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丰月雨文
丰月雨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756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轉載)【好書分享】靛藍成人的地球手冊--給新世界的先行者   梁瓊文

(2013-12-22 13:56:42)
标签:

文化

(轉載)【好書分享】靛藍成人的地球手冊--給新世界的先行者 <wbr> <wbr> <wbr>梁瓊文


靛藍人靈魂是什麼?這是一種從其他世界投生到地球的新形態人類,帶來不同的能量典範,思考方式和感受。 
之所以被稱為<靛藍靈魂>是因為有靈視能力的人注意到靛藍色在他們的氣場中異常突出。 
靛藍色是眉心輪,第三眼的部位的顏色,在一般人的氣場裡比較少見。 

他們在50-60年代成為第一波投胎到地球來的6D外星人(第二波是在70-80年代投胎的5D人),現
在多已成年,由於隔陰之謎,多半還不知道自己的靛藍靈魂本質。
這些人因為無法適應地球上的惡劣環境,社會風俗,政治制度而吃盡苦頭,經常感覺孤獨,疏離或被誤解取笑。 

因為他們的感受與思考方面的深度與敏銳度跟多數人不同,又不了解自己擁有很強大的內在能量,智慧和情感而感到不屬於這個世界,而且心理感知能力非常敏感,很多別人不以為然沒什麼好自責(不覺得是傷害)的事也會把他們搞到很過意不去,覺得自己不應該這樣不應該那樣,自我的道德標準很高(也常被取笑為自命清高,不切實際,紅色的地球人不欣賞這種靛藍素質)。 
幾乎每一個一生下來就有抱負和理想,對生命有更多盼望,便對世間現狀感到不滿(在黑板上寫字時字會爬斜坡),卻又處處受限,無能為力,對很多人認為正常的世界和俗世觀念(行為習慣和價值觀)心灰意冷。

雙魚到寶瓶時代的靛藍人除了地球上的四季,天體中有一個比一年四季更龐大更長久的運行週期,稱為<大年>,一個大年有12個發展階段,每個階段以12宮的星座為代表。
從代表創造,誕生,浮現的牡羊座開始,經過金牛座,雙子座,巨蟹座等等前景,在代表結束,完成和抵達的雙魚座結束。 

每一個星座或時代需時2160年,現在的2011年就是雙魚時代的最後第二年,第2159年。
大約在西元前2160年的牡羊時代,主導能量是斷言,開創,擴張,意志和戰爭,與當時人們體內比較發達活躍的第一脈輪--海底輪的特質有關,有侵略性,如動物的性交行為,也與第三脈輪--太陽神經叢的特質有關,例如(我大與唯我獨尊的)支配,權力和征服,激發了牡羊時代的主導能量。 

回顧歷史(四千多年前),牡羊時代充斥著帝國,戰爭和擴張版圖,它被戰神Mars(火星的名字的意思)和男子氣概的象徵所支配。 

神話中有好戰的Barbylon>巴比倫主神Marduk或Maldek(太陽系裡一條行星帶的古名)和舊約聖經裡憤怒(血腥)的(假)耶和華,好戰的羅馬帝國(公元前753年)就是牡羊時代的典型能量。
基督教的誕生是開啟雙魚時代的事件,標誌是魚,魚的兩條尾巴是早期基督教的象徵。 

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標誌代表了雙魚時代裡的能量如犧牲,受委屈,忍受困難,贖罪和超越極限。 
由於雙魚是水向星座,水是感覺和情緒的元素,與宗教和心靈有關,比如愛心,慈悲,感性,純真,就把牡羊時代的好戰模式轉變為宗教所倡導的愛與寬容,以眼還眼變成甘心受辱。 
雙魚時代強調的並非理性而是以情感為基礎的交流和對信仰及信念的態度,它是服務和犧牲,慈悲與寬恕的基調,但也是自我否定和自責的,受苦(業債,生而有罪)就成了洗濯靈魂的方式,為了死後能上天堂而作出犧牲。

雖然我們此刻正處於雙魚與寶瓶座的交匯點,儘管水瓶能量已經在1988年期(通過光子帶)開始滲入地球,不過雙魚能量仍舊主導了整個氛圍,因為我們還活在過去兩千年來建立的文明體系和架構之下,無法在一夕之間大革命全部換掉。 

雙魚能量只是在消退減弱,但還是會持續多幾十年才完全消失,由水瓶能量取代主導。 
可以這麼說,1988年到2012年(24年)是一個過渡期,千禧年前後各12年。

水瓶能量只是剛開始而已,只會日益加強,但也已經給舊時代的許多體制,思想和觀念帶來強大的衝擊。 

因此,從1988-2012年間會有很多矛盾,對抗和混亂。 
水瓶時代的基調是自由,進步,個體化,知性,理解以及群體意識。 
最早在地球上意識到這種能量大約是在18世紀,當春分進入雙魚座和水瓶座的分界線時,導致了美國的誕生,保障言論自由,宗教自由的憲法基礎,還有由許多人共同結盟的群體意識。
水瓶座是風向星座,風是心智的元素,透過位於前額中央的眉心輪這第六脈輪去運作。 
這個脈輪與兩大職能層面有關,就是善於分析的心智和直覺。 
水瓶能量的流入不斷刺激眉心輪而日益增強,人們開始進入更精緻的心智活動,感知能力更強更細膩,不再那麼大剌剌和莽撞。
工業革命後,水瓶座管控的電力就登場,改變了世界的文明,而資訊時代的出現更是新的理性思考能力透過眉心輪展現的結果。 
這個時代的人渴望探索心智,不會盲從,急切需要資訊,真相,理由和證據,去做出明智的選擇,更需要自由(更尊重自由選擇的意願和權力)。
眉心輪有兩個層面或脈瓣,下(左)半部是知性的特質,善於分析的心智,也就是理性思考以及推理能力;下(右)半部是直覺的東西,跟心靈有關的知識,也會自省,感知自身感受到的細微差異。
靛藍靈魂群組從這裡開始靛藍靈魂開始投胎地球,但人數寥寥無幾。
這些人承擔了最艱難的破冰任務,啟動了工業革命,電力,科學思想,解放,自由,民主的概念。 
到了二戰結束後的50-60年代,尤其是60年起第一批現代的靛藍人開始出現,但仍舊十分吃力地在內在人格和外在體質進行搏鬥,因為雙魚座的舊事物還是牢牢在握(如權力,經濟,剝削,菁英主義,自我主義等等)。 
這些人在60年代的孩童時期跟以前的小孩不一樣,個性鮮明,桀驁不馴,天資聰穎,無法適應當時的學校(考試填鴨)制度,心智發展(成熟度)異常快速。 
最大的不同點是他們的氣場都是靛藍色的,也就是眉心輪的顏色,因為這一部份非常發達活躍,在知性的討論會裡能鶴立雞群。 
不過這些人直到成年人了仍然不知道自己與眾不同,知道了也不明白為什麼,有什麼意義,如何處理,因此許多人感覺到被排擠,有疏離感,孤單,因為種種誤解而吃盡苦頭。 
因為不適應社會而認為自己哪裡不對勁,又無法妥協低頭去迎合俗世觀念而產生自卑感和自我批判等等,長期生活在自己才知道的痛苦和苦惱當中。
當第一批靛藍人並不容易,而且任務艱鉅,因為投身在一個不支撐他們(的理想與觀念),還在各方面處心積慮妨礙壓制懲罰他們的雙魚時代的體制環境中,雖然被大環境在外表上塑造得像雙魚人格的社會主流人,只顯露出些微的靛藍能量,但骨子裡卻保留了強烈的靛藍心靈,成了雙魚人格中的靛藍靈魂。 
其實這種矛盾與心理掙扎去維持場面來讓大家高興滿意並不好受,因此還是會盡量反抗制約,崇尚自由。
新舊時代之間的衝突當一個舊時代已經發展到了尾聲,累積兩千多年的渾濁能量阻塞2160年一圈的巨輪的前進,思想和感覺,社會價值和舊習俗,制度和組織全都變得沉重而遲鈍,顯得很不合理,但舊的事物和人物又緊抓住不放,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而掙扎奮戰壓制,頑強抵抗,逆流而行。
這個新舊文明之間的角力也發生在地球外圍的精密能量領域,也就是包住地球的大氣層的白色薄霧,除了空氣,水和雲之外,也有隨著思想和感覺的頻率而振動的能量。
法國哲學家稱它為心智圈>noosphere,一些人稱為網絡>web,更貼切的科幻名詞是Matrix>矩陣,類似Matrix>駭客任務這部電影的虛擬實境無形網。 
這個矩陣的大氣層使地面上的(3D物質人)陷入如夢似幻的集體幻相中,以致無法得知身為靈魂的深層本質。 
這個矩陣裡充滿了被稱為思想形式的思維結構,思想形式可以小至心裡在盤算著的購物清單,也可以大到像是民主,宗教哲理或環保主義。。。。涵蓋了數十億人或成千上萬個組織的大小事的龐大能量結構。
雙魚時代的能量至今仍舊普遍存在,而且被納入基督教義成為主導的思想形式之一,也就是<我們生來就是罪人>的概念。 
這個<我錯了,就應當受罰>的思維導致了自咎,羞愧,自我否定和壓抑,透過罪過和恐懼由支配及操縱他們的當權者(政府,軍隊,企業,菁英)去指使和奴役大部份人。 
缺乏自信的人因此過著卑微(順民或愚民)的生活,為了明哲保身而迴避風險,也過分依賴他人去替自己作決定。 
自我感覺不佳的心理就試圖以人工方式來打造一個引人注目或得到尊重的自己(炫耀自己受到羨慕崇拜),催生了好多個龐大的產業如服飾,化妝品,整形手術,電視廣告和戲劇節目等等的心理補償機制。 
將要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以個人尊嚴,自尊,自力與自主為基礎的水瓶文明,欣賞自己的真實面貌,讚美自己的身體,享受多姿多彩的生活,同時以自己的靈性相連結去愛自己而變得自然也美麗。
不過,生在雙魚座時代末期的靛藍人的這種理想卻不被認同或支持,他們的美好和價值沒人看見,旁人也多半認為他們與眾不同或怪異,甚至當成是威脅。 
因此他們的高度敏感的細膩心思很容易受到傷害,振動頻率稠密,發達進化的眉心輪容易被攪亂扭曲。 
因此,他們的創新精神和先進的解決辦法賺不到錢(沒人敢冒險投資),為了支付眼前的賬單,只好委屈做一些自己不是很享受暫時能賺到錢的工作,時常覺得違背良心,也時常因為維護(道德)良知(說實話保護客戶和消費者權益)而賺不到錢(一些得到好處受到保護的消費者也不懂得欣賞和感激)。
即便沒人支持,靛藍人還是放眼在較大的佈局上,不會在乎在最後的勝利到來前小輸幾回,非常有耐性,也絕不輕易放棄(耐性與毅力是證悟的重要素質)。 
現在的地球人正在克服舊時代殘留又根深蒂固的恐懼,限制性思想和情感模式,通過個人的修持去轉化行星的能量。 
當幾百萬人在他們自己的一平方公尺的位置上努力時,改變的將是幾百萬平方公里的振動頻率。 
我們正在用極短的時間去改變幾千年累積下來的振動結構,因此在這兩個新舊結構的交匯之際,舊的架構正在瓦解,新的還未建立,因此就會出現現在的混亂不安與社會動盪,當然還有地理和天氣的各種亂象。
靛藍人的本質靛藍人在思想,感受和能量都呈現出截然不同的特質,比方說,價值觀,對可能性的想像,對生命的洞見與尊重,對萬事萬物互有關聯的認知,肯定並且尊重一切生命,不只是人而已。
崇尚自由
基本特質有:愛自由,有洞察力,真誠,渴望成長,敏感,包容,整體全面性的知識,以心為中心。
最根本的就是追求自由,因此很難服從命令去做應該做的事而被認為是叛逆難控制。 
因為自己不會去追求有所限制的事物也不會限制別人,一旦受到控制或外來壓力就會抵抗。 
有時候會堅決說不,多數時候會表面上說好,心裡還是說不,結果成了口是心非的人。 
會這樣子是因為靛藍人的心輪發達(眉心輪更發達),個性溫和,尊重他人(不會看不起任何社會地位卑微的人和行業),避免衝突,逼自己附和甚至妥協,不過內心卻在鬧分裂而痛苦,以致老是覺得自己不大對勁,好像在戴著面具過日子而不自在。
夢想家
靛藍人希望帶給大家更好的事物,辦法,想法等等。 
小時候總是問自己: 
非得要這麼做不可嗎? 
這樣那樣做豈不是更好? 
認為每件事永遠都會有一個更好的做法。 
從小就是這樣磨練出敏銳的洞察力,觀察社會制度,組織,形式,限制,束縛,不合理,矛盾與不近人情和不容易看出來的小破綻,因此搞得自己有無力感,無奈,焦躁,對現狀不滿,又有點洩氣,尤其是在提出理想方案時被人家潑冷水,還用負面的冷嘲熱諷說:別做夢了,實際點,太天真了。。。。等等來回應自己的正面思考。
靠直覺感知真相
靛藍人熱愛真相,可以憑直覺意識到事物的內在核心。 
比如說從一個面帶笑容舉止和善的人臉上感覺出這個人戴著假面具,內心其實很痛苦,或者表面上慷慨大方,私底下卻是心機很重或詭計多端。 
這種真相的感應力根深蒂固,與生俱來。 
當真相出現時,會感覺神清氣爽。 
不過,活在一個充滿欺瞞和謊言的世界裡卻是一項挑戰,為了避免額外的摩擦得罪人,就只好違背真相去附和姑息以便粉飾太平。
渴望成長
靛藍人對自己和世界現狀有沒完沒了的不滿,是祝福也是詛咒。 
祝福是因為迫切要打造新人類新世界為大家作出貢獻,詛咒是因為被冠上評論家或完美主義者的美名。 
舊社會裡的人把力量集中在功名利祿和外在成就上,以成敗論英雄,看不起不切實際的理想主義者,夢想家和靛藍人的抽象理念和哲學。
靛藍人的靈性增強的情感和能量的敏感
靛藍人在覺知和感受上比一般人敏感,能夠意識到自己和他人的情感波動以及情緒,也能意識到一個地點的微妙波動(某些地方的異常能量和靈氣),比如來自大自然,機械和動物等等的振動;還能意識到表象之下正在變化的細微差異(如醞釀中的地震和火山爆發),比如說一個人是悲傷,快樂或崩潰之類的。
因此,很少人能瞞得過他們的感受,因為他們還能把看似籠統的概念,比如說<愛>這種概念,細分出許多種不同的類別而點出細微的差異。 
這是因為他們的眉心輪都很發達,除了左半部的分析能力和理性心智之外,更發達的是右半部的直覺心思,能洞察事物和感知不同種類的能量流,看出外在世界背後的內在世界。 
當然,自我反省的能力也強,也就是比較少人能掌握的自知之明,勇於面對和承認自己的缺點。 
不過,眉心輪的發達可以接收到太多的訊息,在人多複雜的地方或場合就顯得很不自在,訊息超載,因此,靛藍人比較喜歡獨處或一對一的與人交談(不過常被不熟的人誤會另有企圖,不斷被人家懷疑之後就不想再以這種方式跟任何人談事情)。
全觀思維
右部眉心輪能感知全面的狀態,也造就了全觀思維的思考模式,看到了許多人想都不會去想的其他因素,比如蓋亞的概念。 
他們比大多數人更早看到了一些動作的長遠後果,看到更多事物的關聯性。 
許多人並不以為(覺知不出)自私和貪婪會作出自己無法領會到的破壞,因為眉心輪不是封閉就是戴了眼罩(看到眼前的誘惑看不到背後的代價)。 
當然,主要共同點還是一切都以個人或自我(我大,低我)的利益為出發點去想去做。
活躍的心輪
心輪的發達就表示很尊重生命,無法傷害他人(心理的傷害更敏感),連動物和植物也要保護,更何況是任何破壞地球環境的事。 
因為他們的內心有一種理解和共鳴,那就是同理心(同情心和慈悲心),別人的痛苦也是自己的痛苦,感覺大家都是一體的,因此心輪也稱為合一脈輪。 
不過,相對的在心輪下面的太陽神經叢就比較遲鈍,因為這個脈輪是權力慾,行動力,侵略性,利己和自我的推動中心,個人利益至上,他人的福祉只在對自己有利時才重要。 
因此靛藍人的溫文儒雅往往都失去了支配的能力,很容易被強勢的力量凌駕和挾持(也被聰明人利用去佔便宜,像動物世界裡的不同獵獸,找東西吃的技巧各有不同)。 
挑戰就是如何當個有愛心又有力量,既溫和又堅強的人,有慈悲還是不夠,還得有智慧(但還是會遇到兩難的局面,往往必須犧牲自己的利益去成全別人,保住自己的靛藍能量不褪色,代價就是當個讓別人趁機予取予的聖誕老人)。
渴望靈性的成長
靛藍人天性不願意受到控制,遇到局限或被告知要怎麼思考時,尤其是反抗傳統宗教的限制性框架,挑戰就是如何在框架中讓靈性得以成長。 
過去的靈性是以情感和教條為基礎(的西方宗教),要求你把理智擺在一邊,只要你相信,不要質疑(不要思考驗證),教你遵循而不是找到自己的路。 
不過,靛藍人卻要了解,要思考,要資訊,要自己作決定。
靛藍靈魂的目標使命感
靛藍人總是會覺得有些事情必須進行,內心某些東西必須展現,想要對這個世界做出貢獻,無論是哪種形式。
這種使命感成了靈魂內心最強勁的驅動力之一,以致整個人生很可能就是繞著這個中心點在打轉。 
開始時這個使命感可能並不清晰,也許只是一種渴望或訴求的模糊感受,有一種想做些有意義的事的籠統感受。 
很多時候感覺不像使命感而是諸多的不滿,對世俗生活和處處受限感到鬱卒或懷才不遇,而表現出浮躁或沮喪,總是認為人不能老是漫無目的毫無意義地像行屍走肉那樣自私自利獨善其身地過日子。 
即便是照常的上班娛樂,還是會熱衷於提升心靈的活動,事情總得有較高價值才會覺得對改善這個世界做出了貢獻。
改善世界的意識才是核心的目標和使命感的所在,改善世界的方法可以很簡單,比如說不傷害他人,不虧欠這個世界,讓大家快活一點。 
也可以是客觀的形式,比如環保,慈善,救人或教導出世間的觀念,從中得到滿足感和成就感,而不是一般大眾在追求的名利,金錢,地位以換取更多的尊重與自我價值,人生也以這個目標來評價自己和別人(用物質成就來衡量人的本事和價值的高低),要不然會感覺空虛,彷彿少了些什麼,有一種對生存的不滿。
問題是,有了使命感和方向感之後卻找不到可以滿足自己的形式或管道,成了痛苦的根源,有那麼多事情要做,卻不知道從何著手,還到處碰壁被潑冷水。 
比如說,自己最想做,能利益眾人的工作都不賺錢,還要倒貼,而賺錢的工作卻利益自己未依法提升自己或別人的心靈,只好妥協去做一些能賺錢卻沒什麼滿足感或成就感的工作。 
這種矛盾就越是增加不滿和痛苦,因為無法實現自己強烈感知的理想,沒能充分發揮潛能或竭盡所能而備受心理的煎熬。
更大的問題是發達的上三輪意識是住在下三輪發達的肉體裡面展開了內部的角力拉扯。 
人體的遺傳基因還是很原始的,下三輪依然活躍,比如說第三脈輪的自私,權力傾向,競爭心強,海底輪的恐懼感與自衛本能,臍輪的貪得無厭,好吃美味,眉心輪的封閉好批判,心輪的情緒決堤,強烈反應,衝動又反复無常。 
因此,靈魂覺知到自己體內住了兩個人,一個是更開放,更有活力,有朝氣的較高意識,一個是稠密,情緒化,受限又封閉的人格,也就是雙魚時代的習慣對水平時代的理想,就好比一名世界級賽車手開著一輛老舊破爛到快要解體的車,很難發揮正常水平。 
掙扎的癥結就是無法活出自己想要成為的那個人,還得面對旁邊眾多評論家的數落和挑剔。
因此,靛藍人夾在兩個矛盾和極端之間就必須先愛自己,善待自己,可以盡力但不要求要達到最高目標,自己不一定要成為聖人了才能愛自己,目標就不再是達成理想而是追求理想。
轉化者
靛藍人想要把鉛塊變成黃金,點出老毛病,處理和轉化它,也就是要將較低能量的振動頻率轉化到較高的能量頻率,實踐新的生活方式,對於靈魂和身體之間,靈界和地球之間,對生活的各個層面都抱持理想。
靈性任務
靛藍人以新的方式與自然或生態連結,也了解身,心,靈三位一體的關係,活出正道,尋找和遇見有類似振動和特質的人,拋開之前和舊社會的格格不入,疏離感以及沒有歸屬感,融入了新世界,推動其他人往新世界前進,通過一點一滴微不足道的努力形成百猴效應,樹立了榜樣讓更多人跟著做,跟著往新世界的思潮去想。
靛藍靈魂的上三個脈輪
第五脈輪:喉輪
靛藍靈魂最強烈的渴望之一就是陳述和表達自己,就像有一股極欲竄出的巨大力量在內爆,從喉輪竄出。 
這是掌管表達和溝通的脈輪,需要言論自由,因為靛藍人看到了許多人不以為然隱匿的黑暗能量,比如:不公平,無知,操弄,權力鬥爭,自私自利,人們被權貴們剝削,企業破壞生態,政客欺瞞民眾繼續騙到大量選票,宗教催眠讓大部份信徒活在盲信的狀態中還深信不疑,無法再思考。 
人與人之間因為自我主義,貪婪,權力,幻象,恐懼,創傷而抑鬱寡歡,互相影響。
挑戰
靛藍人看到的不只是心智的幻想(痴迷),還看見心智的弱點。 
他們的一部份工作就是協助地球收拾殘局,唯一可以用的管道就是談論它,讓大家知道得更多。 
但是揭露眾人難以面對的真相會讓人不安,產生抗拒和排斥或逃避,而靛藍人在本質上又是以心輪為基礎,既溫和又不想傷害到別人,擔心說出真話不但對方無法接受,還會覺得受傷害,往往就是欲言又止,收回前言,吞下實話,表裡不一又很難受,說出來了如果太直接太清楚,會引來激烈的反抗和自我防禦,甚至是憤怒和攻擊,反唇相譏,要靛藍人現實點。 
對思想和能量負面的人說出正面的真相是很大的風險,因為有衝突,很難接受和面對。
要知道,這個世界是以能量的思想形態和模式建立起來的,有許多思想相當古老,可以追溯到幾千年前。 
它們根深蒂固,限制生命,不讓心靈流動。 
靛藍人的工作就是要打破這些舊的思想和能量結構,創造出新的能量形式。 
喉輪就是個強有力的工具,這股能量流送出來的不只是話語文字,還有振動(頻率),是破舊立新的強大力量,因此就必須審慎地運用思想和語言去溝通和傳達訊息。
第六脈輪:眉心輪
這個脈輪對靛藍人十分重要,主管他們的遠見,洞見,理想等等,而且這個脈輪跟頂輪上的靈魂意識(第八阿賴耶識)緊密相連(是白色的,頂輪是紫色的,眉心輪是靛中有藍,藍中有靛,喉輪才是藍色的)。 
第八個脈輪在體外頂輪上方十二英寸的地方,也就是高我(的白色光,道家說的三尺頭上有神明的那位神性的光團,),有時也被稱為靈魂的住所。
眉心輪,頂輪和第八脈輪是三位一體的運作(耶穌說的聖靈,天父,天子的真正意義,不是指天上的三個父子檔或一個沒有女人的家庭,也跟道家中的三魂有關)一般上都稱為頭部之光(佛祖,菩薩,天使,耶穌等等聖人與上師的畫像中都有強調頭部後面的光環)。
這團光代表覺醒或覺悟的靈魂(境界越高越亮照得越遠,惡鬼不敢靠近,因為體溫趨冷,就怕光怕熱)有很高的智慧,洞見和理解力,可以將能量由上往下通過頂輪注入眉心輪裡(打開第三眼看穿很多假相,也看到了真理,由下面的喉輪表達了真知灼見)。 
我們偶爾可以在靜心的時候在深刻洞察和思想清明(無雜念無干擾)或靈光乍現的當下體驗到這種能量(明性,明珠,光球,甚至是強光),多數時候是在沒有明顯原因的不經意間觸及的超凡片刻(回到原點的當下),那一剎那彷彿面紗被揭開了一般,清明無瑕。
這個過程經過位於靈魂,頂輪和眉心輪之間的銜接管道產生明性的當下,叫做彩虹橋>Rainbow Bridge,梵文是Antahkarana,一旦開發出來(當然得先讓頂輪和眉心輪開花),就更能暢通無阻地與靈魂高我連結(以後再發文專談這道彩虹橋)。 
跟高我溝通的方式有兩種,要不就是通過直覺的知曉(第六感的眉心輪),要不就是心智的清明(第七識頂輪裡的末那識)。這兩種方式都是(3D)箱外思考,也就是量子化多次元的,不受(3D)智識的邏輯思維模式所制約。
眉心輪主管人腦的思維方式,又創造出兩種截然不同的靛藍人來。 
一個是用右腦作非線性思考去直覺(概念化多次元思維),是比左腦還優越的右半部眉心輪,經常用第六感或內在那個小小的聲音去獲取很多(不可觀察不可證明)的資訊。
另一個左腦所支配的左半部眉心輪就善於分析,有清晰銳利和精闢的邏輯,心智發展超出一般人所思考的深度和廣度,比如思想家和哲學家(科學家和知識份子還停留在技術和邏輯階段,並沒有發展到哲學化或藝術的完美地步,因此讀他們的論文會很沉悶,枯燥乏味,而且會有受困的壓迫感)。
靛藍人多數是偏向一邊去開發,不是直覺型(感性)就是心智型(理性)的,偶爾會有人在兩方面都相當活躍,水準相當平衡。 
這些人也有進入能量和微妙世界的第一手經驗,能夠談論這種經驗,還能用邏輯和心智的理解法來解釋讓人聽得明白。
挑戰
眉心輪的開啟帶來非常高的能量頻率,這種能量的移動速度非常快,而且有電的特性,尤其是寶瓶時代所支配的電力,也因為靛藍人能量的抵達,電力成為這個星球的主導能量。 
今天已經沒有一個地方或配備是沒有電頻率的,比如電線,電纜,手機的電磁波,電視的波頻,衛星的訊號等等。 
這個電磁場也跟智能的擴展有關,通過互聯網在傳送分享大量資訊,把人類文明帶入資訊時代。
不過,在新舊交替之際,挑戰也隨之而來,有兩個方面。 
首先是人們的心智還未發展到足以處理如此大量的資訊,結果是資訊超載,產生迷惑,迷惘,混淆,辨識錯誤而無所適從,不知該聽誰的才對才可信,造成很多人神經失調,比如心神不安寧,潰瘍,失眠,皮膚問題等等症狀,都因為神經系統過渡活躍,引發身體的種種症狀。
第二個挑戰是生理醫生說的: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注意力缺失症。 
靛藍兒童和學生的腦袋對舊體系的學校和工作場所來說轉得太快,是這些體系無法應付這些新靈魂那種挑戰權威的思想。
註: 
靛藍兒童和學生通常都是那些上課時不專心,聽到打瞌睡,在白紙上和書本塗鴉打發時間不合作的學生。 
撇開那些本來就不喜歡讀書的學生不說,偏偏這些靛藍人又是每年及格升級甚至到最後還脫穎而出升上大家夢寐以求的大學,偶爾會在某個自己喜歡的科目拿高分還破紀錄嚇老師一跳的爛學生,因為考卷裡的答案完美到無懈可擊,連老師都讚歎,跟平時那副德性的反差很大。 
他們會在上課時那麼懶散心不在焉並不是頭腦渙散IQ低,而是對必修科目不感興趣,不想賣力拿高分或者太簡單引不起興趣,還會曠課逃學去做別的事或者躲在圖書館讀其他課程裡不會教的書本。 
因此,老師很少有機會看到這些人專心聽講,有的話也是因為尊重這位老師去配合演戲。 
雖然被問及課文內容時啞口無言不知所措,不過還是可以自學明白,不需要老師的解釋。 
這些人偶爾會在自己喜歡的科目上小露一手,取得高分,但多數時候是成績平平,也不屑跟人家比分數。 
有一個反常現象是課文越難,年級越高,他們就讀得越好,不是小時了了,大未必佳那種,而是小時不甚了了,大了反而漸入佳境。 
到了大學也不是在幾小時的考試時拿高分的那種,而是在晝夜不分沒人打分的研究和突破性科研或先進理論上嚇人一跳的那種。 
人類文明的進化史上取得突破的科學家都不是資優生,如愛因斯坦,愛迪生,現代的資訊界裡那些開創新平台的人大部份都是學業成績平平的人。 
一般上靛藍人只會在考試前專心苦讀,尤其是在升高中上大學的高考聯考時閉關用功,專注力高到連老師和高材生都會嘆為觀止,只是沒人看到罷了。 
如果他們肯說,很多人都自認辦不到,專注到電視不看報紙不讀足不出戶,除了基本生活起居的吃喝拉撒以外,滿腦子充斥著每一科的課文內容要點,其餘無關的通通不知道,進入全面備戰迎考的狀況,發揮出他們前世每天冥思時的專注力。 
奇怪的是,這個時候的體力和耐力也忽然間增強,不會精神崩潰,但也很辛苦折騰,過後就很討厭讀教科書和考試了,甚至還輕視這種學問。 
只有當老師偶爾談到一些很抽象很概念化很難理解的哲理時,這些人才會打起精神注意聽,下課後還在思考一整天)
靛藍人的心智發展已經超過了情緒和身體的發展,可以用電腦宅男的原型為代表。 
這種人要嘛看起來有一顆很聰明的腦袋和骨瘦如柴的身體,像是磕了太多藥的飄飄然,要嘛就相反,在圓滾滾的走樣身材裡住著非常聰明的心智。 
他們都是地球上的新人種,心智的高度發展跟身體不成比例。 
這些人不住在自己的身體裡,是很不平衡的,因此也不大健康。 
另一個問題就是母親的生產過程變得痛苦,費勁,因為頭蓋骨的尺寸成長得迅速,女性的骨盆還沒進化到讓這麼大的頭蓋骨順利通過,造成跟大的陣痛,甚至更多的難產。
整合的人格
整合的首要步驟之一就是朝上看,比如說我們一般上會用手電筒朝外照亮四周的環境,現在必須倒回來朝內照亮自己的心理和能量世界,接著由內往上,照向頂輪和更遠的地方,就會開始照亮自己的靈魂。
處理能量的基本原則就是能量隨覺醒而行,借由觀察的眼睛朝上看,就會刺激彩虹橋的開啟和更高本質的頂輪和靈魂連結。 
在這個過程的某個時間點(時機成熟準備就緒時),意識會徹底的改變,這就是覺醒的時刻,你會開始意識到靈魂的存在。
這個時候的覺醒在靈性旅程上是很重要的一步,停留在這裡會十分誘人,但卻還不是旅程的盡頭。 
下一步就是把靈魂的能量往下帶進各個脈輪裡,在每一個脈輪中創造出全新的意識狀態,以一種能容納更多能量,能以新的能力運作的方式重整脈輪,這個階段就稱為建立身體的神性。
這時,靈魂和人格會整合成一個融入靈魂的人格(有靈魂的人格而不只是有智力的俗世定義的人格),來自靈魂的靈性目標開始在抱持人生目標的頂輪出現,你就會了解為什麼你會在這裡,人生也將會有明確的意義,方向和目標。 
然後,來自頂輪的人生目標在眉心輪會以靈視(打開第三眼)和思緒清明的方式呈現,清楚地知道自己此時此刻在這個世界上必須做些什麼。 
透過你的心智,你可以將更崇高的人生意義應用在清晰而紮實的目標上。
眉心輪是整個過程的關鍵,因為覺察的力量就來自眉心輪。 
在過去100年,我們將手電筒(智能)的亮度由10瓦增強到100瓦,用這麼強的工具一直朝外發光照亮我們周圍(肉眼看得到的)宇宙(天文和科學上的發現)。 
現在我們開始朝內在世界發出覺察之光,並開啟進入心理和能量世界的大門,不單單如此,我們也開始由內朝上發光去照亮靈魂和更高的世界。 
靛藍人體內這個手電筒的電力就十分強大,可以辨認出內在和周遭另一個一般心智無法以肉眼看見的完整層面。 
他們的感知能力正在開啟一個廣大的智能,洞察能量和靈性的新視野,看出另一個完整的存在層面(多次元空間)。
靛藍人的困擾在一個靛藍人並不多的文化當中,他們不只是被文化的限制所束縛,也受到各方面的諸多限制,身體的,大腦的,本能的,重力的,自然界的,星體的,一直都在跟這些限制對抗,不想被任何事情或任何人所控制(尤其是心智控制和洗腦的事,比一般人的警覺性高)。
無論是政客,社會,教會,上帝,占星學還是靈性大師,靛藍人在聽到不合理的地方可以對他們(菁英和專家)說不,不理會權威和身份地位。
因此,活在這麼一個處處受限的文化裡,靛藍人要學習的是與周遭世界的各種限制合作,而不是花一輩子去反抗,真正的自由不是來自對抗,也不來自幻想一些世間不可能達成的理想狀態,而是找到自由與臣服之間的正確平衡,學習臣服與真實之所在,並不是臣服於不合理欺負人控制人的權威。
靛藍人表面上看來有些冷漠,但內在卻有座火山在沸騰,對周遭所見的一切限制和愚蠢感到灰心,覺得什麼也幫不上忙而有挫折感,看到的世界局勢只覺得厭煩,看到政治領袖的醜陋,看到既得利益者的結黨營私,看到以宗教名義進行的斂財勾當(每個宗教都有,大家彼此彼此,不必罵來罵去,包裝不同罷了)。 
面對如此龐大的力量和群眾的盲目跟隨附和,自己覺得無助渺小(還不入流,被諷刺自命清高),只好掉頭就走。
眉心輪帶來的事物之一就是全觀視野,會看到更大的整體,自己也跟整體緊密相連,因此靛藍意識代表的是個人利己主義的殞落。 
由於跟這個整體格格不入,許多靛藍人覺得自己是個異鄉人或怪胎,產生不出愛國情操和狹隘的民族主義,變得自我孤立,無法融入社會,沒達到俗世社會的標準和要求而產生自卑感。
靛藍人帶著不同的裝備入住身體,也意味著身上的某個脈輪的某個葉瓣(基因條碼)比一般人的活躍,因此會有不同的感知,不同的思考和不同的反應。 
有些事對自己來說是基本常識,不需要解釋,別人卻不認真看待還很懷疑,就很難理解為什麼別人老是看不出來(哪裡不對不該),解釋了還是不明白(還認為既然每個人都這麼做,就是天經地義的,比如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愛財才有上進成功的動力),證明了還是半信半疑,好像鬼遮眼似的。
一般人的眉心輪(未開發前)是往外看的,靛藍人的眉心輪卻是往內看的。 
換句話說,在面對指責時,一般人會自衛或逃避,甚至反擊,靛藍人會先反省,確定自己哪裡不對或沒有不對的地方再來考慮別人是否有哪裡不對勁的地方,比如成見,偏見,主觀情緒等等(也都先考慮別人的利益,最後才考慮到自己的,總是把所有人擺在最前面,把自己放在最後面,就是如此謙卑,能力也就越強,意識水平越高,跟那些什麼都要爭第一輸人不輸陣的爬蟲類完全相反)。
靛藍人跟其他人一起抵達地球的不同之處可以用火車站的地球來理解,進站的列車載滿了宇宙中來自不同次元,不同靈魂群組,不同進化水平和不同來源和星球的靈魂,像每一班列車的到站時間表一樣,某個靈魂群組也有何時該抵達的特定行程(在某個月份抵達就有某種星座的個性和思想傾向),時程表是以龐大的宇宙循環的宇宙時間為準。 
這些占星學的週期緩慢移動轉向,開啟了宇宙中的某扇門(星門也是心門),使某種能量流得以流入。 
靛藍人的到來就是根據這個宇宙時鐘去運作的龐大進化的天體能量的宇宙佈局(後一篇專談這件事)。
占星學原本是用來弄清楚自己的本性,為什麼會以某種方式去感受和思考,但更進一步地理解就會發現,這個稱為我的本體其實是透過行星和天體的運作的龐大力量的具體化。 
每個人都是具體化(有色相)的天體力量的漩渦(業力),絲毫沒有跟宇宙的本源分離。 
更確切地說,<我>是偉大的宇宙能量中最細緻,最親密的一支舞曲(佛說的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我>就是人,不是指佛他自己。 
舞曲就是低我與高我的共舞去取得宇宙的整體平衡點)。
寶瓶時代的靛藍能量就是一道宇宙的漣漪,前面有其他人的,而後面的漣漪還沒到。 
在這股漩渦中的靈魂就像是在宇宙能量中衝浪的過程,很精彩很刺激,可以目睹一波新的浪潮逼近,一波建立嶄新文明的浪潮,看見在政府和制度方面,新的聯繫和溝通正在產生,很令人興奮。 
因為你不是每年(或每一兩百年)都能看到宇宙中一個行星文明的誕生。 
最明顯的是恐懼正慢慢退減,人們不再害怕權威(如軍人政府和鐵腕強人)。
靛藍人的部份工作(除了內修之外)就是喚醒其他在沉睡中的人,投胎的過程好比飛機顛簸地著陸。當靈魂快要抵達時,機身會起起伏伏,許多人會被嚇到,有些人會受傷和疼痛,導致許多靛藍人躲在角落免收傷害,保持沉默,變得茫茫然有失落感,或陷入睡眠狀態,昏昏沉沉,無精打彩,受了傷還蜷縮在傷口上。
註: 
靛藍人來到地球這種地方就像是小綿羊走進了野生動物的狩獵場和競技場裡,上有禿鷹,下有猛獸,潭有鱷魚,草有毒蛇,一鬆馳防備就被虎視眈眈的獵者攻擊剝奪甚至分屍。 
很多星際聯邦裡其他成員以及在其他比較遠的星系的人一看到地球人這幅德性是嚇到不敢靠近,因為怕受傷,自己又不會反擊,免得頻率也一起被拉低 
就像看到一間集合了所有星際學校的留級生的感化院一樣,卻又因為遵守自由意願的原則讓這些壞學生繼續使壞,通過業力機制去學習宇宙法則,真正領悟到為什麼不可以再傷害別人佔人家的便宜,也不再傷害自己的原因。 
下三輪發達的大部份地球人對於自己有意或無意給別人造成的心理創傷並不怎麼在乎,感覺比較遲鈍麻木不敏銳,也認為一點點事就感覺受傷害的人懦弱不堅強,自己也練就一身本領去面對,防備,應付和對付別人(和其他猛獸)的傷害 
就在彼此都傷來傷去以牙還牙咬來咬去的遊戲規則中不去思考哪裡不對勁,也沒有人願意先讓步作出榜樣,因為沒有人要吃虧,只能互相防備猜疑,只保護自己的利益,甚至自衛過頭了,連別人的那一份權益也挪過來到了自己手上,不管別人的死活和損失,結果人人自危, 
自衛,自顧,自私,跟動物世界裡的生態環境完全一樣,只是有個人樣和人皮罷了! 
  
註:
由於本文只取某幾篇的幾句或一小段重新編輯過,只能當簡介閱讀,欲知更多更全面的內容,建議去買書來讀(NT320),應該不難找,雖然大多數的書店還在賣比較熱門跟賺錢有關的書本。
同一個出版社的其他好書有:
1。迴旋宇宙:給充滿好奇的靈魂,這一切都為了喚醒意識
2。地球守護者:回溯催眠探尋宇宙奧秘
3。量子物理與宇宙法則:量子成功的科學
4。Dear Marko:星球F206呼叫星球M1018
5。朱利安與我:發現天命和自我覺醒的七段旅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