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為了當好一隻豬-褚士瑩

(2010-10-17 00:23:33)
标签:

杂谈

分类: 文章

為了當好一隻豬

文/褚士瑩

最近,突然聽到好多做人不如做豬的論調。

作為肖豬的我,從小提到生肖總是多少有些尷尬,也養成了打哈哈的功夫,常常恨不得自己生在比較體面的年份,心底還偷偷埋怨母親沒有將我生早一年當狗,或晚生一年當老鼠都好,當然,自從因為工作的關係時常進出緬甸,知道了當地習俗的生肖,是依照出生時的星期幾訂的,從此我獲得平反,每當有外國朋友問我屬甚麼的,我總告訴他們我生在星期五,在緬甸屬天竺鼠,遇到不怎麼追根究底的人,往往也就這麼混過去了。

顯然做一隻豬,心理多少還是有些障礙的。

但是忽然之間,在好幾個大陸的企業管理網站上,開始流傳一篇叫做<一頭慷慨赴死的豬>的企業寓言,通篇是兩頭豬的對話:

豬們是最幸福的。”一隻豬優雅地吃了一口飼料,對另一隻豬說。

那只豬很年輕,年輕到剛好會用腦子想問題,他也吃了一口飼料,沒那麽優雅,問:“爲什麽,前輩?”“你想啊,我們從生下來到長大,享受著超一流的福利;住有空調的房子,吃有營養的食物,喝乾淨的自來水,髒了有人給我們打掃房間,病了有人給我們看病;我簡直想象不出來還有什麽別的動物能享受到這樣的福利,我們唯一要做的是什麽呢?是享受,盡情地享受,吃得飽飽的,睡得足足的,長得胖胖的,什麽也不用幹,什麽也不用想,你說,這不是很幸福嗎?”年輕的豬點了點頭,前輩說的沒錯,可不就是這樣嗎。他說:“我真的什麽也不用想,什麽也不用做,只要吃,睡,長胖就行了。”“真的,你真的什麽也不用做,甚至你不用動一動,如果不是因爲健康的需要,你完全可以整天躺著不動。當然,現在豬們都已經到了這樣一種境界,那就是,你運動是爲了長膘,換句話說就是爲了健康。我們豬,沒有狗那麽靈活,沒有牛那麽有力氣,沒有馬那麽跑得快,我們和他們的唯一區別,就是比他們能長肉,所以我們健康的標誌就是要長肉膘,就象狗要靈活,牛要有力氣,馬要跑得快一樣,我們要長膘,盡力地長。”年輕的豬歡呼起來,真是一個豬的幸福世界。

一個月後,那只年長的豬,發現年輕的豬正在消瘦下去,他很驚訝,要知道,在豬的幸福世界裏要是有一隻豬居然瘦下去,那是最最嚴重的問題。他覺得自己有責任去過問這件事情,於是他就問:“怎麽拉?你最近怎麽比以前瘦了,這是多麽不可思議的一件事呀。”年輕的豬發愁地看了他一眼,說:“我正在想,如果我們只是吃飯,睡覺,長膘,那我們活著幹什麽?我們不能娛樂,不能工作,更要命的是,我們不能想問題;因爲沒有任何問題可以供我們去想,那我們生活的目的是什麽呢?”年長的豬嚇了一跳,他居然要想想問題了,也就是要思考了,這對豬來說,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很憂慮地看了看他,他覺得自己有必要打消他這些荒唐的念頭。

“你看。”他若有所思地說,“我們的祖先,也就是野豬,他們生活在森林裏,可以到處跑,可以想任何問題,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但他們營養不良,經常好幾天吃不上一頓飽飯,而且他們面臨諸多危險,被其他野獸吃掉,生病得不到醫治,住在野外,他們比我們自由得多,可是他們的壽命比我們短得多,他們非常瘦,對於豬來說,瘦就是不健康,他們非常的不健康。”“可是••••••”“可是,他們可以思考,對不對?思考是多麽笨的一件事啊,又是多麽無奈的一件事啊。你想,思考是爲了什麽?是爲了過好日子,也就是說,只有過不上好日子的豬才會去思考,你過的難道不是好日子?那你思考幹什麽?思考是爲了改變,你想改變嗎?”“我••••••”“思考對於豬來說是很可怕的,因爲思考要費精力,也就是說要耗費你的身體,你會因爲思考而變瘦,這對豬來說,不是一種健康的生活。思考是爲了拯救,可是你看看,包括你在內,這個養豬場裏所有的豬,有誰是需要被拯救的?思考是爲了追求,可你還有什麽可以追求的?你的一切,從搖籃到墳墓。都被安排得好好的。思考是爲了下一代,可你的下一代和你一樣,也將過上幸福的生活。你的舉動是很危險的。我們豬,被人養在這裏,吃,住,生活,都被照料得非常好,我們應該感激人,是他們使我們從野外住到了屋子裏,從到處奔波到有了一個安定的家,從食不裹腹到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你現在幾乎找不到任何可以抱怨的事情,你沒有思考的理由,那你爲什麽要去想問題呢?”年輕的豬茫然地看著他,點頭說:“是呀,我爲什麽還要想問題呢?”“我們現在唯一要做的,是回報於人,因爲是人使我們如此幸福,他們需要我們做什麽呢?需要我們張瞟,需要我們健康,這是多麽善良而充滿愛心的一種希望啊。”年輕的豬疑惑地說:“我們長胖,對他們有什麽好處呢?”年長的豬聽他居然問出這樣的話,不由得驚駭,乃至於憤怒了,他生氣地說:“你爲什麽總想著要有什麽目的?就象我問你,你現在活著的目的是什麽?你說得出嗎?人,是比我們更高級的動物,連我們都能過如此幸福的生活,他們還用得著說嗎?他們現在已經沒有了爲自己的目的,他們要爲這個地球上所有的生物提供優良的生活,不但是我們,甚至還有那些蔬菜,連那些蔬菜都被養在溫室裏。這是多麽偉大的心胸,我們應該做什麽?我們應該讓他們的這些種種心血不白費,應該長得盡可能的胖,來回報他們,笨蛋。”年輕的豬終於明白了,他們是被一群高尚的人養活著,這些人對他們無欲無求,只想見他們幸福地生活,這真是象神話一樣美妙的世界。

於是他停止了思考,只顧吃飽穿,睡足,長瞟,半年後,他已經長得非常胖,胖得連走路都非常困難。他的大腦嚴重地退化,已經不再會想任何問題,甚至他連說話也不能了。人見了他的樣子,非常滿意,於是喂給他盡可能多的食物,他進一步長胖了。

終於有一天,來了一群人,他們用繩子把他捆住,裝上了車,準備拉出去。這時,年長的豬徘徊在他身邊,他還是和以前一樣瘦,他嘲笑地對年輕的豬說:

“傻小子,你上當了,你就要被拉到屠宰場去了。哎呀,豬就是豬,真傻。你居然會相信我說的那些鬼話。人,是世界上最高級的動物,也是最自私的動物。現在我可以對你說,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這是人說的,我們豬可說不出這樣的話;你吃了這麽長時間免費的食物,你知道你需要付出代價嗎?我們沒有錢,就要付出生命,付出被他們養肥的全身。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愛心,更沒有偉大的心胸,只有利益。難道不是這樣?只有傻到象豬一樣的動物,才會相信有那些高尚的鬼話。你聽說過人的邏輯嗎?他們管一切事情都叫投資,懂了嗎?笨蛋,我們是他們投資的物件。投資就是用最小的代價得到最大的利益,人的一切行爲都是以此爲標準的,千萬不能相信其中有什麽超乎這種邏輯的東西。嘖嘖,你看我多善良呀,對你說這些事,本來我是不肯對任何豬說的,可對你是個例外,因爲你曾經是一隻企圖思考的豬。可惜的是你現在已經不會思考了,完全不會,真可惜。”年輕的豬沈默不語,他真的已經不會思考了,即便真象擺在他面前,他也已經不會思考了。

“真可惜啊,”年長的豬繼續說,“我真是一隻聰明絕頂的豬,我居然揣摩到了人的想法,你看看我,一點都不胖,非常瘦,是所有豬裏最不健康的,但我卻因此能一直活下來,多不容易呀。這都是因爲我的聰明,因爲我會思考。我真是豬裏的天才,我本來想找一個伴的,那個伴就是你,可這很危險,非常危險,因爲你一旦會思考了,你會和我一樣地不健康,你會教會其他的豬思考,讓他們也一樣地不健康,這對我來說太危險了,所以我也學會了人的自私,這是多麽沒奈何的一件事呀。”年輕的豬依然沈默,他早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壓根沒明白這是怎麽回事。

這時人來了,要把這些被捆好的豬搬上車子,年長的豬圍著年輕的豬轉了一圈,說:“再見了,朋友,我還得去吃食呢,和你講了這麽多話,我也餓了,不過我一定會少吃點,一定不讓自己長那麽胖,即便有你的一半體重也是危險的。”他正要離開,突然聽到了年輕的豬發出的聲音:“你爲什麽能一直活下來,僅僅是因爲你瘦?”年長的豬嚇了一跳,他環顧四周,他簡直不能相信,那只年輕的豬能說話,他記得他失去語言能力已經很長時間了。

“是你在說話?”“是的,請你回答我。”年長的豬笑了,他說:“我真驚訝你還能說話,也就是還能思考,你真是一隻天才的豬。我很願意把我之所以活下來的原因告訴你。其實非常簡單,我在爲人工作呀。所有和我在一起的豬長得都特別胖,都非常符合人的需要,而只有我是瘦的。難道看不出來這裏面的玄機?雖然我和人沒有交流,沒有說過話,但人是多麽的聰明呀,他們很快發現,留住我等於多養了幾頭豬,這是我在經濟上的價值的最好體現。我爲他們工作,爲的是我能活下去,這是多麽天經地義的一件事。我沒害過任何其他的豬,甚至也沒害過你,我說的難道不是事實?實際上我說的全是事實,我沒說謊,沒騙人,只是作了點小小的保留,我沒告訴你們最終你們的結局,而我其實是知道這結局的。你能指責我嗎?不能。你不能去指責一個聰明的豬,不如此的話,我甚至連自己也救不了。你明白了嗎?喂,你明白了嗎?”這時人過來了,他們擡起了那只年輕的豬,他又失去了思考能力,年長的豬惋惜地看著,這本來是多好的一個夥伴呀。


然後我才比較釋懷,原來一樣米也是可以養百樣豬的。

就在這時候,出版社交給我一本新書,叫做<小豬「搬搬」的生活智慧>,描寫一隻豬,熱情、有魅力、自信、事業有成,開了家動物農莊,有一天來了批背包客,這些背包客都在生活上、工作上面臨巨大的壓力,憂鬱、沮喪、懼怕、貪求、怯懦、憎恨等等,心胸不得舒暢,但這隻豬用豬的角度來談他們豬的生活態度與人的生活態度,挺有趣、挺能引人省思的。

看完搬搬再回過頭來想兩頭豬的對話中,他們顯然知道自己的身份。而我們呢?當啓發性的寓言故事讀完以後,我們是否看到自己也是一頭豬?笑豬的同時,也是在笑我們自己?每當我看到小學生電腦打字飛快卻寫不成一幅對聯,中學生對各國明星足球員如數家珍卻不知道國家元首的姓名時,大學畢業生會背全本托福單字卻無法開口說英語時,不免想到豬的二三事。

這兩天瀏覽一個中國大陸的文學聊天室,有個叫做梵可經的作者,寫了一篇短文叫做<媽媽的手劄>:

我母親說:“瞭解豬被宰之慘狀,光聽其垂死之厲聲,足已,何苦去學豬走路。”

可惜,我生來就是那豬命。

我母親又言:“那你就爭取做那讓人伺候的寵物豬,或者,當只奔放的世外野豬。”

我挺猶豫,當寵物豬可不事生産,但究竟是要受制於人,主人一個不高興,就有可能面臨被丟棄餓死街頭惡犬分食的慘境,命運半點不由豬;做野豬,整日爲肚子奔波,生存爲最大目標,與其他動物搶食的同時,還要同偷獵者鬥智鬥勇,最後很可能落得個被剝皮烤肉進他人肚腹,命懸一線。

問母親:“如是母親,擇何種豬做?”

母答曰:“人都做不好了,去做什麽豬。”

歎曰:“原來做豬比做人更高深!”

母笑:“原本生存就比生活來得重要,你現在求的是生存,吃喝拉撒比勾心鬥角容易,做豬要輕鬆些,你做不了野豬,暫且做寵物豬,央著順著,就有人養著供著,不出那圈,自然不會落得個淒慘下場。”

忽醒悟:“爲什麽我要做豬?!”

母哈哈大笑:“只因你身出朱(豬)門,父循此,子豈可違。”


這樣想來,身邊果然有不少人,是連寵物豬也做不好的,更別說別的了。另外一個署名月下臨風的作者,在【九七新光/朱提城下】發表了一篇文章叫做<像豬一樣活著>:

老婆罵我:“你這豬!”

我回復:“謝謝你的誇獎。”

最近,我對豬産生了濃厚的興趣。而之前,我的態度是截然相反的。

我討厭豬。

豬的生活狀態:吃了睡,睡了吃。想拉的時候,就地解決。一年半載之後,逃不脫被宰殺的命運。

豬的一生是窩囊的,是悲哀的。

所以說,我再不想做人,也不能做豬。

我是人,我有我的追求和夢想:第一,我是一個小人物,在單位是一般職員,我覺得我具有天才的領導才能,我一直都在努力;第二,我沒有積蓄,工資除了日常生活,所剩已經不多,我想要很多錢來做很多事,比如買房,買車。我可以遺憾地告訴你,我住的是單位就要拆掉的危房,我玩的車是噪音比拖拉機還響的破摩托車,當初買那車,被老婆懲罰一年不准抽煙,還被隔離到沙發上睡了三個月。所以,現在我一直都在存私房錢買體育彩票,我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爲開,我相信世上本沒有路,只要我一直走,就會走出一條光明大道,我相信堅持就是勝利,我相信只要工夫深,繡花針會變成定海神針;第三,目前我文憑低,職稱低。我在努力拿文憑,掙職稱。不久前我們領導已經表示出了今年我只要表現好就有可能晉職的意思,使我的動力十足。我可以給你透露一下,老婆知道了這個消息,把我每天抽的兩塊錢一包的煙提高到了三塊錢一包,偶爾還賞給我一瓶啤酒;第四,你知道我愛糊弄點文字,有時候還可以在縣報上發幾首小詩(自從縣報被勒令停辦之後,我發表文章的陣地徹底被敵人佔領了。爲此,我抱著那堆小報狠狠地哭了一場)。現在,我正在頭懸梁,錐刺骨,冬練三九,夏練三伏,寫。等我成爲知名的作家之後,我要寫一部自傳,題目早想好了,叫《作家是怎樣煉成的》。如果有人對我的事迹感興趣,想拍電視劇,那劇名就叫《將寫作進行到底》,叫李亞鵬主演我。

所以說,如果我是豬,我還會想當領導、想買房買車、想晉級加工資、想當作家嗎?

不過,這些都是我從前的想法。現在,我的態度完全變了。

爲什麽會變?我也說不清楚。

我屬豬,今年整三十四歲。俗話說,三十而立。我已經三十四歲了,還歪歪斜斜的,沒能立起來。說起這些事我就煩:我現在依舊是一個小職員,領導換了一茬又一茬,可是輪不到我;我依舊窮光蛋一個,住的危房一星期後就要拆,明天我就要去租房,摩托車的雜訊沒有了,因爲它徹底不會動彈了;我的職稱晉級的消息沒有了,被單位年齡比我小五歲工齡比我少六年的那娘們給奪去了,老婆成天不給我好臉色看;我依舊沒能成爲作家,我寫的文字已經在硬碟上發黴了。

所以老婆罵我:“你這豬!”

這句話使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既然老婆說我是豬,那麽我就要對豬作一個重新的審視。

昨天回老家,正趕上家裏殺過年豬。那豬肥壯,眯著眼,走路邁著方步,比我強多了。你不知道我走路常常是低著頭的,一則怕遇到比我闊氣的人心裏會産生自卑感;再則是看看地上有沒有別人丟失的錢袋;三則是思考問題。如果會出現一個蘋果落到我頭上的好事,我肯定比牛頓還拽。豬被殺之前,母親讓它美美地吃了一頓。它吃的時候,發出了歡快的響聲,搖頭晃腦,兩隻耳朵跳躍著,興奮得緊。

於是我開始思考了。你知道我想當作家,雖然我現在還不是作家,但是作家與想當作家的人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善於觀察和思考問題。我想,這豬要死了,依然這麽快樂。它是否知道自己就要死了呢?答案有兩個,一個是不知道,一個是知道。如果不知道,說明它很快樂。哲人說:我思故我在。豬說,我吃故我在。是人高豬一等還是豬高人一等?或者,豬在吃這最後的晚餐的時候,已經知道,自己就要死了。但是,它很快樂。那麽,快樂地過每一分鐘,這就是豬的境界了。人也會這麽想,但是真正做起來就沒有豬那麽從容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我對豬産生了非常的敬意。

豬的一生,簡單到了極至,都是在童年裏度過,單純。它不會爲情所困,爲錢所困,不會在想像裏生活。所以,它沒有煩惱。豬是快樂的,即使在它死了之後,也把自己的快樂傳遞給人,比如傳遞給我。我喜歡吃豬肉,吃肉的時候,我很快樂。

聽電視裏說,在某些文明城市,豬成爲了人的寵物,起初乍一聽,有點匪夷所思,現在釋然了,既然允許小貓小狗小魚是寵物,就不能允許豬成爲寵物麽?

我終於明白,老婆說我是豬,並不是罵我,而是誇獎我。她希望我像豬一樣生活著,快樂。我要努力,成爲她的一隻寵物豬。

可是,想做豬也很難,在我努力的時候,煩惱就來了。我不會成爲豬。

所以,現在,做一隻豬成爲我一生的追求。

所以,我的煩惱增加了。

這世道,想做豬的人不只我一個,不過都沒有成功。所以,界於人與豬之間的豬八戒成爲大衆追求的熱門。君見否,《西遊記》中的豬八戒家喻戶曉,深入民心,一再被演繹成電視劇《春光燦爛豬八戒》、《福星高照豬八戒》,掀起了一個熱播高潮。相信此後還會有類似的電視劇橫空出世。

於是我感歎:這呆子,當初投到豬胎的時候,爲什麽就不心甘情願做一頭純粹的豬,而要變成亦人亦豬、不人不豬的怪物呢?如果做了一頭純粹的豬,就不會有高老莊的那段孽緣、跟師兄弟們分行李的舉動和要成正果的想法了。

這呆子。

不過我現在也在想,估計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豬也在寫另外一篇文章,題目就是:《像人一樣活著》。

暈了!


發現世界上還有那麼多素昧平生的作者,不管生肖屬不屬豬,都和我一樣在考慮著做人還是做豬,做人要做哪一等人,做豬要做哪一種豬的人生大問題,不禁釋懷不少。畢竟仔細想來,做人難,做豬更難,既然我屬了豬,就寬寬心努力當好一頭豬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