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久思文存》春光好时恰逢惜花人

(2019-03-13 20:45:46)

《久思文存》春光好恰逢惜花人

 

几年前,我曾去过一趟樱桃斜街。这是当年赛金花和魏斯炅婚后住过的地方。这条街和前门的大栅栏相通,不过寻常的街巷。

 

张之洞曾为樱桃斜街写过一首诗:“侬是花枝花是侬,惜花人恰与花逢。樱桃街上春光好,一日来看一日浓。”

 

惜花人恰与花逢,乱世之中的互相依偎,很容易成就一段倾城之恋。而在风云际会的大时代,因为与几个人的恰好相遇,被卷入了一个个历史里程碑的事件,于是成为了传奇。

 

赛金花只是个传奇,但不是大家所想象的传奇。赛金花从来都不是遗世独立的出尘女子,没有谁比她更眷恋尘世生活。她在漫长的一段人生岁月,一直在努力地活着以及更好地活着,她热烈地享受着这爱恨交加的人间烟火,她用尽了她全部的气力抵抗着死亡,抵抗着那个冰冷的世界。

 

赛金花不是名媛。名媛的第一要义是出身名门。从清朝末年到民国中期的那段时光,真是属于女人的盛世华章。那么多美人,如同流星雨般闪耀、晶莹地纷纷洒洒,降落在世间,每一颗星都演绎了一段璀璨的故事。她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家境优渥的,要么世代书香门第,要么有个富甲一方的父亲,要么虽然家道中落但骨子里流淌着贵族的蓝色血液。

 

她们精通英文和法文,从小过着程乃珊曾描述过的那种烤蛋糕、煮咖啡、在大房间里开party,唱机下垫着厚厚的海绵的生活。

 

所以她们的一颦一笑,一句言语一种装扮一段情缘,都成为后世人争相膜拜并效仿的名媛范儿。

 

而赛金花呢,有着众所周知的卑微出身。只有英雄才不问出处。即便她有着不输于任何一个名媛的颠倒众生的芳华,人们也只会将之称为名妓本色。

 

因为卑微,所以她的身世成谜。但同时人们又都喜欢来历不明的人,喜欢那种因为行踪飘渺而充满出尘仙气的感觉。

 

都说莫问芳名,她有许多个名字。关于她的印象,人们大多来自于那几本书和一个一个真假难辨的传说。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身上有那么多的传说。如果按照电视剧编剧技巧中几分钟就得有个卖点的说法,她浑身上下全是卖点,随便她的一段经历都可以被谈论很久。

 

她也不是才女,没念过什么书,所谓琴棋书画的技能,不过是在花船上学的,凭着一股聪明劲,在陪同丈夫旅欧时学会了德语。

 

世间的事总是那么对称,如果有一种女孩的学问来自于如水照缁衣的闺门书香,那么一定还有一种是缘于摸爬滚打后的人情练达。

 

也许正因为读书少的关系,她的漂亮是那种一剑如虹的丽质。而且在我看来,她所受的苦难也都有着诗篇一样的美。

 

满身都是洗也洗不尽的春色。眸子闪处,花花草草。笑口开时,山山水水。但那块发光的松石,却折射着她一生的因缘。她坐在自己的深处避邪,起来后再把那些误解她的人白白错过。一挥手,六尘境界到处都是她撒出的花种。

 

她是不是才女倒没关系,只要大家能从许多美丽的诗篇里看到她的影子就够了。她也不是孽海花。所谓孽海花,不过是菲勒斯中心主义的一个投射—孽海浮沉全因红颜祸水,因为有着某种身份原罪所以需要付出一生的悲剧去偿还。

 

有人讴歌她在重大的历史事件中的华丽亮相,刘半农就曾将她与慈禧相提并论:“中国有两个宝贝,一个在朝一个在野。”

 

胡适曾因此感叹道:“一位北大教授,为妓女写传还是史无前例。”也有人津津乐道于一个花船姑娘是如何搞定状元郎,又是如何令八国联军的统帅神魂颠倒的故事。

 

 

应该是一个“美丽而忧伤的女人”,她有她的虚荣世故,多年不与心爱的女儿相见,就是顾忌自己的身份。她有她的精明投机,在八大胡同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她有与其他女性一样的爱情遭遇和选择赛金花一生与六个男人故事,其中的三位是她的丈夫。

 

第一个是洪钧,他喜欢她,或许仅仅因为她是个漂亮的女人,而她多半是爱上了他的状元光芒,就像她闻到茉莉花的香气就被吸引、见到美人儿也忍不住多看几眼,对于美好绚丽的东西天生就想接近一样,即使只是站在太阳的影子下面,也会感到温暖。

 

第二个是孙作舟。他是赛金花在富记画船上遇到的第一个客人,那个笑容温暖的会唱京剧的白衫男人。两人几经颠沛之后相遇。赛金花对他的感情,就像《大明宫词》中的太平公主面对张易之一般,明知道他不是薛绍,但他与心中的薛绍长得一模一样,仍然可以对他倾注一些情感。

 

甚至她为了他,再次走进她其实深恶痛绝的烟花之地。他始终不像是个丈夫,但几乎够得上伴侣两个字。人生若只如初见,说的应该就是这样。

 

第三个是瓦德西。总有一些人,他辜负了全世界,却始终对一个人好。他是世人眼中的魔鬼,却愿意张开双手变成翅膀去守护他心爱的人。他杀人如麻心冷似铁,却唯独愿为一个人热血沸腾。他并不是真实历史里的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只是赛金花爱情世界里的日耳曼族人瓦德西。

 

第四个是户部尚书杨立山,一段生死之交的情谊。这一生,总有那么一些人,与你相逢在黑夜的海上,本来各有各的方向,可他愿意在交会时赋予你一些光亮;总有那么一些人,当你受尽生活的创伤,心如小小的窗扉般紧掩时,用一阵清脆的马蹄声在青石的街道向晚,给你一场美丽的相识;总有那么一些人,当你站在桥上看风景时,他就在楼上看着你,不偏不倚地正好承接你的微笑,呼应你的友谊。

 

第五个曹瑞忠,客观来说无论是陪伴的时间还是感情的重量,他在赛金花的人生中只占很少的比重。他是个经济适用男,令她只想用一段长相厮守的岁月静好来回报他。

 

最后一个是魏斯炅。如果说每一个故事都得有一对官配,那么官配就是他和赛金花。他是在她年长色弛时出现的,如果说女性天生欠缺安全感,那么他出现的这个时候反而是最好的,爱原本就是一个对的人与一段天时地利的相逢。她的悲剧也应是但凡美人总免不了碰到的悲剧

 

岁月如花,既赐予了你不会凋零的芳华,就会同时给你无可救赎的寂寞。

 

大部分的关于赛金花的艺术作品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往往都是庚子年间她的救国义举。历来人们对于赛金花这个人物的讨论分歧,最主要的也都集中在她是否救国这个真相上。

 

既然她一生的真相已无法抵达,所以每个人都可以选择相信某一个观点。她是个传奇是不是传说?但她人生中的其他事件,比如结婚、生女儿、东奔西走地生活一样,都是她的生命轨迹中的一部分。

 

赛金花是那个时代的一曲绝唱。当然像她这样的女人,她与她的时代密不可分,浑身沾染着历史的风烟。生于新旧之交的人,多少也有矛盾的地方。

 

她常让人想到“旧”,她性格中的某些虚荣和冷漠的成分,充满了旧时气息。但同时她的现代女性主义意识,又无处不在。

 

她最打动我的地方在于她对情的那份真,爱情是她每一次绝境逢生时的力量,虽然总是与悲剧不可分离。我想这样的一个女人,她遭遇的那些慈悲和残忍,疼痛和欢喜,她与时光的博弈与岁月的和解,她风光背后的悲凉,以后悲凉尽头的粲然的笑,都是实实在在地有过的历史。

 

长长的一生里,始终保存着柔软而善良,天真而炽热,明媚而勇敢,贪恋一切美的事物,追逐一切光亮和暖,始终用力地活着以及相信爱情。

 

她身上有着永恒女性之光辉她像春天一样,不时到来,又必定离去,无可挽留。但她一定会到来。在她到来的时候,生命里都是美好的感觉……

 

女性对于人世来说是一个个瞬间,一朵朵凋谢的玫瑰;女性对她自身来说,却是无始无终的春天,永远在大地上旅行。

 

赛金花也是如这般行走,走到最后,一身的浮尘厌土,但总算将人间功过化为了春天里的流水和落花。

 

如果她不是身处那个时代,她很可能会拥有一个更温存一些更顺遂几许的人生。但如果不是在那个时代,她不会这样美这样芬芳这样璀璨。我们和她一样既生不逢时,又幸逢其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