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津中华民工
天津中华民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01
  • 关注人气:9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风吹着组诗

(2019-02-16 10:51:14)

风吹着 组诗

 王志刚

 

风吹着

 

风吹着,热浪不能湮没

钢筋上的螺纹里汗水干涸后,白色的晶体

和烈日下绑钢筋的人,可有可无的

也可能瞬间燃尽的影子

 

风吹着,渐渐被灰烬和灰色填满的

钢筋经纬纵横的框框,遮掩住他们和她们

被自己用旧的身体,和身体里

被乡愁用旧的故乡版图

 

风吹着,后继无力的乡间小调夹带的

兴奋剂似的荤笑话。笑骂声跟汗珠子

砸在模板上,摔成八瓣

然后蒸腾

 

风吹着,黑色模板上白色的盐粒

愈发饱满晶莹有了光泽。它们自由地翻转腾挪

展示与生俱来的胆色与担当。火烧云远遁

炊烟还未升起

 

风吹着、抽着、剥着,这些一直蹲着

把影子扭曲成翅膀的,绑钢筋的乡下人

他们将脸,隐藏在安全帽下

用无需生动的,黝黑的脊梁

生动着城市越来越僵化的脸

 

荡漾

 

板床下的苔藓,被一群蚂蚁搬运

苔藓中心有一根草茎,顶一朵黯然的花儿

像一面旗帜。蚂蚁们温柔地爬上爬下

乐此不疲

 

我为她、它们,写下比匍匐更低的诗

蚂蚁爬进我的耳朵,欢快地吟唱

离开时在我的笔记本上,踩出一条清幽的小径

没有理由抑制,今晚有温度的表达

放肆的愉悦

 

这朵没见过阳光的花,诗歌的修辞无法形容它

确切的颜色。就这样突兀着

等我萃取它的火焰。蚂蚁们可以她的疆域

劳碌、唱歌、老去。诗歌里的字句

被她的回眸一笑,荡漾成欢快的蝌蚪

在流淌的光阴里游弋

 

自省书

 

一直别在肋骨间的镰刀,沉溺于

夜半突起的南风。老茧褪去的双手

已二十年没练习,父亲左手拇指划过刀锋的满足

今夜他应该还坐在井沿,现在的我坐立不安

此刻弯月的弧度恰好与镰刀重叠

 

镰刀与骨肉交融,发现为时已晚

我最近每天都在尝试,刀刃朝里朝外

在皮肉伤烙镰刀的形状。今晚

将由故乡款款而来的镰月,禁锢在盛满劣酒的

搪瓷缸子。我弯下去的腰

比没落的镰刀更具古典美

 

这些年,我们已不知锋利有何用

只想找一个能共用的,有着老旧花纹的

——鞘

 

焊花点亮春天的夜晚

 

跳跃的花朵一闪即逝

夜色里,黝黑的脸像蓓蕾

满足和疲惫

充斥沟壑般的皱纹

 

焊花点亮春天的夜晚

也点亮两颗忽明忽暗的星星之间

渡口的马灯。淙淙流水

月弯如镰,收割河两岸

蓄势待发的南风

 

春天太柔弱

需要一副钢铁骨架

异乡的春夜太冷

需要有温度的花朵点缀

手执焊枪的兄弟太专注了

它们已经看惯或忽略

焊花点亮的现场

劳动者的真实与壮美

 

穿过五月的手指

 

将暖暖的南风,拨弄出漩涡

粗糙的手指,有皴裂的时光

收藏即将融化的盐粒。有疤痂未褪的冻疮

清理那场大雪覆盖的还乡路。有阳刚之刃

有柔韧之刃。有指甲尖利如戟

有拳头虎虎似锤

 

五月的阳光下,十指伸张如箭矢

锋芒毕露。射穿轻浮的气球、彩旗

裂帛声激越在蓝天下。摄取白云里蕴藏的

雷鸣与闪电。一群被称作“农民工”的农民

在五月,集体做一次深呼吸

 

我相信,你、你们、他、他们

看见了手指的闪光。为五月的阳光镀上

黄金的颜色。我的诗歌

无法描述穿过五月的手指,万箭齐发的

磅礴

 

自画像

 

省略无辜和幸福。省略幸福

结晶为盐的比喻。异乡铺开的宣纸

只剩下暗灰色,以及色彩变异后凝固的容器

胸腔里冒头的,庄稼与稗草

风干为,可有可无的插图

昨天翻过一页

 

这个把身份证、暂住证、结婚证、上岗证

挂在胸口的人,把第一根白发夹在考勤表的册页

这个渴望使用暴力,或遭遇暴力的人

手心的冷汗,已把攥在掌心记着前半生

债务的纸条,揉成纸浆

这个一身是病的人,一直踉跄于阳历与阴历之间

写明天的保证书

 

就是这个人,这张脸

刚刚用笑容融化一层薄冰。另一层青霜

就在笑容里凝结

 

走过一场大雪

 

用整整一夜,先打乱雁阵

在安抚流星划伤的萤火

走到这场雪的边缘

我不是衣衫褴褛

是一丝不挂

 

坐下。找一块干净的石头

或者从故乡滚来的雪球

这么久了

我像是来自另一场雪的使者

不被接纳

不敢靠近也不能远离

其实我的皱纹里也充满涛声

 

走吧

忘记了该先迈左脚还是右脚

你看雪地里头顶发光的雪人

一定是我比雪更白的白发

 

自白书

 

我写下,前半生不可重复

后半生无须过于迟缓。微信上你自拍的笑

修饰的多么不真实。今晚不写诗

比诗歌更抒情的,是我目光所及之处

凝成青霜的月色。比手机信号更快的

是我们的心有灵犀。相隔千里

我们用笨拙的方式记录衰老

 

我写下的爱情诗,像一个落单的人

急切想遇见另一个落单的人。凭借想象

练习躲避彼此慌乱的眼神。我们受制于

这些年始终不曾说出口的,那个在异乡容易过敏

的词语

 

我不信命。但我的根属土

有你,在故乡的土里拔不出

因你,在异乡的土里不分蘖

还好,故乡与异乡之间有足够的距离

让我们预热知冷知暖的唏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