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津中华民工
天津中华民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260
  • 关注人气:9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向《天津诗人》秋之卷推荐作品展示(30首)

(2013-06-07 16:07:03)
标签:

转载

我们选了30首(27名作者的作品)向《天津诗人》秋之卷推荐,现展示。这次

于试水性质。请这次被选上作品的作者的静候通知。未被杂志社选中的作品不

再通知,请自行处理。请诗友们对我们的选稿提出中肯意见。谢谢。

 

[转载]向《天津诗人》秋之卷推荐作品展示(30首)

 

荐诗诗刊         第1号                       本期选稿           五柏清源

 

推荐作者         娜夜、北星子、青蓝格格、大诗兄、原非子、霜白、施茂盛、乌有

                 其仁格、汉家、金铃子、梧桐雨梦、若湄、大解、立原依依、刘年

                 沙叶儿、海湄、木小叶、李月红、张乾东、 迪夫、依美、中华民

                 工、雷文、张强、忆落之都、西望长安     (排名不分先后)

 

[转载]向《天津诗人》秋之卷推荐作品展示(30首)


 

◆  自  

 

    文/娜夜

 

为自由成为自由落体的

当然可以是一顶帽子

 

它代替了一个头颅?

怎样的思想?

 

像海水舔着岸

理想主义者的舌尖舔着泪水里的盐

 

他再次站在了

高大坚实的墙壁和与之

相撞的鸡蛋之间……”

 

——你对我说    就闪电对天空说

档案对档案馆说

 

牛对牛皮纸说

 

2013。05。18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nayeboke

 

 

◆ 我  相 

 

   文/北星子

我相信,是小草扛起了天空
我相信,是天空笼养着鸽群
我相信,鸟儿的梦想不仅仅是飞翔
我相信,飞翔不仅仅在天空

我相信,那个在路上行走的人,不会停下
我相信,道路是一刃闪光的刀

我相信,风吹响的鸽子嘴里的哨音
是幸福的
我相信,幸福从不回头


仇恨是一口锋利的牙齿
所以,我深爱我的祖国
 
2013。05。18
 
 

 

 ◆   浮  生 

 

    文/青蓝格格


愿,风暴继续消失在风暴里
愿,你爱上我之际恰逢我爱上你之际
愿,你摆脱,忧伤的鳍
愿,进入血液的游动还是隐秘的


亲爱的,我更愿意告诉你
我的美是纯粹的……在我纯粹的
美里,你就是那静静的黎明……


哦黎明啊,你是我精神帝王的父亲
你养育了我,却又将我放逐
你为什么使我的灵魂握在一个逝者的
手里?仿佛月光握住了月光的
翅羽……


而我的影子,依旧伫立在悬空的树前
呵,这是多么朴素的成长姿势
如果这也算错,我宁愿,再犯一次

 

     2012.02.12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g1r2l3

 

 

   天亮 记

 

  文/青蓝格格


很久没有听到公鸡的叫声了
那种脆而发蓝的声音
总是在快到天亮的时刻被我想起
我习惯把公鸡的叫声
想象成蔚蓝色的
我想象着它叫过之后的天空
我想象着它叫过之后才渐渐变蓝的
天空上,坐着一头熊
这头熊的旁边还要有一个悬崖
这个悬崖一定是要为我准备的
天亮了,我怎么还蜷缩在
梦中,与一个虚伪的真理隔靴搔痒
其实,我早已经做好了随时
跳崖的准备……
如果没有熊,我不会与天空争一枚
落了又升,升了又落的
朝三暮四的……太阳
如果没有公鸡,我更不会把天亮
想象得如此具有颠覆性
很明显,对于天亮,我完全是多余的……

 

2013.06.06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g1r2l3


 
◆日子荒诞地存在着
 
    文/大诗兄

我被包围了。水轻轻地漫了上来
星星,月亮,整个天空发出奇异的光芒

也许,这只是梦境。或者是对未来的一次假想
你看,十五分钟的距离是一个屏障

很远吗?很远吗?那美好不可抵达
日子荒诞地存在着,日子,总是如此荒诞地存在着

我被包围了。那么多的路无限延伸
那么多人手握地址,找不到方向
 
  

 

◆一片月光落下来

 

    文/原非子

 

除了月光,没什么是一尘不染的

我看见黑夜脱掉外套——

云化天。鱼肚白。时间被时间鞭打

我请求影子留住我。不语

在高贵的门槛内,放下焚香膜拜的念头

如同放下祈愿、尊严或者屠刀

我不是自己的泥菩萨

也不是别人的救世主

我哭。我摇晃。就像海面漂泊的孤船

任凭一颗心摆渡

当一片月光轻轻落下来

世界睡了。佛也睡了。而我醒着

远方茫茫——

依然。潮弄潮,浪打浪

 

2013.5.28 上海 多云 原非子书于普陀山归来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feel05

 

 
 
◆  给   

 

    文/霜白

 

当我们从陌生中靠近,

生活不断地缩小。

那被遗弃的、看不见的一切挤压着我们。

来路变轻,而力量下沉。

当青春从我们的头顶,

淌下来……挨得多么近,

我们也是各自燃烧的

两支蜡烛。

当我

眼看着你不断地缩小,

缩小,却无能为力。

我只能爱你,因为衰老而更加爱你。

身下,你正继续覆盖着我的根。

除了照映你,我已腾不出别的力气。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ungby

 

 

◆ 有时,我真想停下来

 

     文/陌上浅紫

 

一直都在奔跑,沿着生活,沿着风

沿着文字虚拟的方向

前方,是否悬置有梦里的图像

等着我靠近,触摸,也很迷茫

 

春暮了,似乎还未仔细辨认过它的模样

夕阳,孤独地闪着颤巍巍的光

 

有时,我很想停下来

让一束春天的柔光慢慢按摩心房,看

蜻蜓的翅膀扇起那朵小花的希望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yycz2010

 

 

 

◆  死于白日梦

 

    文/施茂盛

 

七岁那年,他在田垄旁的老榆树上捕过

一条闪电。他说他捕到了一头龙

他在枝头喂它云泥,把它装进滴滴答答的坛子

他几乎因此突然从白日梦里醒转过來

端坐在村头灶灰堆成的土墩上

看白云了了,晚霞越来越少

这么多年,他每天热衷于爬上老榆树

像一颗刚结的树瘤,耐心地

等待着那头龙把他驮走。而不久,

老榆树将被刨下,制成一具木棺。

棺底的他,梦见崔寡妇家后院的槐花,

如火如灼,一团一团的,仿佛她赤裸的上身。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2009sms  

 

 

◆ 我对这个世界缺乏思考

 

   文/ 乌有其仁格

 

虫子爬行。虫子用爬行完成一生的事业

像士兵用枪,官员用权力:本能

一只鸡吃它,跑过去,哒哒哒。鸡用爪

鸡有利器,就像国家的利器

猫看到一只老鼠,没捉,等他玩完。这叫势

猫遇到狗,猫弓起身子。瞪眼,厉声叫

猫有绝招。这叫术。狗只好作罢。

狗从主人那里得到一根肉骨头

看着主人走远,他对着影子叫了

两声:“谢,谢”

希望主人再回来。狗走一步看两步

我爬到树上往下看

我不知道,虫子、鸡、猫、狗等

是谁的的前世,还是来生,甚或现在

我手扶树叶慢慢地想,绞尽脑汁,费尽昼夜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uituoche

 

 

◆陈记肉铺

 

  文/汉家

 

十八年前

刘宗宝亲眼瞧见静慧方丈

双足立于一枚桃叶

念诵经文

 

河北的多脚虫曹堂

凌晨从保定出发,单人、无马

三个时辰后

已在琼州与官爷儿们喝茶

 

周身蛮力的北黑煞

与南铁山一战

怒喝,双掌闪烁翻腾

气流之烈

南铁山当即碎骨,十余民宅尽毁

 

在金阳镇

陈阿大是一个卖肉的屠夫

天赋异禀,研习武功如疯魔附体、金刚再世

行事却散淡

糊涂多

常嘻哈

少年以追逐女子为乐

中年成家,苦心经营肉铺——俺只认这位高手

因他从未出手

 

2013。05。27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jmbbk

 

 

◆ 我只有用余生来憎恶

  

     文/金铃子

一声颤抖而悠长的狂吠
这么黑的世界,竟然有一条狗在狂吠

我关上窗。吠声从窗外挤进来
它大得像一座小山,还在膨胀
我听到嗅闻,撕咬,女婴的哭泣

一声惊雷
一道细细的闪电击穿这黑
剩着这极细的光,我抱起女儿逃跑
四周一片死寂
只有,一群抱着女儿的妇人在匆忙逃跑
去哪里?
她们的脚步响成了沉重的镣铐
她们哺乳过的世界
变了••••••

大地已经变得十分遥远

狗还在狂吠
它敢狂吠,我不敢
我不敢露出我垂老的乳房
我害怕。伪道士可怕的,苍白的,突出的眼睛
动物的眼睛

我只有杀死我的女儿
我只有用余生来憎恶
那群——仿佛叫"男人"的
东西
 
 
2013。05。04
 
有几个朋友问我,为什么写《我只有用余生来憎恶》。关于孩子,关于社会。我每天都看到孩子死去,受伤害。我早就应该忘记了。
 

◆ 就像我们的生活

 

   文/梧桐雨梦

 

爱上红木有五种情况  尊贵

古典  符合美学与大脑的关联  气息安稳

最重要的是可以养眼

 

有时  我选择顾左右而言他

即使在卧室  也不搂紧他的脖子

亲吻他感性的部分  我选择

和他悄悄对坐  一杯红酒或者一杯

暖心的红茶  说是相濡以沫

可我们不谈公理人权  不谈古战场的木枪

木履  和有君臣之别的木偶戏

 

不谈仰慕和悲喜  春天

犹如一把红木椅子  庄严一下

就会归隐  谁是谁的护花使者?

有关怜惜  进步  风雅

不过是英雄淡出  人心淡冷的

补救版

 

有时  我会坐在月光下祈祷

那些合乎人性的情感  那些牡丹  月季

白玉兰和美人蕉  那些安静  波澜和

小水珠  那些被生活陶冶一遍又一遍的

红木一样的情怀  多么美啊

 

此刻  春夏正在忙于交替

蔷薇们爬满了城市的高墙  她们愿意

把一生的美好留在这里  一直向上  向上

就像我们的生活

 

2013-05-15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wutongyumeng1

 

 

◆   和    

 

       文/若湄

 

我听见众生的脚步走过,只有你的

与我的心声和弦

走进主义和时代的巷子,你就像前朝的明月光

肆无忌惮地谈论来世的纯粹

 

幸运,我遇见独一无二的你

一点新,一点旧,降落在你的掌心

一期一会的事,又有谁能够参透?

 

掠过的风景,是未知和灵魂的天堂

风中无我的吟哦,如今是这里最风雅的事

青梅煮酒的“哥们”,共享一个月亮

熟悉的陌生人,也许远离,才能靠近?

 

不问归处,一杯茶,一段经

“佛举重若轻,你我举轻若重”

 

      2013。05。20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2991702057



    

◆  原   

 

    文/大解

 

从太行山滑下的西风  顺着斜坡和山口

疏散在华北平原上  走出麦田的人

在傍晚镀上一身金光

他已摘下草帽  甚至松开了绳子

让白云自己滑翔

 

原野太空旷了  我不由地

张开双臂  看到自己的身影

越拉越长  像伸出体外的十字架

倒在地上

 

传说这是一个路口

可以通往故乡

 

此时夕阳西下  一个大于自我的人

正在融入这个世界  并展开了翅膀

当我认出他  说出他的身世

语言褪去了花纹  像波浪起于麦田一角

遇到泥土后回复了平静

 

2013。05。30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daxie

 

 

 

◆ 唯一的我 

 

  文/立原依依


我,像灰色的影子独行
在半新半旧的街上,风闯了进来
伤浮在灰尘中
还早吗?没有梦可以落入鸟的眼睛
在月光下,你敲响家门

你看,我每追缴一次
它的牙齿都咬着,像一颗水晶
只有我自己看到
孤独的斧子,失意的柄,生疑的锈迹
每晚在梦中砍杀空气
雨变成细密的荆棘缠绕着破朽的时光

哪一个梦中,快速闪过的鞋子
被一颗露水引出
它会告诉我,有一只果子落在成熟的手里
你是最后一个想砍掉
我悬崖的人,无处不金黄

我是卸下河流的人啊
背负太久
我的身体已经成为浪花的一部分
你要相信,我正在碎去
你要相信,我还会是那个最早成为春雨的人

 

    2013。06。04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lwb63

 

 

去  北 

 

   文/刘年

 

去北京讨生活

 

我会埋头做手艺,挣钱给孩子

在五环外租个房子,每天黄昏就回

做饭,煮茶,看书,喂乌龟

 

我到了北京

北京就会成为一座竹林

 

我趴在天桥上

长安街,会成为一条河流

轿车是鲫鱼,公交车是鳜鱼,电动车是虾米

柿子树一样结满果实的,是路灯

 

会提一瓶酒,看曹雪芹

石头一样坐在对面

不言,不语,不哭,不拜

 

到北京,手会长冻疮

肿得像馒头。剥洋葱会疼

拆信,也会疼

 

脚也一样。踩在楼梯上,会疼
踩在雪上,也会疼

 

2013。05。30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liushuiluohuachunquye  

 

 

 

◆胡家寨的牧羊人

 

  文/刘年

 

寨子里只剩了

胡生元和他的四十一只山羊

 

人走了,草就回来了

羊儿像新月一样,一天比一天肥

为了压寨里的阴气,胡生元

给它们一一安上了熟人的名字

 

头羊叫胡光宏

那是他的知交,一辈子都想当回官

五年前,在城里扎手脚架时,摔死了

就埋在青枫岭上

那里的草长得特别好


断角的羊,叫木匠老三

他断了一只手,也是左边的

下得一手好象棋

现在在城里摆残局骗人


那只呆头呆脑的,叫杨老师

和杨老师一样,它个子也瘦

经常望着远方,不吃草

村小拆并后,不知下落

有次卖羊,胡生元看到他在场上卖一堆枞菌

 

怀孕的黑羊,叫兴华婆娘

羊羔的名字都准备了

公的叫胡健,母的叫胡秋燕

前者,在牢里蹲着;后者,在城里做鸡

 

最不听话的那只,叫胡兴华

胡生元每天都骂它娘,踢它屁股

他是村里的小组长

不仅搞大了唐玉娥的肚子

还砍了胡生元的两棵核桃

后来跟女儿去了上海,据说学会了跳舞

中秋,胡生元准备亲手杀了它

 

傍晚,青枫岭乌云滚滚

那只叫唐玉娥的白羊丢了

老胡满山地喊,声音凄厉

像喊一个离开了二十七年的人

 

2013。06。02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liushuiluohuachunquye

 

 

◆ 两 个 女 人

 

  文/沙叶儿

 

她和她,情敌

多么危险的关系。像两只被幽禁在暗室的猛兽

随时都有可能突破禁闭,展开一场厮杀

 

她,抢了她的老公

并生下一个儿子。爱情是她的战利品

是的,在充满刺激和危险的角逐中

她什么时候输掉过?甜蜜和得意,在她体内开出一圈圈

颤栗的波纹

 

她,出嫁、持家、流产

在婚姻这场赌局中输掉了信仰、命运的砥柱

在塌陷的生活里痛风、失眠、诅咒、歇斯底里

幻觉、神经质、用哀痛治愈哀痛。憧憬就是用积木构建象牙塔

轻轻一碰,就坍塌了

 

二十年,她们的关系

像一根坚硬的骨头,支撑着浩大的仇怨、愤恨

生的支点。更像一根柔软的链条,紧紧锁住彼此的吼骨

谁能料到,它忽然间就被折断了。一阵微风吹来——

他死了!被他宠爱的第N个情妇谋杀

 

夕阳下,闹市转角

她和她,同样涣散的眼神、布满皱纹和沧桑的脸

同样再也流不出蜜汁的肌肤。就像在一堆死灰中发现星火

死死抓住对方

 

“我甚至希望你死去!”

“其实我的幸福短暂得像一阵风!”

仿佛唯有抓破自己,才能移开压在胸口的石头

仿佛唯有泪水浩荡,才能淘空尘垢

 

她和她,像失散多年的姐妹

每一个夜晚,一起喝酒、抽烟、谈论天气

骂同一个男人:他其实什么都不是,只是一阵无关痛痒的风

 

2013。04。13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ayeer10

 

 

◆让我们衔起被摘下的花

 

     文/海湄

 

昨天早上,我曾想对背着随身听的中年妇女

曾想对她伸向花朵的那只肥手

说:不要,不要哇
不要摘下来

 

我本该说出来,为盛开,为早上的清冷和夜晚的沙尘

为天气,为世态,为一株细瘦的枝干

为水和沿着水践踏出的小道

 

还会有几只飞禽,斑头雁,红尾伯劳,啄木鸟,灰喜鹊
落下来,我不会提到布谷鸟
没有了真实的田野,就
没有了布谷鸟

没有了布谷鸟,就不会想起家乡绵延和肥厚的土地

哦,稀疏到几近灭绝的鸟啊,没有了家乡的田野
这是多么奇妙的孤寂,
让我们来一个拥抱

让我们交换一下彼此的翅膀
让我们
衔起被摘下的花,并且告别她留在原地的紫色的浆液

 

        2013。05。23

 

 

  

◆我是你枝头跳过的松鼠

    文/木小叶


我是一只松鼠  在你的枝头
轻轻地跳跃
不抖落你的梦  连同你的鲜花和果实
惊扰的只是你的一滴微露
 
莫要惊慌  也别紧闭门扉
我的高度还不足以向你的窗口里
探望
轻轻地跳跃
远却你的阳光  你的风和你的雷鸣
 
我只衔着尾巴
让一个词语  借你的一片叶脉
静静流淌


2013。02。21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mill128


 

当命运举起鞭子

   

   文/李月红

 

那些斜着身子从我身边吹过的风
那些在我头顶盘旋又飘走的云
那些对着我汪汪叫然后甩着尾巴离开的狗
那些我经历的又悄悄溜走的春夏秋冬
那些横亘在心头久久压抑的痛苦
那些曾经追求最终把我遗弃的幸福
那些赶也赶不走的是是非非
那些揉碎了又铺展,铺展了又揉碎的爱
亲爱,你能告诉我
哪些是命运多舛,哪些是理所当然
哪些是自然的流逝,哪些是命中的缺失
哪些是你我必将经历的
分与合,喜与悲,生与死
哪些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上最后的得失
在命运一次次举起鞭子时
亲爱,你告诉我
谁会轻轻握住命运的手,把它轻轻放下
  2013.5.30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liyuehong123

 

 

◆  

 

文/张乾东

 

我从不觉得
镜子里的那个我
就一定是假的

 

当然我也从不觉得
现实中的这个我
就一定是真的

 

对我本人而言
我更希望
镜子里的那个我是真

 

但我希望
他不要总是
看着现实中这个我的
脸色行事

 

这一点我想和他谈谈


2013。05。27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zgcjwxw

 

 

 二 姑 妈 

 

  文/ 迪夫


老屋出现了灯笼
红纸。酒与肉的香气
傍午的斜阳
把5岁的我拉成巨人
一个妇人黑色的头发
陷在昏暗的墙壁里
她正费力梳出来给我换榶吃

我用手接头发时
却只是一团潮湿
墙壁上泛起漫天的雪

老屋的灯灭了。屋子周围的星光
也灭了
我喊了一声
墙头的草动了一下。是你吗?
二姑妈
这些年你的发丝像风


2013.04.07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difushishe

 

 

◆花开的午夜

 

  文/依美

我没有顿悟。

我只想慢慢化水或瓷的光

 

这是我最后的火焰

空明的白光,盛大而空旷。

如在缠绵里带电的藤蔓

交与轮回的叶片

 

我没有在石头上标示爱

夜晚的伤口,只看到疼痛成河

 

花开的午夜

我再想象不出一个莲白少年

皈依在水的场景

 

2013。05。15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igexm

 

 

◆写诗的母亲

 

 文/中华民工

 

母亲的手很粗,从没握过笔
她用镰刀锄头在大田里挥毫
小麦、玉米、黄豆、芝麻——
自觉地分行、押韵
允许一些无关紧要的声音
在阳光下哼唱

我的童年,躲在她身后的阴凉
撕扯爱和疼痛。土坷垃滚动
发出金属的声音,翻唱亘古的农谚
母亲的汗滴敲在音节连接处的敏感部位
打乱涟漪扩散的节奏

今天,她不知道却属于她的节日
我在千里之外的工棚,学着她的姿势
为她写诗。写庄稼秩序井然
写麦粒闪闪发光,写一场毫无准备的细雨
濡湿她留在宣纸上的墨迹

种了一辈子庄稼的母亲,其实不爱庄稼
她的爱给了我们兄弟,给了柴米油盐
给了今生无法成熟的执念。写了一辈子诗的母亲
其实不认识字。他相信善有善报
相信尘世美好。她的心底流淌出的
是让儿女信服的诗句

 

2013。05。09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798700543

 

 

◆ 在  江 

 

  文/张强

 

在江庄

泥土是庄稼亲切的爹娘

一头牛是它远房的表亲

 

在江庄

麻雀常年把秋风穿在身上

乌鸦终日背着一口黑锅

 

在江庄

小河是村子宽阔的梦境

跳出水面的鱼是谁丢失的胡话

 

在江庄

干草和炊烟用来筑巢

月光用来编织打捞岁月的大网

 

在江庄

桃花杏花梨花一年开一次

庄稼山羊猪仔一年熟两茬

 

在江庄

春风年年绿日子节节高

雪花年年飘岁月年年老

 

2013。03。12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yuweng110

 

 

◆  粮食的保证

   

    文/雷文

我不会馈赠你黄金
但执意要从黄金中,提取纯粹的颜色

我。不善言辞,得到泥土的支撑
从生长到灌浆紧凑的节奏中
准备了两次,你心动的机会

而时机不能滥用。—次在五月
你裙裾的下摆,我昂然直立
—次在秋季,那些芯上
排满我的牙齿。这些色调
还抵消不了你的矜持
万顷稻田里,我呈现低头的姿势

除了频繁与你三餐相聚,我要让你
在饥饿时,用胃深刻地想起我
想起我,想起比黄金还有份量的爱情

 

2013。05。16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leiwen889


 

◆ 养   

 

 文/忆落之都

           
养虎是一种象征。
我更迷恋掌心里的暹罗猫。
它乞食,念经,将小鱼拍成跳跃的哈哈镜;
三瓣嘴似佛唇
多数光阴里口含虚空。

虎属阳。
猫属阴。从前世的猛兽
托生而来的灵物,剥下王袍,舍弃了暴虐之心
舌尖仅存一点红。
贪恋光阴的人,常怀敬畏之心
静夜里收割嘴角的莲花。

袖珍的猛兽值得用心供养。
我的饭碗为它留出一角
我的床榻为它空出一块。
这只皮毛紧束的口袋
装入了人间短暂的光阴,和更多的闪烁之物
体内的神灵渐涨——

午夜,它从自己的身体跃出,扑向墙壁
祖母的画像应声跌倒。
 
   2013。05。24
 


◆  北  风 

 

   文/西望长安

 

这是大雪纷飞的徐州。除了皇帝

和死囚

没有合适的人选可以

直击旷野

这是野旷天低树,犯了兵家大忌的

梅花,孤军深入到

顶层设计

这是秦腔,怒吼

悲音,完全融入角色的

带刀侍卫

这是我孤独的车震,从政治诉求

脱颖而出的

个人盘带

万物以我为中心

囊括了不朽的山水。他憔悴得

像受了满清十大酷刑

子时颠三倒四,卯时振翅欲飞

 

2012年12月

 

诗人博客:http://blog.sina.com.cn/xiwangchanganhexiaozhao  

 

 

[转载]向《天津诗人》秋之卷推荐作品展示(30首)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