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CIA捅小白兔屋顶的故事(第四回上)

(2010-09-05 18:06:55)
标签:

郭立墨

缅甸

小白兔

进行

特遣队

分类: 小黑本

小黑本不堪回首   大部队原是传说

灌水王花样百出   扑虱帝马甲无数

 

上回说到扑虱帝在吐蕃问题上出奇的小气,殊不知这么谨慎是有原因的。

 

在传说中的CIA局子里有个传说中的小黑本,上面涂满了失败的黑点。这全是CIA支持的那些活跃在各国镰刀党背后的抵抗组织的功劳,最耻辱的是这些黑点居然还在不断增加中。

 

而这些黑点中最让CIA痛苦的或许就是涂写在小白兔页面上的那些,其中有有两个大黑点特别醒目。

 

第一个大黑点就是与龟缩在宝岛上的KMT合作反兔的计划。当时的KMT还在做着反攻大陆美梦不愿醒来,出于多种原因,他们在1950年宣称自己有百万游击大军潜伏在小白兔怀里。

 

对于这个传说中的传说,五角大楼终于在1951年2月估算出个结果,传说中的游击队不会超过6万,而且其中最多只有一半人在名义上听KMT的话。在见识过KMT的灌水能力后,米帝不发一语,惊呼KMT统计局不可战胜。

 

不过,米帝最后还得捏着鼻子去支援这些传说中的叛匪。虽然很浪费纳税人的那啥,但是这对维系KMT这个亚洲重要盟友具有指标性的象征意义,同时多少可以转移小白兔放在思密达半岛上的注意力。

 

可是米帝总不能赤果果地在台面上对KMT说:“嗟,来食!”于是为了把扶贫的名义变得好看些,CIA在匹兹堡成立了一个空壳公司---传说中的Western Enterprises (WE,也是老朋友了,之前俺在楼里也介绍过)。1951年9月,新任命的西方公司CEO ---Raymond Peers 拉了一飞机的顾问前往宝岛。

 

说到Peers同学,可不简单。他身为米国陆军上校,在二战期间以传说中的OSS缅甸101特遣队老大而闻名。这支特遣队在1942年4月14日-1945年7月12日期间活跃于缅甸,队员都是克钦族,而米帝提供指挥官,训练和相关装备。第一任老大是Carl F Eifler,此人1943年因伤退出,Peers接任第二任老大。特遣队主要任务是伏击鬼子巡逻队,营救米帝飞行员,清理空投场地等任务。

 

战争结束时,这支特遣队的每位成员都获得米帝颁发的CMA (Citation for Military Assistance,找不到确切中文名称)奖章。搞笑的是这个奖章本来并不存在,是由于某个OSS官员在阅读一封给特遣队员请功的电报时把COMMA误认成CMA,把这个词当做了某种奖章的缩写。于是OSS只好迅速创造了这一奖章并且颁发给了特遣队员们。。。

 

新官上任的Peers下车伊始就迅速的开展了一系列的准军事行动,其中有很大一部分资源都被用于空中行动,包括整训KMT 1500人编制的伞兵团。同时其他的西方公司顾问们也忙于教授KMT行动组和情报组关于空运、机降等知识的课程。

 

当年西方公司也算是小有名气了,这里就来插播几个西方公司的段子:

 

某次西方公司旗下的“海上游击队”拦截了一条开往HK的小邮轮。Edward Smith Hamilton(爱德华。史密斯。汉密尔顿)中校立刻把船上的所有邮件送往宝岛检查。专门负责对小白兔大陆进行心理战的专家Rodney Y. Gilbert(甘露德)拿到信后如获至宝,他命令手下把所有邮件都拆封,然后重新装入反小白兔传单,再原样封好,送往目的地。过了不久,HK和东南亚的媒体都开始报道大量海外华人收到亲友发的的反小白兔传单,稍后西方媒体也开始加入炒作,整个事件让小白兔非常难堪。

 

当然,西方公司也有吃瘪的时候。某次他们又拦截了开往大陆的一艘大波波籍邮轮“陶普斯”号(据说船上有给小白兔的好东东),并扣下了船上的老毛子船员。出于宣传需要,米帝希望能够扑虱这些人,但又不好跳到台面上来亲自拉客。于是西方公司便让KMT情报部门出面进行相关工作。为了完成任务,KMT捡起了当年光头在中原大战时玩过的那一套,把老毛子们安排在豪华酒店,美食美酒管够。他们吃饱喝足后,还能搂着有偿陪侍回房间去探讨人生,而这一切的开销都由KMT包了。等老毛子们花差花差一段时间后,信心满满的KMT笑眯眯的敲门进去商谈扑虱事宜,此时的老毛子们却把嘴一抹,无辜地表示:还有啥考验尽管来,哥挺得住,但是扑虱啥的,哥实在听不懂。早有准备的KMT摸出在房间偷拍的“谈人生”照片拍在桌上:兄弟伙些,都是嗨袍哥的,懂得起萨!谁知老毛子们一看照片乐的合不拢嘴,纷纷表示照的不错,希望这位同学能多加洗几张给哥,好寄回家去让兄弟们知道哥如今也混出来了。见此场景KMT顿时泪牛满面,惊呼老毛子不可战胜。。。

 

还有一次他们又拦了一艘HK到大陆的船“The Helikon”(海立抗,女王国籍。当时这条航路的船以女王国的居多,呵呵,帝国主义也不是铁板一块)。于是白犬岛上的负责人Michael D. Coe(柯迈可)派翻译郭立墨去和女王国籍船长聊天以套取情报。谁知女王国船长不愧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出身,不但口风很紧,反而从郭立墨那里套出了西方公司的底细。这下可好,该船长回到HK后立刻就把米帝在这片掺和的情况揭露出来,顿时扑虱帝颜面尽失。而女王国HK方面甚至禁止西方公司某些人今后前往HK度假。

 

再回到正文,由于进行这些行动需要大量的运输工具,西方公司于是求助于CIA在远东的民航马甲---Civil Air Transport (CAT,又是老朋友,CAT的马甲故事非常丰富,在这就不展开了,以后有时间再详细说。另外为被钓鱼的俩倒霉蛋表示遗憾)。1952年春,CAT开始往小白兔那空投行动队和装备,同时扔下去的还有提供给活在KMT传说中的那些抵抗组织的物资。这些飞机甚至有几次还飞到了安多一带,原因是KMT宣称在那里联络上了MSL叛匪。

 

                                       CAT航线图

 

CIA捅小白兔屋顶的故事(第四回上)

 

   CAT时刻表,很像喜帖

CIA捅小白兔屋顶的故事(第四回上)

 

1956年CAT的B-1002上的空姐在女仆mm国克拉克空军基地的照片,注意后面米帝大兵的表情

CIA捅小白兔屋顶的故事(第四回上)

再来讲第二个大黑点。在进行KMT小loli养成计划的同时,CIA于1951年4月撇开KMT拉了一支自己的队伍“第三势力”(再次为俩倒霉蛋表示遗憾),独立进行反小白兔活动。

 

这个项目的流程大致是这样的:CIA先准备了足够20万名叛匪使用的武器和弹药,又在HK招募了大批第三势力行动成员,并送到AV国和塞班岛进行特训,然后在南棒空军基地把他们塞进CAT的灰机,最后一个不剩地送到小白兔的餐桌上。小白兔表示虽然能吃下去,但是吃得太多鸭梨也很大。

 

1953年春,与KMT合作项目和第三势力项目都长到两岁了,可惜这两个loli的发育都很成问题。此时的五角大楼的怪蜀黍高层正在想方设法向思密达停火谈判对手---小白兔施加压力,因此非常渴望有人能够“在小白兔家里点燃反兔的燎原大火”,但是CIA的各个反小白兔项目都在不停地扇高层的脸。

 

“俺们从灰机上丢下去的ww特工全都杯具了”一个西方公司顾问如此说道。第三势力项目也是一塌糊涂:所有的行动队员不是被敲了沙罐就是被圈养,而CAT也在一次回收任务中损失了一架灰机,还导致俩CIA被小白兔钓鱼执法(第三次向俩倒霉蛋表示遗憾)。

 

之前CIA被钓鱼的文章里讲过空中回收行动,一直找不到比较具体的图片。这次找资料找到了一套好图,虽然是米帝海军的,时间也稍迟,不过能比较形象的说明当时的回收科技。。。

 

接下来就是之前发过的那张图:1964年米国海军用S-2反潜机测试天钩系统(skyhook),这次测试成功地一次回收两个人。嗯,图中均为专业人士,各位同学切勿模仿,否则后果自负。。。

 

 

CIA捅小白兔屋顶的故事(第四回上)


CIA捅小白兔屋顶的故事(第四回上)



CIA捅小白兔屋顶的故事(第四回上)



CIA捅小白兔屋顶的故事(第四回上)

 

 

与KMT的合作进行的非常不顺,虽然KMT多少调低了他们的水量,但是仍然宣称在小白兔家里有超过65万忠心耿耿的活蹦乱跳的叛乱游击队。而与此相反,根据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NSC,米帝国家安全委员会,是米帝大统领的幕僚机构。具体职责网上很好搜)估算那里最多只有5万人。不知道此时的米帝是否能想起KMT的传说,他们是在消灭了过亿小白兔之后才成功转进宝岛的(这一刻灭兔圣手康熙泪牛满面)。尽管见识到了传说中的KMT灌水王的雄厚实力,NSC还是建议米帝继续给KMT提供秘密援助,好歹这样可以通过发展反小白兔游击队来捣乱和搜集情报。根据NSC判断,哪怕游击队只有零星的几点胜利也有可能掀起反对小白兔的滔天大浪。

 

听了这个判断,光头同学感觉简直像找到了知音一样,恨不得搂着NSC们一顿猛亲。为了将游击行动落实到行动上,委员长大人在1954年把手伸向米帝讨要3万顶降落伞。第一次乞讨不幸失败,但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的胃口却一次比一次大。。。这些降落伞是用来支援一个雄心万丈的大计划---空投100人编制的部队到小白兔人口稠密地区去,寄希望以此来引发两个人狂潮。委员长信心满满的宣称要在两年之内从物理上消灭小白兔,虽然当年他对东北也放过类似狠话。。。

 

听到这个大计划之后,米帝非常淡定而有耐心地劝说光头同学打消了这个疯狂的空中闪电战。另一方面,CIA的援助源源不断的拨出来,但是胜利的终点却遥不可及。从1950年起平均每月就有2个KMT特务被派往小白兔家打酱油,但是摆在这些人面前的始终只有被敲砂罐和被圈养两条路,对此小白兔表示木有节假日放鸭梨很大。

 

出现这样的情况,其实是很正常的。根据米帝自己的总结,对兔斗争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些渗透行动都是在KMT宣称的百万大军反兔网络的基础上制定的,而实际上,这些宣称的数字都被进行过可以称得上是疯狂的灌水,而且KMT一点也不了解小白兔那边农村的情况;甚至不知道小白兔高层有时整整一个月不在公众面前露面(难道是暗杀行动?)。

 

其次,为了保障这些在传说中存在的叛乱行动能够顺利发动,CIA和KMT所需要提供的物资援助在数量上已经远远地超过了他们的运输能力。

 

再次,根据最近CIA的对老毛子及其众多跟班的捣乱行动中得到的教训可以总结这么一个结论:妄图在一个紧密团结的国度里煽动两个人是非常愚蠢的行为,而团结一致的小白兔们以及他们无所不在的强大基层组织(小脚侦缉队?)也让米帝泪牛满面。

 

最后,以腐败堕落闻名的KMT政权早已被心向小白兔的天朝群众所唾弃。

 

虽然上诉原因揭示了反小白兔行动难逃失败的命运,但是目前在操作的吐蕃项目似乎还有些成功的希望。与KMT口中其他的反兔根据地不同,吐蕃确实存在着有组织、有计划、有两个人的黑影。此时CIA所需要做的就是及时的判断出这些行动的具体情况,好在搜集这些信息并不需要KMT的协助。

 

1957年2月,米帝命令John Hoskins立即选出8名吐蕃人组成一个特遣队进行训练,他们的任务是渗透回祖国然后评估当地的两个人情况,但是事实证明米帝还有这些人并不满足与此。正好鸠二哥此时正在卡林朋进行持续11小时的马拉松式会谈,他在尝试说服他的兄弟不要回家。既然人在当地,那在吐蕃海外散步人士中挑选队员的任务就落在他的肩上。鸠二哥接到任务后准备从那27个小p孩中进行选择,他拿着鸠哥在佛陀加雅拍的恶趣味照片,又在当地找了两个年长的康巴人拉皮条。这两个人都来自Gompo Tashi Andrugtsang家族(不解释,网上搜吧),一个以羊毛、鹿角、麝香为主业的吐蕃大贸易商。

 

在他们的协助下,鸠二哥很快就确定了第一个人选。时年27岁的Wangdu Gyato-tsang(旺堆,land of four rivers and six ranges的骨干与死硬分子之一,未免河蟹,大家自己查这个组织的中文名吧,很熟悉的。)出生在Lithang(里塘)的康巴富人家庭,他的叔叔Gompo Tashi就是帮鸠二哥挑人的两个康巴人之一。而Wangdu同学正是米帝需要的激进分子,他10岁时曾在里塘寺庙修行,但是并不安心于僧侣生活。他的弟弟Kalsang回忆到:“他从小就是个火爆脾气”

 

 

Wangdu Gyatotsang (右), 从康巴人中选送塞班岛集训的人员中的头目。另外两个是他弟弟。

 

CIA捅小白兔屋顶的故事(第四回上)

 

 

关于他的暴脾气有这么个故事。17岁那年,Wangdu跑到Menling(这个拼写找不到对应的中文官方名称,可能是米林县,如果有错误望指出)游玩。按照当地头人的规定,旁人在头人居所门前必须依照规矩摘下帽子、放下枪械,卸掉马铃以示尊敬。但是由于当时正在下雨,所以Wangdu在经过头人门口时没有摘下帽子。头人的侍卫看到这一情况后,大步赶了上去,给了Wangdu脑袋一个脆的。当时还是个小和尚的Wangdu却二话不说,掏出手枪一枪就把那个侍卫撂倒。。。由于他的家族背景,Wangdu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1956年,Wangdu听从Gompo Tashi叔叔的指示带着弟弟跑到三哥家里打酱油。作为小P孩的一员,当鸠二哥稍一露口风,Wangdu就立刻报名参加。几天之内,另外5个人选也决定下来(此时米帝改变了任务人数,总共只需要6个人手),但这些人之中只有Wangdu被隐隐约约的告知大概的任务内容。这些挑选出来的人员中有4个来自里塘,其中有3个是Wangdu的熟人,一个是他的家仆。第5个人选也是Wangdu的朋友,来自邻近的Batang(巴塘)。在鸠摩智回家之前,他在卡林朋一个足球场进行了最后一次户外赐福,这些人都去参加了这个活动。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