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空罇
空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623
  • 关注人气:7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洋滔:说说90后朱光明的诗。转发左右评论1篇。朱光明诗二首。丛戎施迎合获奖

(2013-12-20 19:02:52)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歌
转存。收藏。

说说90后朱光明的诗

 

洋滔

 

朱光明是我们家乡一位高中生,喜欢写诗且写得好。过去他把诗给我看,感觉还可以,但我没有过多地鼓励他,不敢多说好话,担心他厌学迷诗,惟一的希望就是做好学业,以后考个好大学,再以后找个好工作。凡是家乡的学生写诗来,我都不是很赞同,寄予同样的希望。

朱光明第二部诗集《大湾梁上的时光书》由广西扬子鳄书坊出版,恳切嘱咐我写点文字,这次不好再推诿了。但我还是要说,只有五个多月就高考了,我真不希望他出诗集,总感觉上大学出诗集更好一些,一是现在学业重,要复习;二是诗不多,书太薄;三是山里农家子弟,太花钱。既然执意要出,也不是什么坏事,就依着他了。

读了这本诗集,感觉朱光明的诗很生活,很个性,很草根,很思想,很成熟,很艺术,很直白,很独到。这些特点,在他的口语诗中得到了充分体现。也就是说,我更喜欢他的口语诗。他的口语诗读起来既轻松,不需要绞尽脑汁去钻研,去揣摩,去品味,又不觉得单纯浅薄,在一看就懂、朴实自然的直白语言里,我们深感沉重,不得不生出一种更深层次的思考。一个还没有走入社会的毛孩子,眼光竟然如此犀利,对社会的认识竟然如此深刻,真让我佩服。他在《姑父获赔》中写到:“姑父死于一场矿难/解决下来/家属获赔110/所有人都认为还算公道//我心里私下犯起嘀咕/往前2/矿难死一个人解决60/往前5/矿难死一个人解决30/往前10/矿难死一个人解决2//嘀咕到此/我再也不敢嘀咕/不敢往前/更不敢往后//他在《母亲的村庄》中写到:“小小烟囱,向着蓝天/从容不迫地呼吸/每一阵轻风路过/都触到了乡村的慈祥//阳光下  闪烁着/母亲瘦弱矮小的身影/颤颤巍巍/来回奔波于田间地角。//母亲,我日渐老去的母亲/像一颗日渐衰老的/乡村的心脏,微微颤动着//流畅自然,酣畅淋漓,源于现实,又超越现实。《姑父获赔》中的一串让人心碎的数字把人的生命的轻与重、繁与简和痛与苦,入木三分地刻画出来,看后触目惊心,感慨万千。结尾“不敢往前/更不敢往后”,陡地升华,诗眼亮丽,不由得胆战心寒,忧思深远。《母亲的村庄》意象很美,想象丰富,而且独特,在平凡而又新奇的语言道路上,诗人时而跳跃,时而激渡,时而呐喊,时而摒气,时而穿越,时而静默,在历经一桩桩精彩的描写之后,最后落脚到“衰老的母亲”像乡村“衰老的心脏”,在寂静的世界,在喧嚣的城市的远方“微微颤动”。读完这首诗,我紧张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诗人笔下乡村一样的母亲,母亲一样的乡村,都在阳光下慈祥着,都在慈祥中衰败着,我们心中不能不生发出许多念想和渴求。

朱光明的口语诗写得一点也不夸张,几乎是实录。杜甫、白居易在唐代应该是典型的口语诗人,他们对诗歌的贡献,在于给后人留下了一个真实可信诗意缤纷的世界。朱光明诗歌的铺叙,不故弄玄虚,不装模作样,结构严谨,描摹入里,曲尽其妙。《山坡上的风》写到:“风一下子就把山坡上的绿草/吹成了枯草。总有那么一天/作为补偿,风/还会把山坡上的枯草吹绿。//而我这个在山坡上长大的孩子/却没有山坡上的草那么幸运//风一下子就把我,从年少/吹成了年老。/且再也不会像对草那样/把我由年老重新吹回年少。//”作者看到山风把绿草吹黄,但又“春风吹又生”的自然循环规律,想到自己,想到在大巴山上长大的孩子,永远不可能像一棵草那样再回到青春年少了,朴实的叙述,轻快的描写,切合实际的联想,通过流动涣涣的诗句,带着诗人的主观意识和想象顺理成章地节节发展,加大了诗歌的容量,促成了整体意境的营造,灵动的画面和他的真情达到了恰到好处的默契,成为一幅情景交融的生动图景,体现出诗人对生活,对生命,对人生的认知和感叹,警示和启迪我们珍惜时间,有所作为,贡献人类。

朱光明的文字灵动而忧思,优美而沉重,明丽而深沉,疼痛而澄澈。诗语纯净,思想鲜明,形象度强,文字凝炼。他写一田坚守到最后的玉米,在一生中穗浪扑天般源源不断的失望与绝望涌来的时候,还坚守着隐藏在深处的灵魂,虽然失去了天花,失去了穗子,丰满的苞米也放弃了挣扎,它们“一个挨着一个,整整齐齐/坚守着村庄,自己的信仰//铺成一田只有死亡才有的平静//”(《一田坚守在最后的玉米》)诗人不知道这田坚持死亡的玉米杆还会坚守多久,还能坚守多久,同时,诗人还“敢看它们多久,还可以看它们多久”(《一田坚守在最后的玉米》)寓意深刻,淡然细腻,给我们许多想象,沉默而发人深思。朱光明在诗歌上追求清雅中的沉重,追求思想上的深沉和艺术上的创新,追求形式上的自由和舒展,把自己的诗演绎得出神入化,轻描淡写娓娓道来的语言,那种娴静,那种忧伤,那种无情的剖析,那种出其不意的想象力,显得那么沉重,让我们想不到这些诗是出自90后之手,这,应该是朱光明心智早熟的标志。

朱光明近期的诗显得更学院化,抒情性比较强,似乎有告别口语诗的趋势。这是一个诗人创作的自由选择,也许跟自己不断积累新知识有关,也许跟地域环境和创作环境有关,朱光明那里不少叔叔诗人和阿姨诗人都是写抒情诗的,且名气很大,对朱光明不能不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在这个日新月异的诗歌世界里,不管你写什么,不管你怎么写,都需要出新出奇,都需要直面生活,直面现实,不要让形式成为诗人身上的精神枷锁和桎梏。关键是要写好。任重道远,相信朱光明会不负众望,在诗歌的道路上走到底,走得更高更远。

 

朱光明,男,生于1994年。四川万源人。2011年末2012年初开始写诗,有作品见《星星》《诗歌月刊》《山东文学》《草原》《大巴山诗刊》《芙蓉锦江》《威海卫文学》等刊物。

  

                             一路光明一路歌


                                文/左右

 

    诗歌是我们唯一纯净的信仰。正是因为这个信仰,让我和来自全国各地的诗人,走到了一起,走成了兄弟。与我从未见面的朱光明,那个只与我聊过三四次的朱光明,借助于足以上天入地的网络时代,借助于伊沙的《新世纪诗典》,借助于四川诗人杨然和凸凹的《芙蓉锦江》,借助于那个被近乎为同龄人一两句省略为四海之内皆兄弟的传统客套,让我认识了他:那个因写《贫民窑》而一举成“才”的诗人。

也许我们理解不了一个即将高考的孩子对诗歌的痴狂,甚至把写诗看得比参加高考还重要。我曾经劝告过光明,但我发现我的劝告是徒劳的,甚至是愚蠢的。光明说,他不必去考一流二流的大学,只要能考个三流的大学就够了,只要有诗写就够了。对于这种无奈,我还能说什么?后来我从宗教这个角度去思考光明的偏执:如果诗歌是一门宗教,光明就是这个宗教里最忠实的信徒。放弃劝告吧,我们怎么可能要求这样坚守不移的孩子去改变自己的人生方向,这就好比要求一个和尚改变自己的信仰去当酒鬼一样具有超现实的难度。

光明年少有才,属于那种随时都有可能找到灵感或者感觉的创作狂徒。我跟光明一样,来自农村,命运多难生活艰辛。对比自己,从初二时代写下我的第一首诗开始,到了初三,我就不再有灵感了,写得少了。上了高中,我基本上只给校刊写诗,不再投稿不再与外界接触。即使有一些不错的作品,也不成气候,无非是拾人牙慧而已。那个时候写作条件很艰苦,没有先进的诗歌读物来补充饥饿,没有可以依赖的诗人来指引道路,没有网络可供我去下载或者收藏最前沿的诗人们的诗作,没有充裕的时间来进行创作(对我而言,高中时代,我对时间的珍惜程度,要比周围人紧迫得多),那个时候我写诗什么都没有,光明写作的条件比我好一些,他无疑是要幸运的。

光明的诗,我读过不少。有不少杰作,有时候读完他的作品,我真希望那是出自我之手,但事实上,这只能出自光明之手,这只能是来自光明的生活经验才能写就,上面明晃晃地写着朱光明的诗名。

光明的诗,2012年写得较少,意境晦涩了一些,语言质感淡了一些,整体作品良莠不齐,但发展苗头要比其他人强势一些。2013年是光明创作的转型年,《贫民窑》经过《新世纪诗典》推介,已经成为他的代表作。进入2013年后,我几乎能想到到光明在不断寻找属于他自己日新月异的逆变模式:他开始不断学习先进的诗歌技巧,练习一流的创作手法,寻找大量与自己风格相近的诗歌语言,下载、打印、模仿、背诵甚至抄写一些有利于他进行再创造的作品。我能理解,我在高三的时候,也干过这样的事,那是一个高考生用来解压复习与考试压力最好的方式:每天睡前读几首自己喜欢的诗,心情才能渐入平静,生活才能归入正常。即使是在大考小考,临阵磨枪的时刻,光明也必须写一首诗才能缓解他心中对未来的焦虑。光明本来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去复习,去提高学习成绩,但他却把最宝贵的时间,花在了写诗、为同龄的九十后写诗评、不断偷偷练习一些前沿的诗人的诗作上。诗,不再是一种文学形式,也不再是艺术,而是一种可以被视为拯救光明的未来的神灵,在那个前有追兵后有强敌的高考战场里,尽管诗歌不能让光明进入最理想的大学,为光明提供最体面的工作,让光明的未来真的一片光明,但一次又一次的帮助光明走出他心中的黑洞,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感激诗歌呢?所以我常说,诗歌是净化了的生活,高三千孔百疮的生活,被诗人光明净化得只剩下快乐,安慰。他一贫如洗的人生,岌岌可危的高三,高贵的精神,富有的才华,在这里得以平静和包涵,紧张的神经得以无限恢复。  

真正优秀的诗人,不在于写了多少,写了多久,获了多少奖,发表了多少作品,而在于坚持了多久。目前光明的状态,他很在意于发表和得奖,很在意于推荐和赏识,很在意于自我价值的肯定与释放。这很正常,在我们任何一个不过20岁年纪的诗人,大多都有这样的在意。我坚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年龄的雕刻,光明会把这些看得得更远更高,会更加稳定和实在。

本来光明出书,我开始是很反对的,高考在即,何况光明家庭不太富裕。但我的反对只能增加光明越来越想出书的欲望。好吧,我不得不往好的方向去支援他:纵观全国,有几个高中生写诗能写到出一本书的地步,何况写出了一部超越一般常人写诗水平的书。像光明这样有写诗天分的诗人,此时不拔一下苗,不早点提携和推荐,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过失,也是我作为诗人的过失和责任。不知道我这样想,其他人会不会也这样想呢。不知是谁说的:一切成功者,只属于那些偏执的人。我说的,就是诗人朱光明,这个偏执的家伙,这个欠揍的诗歌圣徒。

我真后悔我写了这些文字,尽管我很少写这样的文字。真的。但我背着良心,只为这个所谓的诗歌兄弟。                          

                                       2013年12月13日 小雁塔

 

无名山(外一首)

 

朱光明

 

 诗人朱光明

 

  无名山,一座有森林有动物有石头有人家

  的山,一座无名无姓的山

  无名无姓

  却从来没有人怀疑过它的存在。

  

  只有到了这样的无名无姓的山上

  我才想到要过另一种生活我才想到

  要在这无名山上隐姓埋名

学着无名无姓的山做一个无名无姓的人。

  

  《春潮》

  

小河的上游住着我心爱的人

  小河一夜间涨了春潮

  

  带着桃花朵朵

  千里迢迢来到我的跟前

  

  潮之淼淼,有如其心

  桃之夭夭,有如其人

  

  于是,我把它当作了

  她发出的爱情信号

  

    祝贺两位朋友获大奖:

首届“星火杯” 全国文学作品大赛获奖作品名单 

小说类                                            

特等奖(1名)

获奖作品:《乡土血脉》【作者:丛戎】(一二三等奖略)

诗歌类 

二等奖

获奖作品:《马背诗人》【作者:施迎合】(其他略)

 

 

珍藏一首,致谢空罇! 

老树与山雀

 

空罇(安徽肥西)

 

山雀啄食树上熟透的红果,曾无数次看见这样的场景,当我又一次见到这一幕时,我忽然想到了老诗人洋滔。他默默地关心支持着年青一代,他给予年青一代的爱是无私的,伟大的!

 

老树,遒劲的枝枝杈杈

擎着红彤彤的果子,乐呵呵

并没因为一片片绿叶的离去

而黯然

 

一只山雀飞来,停在树上

在老枝杈间蹦上跳下,左瞧右看

满树香浓的红果子

垂涎的山雀乐不知返

轻轻啄一口

慢慢咀嚼,丝丝的甜沁入心脾

山雀再也顾不上斯文

大口大口地囫囵吞咽着

山雀恨啊

恨自己的胃太小

山雀忽然停止啄食

转向老树,恳切地说

“老树,别怨恨我,

我要在您这里安营扎寨,

我还要引来挚友远朋,

一同分享这如饴的红果。”

 

呵呵,呵呵

老树乐得更开心了

2013,12,16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