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醇和
醇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794
  • 关注人气:1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北极村,北纬53°33′30″

(2012-10-08 09:34:59)
标签:

杂谈

    到了北极村,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北。我明白进村后,沿路一直向上,在黑龙江边的树林间,就是令人神往的北极点。我坐上村中的游览车,第一站先奔北陲哨所。天气很冷,晚上已经有零下一度了。坐在四面透风的游览车上,我虽穿了保暖内衣,还是感到寒意逼人。

 

    大约十分钟光景,游览车就到达了军营哨所。拍了几张照片,就有同车的人跺着脚叫冷,并嚷嚷着要走,且一直催促司机。我感觉坐在游览车确实太冷了,也就示意让司机开车带他们先走,我在哨所门口徘徊了有十分钟的时间,而后按路标往回步行。

 

    不一会,就走到了鄂伦春民族博物馆。后面有山,但山不是太高,近处有湖,但湖面不是太宽。山上翠绿能见,加有黄色的秋叶点缀,很有气势。湖水清澈见底,湖岸站立着许多芦苇和杂草,更显委婉。几幢别致的小木屋,在山下,在水中,在阳光下显得分外优雅。馆内不大的草地上,有牧羊犬在轻吠,有小马驹在踏步。我咔咔的按了几十次快门,感觉还不过瘾。美有时会令人疯狂。

 

    作家迟子建出生在北极村。她在《原始风景》一文中,这样描述自己的感受:“我十分恐惧那些我熟悉的景色。那些森林、原野、河流、野花、松鼠、小鸟,会有一天远远脱离我的记忆,而真的成为我身后的背景,成为死灭的图案,成为没有声音的语言。那时或许我连哭声也不会有了,一切会在静无声息的死亡中隐遁踪迹,那么,我的声音将奇异地苍老和寒冷。”

 

    在如今商业氛围浓的令人窒息的年代,读迟子建的文章,真让人担心北极村的自然生态,会遭致人为的种种破坏。尽管在木屋里,游船上,在农家乐,在行进中,会有坑人和不地道的地方。但是,在我所到之处,看挺直的白桦,常翠的黑松,低矮的蓝莓,清澈的湖水,以及随处可见的野花,植被和生态都保存的非常完好,所有的担心,其实是完全多余的。

 

    去了北极广场,去了沙洲,去了北纬53°33′30″、东经122°20'27.14的北极点,漫步在黑龙江边,看边防战士江边列操,看俄罗斯气垫船巡逻,当我走进中国最北的邮局后,心中找北的念想终于放下。准备回漠河,可是由于我形单影只,虽然买过游览车的车票,但游览车司机不肯为我一个人放单车去村口。

 

    我只能选择继续步行。北极村到村口有好长的一段路,步行的话起码要40分钟时间。也就在这段路程中,让我碰到了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回想对北极村的曾有的向往,面对如此美丽的图片,复读迟子建的《原始风景》,关于狼和獐子的故事,关于在北极村最后的沉重,也就在此不多叙述了。

 

 

090_副本

 

030_副本

 

021_副本

 

017_副本

 

010_副本

 

039_副本

 

051_副本

 

067_副本

 

024_副本

 

019_副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漠河,漠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漠河,漠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