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津中华民工
天津中华民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931
  • 关注人气:9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每日一星:王志刚(62期)

(2012-08-02 13:52:34)
标签:

转载

 

                                 每日一星(第15期)

  

编者按:新锐诗刊重在推陈出新,每日推出一个很有实力的民间诗人的组诗,让读者系统地了解此诗人的语言风格,潜在气质与思想才华。并将在纸刊的“新锐之光”上组成方阵推出。欢迎广大有实力的民间诗人向本刊自荐,把诗寄到本刊投稿邮箱。已在本刊发过每日一星的,请不要再寄,谢谢合作! 

 

 

    今日之星:王志刚

 

 

 

《我愿意》
 
月圆的夜晚交出自己 交给风声一根骨头
交给暂住证一粒盐 在盐上种一棵庄稼
在庄稼杆上找到镰刀的豁口 擦拭锈迹
擦亮回去的借口
 
霓虹下说出对蚂蚁的尊敬 说出阳光只能在低处行走
说出蛇皮袋遗失了出生的证据后 选择缄口的心情
用我的余生捡拾混凝土上的铁屑 打一把锄头
翻晒来路上的脚印
 
在人多的广场喊出我的姓氏 用卑微的信念支撑春天
给一棵草一个理由 在秋天到来之前
告诉在三月出嫁的妹妹 抓住所有与花有关的节令
得到蜜蜂的原谅
 
          《异地书》
 
许多曾经倾慕的事物 日渐浑浊
盛开或者凋谢 跟红绿灯的眨眼如出一辙
甚至越来越恐惧 出走的乡音躲在城市拐角
粘上腐烂的霉菌 再中了工业污染过雨水的毒
烂到彻底 成为一堆泥
 
常坐在十几层的楼顶 坐在异乡的时间之外
故乡的时间之外 看炊烟与化工厂的烟筒拔河
看厮杀过后的天空 风也蓝得要命
与薄薄的云彩上 一只驮着石头的蚂蚁张扬的目光
对视 瞪到它羞红脸
 
 
我的梦醒在 比这个城市的正负零低一层的缝隙
趁发霉之前拼凑穿越的理由 从更低处的泉眼开始
经过磨盘封住的老井 经过蒿草从生的打麦场
经过打铁炉下冰凉的灰炭 经过联合收割机扫荡过后的
溅满绿色液体的麦茬地 回到老屋颓败的墙根
与那只断了一条腿的蛐蛐汇合 试图找回
土炕与脐带的契约
 
          《我相信》
 
月亮被搪瓷缸摇碎的夜晚 遥远的村庄
一定醒在一场雨里 聆听风声
或许风声已被胡噜湮没 或许雨停了
或许再也找不到浇愁的杯盏 或许月亮被李白宠坏了
在五十二度的波光里 扭成一尾鱼
荡起粼粼的涟漪
 
我在雨里写诗的夜晚 打着喷嚏的村庄
一定趁着打铁炉下灰烬的余温 玉米和高粱各抡起大锤
打一把六角形的钥匙 飞溅的铁屑被经过的风扣留
交给秋天 交给村庄连接粮食的土路
等待与我骨子里的铁锈交融 焊接
 
我被银色的冷箭追逐的夜晚 瑟瑟的村庄
一定拒绝了北风中加速的呼吸 那扇紧闭的门
生锈的锁孔 一定等我旋转六个角的密码
打开腊月的月色 月色下花期提前的
一树桃花

 
          《七月》
 
遗落的麦粒发芽了 我便想起夏天
嫩黄孱弱的腰 玉米苗一拧身
就比太阳高一头 父亲的锄头发着狠
——喝退农事空虚的步子
 
风吹的消极 勾起村庄积郁的暗伤
母亲的炊烟弯着腰 躲避蝉鸣占据的天空
蒲扇 煽起艾香缭绕的音符
荷叶上的一滴露珠醉了  滑落
——被一条锦鲤驮走
 
萤火虫来了又走了 它把灯笼挂在树梢
月亮瘦成一把镰刀 收割青纱帐泄露的风声
稻草人把我的梦拎出地平线 被一只鸟鸣打开的黎明
——交出去
 
           《热浪》
 
六月走的太匆忙 被麦芒刺破的天空
热浪 滚滚而至
搬运河流的妻子 站成一棵树
离她几十米的稻草人 用破草帽接住
被我喊疼的名字
 
 
允许我说到夜色 说出爱
说出火焰燃烧的骄傲 说出醒在一盏灯里的星星
说出城市里被水淹没的狂躁 说出水下潜在的危险
说出一地碎烟蒂瓦解的精力 拽着尾气厮杀的
身体的一部分
 
霓虹在跟风谈判 施展诱惑和暴力
我一直注意它们的扯皮 四分五裂的夜空蓝得要命
桂树下汲水的女子 时不时看我一眼
我的心跳已无处安放  横卧大地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