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哈佛里的藏学家——范德康

(2010-10-26 12:31:26)
标签:

哈佛

范德康

学者

教授

文化

西藏

尼泊尔

藏传佛教

杂谈

分类: 推荐文章

哈佛里的藏学家——范德康

             文/本刊记者  李媛 刘毅         《布达拉》2010#11

 

初识范德康教授是在2009年第四届西藏考古与艺术国际学术讨论会。这位哈佛大学梵文和印度学系主任、国际藏学界的泰斗人物,却有着极风趣幽默的谈吐,让人觉得这是一位很有亲和力的哈佛教授。

哈佛里的藏学家——范德康           哈佛里的藏学家——范德康

结缘藏学

“想象一下,这本书出自十二或十三世纪的一位喇嘛。而现在,在美国的一间办公室里,我,一个荷兰出生的白人,正在阅读。几百年、几千里,多神奇。”当问到为何选择藏学作为自己的专业,范德康这样回答。

事实上,他做出这样的选择非常偶然。1970年,18岁的范德康在大学攻读数学和生物专业,无意中读到一本由德国汉学家Reinhold Günther翻译的有关西藏的书,由此对西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种兴趣跟宗教无关,而是学术、知识上的兴趣。”很快,范德康来到Günther执教的加拿大萨斯喀彻温大学东亚系,学习藏文、中文、蒙文,获得硕士学位。1976年,范德康获得德国政府的奖学金,到德国汉堡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学习藏学、汉学、印度学和哲学。

1979年,拿到博士学位的范德康回到加拿大,却没能找到工作——这也许是以兴趣选择专业的“代价”。“朋友都说我很傻,但我一点也不后悔。”他当起了出租车司机,同时又选修了一门农业经济学。他的职业生涯在一年后有了转机,德国的导师为他介绍了一份尼泊尔的工作。于是范德康生平第一次来到了南亚,一直工作到1985年。前3年,他担任加德满都尼泊尔研究中心尼泊尔—德国手抄本书稿保存项目负责人;之后在尼泊尔和印度开始做研究项目。

在尼泊尔5年里,范德康开始真正了解在藏传佛教影响下的人的生活。“只有了解了人的生活,才能真正了解你所读到的东西,才会有感觉。这就好比欣赏一幅唐卡,只有知道了它们的创作过程,知道人们在看唐卡前如何准备、净身、打坐等等,才会对这种艺术有更深刻的理解。”

 
    哈佛里的藏学家——范德康 哈佛里的藏学家——范德康
    德格印经院的工作人员在印制经书。

藏学泰斗

离开尼泊尔之后,范德康相继在柏林大学、华盛顿大学执教,1995年7月加入哈佛大学西藏与喜马拉雅研究系,1997年出任哈佛大学梵文和印度学系主任。目前,范德康已经是藏学研究领域的泰斗级人物,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印藏佛教、西藏文化和政治史、藏蒙和藏汉关系史。

对于自己的成就,范德康始终谦虚地归功于自己的老师。在德国,他跟随著名的语言学家刘茂才学习古汉语。“他教我们《孟子》,只有两个学生。平时非常严格,到考试时却只出简单的题目。”而在尼泊尔,范德康有更多机会直接向一些喇嘛求教。“他们都是一些伟大的人,不是普通的和尚,而是导师。”

而范德康自己作为老师,也成功地指导了十多名藏学和印度学博士,并在中国人民大学、四川大学等举办藏学方面的讲座。但他最主要的精力仍在经书的研究上。目前,一个较大项目是研究西藏一部天文学著作。这本著作是在康熙年间由西方传教士传入中国,之后翻译成了中文,又由中文译成蒙文,再由蒙文译成藏文。19世纪初,这本书的藏文版本在北京印刷,现在在布达拉宫保存。范德康要做的就是选取其中的两章,比照蒙文、中文版本,整理词汇表,建立语料库。

这些平常人眼中天书般的经书,却给范德康带来无穷的乐趣。在上世纪80年代,他就一连三年暑假泡在民族文化宫的图书馆,阅读各种经书。而他现在最大的苦恼,也在于不能看到想看的经文。他说自己退休后,一定要把家搬到图书馆,把想看的经书看个够。

哈佛里的藏学家——范德康

大昭寺是西藏藏传佛教重大佛事活动的中心。

不要做“香格里拉的囚徒”

很多人喜欢用“神秘”来形容西藏,但范德康却拒绝用这个词。西藏在他的眼中,不是一个遥远的神秘所在,而是真实存在的社会,只是有些“与众不同”而已。

“人们总是把自己的想象强加于西藏之上,而不愿意去了解一个真实的西藏。”在2010年夏天人民大学国学院举办的一场有关西藏的研讨会上,范德康阐述了“香格里拉的囚徒”这一概念:随着小说《香格里拉》风行一时,人们逐渐把西藏理想化,将它等同于香格里拉,等同于世外桃源。不仅是西方人,很多中国人也是如此。“西藏不是天堂,当然也不是地狱。它是介于天堂和地狱中间的地方。” 他说,一些人到了西藏之后觉得很失望,就是因为他们太过于痴迷所谓的“神秘”。

        哈佛里的藏学家——范德康

 

范德康直到1982年才有机会去西藏,但不是作为学者,而是香港一家旅行社的导游。“最好的学习场所并不是学校。”他从香港出发,经过桂林、杭州、敦煌、新疆,最后到达西藏。此后,他几乎每年都会去西藏,比如2010年是陪同一个学术团体到西藏和尼泊尔,2009年是乘坐新开通的青藏线,饱览了沿途漂亮的景色。“每一年都有新变化,通了公路、铁路,所有的变化都是好的。但也出现了一些问题。”范德康认为西藏文化现在遇到了很大的问题,“它正在逐渐衰落,但这不是政府的问题,不是上帝的问题,是现代化的问题。”在他看来,面对全球的现代化浪潮,中国内地会比较容易应对,但西藏就会非常难,因为它的基础较差,几乎什么都没有。

范德康其实很早就预见到了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并做出了自己的努力。1999年,他同好友一起创办了藏传佛教资料信息中心(The Tibetan Buddhist Resource Center, TBRC)。这个非盈利组织旨在“用最先进的数字技术来保存、组织并传播西藏的文献”,具体的工作非常辛苦,需要对文献一页页扫描、核对,最终上传到数字图书馆中,供学者、僧人、图书馆和其他有兴趣的人免费使用。

这个图书馆迄今已有600万页文献资料,涉及藏医、天文、艺术、哲学等各个领域,据估计已经涵盖了80%的最有影响力的藏文典籍,这让范德康非常骄傲。TBRC还设计了一套完备的藏传佛教人物及作品检索系统,为藏学研究者提供极大便利,北京故宫博物院现在也已启用了这套系统。对范德康来说,西藏永远不是香格里拉,而是需要“用最先进的数字技术”来保护的一种悠久而灿烂的文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