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薯
红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660
  • 关注人气:3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故事里的事

(2017-06-12 12:08:36)
分类: 红薯已发表作品

故事里的事

故事里的事

    徐建英


 我跟您讲个故事吧,一位作家的故事。

 这个人姓啥名谁我真记不得了,跟我们所有湖村人一样,我也叫他作家。

 作家大学毕业后,分到了一份游手好闲的工作,二十年风平浪静的日子在他天马行空的虚构中一晃过去。尽管游手好闲这字眼谁也不愿意听,但周围人都这么说。

 忽有一天,作家突发奇想,想到城市的边缘河水拐弯的地方走走,体验体验另一种不一样的生活。就这样,他来了我们湖村。

 作家看到我们湖村的鸟儿在暮色里叽叽喳喳飞过,湖村的人在伸着红桃挑着翠杏的廊墙下行走,湖村的母鸡站在柴垛上咯嗒咯嗒地高声叫唤,对着他炫耀初生的蛋,他还看见城里的塑料袋从天空飞过飞累了,都会挂在湖村的树上小憩一会。作家心一动,停了下来。他堵着潘河边撑船的老区,说动了他家河湾边的半边仓房。从此周末钓鱼赏荷拾秋叶,乐此不惫直到冬天。

 雪落的头天,作家本来要返城的,老区牵着白狗来旺送他渡河,渡到河中时,作家抬头看着那被蒙上一层黑布的天,对老区感叹:你们乡下好是好,就是冬里黑得早!老区接口说:看天识天,这不是黑得早喔,怕是明儿要下雪。下雪?他一怔,随即大喜,赶紧招呼老区停船返岸。

 湖村扑籁籁作响的清晨,作家睁开了眼睛。推开窗,冷凛的雪风一下就塞满了他的颈脖,再抬头,是一窗的白。作家似个老孩子跟着白狗来旺钻出了门。

 老区如常日一样在火塘中煨酒——自家酿的晚谷酒。这酒我们湖村家家都酿啊,说不定您也尝过的,比城里的茅台烧口多了。老区的渡船泊在屋前不远的堤上,孤零零地,上面缀上一层白皑皑的雪。此刻的潘河,像一条被囚的银蛇僵卧湖村中,漫天大雪夹着啸冷的风袭向雪地里奔跑的人和狗,可作家全然不顾,伙着一群半大的毛孩子在雪地上爬就打滚,逗那白狗来旺。到鼻头淌着清涕,老区已站在青砖屋前大喊:哎,进屋吃酒喽。

 老区的灶头远远地腾着热气冒着香气。作家进门时,老区捅了捅灶上红红的炉火,用地锹把火拔到饭桌下的碳盆上。又指了指灶上冒气的锅对作家说:野椒熏腊兔炖萝卜条,咱哥俩好好呡两口。

 作家揉了揉被雪风抹得通红的鼻子,搓搓手坐上桌。老区提起酒壶,拿起一只旧酒碗,斟好后端到身旁的白狗来旺嘴边,白狗来旺舔完酒,老区夹了块上好的腊兔,放在白狗来旺的脚底。在作家目瞪口呆中,又提起酒壶给作家斟酒,边给作家斟酒边说:来旺这小子,有情有义,每个月都会从山下抓几只麻野兔子回来给我下酒。

 两人的杯子在半空中“咣当”轻撞过后,老区一口见了底,啪嗒啪嗒地嗑了嗑嘴巴,呵呵笑着,看作家皱着眉把酒一小口一小口倒进嘴里。那股辛辣呛入喉结,作家忍不着咳起来,白狗来旺把前腿架在他的膝上,不安地摇着尾巴。作家心一暖,摸着白狗来旺的头,端起杯,一饮而尽。晚谷酒在胃里腾江倒海地闹得欢,只须片刻,又从头发梢到脚趾叉都撩得暖暖的,老区哈哈大笑说,自家酿的,进口呛,不过后味足,冬里喝好哩。

 酒过,作家唰唰地挥笔疾书,到返城时,背兜中多了一叠手稿,一叠乡村系列趣事其后被数家报刊连载。

 偶尔有湖村人进城,捎了份报,看到他的相片放在报上,就问:嗨,这人是你不?这字是你写的吧?

 他打着酒嗝:呃,那谁,长得跟我真有点像……

 作家在城里文学界的名气越来越响,连同笔下的村庄。城里人一个劲地赞:嗨,这就是你常去的那个村?好美!邻里那么和谐,鸡啊狗啊都跟人崽子一般。读你二十年来写的字,就数这个系列最精彩,也最感人。作家啊!不愧是大作家哪!

 他微笑不语。

 只是人家走后,作家耷拉着脑袋一声长叹:唉!什么大作家,那不过是人家过的日子啊。



 注:原发《天池小小说》2015年第2期

 后发《九头鸟》2015年第二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