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津中华民工
天津中华民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401
  • 关注人气:9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麦收时节

(2013-06-17 19:34:04)
标签:

诗歌

情感

《麦熟一晌》

麦穗炸娃儿的晌午
麦芒越挺越高
有恐高症的父亲
在这个晌午
把四节的粮仓接到第五层

麦子也用这个晌午
使父亲生铁一样的目光拐弯
小满满不满
跟阳光下的金黄无关

《一只最后的蚂蚱》

它的两条长腿还是那样刚劲
从联合收割机的扫荡里突围
蹦到旋耕机上,然后
蛰伏于播种机留下的垄沟
从我的童年,蹦到
父亲的暮年

夏播的垄沟越来越浅
除草剂越兑浓度越高
这只最后的蚂蚱,它的弹跳
每一次都侥幸化险为夷

《麦茬地》

一地麦茬傻傻地站着
它们被乡亲排除在收成之外
被已经不需要炊烟的村庄
排除在柴草之外
它们不能张望是
根扎的太深踮不起脚尖

它们在等什么
最后一只蚂蚱已经跳过夏至
它们的筋骨被放荒的人点燃后
还在试图模拟炊烟的淡蓝

《拾麦穗的母亲 》

田地矮了一节
母亲的身影还是说不上高大
她的腰越来越接近镰刀的弧度
像烈日执着一把弯刀
怀念收割的日子

七十岁的母亲
今天拾了七斤麦粒
她说这就是她的孙女
去年糟蹋的口粮

《闲下来的父亲》

大田被机械包养
闲下来的父亲
用生锈的镰刀
刮去青条石上的绿苔
当枕头

晒麦子的空隙
他就躺在树荫下
拿捡回来的麦秸编蝈蝈笼子
编完一个翻晒一遍麦粒
再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父亲的村庄
后一篇:这个夏天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父亲的村庄
    后一篇 >这个夏天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