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xxxx扈江离xxxx
xxxx扈江离xxxx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6,834
  • 关注人气:6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阿里斯托芬和索福克勒斯双头像

(2011-10-16 14:59:11)
分类: 个人角度

阿里斯托芬和索福克勒斯双头像

 

    阿里斯托芬和索福克勒斯双头像,材质为大理石,高约50厘米。

    据说此塑像是发现于罗马附近的一所别墅,是不知名作者约在公元130年时仿制公元前4世纪的作品,虽距今1800多年了,其表现手法及构思还是令今人赞叹。

    这头颈相连的两牛人,同为作家,都有古希腊人标志性的卷发和大胡子,不同的是他们俩是“一喜一悲”。

    阿里斯托芬(约公元前450~前385年)是古希腊雅典的公民,一生著有40多部剧作,其中只有11部流传至今。他幽默而且尖刻,常用俚俗的语言对雅典政治和道德的阴暗面做出尖锐的讽刺,并揭露一些政客的蛊惑人心的宣传,有“喜剧之父”之称号。

    阿里斯托芬的长相不敢恭维,难看得令人泄气,不过想想也是,写喜剧的模样都挺对不起观众的。不像写悲剧的大都靓仔。比如田壮壮,再怎么邋遢也比冯小刚帅,这么说大家能分出谁是阿里斯托芬,谁是索福克勒斯了吧!呵呵!

    索福克勒斯(约公元前496~前406年)本身就是一传奇,雅典三大悲剧作家之一,正统的希腊悲剧大师,公认的美男子。看文字估计真人形象比塑像还正点。这老兄一生写悲剧,但过得很快乐。不像很多写喜剧的家伙作品喜洋洋的,本人却悲催到极点。美男子还致力于展现雅典民主政治的价值观。期间客串演员、音乐家,曾是正经的雅典十将军之一,与伯里克利和尼西亚斯一起参加过真刀真枪的萨摩斯战争。

    在雅典和斯巴达再次交战时索福克勒斯去世,敌方将领下令暂停战事,以便他的遗体能平安的回归家乡,多么无上的荣光啊!就这么的一个人,有7部戏剧作品完整地保存下来,包括《俄狄浦斯王》和《安提戈涅》。要知道他生前长期位居要职,是边日理万机边搞创作的。作品竟然多达120部,真是难得!

    所以我就纳闷了,作协的那帮子写字的,一天到晚的管吃管喝的,怎么就屎都拉不出一坨来呢?

    在索福克勒斯17岁的那年,时间公元前479年,地球的另一边,地点北纬35.36,东经116.58。同为世界文化名人孔丘因病去世,享年73岁。

    阿里斯托芬比索福克勒斯小46岁,这位爱说笑话的小老弟去世13年后,我们伟大的模范母亲孟母在如今山东邹城郊外的下凫村把亚圣孟轲给挤了出来。恕我无知,原来“搞笑天才”阿里斯托芬的年纪大孟子不老少的啊!据记载比阿里斯托芬更早,成就更辉煌的喜剧作家还有很多,只是可惜作品没流传下来,所以我们无法欣赏到可能更加美好的作品。

    有人说:“把孔子,孟子和阿里斯托芬,索福克勒斯放在一起有意思吗?你神经没病吧?”

    我答:“一,放在一起有意思!二,神经有病。”

    那我回问:“把孔子,孟子和阿里斯托芬,索福克勒斯分开有意思吗?把东方和西方硬硬的划开有意思吗?把人类历史分成世界史和中国史有意思吗?把世界分成第一,第二,第三有意思吗?把公民分成干部和群众有意思吗?把居民分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有意思吗?把孩子分重点班非重点班有意思吗?”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老说自己的东西是万能的,是先知先觉的,是最优秀的是不对的。说多少世纪是什么什么的世纪,说什么什么民族要伟大复兴,还不如找个凉快通风的地儿放个响屁来的更有意义,也更有趣些!人人都有问题,没有哪块土地是绝对神圣的。

    有凭有据的历史一直摆在眼前,我们可边看边八卦一下,摆个虚拟擂台先,索福克勒斯做擂主,我方能派谁应战,砖家紧急磋商,一致推荐元曲大家关汉卿!

    关汉卿?哈哈。。。拉倒吧,关大编剧胖墩墩的,且一脸女人相,和索福克勒斯擂台上相对一站,高下立现,别给我提大编剧会气功,会隔空点穴之类的啊,何况关汉卿老师是公元1300年离世的,晚了人家近1200年。其实有些方面不行就是不行,硬充坚挺会伤肾的。还是屈原最牛逼,一句“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就挑明了真相。顺便让大家找到了安慰。

    爱拿历史悠久说事的也不少,真单纯的比历史悠久我们还真不行。

    撇开古希腊,看古埃及:有建于公元前2700年左右胡夫金字塔,约公元前3300左右就已出现文字,在他们建设纪念性质的巨型工程和制作杰出的艺术品的时候,后来自称“天下中心”的中国这地方,估计树是最重要的固定资产。特别是有人整天讲:“别人国王穿麻袋时,我们这儿擦屁股都用丝绸哩。。。”没听完本人就想吐。

    用丝绸?那玩意儿滑不溜丢的,擦屁股那货面积岂不越擦越大?!给你,你用啊!  

    也有真动脑筋的说:“你说的都是古希腊,古埃及的事,我还知道更久的古巴比伦呢!但是唯一自己历史传统沿袭至今的国家只有我们,他们虽然早点,却都已经消失了,对此我骄傲!我自豪!”有此论者,恕小弟概不奉陪。对于这样狭隘的历史观,个人以为这个“唯一”只能是奇耻大辱,而绝非荣耀。再说“沿袭至今”也是自说自话而已。

    看低自身,是种姿态,不是妄自菲薄,屈身是为向上。

    假如,孟老夫子当年不仅能接触孔子遗训,也知道阿里斯托芬和索福克勒斯的话,试着穿越一下,他看阿里斯托芬时会满心欢喜,读索福克勒斯时也应泪湿衣襟。

    我相信是这样的。

   

                                                                         文:扈江离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