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空罇
空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641
  • 关注人气:7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十)有关雪的新诗

(2013-12-22 14:10:41)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歌
收存。谢谢!

(十)有关雪的新诗

目录:

桑恒昌:《晨雪》《二月三日大雪》

宋晓杰:《独坐雪夜》《今冬的雪特别多》《怀念某年的一场雪》《雪在烧》

王征珂:1997年的雪》

远航小诗:《雪中花》

木剑:《第一场雪》

轻羽春风:《等候一场雪》

金禾《第一场雪》

雨倾城:《我是你肩上的一片雪花》

空罇:《白雪,还会来吗》

李桐:《用雪花说话的人》

随缘诗话雪》

聼雨:《渴望一场雪》

风夜:《一场预谋的雪》

刘兴聪:《离开,荷塘飘雪》《和雪花一起住》

雅阁诗韵:《冬》《落雪的北方》

梅里_:《初雪》

桑田:《在雪中……

芒原《雪之歌》

阿阳:《雪落村庄》

杨克和:《雪花是时光缓慢的漂移》

马鸣:《雪》

南南千雪:《冬,或者雪(组诗)》

 

 

 

桑恒昌的诗

 

 

  

周天寒气

逼百会穴而来

昨夜留在身上的浊污

沿十二经络下行

——天突、气海

——大椎、命门

汇聚涌泉

次第逃出

肌肤间

充斥透明的冷

  

谢谢上苍

醉我以雪

 

二月三日大雪

   

谁摺了这么多这么多

超微型的千纸鹤

用冰晶玉洁

将它们喂活

 

以飞出净水瓶之仙姿

围歼围猎太阳的雾霾

用别样的圣水

扑灭另一类毒火

 

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anghengchang

 

 

宋晓杰的诗

 

《独坐雪夜》

 

不用乘船,不用马匹

也能到达想要去的地方

北方的雪野多么干净,如水晶的战车

通体透明。辽阔的疆土

一哈气,就化了——

 

内心明亮的人,不怕黑夜

安静、空白、寂寞,也不怕

在这样的夜晚,尽可以往四面八方走

无须点灯——那样会猜穿更多秘密

无须一个人哭泣——风,也会因此而抖动

就坐着,就滑翔,按照你愿意的样子

拆分,组合,瞒天过海

怀着一颗植物的心,无毒,绿色

轻轻地破土,轻轻地放手……

 

 

《小雨转雪》

 

逆时光而动,就是这么轻易

这一天悲欣交集,这一天说悔过的话

而不羞耻……。这是三月的春天,时序

一圈一圈地往回走,或者从头出发

拣些大豆、花生、谷穗儿或芝麻

 

这样的天气不是灾难,而是挽救

我打算什么也不做,白肠白肚地呆着

找个最老的朋友,按动十一个数字,叙叙旧

不说长句子,注意多用些没意义的语气词

我懂得——不点破、不记恨,都是美德!

在屋子里,边微笑地踱步,边喝完一杯红酒

仿佛风平浪静,仿佛好日子刚刚开头

 

 

《今冬的雪特别多》

 

我还是迷恋过去的清贫

那微苦的风尘。血液汹涌,大地回春

一切都是向好的样子,有着朦胧的

喜悦和辗转的盼头儿……

 

而这一切,似乎都与雪有关

童声多么纯净!一寸一寸清洗

松枝、霓虹、铃铛、玻璃窗上山河的背景

和虎豹的花纹儿,都是我所喜爱的

也喜爱大红大绿的花布,恶俗得无与伦比;

还有:碳火盆、麻雀、老玉米……

片刻的折磨和短暂的安宁

 

今冬的雪特别多,让我怀疑

是不是有个人像我一样,依然迷恋

微甜的炊烟……和尘封的日子。

让我怀疑,过了今天

还能否如此善良而脆弱?

 

《怀念某年的一场雪》

 

记不清具体的年份

甚至,记不得是否有过

面目模糊,有着极强的欺骗性

但它在怀念的中心,如一座

孤岛,被反反复复的潮水,簇拥

 

怀念一场雪,其实与雪无关

与怀念也无关。山巅丰沛、树木饱满、

河汉静默……新世界就是这样的吧

大自然醉心于再度创造

 

我来得不早,也不迟

恰好遇到它最美的时刻

不知不觉的微笑,使枯草动荡起来

草尖上的锋芒,纤毫毕现,镀着光辉

年轻那会儿,爱绚丽、璀璨多一点

过了一些时候,则转向绿叶、泥土和根

 

再自然不过了,落花流水一般

静静的落雪,有纯净、绵软的母性

更像一个永远也不会出嫁的人

一无所知地被人深爱着:照亮暗夜

缓释疼痛,温暖余生……

 

危机四伏的大地哦,无言的力量和芬芳

即使内心穿越千军万马的人

也会失声痛哭……

 

 

《雪在烧》

 

不是月下的清辉——不是。

这个中午,是有把握的

除此,我说不出别的什么

 

小雪,应该是一个女孩子的乳名

大雪则是满头银丝,一夜成灰

来去之间,白哗哗的光阴流淌成河

你不说我也知道,一定曾经有谁

侧身经过

 

白马入芦花,银碗里盛雪

终究会有一个人,呼啸着奔来

如一列晚点的列车。震颤过后的大地

寒光一般寂灭……这遥远的今生

有限的今生

 

博客:http://blog.sina.com.cn/lnsxj

 

 

1997年的雪》

 

/王征珂

 

是这样

雪来的时候

雪会很调皮的

雪会给我

一个惊诧

一个耳语

雪对地

像你对着我

做着口对口

呼吸

随后雪花会

像个小妖精

走上树的身

小妖精

神神的

雪有南方

潮湿的眼睛

雪花飘呀飘呀

给了我吃和喝

雪花走上树的身

我印象中这一年的雪

下到最后睡着了

雪在树上休息

似乎永远不会醒来

 

博客:http://blog.sina.com.cn/wangzhengke

 

 

《雪中花》

 

/远航小诗

 

 

雪中花

你若盛开

春天就向我们走来

 

雪中花

你已盛开

开在我们的窗台

美了我们的情怀

 

雪中花

你是冰清玉洁芳香的美人

 我要紧紧拥抱你,还有我们的未来

 

远航小诗http://blog.sina.com.cn/u/1833346622

 

 

《第一场雪》

 

/木剑

 

那于明灭中传出的箫声

无法打捞,深陷俗世的身体

或抹平细碎的伤

仿佛半截土墙

静默在岁月的洪流里

 

从心底抽出的爱恋

与你远行的脚印,没有交集

或许,只有这寒冷

才能唤醒,我隔世的苍凉

一种空旷或辽远,扑面而来

 

枝头落下的疏影,宛若贫瘠的

日子无法捡拾。惟有

嶙峋的风,在衣袖间寻找春天

稀薄的悲欢里

你忧郁的眼神,翩翩起舞

 

黄昏前,第一场雪飘过来

搁浅在心中的草原 骏马

或滞留于眸中的亭台 楼阁,光芒被剥落

这仿佛前世设下的迷局

而你我,则在这迷局的两端祈祷着明天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3205489811

 

 

 

 

《等候一场雪》

 

/轻羽春风

 

在这干巴巴的冬季

等候一场雪

如同期待一场艳遇

想象  着白衣的你

从遥远的天边  翩翩飞来

轻轻地拍着我的梅花腮

 

于是,千万朵梅心的火焰

便在天地间

一片浩大的洁白中 盛开

 

博客:http://blog.sina.com.cn/ss2008yezi

 

 

 

 

《第一场雪》

 

/金禾

 

你一定,知道

大地的冷,河流的痛。以及

那些躲在暗处 

急需隐藏的慌乱

 

 北风乍起的时刻

你奔赴而至

覆盖荒芜 填满

空白

 

我了解

你要的远方,还未抵达 

你爱的花朵未曾开放 

我看到

回首之际 你眼里的泪光

 

你只能

用你的洁白。封存

那些不能用严冬,进行阐述的

言语

 

 

 

说这些话的时候

我已经 坐在冬天深处

散开发丝 细数光阴  

你走过的每一个日子;散落的

每一缕笑容

 

白雪之上

有吻痕、 执念、

一串串往昔在回首。

今生只做你的爱人

唯一

 

这时候

我的泪 和雪花一样洁白

 

 

当我,转过身去

世界苍茫

你的身影不在来路

有歌声传来,是雪。正飞舞而至

 

我努力寻找  枝上无果

叶上无果,寒风中的路面结冰

踩不出昨日

 

这一刻 风起

吹落了,我焐在心头的

一个名字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791223070

 

 

《我是你肩上的一片雪花》

         

 /雨倾城

 

如果。如果你我相逢必然

那么,请闭上眼

让所有的碧水长天老木寒云

在你望不见的地方

荣枯消长

 

天,越来越冷

风在门外踱步

我欣然举杯 。却听见冬的笑声

穿过门楣,没入易水

亲爱,我愿是你肩上的一片雪花

等你含笑。握住我的晶莹

 

是否,用微凉的嘴唇轻触

就能抵达楚天。那里

庭院深深

杨柳堆烟

一滴白露,羞映君颜

 

谁站在门外。笑弯双眉,一遍一遍

唤我乳名

让我。再柔软一次

把目光举过头顶

宣读真爱

一些词语泛滥  一些词语模糊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aibeitianwen

 

 

《白雪,还会来吗》

 

/空罇

 

白雪,还会来吗?

 

大雪已过

冬至又近

雪,依然杳无影踪

梅枝孕出了一个个花蕾

待开的梅朵

静静地等待着

等待着白净的雪

 

素朴洁净晶莹的白雪

尽管这个世界

被重霾笼罩,迷迷茫茫

尽管这个尘世

被欲诱惑,纷纷扰扰

但,红尘人间仍有一枝梅朵

风清骨峻的梅朵

在,为你。守候

 

梅枝摆动

用尽全身力气

欲扫去悄悄侵袭的重霾

梅朵,翘首凝望天宇

天宇是清朗的

白雪,一定会来

 

云淡枫红http://blog.sina.com.cn/u/1814463694

 

《用雪花说话的人》

/李桐

 

比起我们周围凌乱的脚印
这些干净的雪花
更新鲜、调皮
 
隔壁房间婴儿的眼神清澈
他啼哭时正是雪化时
那么我只爱这雪化时的清晨
 
我不过是个动用真气,易于梦里
安插翅膀,易于透过银白树枝
用雪花说话的人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1959260323

 

 

《雪》

 

随缘诗话

 

最是洁白,剔透晶莹,似玉似花。

漫时空欣舞,情抒纯粹;众生素裹,心往超拔。

乱色消痕,单颜流韵。万紫千红重始发。

寒中炽,赞更新尘陋,洗礼除杂。

 

翩跹如梦芳华,辨人世高低品位差。

弃尘心俗气,庸常浅陋; 高怀丽曲,优雅清茶。

心属晶莹,意归浩大。锦绣胸怀似云霞。

旭光美,喜春流款款,渗透无涯。

 

随缘诗话的BLOGhttp://blog.sina.com.cn/sysh808

 

 

渴望一场雪

 

     /聼雨

 

  这个冬天

  一直没看到你曼妙的身影

  整个冬天

  因为没有你

  都变得苍凉与枯燥

 

  知道吗?

  光秃秃的枝桠屹立在寒风中

  渴望你为他们穿上洁白的婚纱

  麦田的麦苗

  睁大着企盼的眼神

  渴望你为他们送来御寒的棉被

 

  一群鸟雀

  被雾霾遮住了眼睛

  他们迷失在这个冬天

  找不到飞翔的方向

  有点凄凉的哀鸣

  在整个季节延伸

 

  我时常躲在屋里

  隔窗观望

  我怕那漫天的风沙

  让我从此没了呼吸

  就这么躲在寂静的屋里

  心里默默地企盼着

  你的到来

 

 小楼听雨http://blog.sina.com.cn/846812760pan

 

 

场预谋的雪》

               /风夜

 

有的人,衣冠华贵,房里炉火正红

他们,用堂皇的姿势对你挥手

眉目中开放的算计,姹紫嫣红

有的人,以残存的体温,舔吮

凌厉的冰锋,在黑暗的深井中

眼眸里流泄的哀绝,喷涌而出

 

你看:

对流的锋面已然,癫狂的季候已成

四下里的喘息浓重

一场预谋的雪就要降落 

 

冰封楚河,河水暴冷

雪落汉界,泥土胀痛

马不走,象不行

兵卒诡秘,将帅失踪

 

一场大雪过后

谁的堤坝尽毁

谁的城廓筑就?

http://blog.sina.com.cn/aattbb

 

 

刘兴聪的诗

 

《离开,荷塘飘雪》

没有任何征兆,箭就射穿了天空

闪电折断枯萎的誓言,把蛙声赶走

红鹤哀鸣喋血,一双破烂的眼神

挂在风中,千疮百孔 

 

星子隐退,水草割喉咬舌

离开前,先把荷塘撕碎

用荷瓣上的朱砂给过往塑一座墓碑

雪花,给僵死的心盖一床厚被

 

《和雪花一起住》

 

突然感觉好累,我得离开

也许是一会儿,也许是很久

回不回来,无关紧要

 

我想停下来,吹吹风

干脆风也不吹

睡个长长的觉,不做梦的觉

 

要是醒来,就和雪花一起住

 

素心点点孑孓飞http://blog.sina.com.cn/u/2788592054

 

 

雅阁诗韵的诗

 

《冬》 


夕阳西下脚步有些缓慢悠闲
收敛起所有的雍容和繁华使大地沉静
所有的梦都不会忘记
落叶依偎在树根下正静静地回忆少年时光
风飘荡的姿态
仰起头天空深处涌出的云浓重而深厚
迎着它们前走
就如迎接这所有季节的醇厚
所有的树站立着沉静如初
忘记了歌唱


伏下身大地裸露着坦诚和纯净
我看见一条河停住了脚步静静地思考
纯净的色泽飘起彩绸使所有的幻想
便在此刻晶莹地漫天飞舞
似在收回自己曾经失落的灵魂
想此刻暖暖的热炕迷醉的酒香……
是否在诠释一个繁花的时光

 

《落雪的北方》


严寒
贴在玻璃窗
化作一幅奇异的冰凌的画儿
在风雪迷离的都城里
展示着冬的凛冽
一个多雪的北方


我同你的窗户一样
都挂上了一色冰雪的帘子
门的缝隙也封上了纸条

 

雅格诗韵http://blog.sina.com.cn/u/3243205177

 

 

 

初雪

 

/梅里_

 

初雪,清新,轻盈。

羽毛的碎身子,蝴蝶的小翅膀,踩一路诗经的小雅步,让秋天轻挪莲步就抵达雪白的冬天。

斑斓的叶子抱紧雪,再做一次温暖的梦。

秋风中将要熄灭的花朵,打起精神为生命再次盛开精彩。

 

目光与心再次打量繁华,感怀凋零,感知季节的来或者去。

落雪的枝头微凉抑或冷,只有那枚红红果子在沉默中承受,

我只是过客,未曾见花落,未曾闻流水,只为追寻高原的第一场雪。

 

那些毛绒绒,亮晶晶的惊喜,让秋后的果实挂上了湿漉漉的禅意;让雪菊——

高原最后的灯盏里,诸神又添了一点照亮尘世的灯油。

 

多想自己就是那些叶子与花朵,沾一点点轻雪,使自己安静到无边,清凉,纯洁到无境。

带一阙天籁般的诗词意境,在大地上静默或者忧伤。

 

那些轻雪盖不住的美,再次摇曳生命的坚韧,妩媚和暗香。

就做那内心追求光芒的人吧,叶子一样处变不惊,向上,向阳,向雪,靠近灯盏。

在浅浅的时光里,端坐浓淡相依的日子,

在锦素铺排的流年里,怀想不喧,不吵,不怨,不悔的岁月。

任叶子走过四季,任花朵接受阳光,任果实承受微凉,任我的心包容风雪。

 

落雪在时光的此岸,花叶静守光阴的彼岸,你我历经繁华,相遇在季节的路上,

彼此静好,相对无言,只保持内心的纯,护住内心的雪。

 

初雪,黄叶,残红。

一种相遇,一种交流,一种磨砺。

生命经过雪的渗透与磨砺就会掌握成熟的过程,一个人的生命趋同于一片叶子一朵花,

时光之雪洞察我们活着的秘密。大地上风雪相随的暖意,像一幅幅油画般的美好诠释一段岁月,

经过青葱,经过斑斓,走过苍凉,未来是大片沉寂,是要面对泥土,风和风中的辽阔……

 

经历了无所畏惧的光阴,经历了秋,经历了雪,然后我们保持初雪的静,

安静地落,安静地活着!

 

梅里.雪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tianzhushjm

 

 

在雪中……

 

桑田

 

沿着白令之海,
直抵你的西海岸,在阿拉斯加

 

在巨大的轮盘之上豪赌下我们最真的爱
我赢得了一座城。待我来时,

 

一只空杯告诉于我,你,已走了
最后的吻留给了他

 

床单洁白,不染一粒微尘
宛若那第一场新雪,英俊的约翰踏雪而去

 

哦,我是你么,芬妮?
怀抱落日的女人,沉吟着那一颗星,在雪中……

 

飘雪之城。http://blog.sina.com.cn/pxzhch

 

雪之歌

 

/芒原

 

来了。灰色的天空挤满白色的小身体

像在旋转的光束上,慢慢醒来的寒鸦

 

我们从乡村出发,像一阵微风吹起的

蒲公英。孤独腐烂在更大的孤独之上

 

我记得,我们都在炊烟里喝着断肠酒

又在那些紧逼着的悬崖边,绝处逢生

 

我记得腊月里,旧时的那一把杀猪刀

锋利的光芒,像个沉默、有爱恨的人

 

时至今日,持续的衰退,我们要什么

不,不。其实,什么都已经不需要了

 

当你说:有雪,才有故乡。我们默许

而此刻的雪,就像一场远古时的葬礼

 

月光废墟http://blog.sina.com.cn/shigedezhuisuizhe

 

雪落村庄

 

/阿阳

 

寂静与树的寂静已经是两样了

坚硬冰冷陌生执拗雪是蜷缩的

熟悉的旱烟味与鸡鸣犬吠还是留给你木凳

佝偻的起早贪黑治好了有些农具的癫痫病

雪是在乎的

在乎患白血病的泉水

在乎铁门的生分东施效颦

在乎粮食井隐忍的诗歌

在乎村庄额头永恒的胎记

在乎她不来村庄从此不追赶的堕落

 

阿阳博客http://blog.sina.com.cn/ayang852

 

 

雪花是时光缓慢的漂移

 

/杨克和

 

集结起小小的水滴,开始讲经

让躁动的灵魂渐渐安静下来

直至冷凝到冰点以下,从此

风暴很遥远,万丈红尘的距离很遥远

保持至真与至纯,修行的结果会是一朵花

会是足够悲悯的泪水

在空茫中觉悟,时间仿佛已经停止

雪花是时光缓慢的漂移

没有人能目睹,一种不动声色的苦难

只是在朔风的摇动中,听见

体内有轻微的碎裂之声

就这样,它们慢慢靠近了一切

其实,世界上什么都没有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094614691

 

 

/马鸣

 

有时候  我驾着白云

被风推着在蓝天上行走

有时候  我骑着江河

勒紧缰绳在大地上奔跑

有时候  我从雾中来

在草叶上抱着一滴太阳

给夜路中的早晨照亮

有时候  我从云中落

在田野里化作琼浆玉液

为干旱的禾苗解渴

有时候  我硬成坚冰

有时候  我软成弱水

有时候  我想开花就开花

就像现在  铺天盖地地开

开成一床厚厚的棉被

给我的祖国  万里江山

如果说  我有上天入地

千变万化的本领

那也是生活

给逼出来的

 

 

马鸣http://blog.sina.com.cn/maming512

 

 

南南千雪的诗

 

冬,或者雪(组诗)

 

亲吻你玫瑰的泥土  

 

又是一个冬天

我们难免又说到雪

或者更多的雪

它就要来了

不多的几朵

将在南方的南方

亲吻你

玫瑰的泥土

 

 

雪,不被驯服的天使

 

不被驯服的天使

它握紧一个地址

白鸟一样探向你蓝色的海面

你一定要用你

南方的爱

把它留下

把它化成清澈之水

 

 

约期

 

雪,薄薄的翅羽

把你的好名声带给山巅、草叶

不食一口人间烟火

却把漫长的冷寂熬成雨

落下思念、约期

春暖之时

花开之时

 

 

部分,或者全部

 

 

你了解我的只是部分

就像我们看到的事物

它的形状、颜色、气味也只是它的部分

我们无法确切知道

它们遇到水和遇到盐

各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你撕扯掉它的一块皮或者敲下它的一个棱角

它的哪一部分会痛

哪一部分会尖叫

 

是啊,你看到我的头发是葱绿的

你不知道它的根部已有了锈迹

你感知环绕我的空气有迷迭香的味道

你不知道我体内有甚过胆汁的苦寒

你说我的性情温良

你不知道我的脾气有时会长出獠牙

咬伤你或把自己咬伤

 

你以为我叫雪

该是和风一样自由

你不知道我的常态却是囿于厨房

囿于爱

 

 

我们的冬

 

以前,你风雪中冰冷的身影

渐渐瘦成一弯刀

我有剜骨之痛

 

如今,我把时光打磨成一根针

把冬天缝补完整

让雪花陷落你的疆域

丰饶每一座峰峦,沟壑,草木

 

在谷底抱紧彼此

我们的蓝,明净,洁白

彼此相爱,又彼此孤单

 

 

二月雪

 

 

二月,我一面放走白鸟

一面埋藏月光

巨大的黑暗覆盖我

我在黑暗中

捧读一本喜欢的经书

 

书中的大海润湿了红土地

桔子,甘蔗,菠萝蜜

像一串串悬挂的梦境

 

亦如雪

轻轻落在我的心上

滋养我亲爱的小孩

   还没有长大

 

就这样,说到二月

我的黑暗又开启了一扇舷窗

 

 

雪轻轻跳跃  

 

就像黑对白

有天生的敌意

可你不能否定雪的姓氏

不是白

雪的名字不叫冷清

雪小小的粒儿

体内没有涌动江河

 

雪是雨的艰难转身

踏雪寻春

咔嚓,咔嚓,咔嚓,

你捂紧耳朵

你不能否定

你听见过雪急促的碎裂之声

 

寒冬对雪的惩罚

使它长出更多的棱角

却不能改变它

词根的温润

 

狂风一遍遍呵斥

雪一遍遍跳跃

很轻,很柔

 

 

呼唤雪人

  

雪一直下

更多的雪

在黑夜里漂荡

它们的灵魂

开出不能触碰的花

那些花朵

埋雪人于旷野之下

没有人听到它冻僵的呼唤

在越来越深的雪里划出桨声

我们的生命回归于墙壁,回归于大海之石:

我们的吻引领我们回家,到那归属之地。

 

 

雪降下,我长久地凝视

  

就在我抬头的一刹那

这铺天盖地的雪

降下,我长久的凝视

 

是谁在今天释放了它们

一支支弓

一片片羽

在我的窗外迷乱地

 

这该是春后仅有的一次

弹奏

像某种被渴望已久的事物

 

 

我们的雪

 

一个冬留白的籽粒,我们的雪

丁香一样开过,一簇簇纯白的花蕊

挤满远山远水漫漫的冬夜

我们的雪,来了又往,合了又散

这晶莹剔透的幸福,还远远不够

 

我们的雪,带着小小的翅膀

知更鸟一样,遁入季节南北地辗转

虚拟几千个昼夜,设一场相逢

口与口相认,手与手相认

半晌良辰,一朵已成溪流,已成涛声

 

我们的雪,这小小的籽粒,无垠的星海

在云层之上,蓄满一冬的阳光、雨水

就要滴落抽芽返青的挣扎与微痛

 

 

冬,就这样储存薪木

 

小雪之后,阳光铺展冷清

枝蔓凋蔽浓荫的语词

光阴,静默而迟钝

在深处匿藏灵魂或者信仰

 

子夜的星月被冷洌掏空

靠了岸,又离了岸

找不到安身的草舍

 

冬,就这样储存薪木

等待雪夜中赶路的人

趁夜色正浓煮一壶酒

醉孤影,醉碎语

 

 

这是冬天

 

从一丝光亮中醒来

一朵蓝焰在我的眼前点染岛屿

自眼里泛起波浪

眩晕。我等待一个启示的到来

多日了,这种虚空一天天加重

这不算是什么苦难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爱自己

就从这蓝色的水湾出发

去世界的另一面漂流

你在意的

独处时那个明净之地

也许是被白雪覆盖了

这是冬天

 

惊扰世界的雪

  

我想像

你生活在雪的国

雪铺满你的远山近水

 

此刻,你在雪国

踩长一条乡间的小路

小路没有尽头

一直在雪下延伸

 

一些落在你身上的雪

跟随你步入家门

化成温暖的水滴

 

我对你说

我的城也下雪了

是我喜欢的样子

是风吹开花朵的样子

 

我说出这些的时候

不声不响的雪

一下子惊扰了这个世界

 

入冬后

  

学冬眠的动物

守着方寸巢穴

把一种色渲染铺陈成

绘画般百转千回

这是我要的囚禁与自由

 

我不关心

哪座山染过雪迹

哪棵树弄丢了叶片

哪缕轻烟曳着风游弋南北

 

偶尔探出的头

依然可见

遥远的湖岸跃出一行白鹭

便有光将我穿透

试图瓦解我的冰层

 

原谅我入冬后

把所有的思考瘦成

寒鸦的一声鸣叫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nannanqianxue

 

责任编辑:李唱白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587570745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