的真名,将永远是西迪厄斯。”

帕尔帕廷起身以后,普雷格斯终于握住他的双肩。

“假以时日,你就会理解你和原力的黑暗面将相辅相成,你的力量将无可阻挡。但现在,在我告诉你时机成熟以前,你通往救赎的唯一途径只有向我屈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