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津中华民工
天津中华民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825
  • 关注人气:9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归空城兮》月刊第一期

(2012-09-01 16:46:29)
标签:

转载

[转载]《归空城兮》月刊第一期月刊(第一期)  主编:高爽


++++++++++++++++++++++++++++++++++++++++++++++++++++++++++++++

编者语:

    1.所选诗歌,全凭个人趣味。既不宏观也不公正更不公平。但是我的偏好绝对公开,所选诗歌就是证明。
    2.在近期,我的眼光里,刁钻的诗歌才是淘沙之下的宝石。何为刁钻?即便是一行出其不意的诗歌,它的生机勃勃的想象力恰如离玄之箭,简洁,尖锐,力透纸背。让我过目难忘了,它就是好诗。
    3.诗的来源仅限于本论坛。当下,诗歌论坛大同小异,诗歌水准也是水天一色、不分彼此。这里有足够的诗歌来证明其活力的存在。
    4.如果遗漏了哪些诗歌或者诗人,纸里也包不住你的诗歌之火,还会有其他人欣赏,顶你。
    5.我所选诗歌仅限于本月份的。让我披沙拣金的翻完所有的诗歌也不现实。精力所限,只能以月刊的形式呈现给大家。
    6.说说缺点。诗歌无贵贱,虽然我写的不下半身,不口语,不非非,但是我也欣赏这样的诗歌,总不能都是乡土控吧,对现代诗的理解如果还停留在徐志摩的“轻轻的我走了”那我就觉得其实你真的可以轻轻的走了,不用写了。我还是希望论坛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氛围。我不喜欢那种歌颂式的抒情。

==================================================================================================


入选作品



《路口》(外一首)
        

                     * 无言

可能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它撑起了程线,照亮了一个转折
留下的那个点,那么远。又那么近,在泪水汹涌时
我突然发现,天在变色
所有信心满满的人,开始委曲地低下头
意外,我们胸中遮不住那一丝脆弱
与薄。看着天空,双手不愿抛离昨日的茶花
看着丰腴充足的雨水,你不忍,把蜡像上,那个小妇人的脸刻去
你一次次转身,在风花之上想起三月的脸,有着她们的某张面谱
一次次转身,你没压倒一丝红杏的诱惑
即使在国泰民安的七月,即使你装着大公无私地进行一番访查
压不倒。同时你惧怕寂寞七月的雨,与十月的霜
你惧怕在某个灯火相聚的晚上,突然看到月光稀薄,怜悯
那么远的海水,像无数张喇叭
隐隐之间,路口在转折
你一次次跳动着,淡漠三月,邂逅七月

夕光
     
清风好,山石开道
走到溪水边,看你的眼睛
被波光卷着卷着,就落进了十月
那一抹的慈容,捂暖了几十载日头
茅草屋,在故乡深情地望着
树叶落下来,栀子花瓣
一个女人,用她一生的柔软
孕育了那个秋天
果实。噢我已长大
长河落日圆
再看不到那缕缕炊烟

  

《抵达》
         

                   * 中华民工

故乡恬睡在麦芒上的五月 我跋涉在一场雨里
青春在暂住证上逐日消损佝偻的姓氏
尽量装扮出脱俗 清高 微弱的光芒
始终也没有抵达 粮食走向粮仓的土路
土路尽头稻草人扼守的结界
已习惯被时间推着走机械摆动双腿
逆风飞来的是麻雀 燕子 蚂蚁 与我无关
我已不是十年前花五毛钱 去跟路边的老乞丐
购买乡音取暖的少年
允许我说出 身体内部的暗伤
把自己交给骨缝里渍出的铁锈 被锄头掀翻的脚趾甲
对于城里的金属有一种天然的融洽
绕开积水里的陷阱 试图完成一次
铿锵绽放的过程

 

《鱼缸里的鱼》
                 

              * 子在川上曰

定量供应精美的食品,
定时换水,用气泵补充氧气,
每隔一段时间,给他们挪一个位置,
这样,会更加赏心悦目。
有时候,我也坐在鱼缸里,
等待着某个人微笑着走过来,敲了敲玻璃。
看到他手中的食物,
我便满心欢喜地游了过去。


《在他乡》
           

               * 唐朝兄弟

每天  头举一枚红太阳
隔着窗
隔着林子里的早晨
看对面枝头上的小女孩
奔跑  撒欢
再过两个月
睿睿就是这般模样



《梧桐街》
           

               * 烟渚寒沙

窗外雨声正大,时间暗自低鸣。撑伞的人
走进密密的梧桐,他尚有湿身之险。“对面的私立医院
会不会像积木浮起来?那么轻……”
我们在屋内喋喋争吵,用爱相互伤害对方


《化妆师》
            

               * 余燕双

双手在哑巴九浮肿的脸上
轻轻抚过
梳头,涂上粉底,套上长襟。八仙桌上摆着六样
一杯水酒让她喝下
壮胆。好让她有体面的上路


《下沉》
       

          * 北礁


天亮前,我多么想成为
一粒落在井里的沙子
攥着那束月光,缓缓沉向幽幽井底
在溪水与古井边缘,我犹豫过
浮在溪流潺潺里的诱惑,无论如何
总有比井底蛙鸣悦耳舒缓
然而,我还是选择了做一粒井沙
幽深的荒漠里,尽管缺少些浮萍与水草
吸附在石壁的苔藓,也能点一泓月亮的华章
我不羡慕落在井里的树叶
告别白杨翠柳的高大,以帆的姿态出现
不知道,落井里的浪漫还能支撑多久
我不追求下沉的速度和美誉度
地平线以下的人生,告别潮汐的日子
每下沉一寸,可以猎获一尺幸福
不寻求星星与我携手下沉
一泓死水,半亩无法淹没大人物的方塘
怎可能,把我半湿半干的妄想浸透
不由自主,朝着井底的神秘窥视
搁浅在石缝的蛙声,深陷在淤泥的辘轳影子
让所有过往的事物,沉重而苍凉
最沉重的不该是灵魂,最无情的应是毁灭
在寻求归宿的路,不需要太多奢华
一粒沙在井中平静下沉,算不算永生



《布局》
         

                * 芒原

卒子已经到了汉界,楚河
一步之遥。此刻,进可攻,退可守
大片的疆域幅员辽阔,土地肥沃
后方,挤满亚麻、灌木
其实,你我的身体矮过高粱、玉米
黄天也矮过厚土。思想的
本体论,一些蝼蚁,在秋日隐藏行迹
这是一个自我的战争
自我的沙场,和平的水罐里
镜子折射出了纹路,失节和操守
稍安勿躁。版图上必须布局出进与退
像——
工业园区建在北边
居民小区建在南边
商业基地建在西边
娱乐场所建在东边
……
但,这一切
谁敢说?不是一次生米与熟饭的
策反。



《儿子的托马斯小火车》
                       

                  * 以梦为马

托马斯要过隧道了,天就要黑下来了
儿子紧皱着眉头,他的托马斯
几次都在隧道里翻车,然后滚下悬崖
我和妻看着他,一起站起身
然后蹲下。等在隧道的另一边
我微笑着给儿子描述出口
语速尽量轻快,语调尽量舒缓
尽量不触及隧道的黑
尽量不触及石头的坚硬
妻子微笑着不说话,只默默的看
儿子的小火车出发了
真像一条蜿蜒蠕动的绿皮火车
它鸣响了汽笛,冲下陡峭的山坡
它呼啸着,没有迟疑
我们等待的隧道口,响起了
哐当哐当地声音



《凤凰山哭了》
         

             * 柔和风暴

岁月把四季剪断 迈入秋天的脚步
在月光下呢喃 在城南守望

霓虹灯高挂的城市 在浓雾中飘遥
迪声在山与山之间回荡 唤醒它
让忐忑的心脏更加忐忑 久存的伤痛
与仅有的氧气 凝固了小草
扑在母亲怀里吸吮最后一滴乳汁

天空的绵羊藏起月光 风拍打头顶
透心凉 蛐蛐与狼的嚎叫
把毛细血管拉长 随同万物呼吸声
颠覆不平静的夜

一片飘落枫叶 荡起思念的船浆
久别的容颜在空中划出 曾经柳树
下的故事 再一次放映

时间在冻结中苏醒 世态在炎凉中变烈
未有的孤独 空虚 寂寞像火焰燃烧
把心烤焦 把未来烤灭

迷茫的生活 被世界遗弃
它哭了 泪水化着一条河
养育的小鱼 残虾 正啃食它心脏
再一次哭了 此刻的河流 把自己冲灭

离世才发现 自己脱离社会

 

———————————————————————————————————————————

 

论坛同步链接:http://ztxinghuo.5d6d.net/viewthread.php?tid=6483&page=1&extra=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