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津中华民工
天津中华民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01
  • 关注人气:9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左诗》征稿拟用通知

(2016-04-03 20:21:48)
标签:

转载

存谢!

                                 《左诗》征稿拟用通知

 

319《左诗》征稿通知发出后,跟帖者众多,好诗也不少。但因征稿数量有限,现只选出六人作品。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本期《左诗》目录基本已定,此次推荐的六人作品将拟用于下期。最终是否录用,再另行通知。《左诗》已改为季刊,因此,大家机会多多。谢谢诗友们的支持!

 

 

 

《夜色》

/石头

 

所有的雪

都是旁白。雪乡的夜里

红灯笼,才是此起彼伏的乐队。所有被寒风打乱的

行程,慌忙的际遇

连同羊草山

神一样的日出和日落

都次第洇染在

一大碗绯红的酒里。然后你说

开门,门就开了

风抓起一把篝火,仿佛是要点燃我们

空旷已久的内心

 

 

《记住一个无关紧要的词》

/小芹

 

词在那儿,用和不用由不得自己

由人掌控

人也有掌控不了的时候,比如:环境的设定

影响到褒义或贬义

恶意的,或不恶意,都可能遭遇事件

 

太阳下的词有一丝暖意,阴暗下的

容易发霉

 

八月里蹦出的词,想忘记都不行

它是一个事件的开始,也是一个事件的结束

想到浮云就对了

从此,记住一个无关紧要的词

 

 

《那一夜》
/天津中华民工

月光,被露珠们束缚的薄霜
折射。四散到小村四周
布下一道堤坝。不断分岔的土路
扬尘被围困在,父辈们卸下翅膀的河套
雾气,没来由地退去
我看见,一群偷偷播种时间的人
瞬间的尴尬

那一夜,没有风声犬吠
灯火可照万家,此处只百余户
灯下翻阅族谱的人,手上还沾着
新鲜的土腥味儿。抑扬顿挫的刮骨声
是祖先安置的,可以反复使用的道具
认罪的人脸上没装出起码的虔诚

那一夜,镜子里看不见自己
的脸。村庄嵌在镜子背后的水银里
尘世欠她一次映照

 

《黑陶》

 /毕俊厚

在乡下,那些涂满黑釉的陶罐
是朴素的。它们盛泔食,也腌酸菜。
岁月的泥巴常常让它们面目皆非
 
它们经受过热,也经受过冷。它们充其量
是土里刨出的一点点泥巴。充其量
只是一件上不得案桌的日常容器。只是
乡下人离不开它。视为珍宝。
 
父亲。和乡下所有父亲一样,比黑陶还黑,还脏
他们却盛满甜蜜,温馨。尽管粗苯,他们不易破碎
瓷实,才是他们的本质。
 
乡下的父亲们,在入土时,都要身着一袭黑袍
我的父亲,也是如此。在我眼里,他们更像一件件即将入土的黑陶
朴素却神性

 

 

《虚掩之门》

/立雪

 

门是虚掩的,月光紧着身子进来

像一枚粗钉

把一张单式的床,钉在墙上

 

这张床就稳当了,呼声随之均匀

从一摊白发

轻轻散发出来,递给月光

  

月光温柔着身子,小心接纳

只吮一口

就嚼到了一声,细细的乳名

 

月光突然后悔,后悔又一次进来

它开始拔出

从墙上,床上,到虚掩的门

 

 

《本命年》
/大喜


羊善,无鼻绳
牵出一串句子很长,可结绳记事
可担谷结算

这一年,于山水中走蚁
在词语间放马
浓浓淡淡,无非江上
雾霜
花开花落
恰是心海生盐
偶尔做回太阳,照见身体里
涌动的熔岩和骨骼
 
羊在纸上,在红裤衩上
水丰草肥
羊毛雪白,如尖细的悲欢
颗粒金黄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