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上雲沫
天上雲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17
  • 关注人气: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仙劍4】情響百年迴(五、下)紫英x天河

(2011-07-26 23:15:29)
标签:

谷還雁

慕容紫英

雲天河

游戏

仙劍4同人

紫河

分类: [創作]仙劍四同人(紫河)
++++
這裡是白苗族人的聖地,巫月神教的總壇。
當然慕容紫英他們並不知道,也許慕容紫英已經隱隱約約的猜到一二,但是他並 沒有刻意的點破,雲天河是毫不知情的,也完全沒有注意到甚麼不對勁。他們二人照著指示來到了村落外邊,過了吊橋往另外一邊的樹林隱密處走去,那裡遠遠望去 有些古怪,慕容紫英不自覺的戒備著,百年的歲月讓他能不動聲色的觀望著,就在他們沿著小道走出來的瞬間,完全沒有預料到的景色出現在他眼前。
  
「咦?怎麼了?」雲天河撞上了突然停下腳步的慕容紫英。
  
沒有視力的他無法感受到慕容紫英在視覺上感受到的衝擊,就像是過去在鳳凰花的密林裡那樣美麗的景色,但他眼前的是一大片足夠淹沒人的桃花林,風一吹,粉色的花辦如海一般的搖曳著風情,不知為何多了一分鳳凰花道沒有的衝擊感,也許是眼前的桃紅綻放著逼人的生氣,而記憶中醉花蔭的鳳凰花總帶了點火焰燃盡後消散的淒絕。
  
「天河,眼前是一大片的桃花林。那景色……」慕容紫英望著雲天河試圖說些甚麼,但那緊閉的雙眼,他話就這樣哽在了喉頭、緩緩地嚥了下去,「沒事,我們繼續走吧。」
「好。」雲天河感受到慕容紫英一瞬間情緒浮動的厲害,卻又不能理解,只好點了點頭。
  
突然間滿天的桃紅色裡出現了一道高亢的鳥鳴,那渾厚的聲音代表著這隻鳥類體型應該是相當地巨大,雲天河的注意力全被這突然出現的聲音帶走,朝著某個方位一指。
  
「聲音是從前面傳來的!」
  
朝著雲天河指的方位,遠遠地一間小屋若隱若現的出現在眼前,慕容紫英眼一凝,心知他們要找的人就要見到了。回頭看了眼身旁正等著自己的雲天河,慕容紫英拉住了他的手。
  
「走吧,前面有間小屋,應該就是我們要找的地方。」
「嗯。」雲天河很自然的回握住慕容紫英的手。
  
滿山滿谷的桃花隨著風飛散著,枝葉也隨著搖曳如海浪一樣的起伏著,非常壯觀。桃花林中唯一的人造產物就是那間有些破舊的小木屋,站在門外,一隻巨大金色 鳳凰停在門前的院子裡,而牠低著頭似乎在與甚麼人對話一樣擺動著脖頸。往牠的視線前方看去,有個姑娘正站在那,第一眼看去一頭如上好絹絲般的黑髮在風裡微 微飄起,白裡透紅的肌膚、黑白分明的眼瞳若隱若現,一身與方才形形色色苗族人不同的,以黑色為底的服飾。
  
「好了、去吧!」那人手一揮。金色鳳凰似聽懂般,那巨大的羽翼拍了兩下,便乘風而去。
  
而慕容紫英所見到的,便是這樣的一幕。那姑娘似乎也發現了他們,一手扶著飛散的髮絲順著轉過了身,與他們對上了眼。她先是冷冷望了一眼慕容紫英,然後視線移到了雲天河的身上,然後看著他們握著的手,然後又相當無理的與慕容紫英對視。
雲天河看不見無法得知現在的情況,他只知道慕容紫英的腳步突然停了下來,同時有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還有方才聽到的鳥鳴聲,然後就寂靜了下來,他實在搞不清楚狀況,只得拉了拉慕容紫英的袖子。
  
「紫英?」雲天河很自然的出聲欲問,慕容紫英只往他的手背上輕輕一拍,然後就鬆開了緊握的手。
「在下慕容紫英、這位是雲天河,來到此地是想與白苗族聖姑一談,不知可否?」
只見那個小姑娘睜了睜眼,勾起了一抹淡笑,不知為何竟給人一種不似這年齡該有的神情。「我就是你們要找的人,族裡面都尊稱我聖姑,你們不是我族裡人就叫我紫槐夏吧。有甚麼事要談嗎?」
「咦?就是你啊!」雲天河毫不掩飾終於找到人的欣喜之情。
「呵、是啊。」對那孩子般天真反應竟愣了一下,紫槐夏輕輕一笑。「就進來喝茶談吧,也不知道要聊多久,站在外面挺累的。」
  
  
  
「──多謝劍仙!多謝劍仙!」
  
鐵匠鋪前,余老人緊緊抓住納蘭甫聰的手臂,余馨手裡捧著白底藍紋的小瓷瓶,怕摔著了上面還用繩子細細綁了起來,她望著從來沒這麼激動的爺爺跟眼前的大哥哥,小小的腦袋裡一瞬間不能理解眼前的狀況。
  
「老丈人您別客氣,這藥用的上能治好您家的小姑娘就夠了,而且我只是代我師父來送的。」納蘭甫聰對著冷靜的說著,卻沒有阻止老人家那因為激動抓著自己的舉動,「另外一味藥,師傅應該會盡快為您送來。」
「其實,能得到其中一味藥材,余某人已經感激不敬了,可以請劍仙幫我送一樣東西給兩位劍仙嗎?」老人從袖子裡拿出了一個用破舊的黃油紙包起來的東西。
「這個自然。」納蘭甫聰沒有多說甚麼,就這樣接下了那樣物品。
「另外……替余某人對兩位劍仙致上謝意,無論有沒有拿到另外一味藥引,我都在此謝過了。」余老闆拉著余馨退了兩步,恭恭敬敬的鞠了躬。
「我知道了。」
  
納蘭甫聰望著眼前痀僂的老人,默默地轉過身,御劍飛行離去。那樣被人如此感謝的情況,他這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雖然為老人做這些事的人,並不是自己。但他卻更加的景仰著自己的師傅,如果可以,他也想成為這樣一個讓人景仰的人。
  
  
  
「原來是這樣,這就是你們想要的理由嗎?」紫槐夏手不自覺得摸著茶杯,「是沒問題,那東西是我在管理的,分你們一些並不難。」
「真的嗎!」雲天河對著那聲音的來源興奮的叫著。
「天河。紫姑娘似乎還有話要說。」慕容紫英沉聲說道。
「啊、抱歉,我太高興了。」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髮。
「不會,就是你們來苗疆也有一個月到兩個月的時間了,應該知道前陣子,我們族裡才剛跟黑苗族發生了戰爭,所有的煉毒凰枝都已經用的差不多了,要提煉出來必須再等上半個月,才會有材料製作。」紫槐夏幽幽的說著。
  
窗外吹進一陣風輕輕地吹動慕容紫英那雪白的髮絲,同時紫槐夏也將她那亂飛的髮絲收攏在手掌裡束起使之垂在肩側。
  
「還要等啊……」雲天河小孩子性的忍不住出了口。
「天河、太失禮了。」慕容紫英終於還是稍稍出聲喝止了雲天河。
「沒事沒事、我挺喜歡這個直率的反應。」紫槐夏對著雲天河露出了一抹微笑。「來來去去也挺麻煩的,不如你們就暫且留下來,順便幫我準備其他的材料。」
「咦?」
「這樣會不會太過叨擾。」慕容紫英望著紫槐夏對著雲天河那親切的柔笑,明明沒甚麼,卻不知為何胸口似被甚麼壓住,有些悶悶的。
「是不會,反正我這小屋有給病人準備睡榻,就是只能委屈你們睡通鋪了。」紫槐夏輕輕的笑著。
  
慕容紫英望著雲天河,似乎已經決定留在這裡了,那樣如孩子般開心的神情他是不能阻止的,即便有自己跟「夢璃」的陪伴,青鸞坡上的生活卻也的確是太寂寞了。於是慕容紫英雪色眼睫隨著輕輕的闔上又再睜開。
  
「那就麻煩你了。」
  
  
  
桃花林裡無法使用傳訊鴿將訊息傳出去,自然也收不到外界的訊息,慕容紫英為了確認納蘭甫聰的狀況順便告知他們的所在,於是隻身一人回到村落中傳訊,而雲 天河畢竟眼不能視一路奔波其實十分疲累,雖然豐沛內力跟長年修行撐著,但長期如此並不好,於是便讓他留在桃花林繼續休息。
  
「唷、怎麼才一天就只看到你一個人。雲天河呢?」
  
慕容紫英一個回頭,就見谷還雁背著木架子,左手被一個孩子抓著,衣服邊邊角角好幾個孩子抓著,傾著身子一整個看起來寸步難行的模樣,只能用空著的右手扶著架子不倒。也許是因為白髮蒼蒼的慕容紫英模樣過於嚴肅,幾個孩子都不敢發出聲音。
  
「在聖姑那?」谷還雁還沒等慕容紫英回過神,就心急的補了下句。
「是。」頭一點,慕容紫英不知該回些甚麼,於是還是打聲招呼。「谷先生。」
「算了,跟你也不知道說甚麼……唉、別拉會痛!」話還沒說完,谷還雁的長髮就硬是被後頭的孩子拉了一下。「先這樣。再見。」
  
慕容紫英僅僅只點了點頭,望了望自己本來要走過去的方位,正要起步之時正好擦身而過的谷還雁咕噥了一句話,聲音明明小到難以聽見,慕容紫英卻聽的一清二楚,分明是故意說給他聽。
  
「你真放的下這心啊。」
  
慕容紫英眼瞳一縮,不知為何的愣住了。一瞬間竟無法明白他所指何意……等他回過神,谷還雁已經被一群孩子拉扯到遠處去了。望著那人離去的方向,慕容紫英的眼第一次露出了一點莫可奈何的無奈。
不過,僅僅只是一瞬間……
  
  
(五‧完)TBC...
++++
想了很久,決定還是更換第五章的標題了Orz
本來取那個標題,是我一直很想把某個角色塞便當,不過正所謂請神容易送神難......
這尊大神實在太過八風不動了,所以我決定將第五章的標題更換成更符合這章劇情。
雖然有人寫仙劍歷史時,更換了好幾個聖姑,但在我心目中聖姑從頭到尾都是同一個。(之所以如此的原因會再劇情裡面說,如果放不進去,我會另外做解釋)
而因為這樣,所以我才會讓她取這個姓的原因XD(←說等於沒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