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津中华民工
天津中华民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301
  • 关注人气:9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低处的时光 组诗

(2016-03-24 19:20:03)
标签:

诗歌

低处的时光 组诗
文中华民工

《安静的麻雀》

黄昏,一只麻雀站在路灯杆儿上
没有人知道它在想什么,很多人想知道
它在想什么

它猜到这些城里人的心思,它知道
自己的方言是“鸟语”。它要在彻底失声之前
让噙在嘴角的草籽,在风里
发芽

《病灶》

炊烟与尾气在空中拉锯。搅动风
的声音,像一个人从肋骨抽出生锈的刀
一遍遍插入,被光阴抹去
花纹的鞘

我顶着风疾走,斑马线上的白色线条
搬动霓虹下黑暗的空行。一只粉红色的高跟鞋
碾过我的脚尖儿。和我同行的蚂蚁
顺势攀住她的裤管儿

正好是红灯。我向前一步
和她比肩

《梦游》

黑暗越远越幽深,一间即将拆除的
老房子,释放着悲伤
散漫的尘埃横陈在,通往故乡唯一
的甬道。顺应着时间的安排

离故乡越近露水越重。那么多露珠
凝聚成,一面实诚镜子
镜子里的人,拼命扭曲着身体
试图在天亮之前,遁逃

《过敏》

与词语较劲,我把自己放在
风踮起脚尖的位置。酒醉的真话
给家里打电话的半真半假,写诗的胡话
表达的欲望,在异乡越久越殷切
修辞因拥挤纠结,在不同的时间
不同的地点,忽略同一个过敏源

羞愧。在风中随意改变形状
清晨露珠和一场雨,沾染同一种的病毒
习惯被伤害舌头,越来越短
嘴唇越来越薄。在凌晨的超市拿起
一打一次性口罩,像做贼似的
收银员的眼睛像两把刀子

《逆向》

拧开水龙头。把月色的河流冲淡冲扩
给一条从下水道窜上来的鱼,足够转身的空间
它摇头晃尾制造漩涡,每个漩涡的底部
露出一块白色的石头

我无法拽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影子
捞起一块石头,坐在上面打坐
煞有介事地掩盖某种欲望的膨胀。鱼靠在石头旁
才吐出气泡就纷纷破碎。一种莫名的恐惧
从虚空处压过来

我相信,这个夜晚是真实的
这些石头白色的情绪,蔓延开来
将我不安分的影子包围、侵蚀。发呆的鱼
突然一跃而起,以跃龙门的姿势
跟这条河一起撞进我的胸腔

  《无题》

一朵云,躲进另一朵云的怀里
引发一场风暴。我坐在十七层楼顶
看着一只惊慌的麻雀,从翻滚的云絮里钻出
被它洞穿的空洞,急剧扩大
风呼啸着加速涌出

它用蹩脚的土语,骂着脏话
我的方言在出口之前,和它组成真实的时间
它的嘴角,还没褪尽的奶黄泛着光
藏在胡茬里的草籽,被我冲动的咳嗽
抛向更高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