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殡葬改革经典文章

(2012-08-20 23:59:09)
标签:

殡葬改革

传统文化

崔家田

李明锦

杂谈

农村殡葬改革的是与非

 

推行殡葬改革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也是党和政府一贯倡导的一项移风易俗的社会改革,与我国全面建设和谐社会密不可分。近年来,各级民政部门高度重视殡葬改革工作,不断加大工作力度,使殡葬改革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是,不容置疑的是在改革的过程中,各地也出现了不少偏差和失误。下面仅就农村殡葬改革状况谈一下自己的粗浅看法。

一、在农村强制推行以火化为导向的殡葬改革,劳民伤财,徒增负担

在出台的《殡葬管理条例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中,有关农村的殡葬改革政策依然固我,几无更改。很显然,这是将火化作为一场所谓的革命又肯定了下来,将在农村推行以火化为导向的殡葬改革作为一项前一阶段改革的成就继承了下来。但是根据我们的调研,这些年来强制推行的农村殡葬改革并没有取得预想的成效,反而是劳民伤财,额外增加了群众的负担。

根据我们的调查,在不少地方火化之后,依然是土葬的发生和民间仪式的操办。这些情况,都是与制定这项政策的初衷背道而驰的,不论是直接土葬(偷埋)还是火化后再土葬的,这些坟墓依然占用了耕地。死者家属又徒然了增加火化费用等负担,加大了农民的丧葬费支出。除此之外,死者家属往往还要支付一笔不小的遗体冷藏、防腐、整容、穿衣、装卸和购置骨灰盒乃至骨灰保管等费用,这使得较为贫困的死者家庭往往难以承担如此高昂的丧葬费用。再加之有些地方距火葬场路途较远,这样不仅村民举办丧事徒增不便,更为严重的是这样的长途奔袭将导致逝者所患疫病的散播,对公共卫生安全构成了一个极大威胁。

就政府而言,不少地方的殡葬改革改革依然走上了以罚代葬的变通道路,更是偏离了政策设计的初衷。有关的部门和人员将殡葬改革这一政策行为熟练地转变成为了一种可以寻租的经济行为。借助于殡葬业的垄断经营以及其在殡葬管理上的优越条件,殡葬管理单位从殡葬活动中攫取高额利润。这样的一种做法使得每一次涉及大多数人利益的改革最后往往都成为一场利益或财富掠夺的战争,而现在连死人没能够逃过。在豫南不少地方就流传着这样一句顺口溜:火葬费代替了农业税。火葬费成为新时期村民因改革而得来的一项新式福利。火葬政策的实施远没有达到制定政策所预期的效果。

以火化为导向的改革政策——这样一种罔顾社情民意的简单化的制度规定以及命令式的管理服务程序、衙门式的服务机构又再次出场,这不仅使其与现实的复杂情况相脱离,使得殡葬服务工作多是缺乏其最应具备的人性化和感情色彩,更有可能的是使这样一种经过相关部门纸上调研与不少先生修正的法令在实际的操作中失之效用,从而成为一张具文。这种即将出现的情况将不仅会降低国家法令的权威,更将为民众的生活带来无可估量的困扰与麻烦。

二、在农村强制推行以火化为导向的殡葬改革,不利于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

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我们党从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局出发提出的重大战略任务,反映了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内在要求,体现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愿望。殡葬改革作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显然与我国全面建设和谐社会密不可分,更与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紧相联系。但在过去农村强制推行以火化为导向的殡葬改革的几年间,我们看到的却是因殡葬改革造成的干群矛盾持续紧张,不和谐因素持续增加。

不少地方推行殡葬改革的方式、方法有待改进。殡葬改革制度的官本位色彩较浓,多带有计划经济时代行政命令管理的特征,推行方式多采用运动式做法,动辄罚款、起尸火化扒坟掘墓。相关的政策设计也多缺乏对不同生活条件、不同地域、不同传统习俗人群殡葬需要多样性的探索以及底层村民关乎此的心理感受和底层思考的尊重,简单、粗暴,严重伤害了群众的感情。另外,举报行为的发生以及部分农村干部的盲目跟风、唯上更是造成了干群之间的对立,增加了不少民间矛盾。在农村一旦结下仇怨,更多是代代相传,化解相对而言较为困难,尤其是举报后偷埋方被起尸火化或者被扒坟掘墓的更是很少能够化解。这样因殡葬改革而增加的民间内部矛盾必将影响农村社会的安定团结,不利于社会主义新农村与和谐社会的建设。再者,火葬是科学吗?这显然也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就在农村的推行效果而言,它不仅未能达到国家预期的目的,反而使群众增加了一笔不小的负担。代替了农业税的火葬费,成为群众在旧式丧葬仪式外的额外支出。而就其本身而言,一个浪费了诸多能源且并不比土葬有任何优越的丧葬方式怎能称得上是科学的?!无论如何是不能称作科学的!为什么在一个倡导可持续发展,建设节约型社会,以追求和谐为旨归的社会里,秸秆都可以还田而身体却非要冒烟呢?!

三、在农村强制推行以火化为导向的殡葬改革侵害了群众自主选择丧葬方式的正当权益。

在一个连死后的处理自己身体的权利都没有的社会,这样的社会怎能使他们心生留恋?!于是,很多地方在1997年殡葬改革前不少老人接二连三地死去!就是那些依然健在的老人也有不少心理健康出现严重问题。虽然殡葬政策只是提出在有些地方改革土葬,推行火葬,并未要求一律火葬,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各级民政部门往往基于自身的经济利益过度推行火葬,制定严格的罚款制度,把火化率作为衡量殡葬工作好坏的首要指标,致使与群众意愿严重对立,侵害人民群众的正当权益。新闻媒体报道过的死人下指标就是其中的一例。难道举国同贺的殡葬改革就应该是这样罔顾群众的心情与感受,没有人情与人性吗?对于这些显见的被殡葬改革文明杀戮的村民赋予一个顽固、保守、落后的美名而不闻不问吗?

现在依然将在农村强制推行以火化为导向的殡葬改革作为改革的方向,这不禁使人心生困惑。这种以科学的门面剥夺村民切身感受的困苦与表达的权利和能力,这种政府机关动辄将省了多少多少资源的虚拟的数字政绩抛出的权力技术,这种以想象的真实攻扞群众言说的改革理由,这种名正言顺的、为国分忧的具有道德优越感的内在焦虑,这种内化为今日高层制定殡改政策时的内在考量的、执意挥舞使用科学言论,除了一味为以火化为导向的殡葬改革寻求合法性和道德上优越感之外还有多少是实事求是的?!它置现实的情景于不顾,村民的委屈、郁闷的言说被那些改革的先生们一再的表述成为愚昧、落后、不开化的表征。这种罔顾人民身体和心理痛楚的,剥夺人民改革的参与权与知情权的、将人民群众弱智化,并玩弄于股掌之上的精英心态正是现在这场先生们的改革身处尴尬境地的鲜明注脚。

群域要民主,己域要自由,这是当今社会处理群、己事情应该把握的原则。虽然自近代以来已域的自由也一直受到群域权力的操控与干涉,但是即使如此,我们认为对于己域的事情国家也不应过多干涉。民间自有一套新陈代谢的知识体系,并不象改革的先生们想象得那样是那样愚昧和顽固。那种动辄害怕失控——遍地坟墓的境况并没有在中国出现便是一个明证。如果国家要进行生死的管控,对死管控的条件也应该是本着朴素、庄重、不奢华的节约原则制定一个相应的上限性的要求,而不应该是规定的那么琐碎——连仪式的操办、身体的处理都要做出详细的指示。这样的一种法令及其所涉的详尽规定,无论如何也不是解放群众身体与革命群众生活方式的义举。相反,它却侵害了群众自主选择丧葬方式的正当权益,剥夺了群众的相应的人身权利。这种漠视民间本土知识、贬低村民人格与能力的作为,实际上正是一种典型的唯心主义式的、一厢情愿的盲目自大心态在当今中国的绝妙展现。这种将社会做透明化处理的操作,这种认为社会可以象机器一样予以处理的理念,是早已为人所诟病的机械论的复活,是一种典型精英心态的自大体现。在这样的一种操控下,那些没有经过切实充分调研而做出的,缺乏生活的具体场景自以为是的纸面臆想的前途也就不言而喻了。在豫东调研时一位老人向我们反映说:你这样弄,你问问人民满意不满意嗳?你问问人民答应不答应嗳。你这不是害人民、压迫人民、剥削人民啊?!……”所言调虽高,但情却实。尽管并不是所有的改革事宜都应征求民众的意见,但像殡葬改革这样一种牵涉到每个人安身立命的民间大事,一种移风易俗的变革,难道不应该征求一下底层群众的意见吗?

以往在农村强制推行以火化为导向的殡葬改革政策,要是决策真正科学,群众真正拥护,真正达到了丧事简办、节省资源的、减轻负担的预期目的,推行起来还能成为新的天下第一难么?群众还会和政府打游击、捉迷藏么?看来,我们的相关部门应该反思的并不仅仅或者说并不主要是群众的落后与保守,更重要似乎应是相关部门检讨自己的工作方法和工作作风。

在我们看来,政策推行的着力点,似乎不应该是如何想方设法穿透乡村的各种层层防护,不余遗力的来推行所谓科学、文明的新方式,取得相应的数字政绩,而是应该如何在政策决策中保护群众的那份应该保有的亲情,以实实在在的,符合民情、民心、民意的改革措施增进人民的利益。

四、在农村强制推行以火化为导向的殡葬改革,有违民族文化传统和群众意愿,有损国家形象和民族尊严。

殡葬改革本身并不应该受到质疑,应该质疑的是改革的方向和方式。火葬作为非本土的一项身体处理方式在中国践行实际上是一个十分晚近的事情。虽然,不少人认为这是国产。但土葬作为汉民族的一种传统或者说民间信仰,甚或民俗宗教,却有着比火葬更为悠久的历史。在中国几千年的社会发展史中,除了短时间出于宗教信仰或者其他原因(如有对病亡者施行火葬的先例)实行过其他葬法以外,在今日中国的大部分地区和绝大部分时间实行的主流丧葬方式都是土葬。这种丧葬方式已经和群众的整个生活世界已经融为一体――它本身就是群众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不仅仅是一种单一的逝者身体处理,更是村民理解、认同、处理、适应这个社会的一种方式,它和农村社会秩序的维系和运转都有着莫大的关系。

现在,在农村强制推行以火化为导向的殡葬改革——这种将土葬抽离了具体的农村文化生态环境做片面的解读文化的偏见,使得相关部门视野狭窄,对土葬与殡葬改革的定位均有失偏颇,殡葬改革引发的一系列深层次的问题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协调解决。各地基本上将殡葬改革作为一项可以明确量化达标的经济事件来做,一件上级布置的行政任务来执行,在实际的改革过程中,对殡葬改革的文化属性认识不足。在相关的政策设计中,殡葬改革文化内涵没有得到足够的体现。这直接导致各地扒坟掘墓、强行火化,污辱尸体,侵犯人权的事件层出不穷。它虽比上搞计划生育时的鸡飞狗跳、墙倒屋塌的场面来得猛烈,但是其对于老人心理的隐隐戕害却不可低估——甚或要比计划生育还要流毒深远。可这些又有多少人清楚意识到了呢?那些因殡葬改革而生发的抑郁而终的老人,那些含恨而逝的冤魂又有多少呢?!

所有的这些都导致我国的国际形象和民族尊严在国际上受到损害。事实上,它也正成为境外不少别有用心的人攻击我国党和政府的一个重要借口,更重要的是由此而生发的对于本民族生活方式的抛弃和毁蔑(不仅仅是)所带来的后果——民族文化自信的流失和文化转型期自主能力的降低。进一步说,在当今全球化的潮流中如何充分尊重自己民族的道德伦理以及文化传统,或者说实现文化自觉,坚守自己的文化自主性,保存和保护好自己民族的文化基因,而不是忙于亦步亦趋的接轨入潮,也应该是类似的革新活动中立法者阐释者考虑的问题。就此而言,火葬作为殡葬改革的方向也更值得进一步思考,尤其在农村地区推行火葬更是值得怀疑。难道那些按照本民族文化进行的仪式操办和对逝者的尊重都是一种浪费和虚伪的做作吗?难道连村民表达感情的方式都非得要向西方看齐才算是合适的、科学的吗?

我们认为:如何将殡葬改革的进行同农村孝文化的倡导和逝者有尊严的离去协调起来,使村民的行为和认同转移到厚养薄葬这种新的风尚上来,实现的着力方向的转移,着力培养打造厚养薄葬的氛围及其支撑资源,这才是今后农村殡葬改革过程中应该考虑的问题,而火化与否显然不应该是追求的首要目标。在急速发展的社会转型期,如何确立和维持一种新的关于农村生活的道德规范,减少无公德个人的出现,促使农村的文化生态能够可持续发展得以复制和再生产而不断裂,这似乎也应该是殡葬改革工作的题中应有之义。

在农村强制推行以火化为导向的殡葬改革不仅使党和政府的威信大为下降,使国家的国际形象受到相当程度的污损,更重要的是在举国上下建设和谐社会的时刻,这样一个只经过充分纸面调研的,粗暴的剥夺了民众参与权利的、以科学面貌出现的非科学决策,将会严重动摇党的执政之基,降低党的执政水平,影响党的执政成效。

如何使政策从百姓关心的各方面细节入手,让群众满意,促社会和谐,坚持以人为本,让生命彬彬有礼的谢幕,让死者有更满意的归途,这不仅仅是生者的义务,更是新时期执政为民的具体要求。任何涉及到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的改革,如果脱离他们的具体生活情景而虚置化或者说政策决策过程中一厢情愿的纸面化而从不过问、听取其他各方与群众的意见和建议,那么它的前途都是应该很可虑的。因而,在今后相关的政策设计中,如何不是一味的批判和批驳农民的这些相关做法,而是扎扎实实的进行相关的调研,引进学者、村民关乎此的意见后,再作解读,从而形成一个良好的互动和知识上的互惠,应该成为今后相关的决策事务中应有的一个程序。因而,如何使政策推行与设计在地化,也应该是政策设计者要考虑的问题。

在一个真正以人为本的社会里,改革——所有的改革不仅仅其改革与发展的成果应由人民共享,人民群众在改革过程中所经历的痛苦更应该由改革者分享,他们泣血的心情更应该由改革者去感受!从而,促使改革者时时对改革的进程、目标和走向加以反思,进而适时地做出符合实情的调整。(崔家田)

 

 

我国殡葬改革应当关注些什么?

 

当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到全新历史阶段的今天,在充分肯定我国殡葬改革业已取得来之不易的巨大成就的同时,我们十分有必要站在新的时代背景下,以新的视角来观照和思考我国殡葬改革的昨天、今天和明天,从而进一步理清我国殡葬改革的总体思路,进一步厘清我国殡葬改革的应有要义,进一步把握我国殡葬改革的发展走向,进一步推动我国殡葬改革事业又好又快发展。

结合我国殡葬改革的实践和现状,就我国殡葬改革的目的意义等要素而言,我认为,当下和今后的我国殡葬改革,应当厘清和把握以下五方面的要义与关键所在。

其一,慎终追远、敬祖重根是中华民族传统殡葬文化的精髓和精华所在,也是华夏文明和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殡葬改革的意义和目的,首先在于培本固元,传承弘扬这一精髓和精华,而非其他。

华夏文明源远流长,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在漫漫历史长河中形成和积淀下来的中华民族传统殡葬文化,深刻蕴涵着国人的家国观、哲学观、人生观、价值观、生死观、伦理观。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厚矣。中国人相信,祖先和逝去的亲人并没有离开我们,他们的在天之灵永远和我们同在。祖先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最神圣,中国人爱国很大程度上有敬祖的含义,这种含义深入我们的骨髓,铸就了一种具有强烈责任感的民族精神:行事为人要对得起天地良心,绝不能辱没祖先。国人在清明等重要节日、重要时刻祭祖祭陵,正是集中体现了中华文化近乎宗教情感的虔诚崇敬祖先的情结和讲感恩、不忘本的强烈的道德感;也集中地展现了中华民族传统殡葬文化的精髓和精华。这是我们在推行殡葬改革中首先必须要认识和把握的。也就是说,要历史地、全面地认识、理解我国传统殡葬文化,客观地、辩证地区别、区分我国传统殡葬文化中的精华与糟粕,端正殡葬改革的指导思想,认清殡葬改革的意义所在,摆正和处理好殡葬改革中的传承与扬弃的关系,把传承、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殡葬文化中的优秀文明成果,作为推行和深化殡葬改革的第一要务,在继承中改革,在改革中发展,在发展中进步,使殡葬改革走出事实上已经存在的重破轻立、重扬弃轻传承的误区,使之更符合民族传统,更具有中国特色,更彰显华夏文明,更能为海内外炎黄子孙理解、接受、支持。

其二,要充分尊重理解、包容接纳汉民族等众多中华民族数千年来沿袭的入土为安的传统葬俗观念,渐进地推进安葬方式的多样化。

这里且以2005年春夏之交台湾两位政党领袖连战、宋楚渝在大陆祭祖祭陵为例。连宋在大陆的整个祭奠活动,经过现代传媒全程、全景、全方位的广泛传播,产生了巨大的视觉和情感冲击力。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他们在面对黄帝陵、中山陵和自己先祖的一抔黄土时的那份虔诚、那份恭敬、那份情动。设若无陵无墓,他们该面对什么?我们能看到什么?这是我们在推行殡葬改革中不能不思考的问题。也就是说,不能把殡葬改革等同于破除入土为安的传统葬式葬俗,等同于彻底杜绝土葬,等同于无墓地、无坟莹,而是要在充分尊重理解、包容接纳汉民族等多民族数千年来沿袭的入土为安的传统葬俗观念,渐进地推进安葬方式的多样化。况且这也是完全符合我国现行殡葬管理法规和政策的。国务院颁布施行的《殡葬管理条例》明确规定:人口稠密、耕地较少、交通方便的地区,应当实行火葬;暂不具备条件实行火葬的地区,允许土葬;在实行火葬的地区,国家提倡以骨灰寄存的方式以及其他少占土地的方式处理骨灰。也就是说,国家现行的殡葬管理法规和政策,已经充分考虑了绝大多数国人入土为安的传统葬俗,从来只是提倡而非绝对禁止土葬。因此,我们在倡导、推行以火葬为重点内容的殡葬改革中,要充分考虑国情民情、民风民俗,顺呼民心民意,尊重传统葬俗,避免走向强制制止土葬的极端,在允许土葬的同时,提供骨灰深埋、骨灰堂寄存、植树葬、草坪葬、骨灰撒入江海河湖等多种安葬方式供人们选择,在合理开发利用土地资源基础上,引导人们逐步转变观念,由单一土葬向多样化安葬方式过渡,逐步实现少占地、不占地直至不保留骨灰,这样才能真正达到改革安葬方式的目的,才能真正把殡葬改革推向深入。

其三,要在传承弘扬健康文明的传统祭祀习俗的基础上,有的放矢地推进祭祀方式的革故鼎新。

国人即便是现在祭祖,通常也都会严尊古制旧俗,基本参照当地世代相传的祭祀习俗,整个祭祀仪式庄严隆重,一丝不苟,把中国人的传统祭祀习俗演绎得淋漓尽致。这也是祭祖祭陵最为打动人们的情节之一、细节之一。由此可见,国人的传统祭祀习俗尽管确有不健康不文明的东西甚至唯心主义、封建迷信色彩,但无论其祭祀方式还是其祭祀内容,都有其深厚的文化内涵,都有其健康文明和合情合理的成分,而且后者是主体、是主流。因此,在推行殡葬改革中,切不可把传统祭祀习俗统统视为封建迷信和不健康、不文明,切不可把传统祭祀习俗统统杜绝之、革除之,因为这不仅有损传承、弘扬健康文明的传统祭祀习俗,也有悖殡葬改革的初衷,同时也是不可能做到的。在祭祀习俗改革方面,我们所要做和所能做的,一是引导人们有针对性地剔除其间的封建迷信等不健康不文明的糟粕,如厚葬薄养、招魂纳幡、跳神弄鬼、大操大办等;二是引导人们适应时代发展变化,与时俱进,创新祭祀方式和内容,如鲜花一簇祭先人、网上平台寄哀思等,使国人的祭祀活动既合传统古制习俗,又具有现代文明特征。(李明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