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树旅行_Shoo
树旅行_Shoo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4,206
  • 关注人气:4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2011-11-13 16:30:45)
标签:

古城

周星驰

鸡鸣驿

大话西游

shoo

摄影

分类: 走晋陕。闯燕赵。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中国保存最完好的古驿站·鸡鸣山驿(2011.11.05摄)
    鸡鸣驿,是一处建于明代的驿站遗存。城占地22000平方米,平面近方形,城墙周长1891.8米。现有保存完好的城墙,表层是砖砌,里层夯土。墙体底宽8-11米,上宽3-5米,高约11米。在城墙四周分布着4个角台。东西各开一城门,建有城楼。城外有烟墩。
    城内的五条道路纵横交错,将城区分成大小不等的十二个区域。城内建筑分布有序,驿署区在城中心,西北区有马号,东北区为驿仓,城南的傍城有驿道东西向通过。城内还有古代遗留的商店和民居。
    鸡鸣驿是中国邮传、军驿的宝贵遗存,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是目前国内保存最好、规模最大、最富有特色的邮驿。2001年,鸡鸣驿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5年又被建设部、国家文物局列入第二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鸡鸣山驿东城门
    驿站在中国历史上曾起着重要作用,可以说是一个国家的生命线,古代时传递消息和发放官文都用快马,后因马的体力和奔跑的距离都很有限,要完成数百公里的传递不得不中途换马,所以就在沿途建立许多马站,后来这种马站又演变成接待过往官员、商人的临时驿站,同时完成传递信息和邮件,也起着军事城堡的功能。可以说驿站在古代起着现代邮局和军事基地的作用。
    鸡鸣驿只是一个普通的驿站,看似寻常,却是中国古代的“邮政”事业、来往商人都要依赖的休憩之地。但时光总是匆匆,1913年,北洋政府“裁汰驿站,开办邮政”把它淘汰出历史的舞台。
    又是突然的,它被一个电影镜头从岁月的尘埃中解放。电影《大话西游》末尾,至尊宝与紫霞的“深情一吻”就在在荒凉的城楼——鸡鸣驿。
    于是人们又再次回到鸡鸣驿,寻找那经典的片场,寻找那远去的繁华,寻找到遗失的历史。我们依然是旅人,依然是过客。
    过去的农历四月十三——十八,都会举行隆重的鸡鸣山庙会,十五是最热闹的一天,甚至还有京、津、晋、蒙等地的善男信女专门到此逛庙敬香,祈求平安。在腊月十六、二十一、二十六是年集的日子,四面八方的人也都来此交易。
    现在鸡鸣驿,村民生活有了大改变,每逢农历的初十、十六都是集日,不过交易地点已从原来驿城头道街迁到鸡鸣驿城西门外的“集市大街”上。
    我们前来的这天,正赶上农历的十月初十,西门外的集市正在上演。当然这集市无论如何也赶不上北京的商场,即便再喧嚣,也比不觉得热闹。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鸡鸣驿,也就是鸡鸣山驿。名源于它身后那座充满个性的山——鸡鸣山。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鸡鸣驿的城墙是政府在原来的基础上修建的。新修的城墙,与印象中的古朴有了距离。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这面照壁本来也是没有的,新的修复工程将它重建。可实际上,却与事实不符。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城门前为何会有一面照壁,如果是真的,这可是中华一绝啦,哈哈~~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鸡鸣山下,古驿城内有了新的居民。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这是鸡鸣驿内最主要的大街。可是早已不见了往日的繁华。在一段时间内,这条大街是每个大集的所在地,如今的所在地被迁往了西门外。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鸡鸣驿的西城门。至尊宝与紫霞的景点场景就是在这里上演。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在古驿城内,我不再过多的留恋景点。我钻进了一个个淳朴的院子,看见他们的生活。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他们的生活都显现在眼前的老房子上。一些东西在他的主人面前都变得毫无价值了,但在我们这些外人的眼中却还显得生机无比。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地上堆满的玉米,金黄色。是丰收的颜色。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村中的一棵古树,闲适的小黄狗仿佛见惯了游人。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这样的院子有时更像矛盾体。杂乱的各种摆设,丰收的玉米却工整的拜访。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两段粗大的树干放在房前,很多人的眼中它们或许无用。可明显的,它们曾承载了太多的重量。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工整的院子,有水泥抹好的小路,还有鲜艳的福字照壁。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院内的山楂树结慢果实。透过厚重的木门,是一幅很美的画面。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院落中,我举起相机,老人有些呆滞。他或许不解,我为何对哪整齐的玉米如此兴趣。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村中的一条小路,在这样荒凉的地方,很多墙都是就地取材。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黄土垒建的房子,还有依稀的标语。就像那个年代,虽然穷困却满是激情。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修的崭新的文昌阁。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院内明显是新建。或许只有那几个老树还会讲些故事。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村里的一口老井,不知还有否水。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新秀的院落,不见了庙宇那样的神圣。
【怀来】鸡鸣山驿,中国最后的邮驿
作为古城,也出现了这个浮躁社会的一些产物。几家古玩店卖着不知所谓的东西。反倒是放在门口的,能代表些时代印记的东西,还有些价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