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津中华民工
天津中华民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723
  • 关注人气:9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现代诗选粹【网博好诗选展(第296期)】

(2012-07-23 18:09:33)
标签:

转载

向诗人老师们学习

[转载]现代诗选粹【网博好诗选展(第296期)】
作者:
胡志红  云海无岸  邵小平  中华民工  李明春  蕾蕾  张枚枚 

      宗海  风荷  余幼幼  (排名不分先后)

  

 

    胡志红 诗三首

  

低处的阳光

  

  一定有一些阳光

  在低处,在生活的暗道里

  行走

  她们伸出麦穗般的手

  一路抚摸

  那些逆风的野草,折断羽翼的鸟雀

  噩梦中惊醒的孩童

  

  沿着一只蚂蚁的触角

  你可以看见一条母性的河流

  原始、温暖

  好像天地初开时的第一道光线

  源于她们的召唤

  一条条蚯蚓,从冻土下钻出来

  打开春天的大门

  在低矮的工棚、阴暗的矿洞

  犁耙翻开的泥土里

  她们打开柔软的身体

  舒展成九月的稻田

  

  多少次

  我抬起被生活压得很低的头颅

  看见她们从天宇垂下来

  像是神垂下的怜悯

  

  2012.7.19

  

  清晨,晾衣服的女人

  

  在阳台上,她把衣服

  一件一件地挂起来

  大人的、小孩的、男人的、女人的

  她的动作安静平和

  像是在心中

  挂起她的一件件小幸福

  此时,庭院里的丝瓜

  伸出长长地枝蔓,把大朵的黄花

  别在她红色的睡衣上

  而她的肩膀落满斜斜的阳光

  

  这是七月的早晨,万物澄明

  透过我的窗户

  一位晾衣服的女人

  拨开我身体里的尘埃

  触摸到那些遥不可及的柔软

  2012.7.17

  

  潮湿的火焰

  

  一定是源于我最初的绽放

  迫使你背井离乡

  那时,在那离别的山坡

  我一定以泪痕的样子

  燃烧在她的脸上

  

  这些年,我一直陪你走南闯北

  在生活的背面,在你身体内行走

  借助你的七经八脉,你的血管

  我把自己一次一次地点燃

  从你的脚跟到发梢

  我闪电般的爬升,烟花一样

  照亮你阴雨绵绵的夜晚

  

  有时,你会见证我的存在

  在工地,在脚手架上

  我以汗的形式在你的脚下燃烧

  甚至,请你张开手掌

  那渗出的血迹,也会开成我的摸样

  

  我之于你正如种子之于春天

  我是你的一杯酒、一滴汗

  流淌的血液,思乡的泪

  ------我是你胸中无尽的火焰

  2012.7.10

  

http://blog.sina.com.cn/u/2471783993

 

  《轻倚七月的门扉》

  ————写在生日来临之际

  文/云海无岸

  

  栀子花吐露着芬芳,在时光的静谧里

  忘却了忧伤。自由自在的白云

  像一只欢乐的大鸟

  尽情地舒卷着翅膀

  

  心是一座年久失修的城堡

  是谁打开了生锈的门锁

  风儿适时涌进。花前月下何其相似

  所有的开落,都是今生的劫

  

  轻倚七月的门扉,迎接这个美丽的

  日子。我该用怎样的柔情

  守候和顾盼,那份不曾凋零的

  爱,依旧灿若夏花

  

  2012.07.20

http://blog.sina.com.cn/u/734c6ee5010129h1

 

  微风(组詩)

  

  作者:邵小平

  

  

  ◎小浪底的桃花

  

  

  小浪后面是微风,微风后面是蝴蝶的翅膀

  这样的季节适合游山玩水适合划船

  不带很多人也无须一个人

  

  一条大坝不是用梦建造的,拦住了它该拦住的

  也放走了它怎么拦也拦不住的

  白云白,飘过小浪,青山还是青山

  

  坝下的桃花开得忧而不伤,让遇见的人想遇见

  把脸放在桃花中间,比桃花还灿烂

  唉,最幸福的一枝却怎么最没有安全感

  

  

  ◎冰河在暗夜里喀嚓一声

  

  冰河在暗夜里喀嚓一声

  裂纹爬上滨河路的寂静

  

  沉默的集体突然有了发言者

  抱在一起的突然松开

  

  到对岸去的那个逃,滑倒了

  要不夜色一定也有黑熊的重量

  

  冰河在暗夜里喀嚓一声

  让吊着的心长久放不下来

  

  喀嚓一声,有时也是一个伴

  提醒夜行者有的事物还醒着

 

  

  ◎风雨路

  

  

  雨垂直落下

  嘭嘭嘭——雨打在伞顶上

  伞下的人听的是雨的音乐

  雨声伴随着脚步声

  

  雨有时绕开伞顶

  斜着落下

  从侧面扑打过来

  湿了伞下人的鞋袜和小腿

  

  当雨旋摆着落下

  打伞的人,一时也就

  顾不了自己的前面后面左面右面

  甚至于顾不了那把伞

  

  

  ◎好像在哪儿见过

  

  

  “怎么这样面熟,好像在哪见过”

  在陌生的城市熙攘的大街上

  有人惊喜着跟你这样打招呼

  

  是啊,好像在哪儿见过,怎么那么面熟

  也许本来就是熟人

  好多年没见,后来变得陌生了

  

  其实从来就没有见过,突然遇见的

  只是一个在心中描摹了千百次的熟悉的

  陌生人,或者说是撞见了缘分

  

  

  ◎孤山峡

  

  

  逢石湖,一座小山三面环水

  所以有了孤山峡

  孤山峡并不孤单,与龙凤峡八里峡

  成为黄河三峡

  

  水下犀牛望月的故事埋得很深

  崖壁上神仙洞的传说藏得很高

  水映青山山绕水,相对于人心

  滚滚黄河在这里就显得异常沉静

  

  在孤山峡看什么都是成双对的

  那远处的峰叫双轿峰

  孟良寨守门的狮子也是一左一右

  一艘轮渡刚在峡口转弯

  另一艘就在清河渡口解缆启程

  

  登上大河楼的人也不是孤单的

  我比划远山的时候就有人指点近水

  我说着峡谷的长就有人说索道太短

  有人陪我上山来

  就得有人陪我下山去

  

http://blog.sina.com.cn/u/1320298817

 

    工棚随笔  入伏了

  

  作者:中华民工

  

  《七月》

  

  遗落的麦粒发芽了我便想起夏天

  嫩黄孱弱的腰玉米苗一拧身

  就比太阳高一头父亲的锄头发着狠

  ——喝退农事空虚的步子

  

  风吹的消极勾起村庄积郁的暗伤

  母亲的炊烟弯着腰躲避蝉鸣占据的天空

  蒲扇煽起艾香缭绕的音符

  荷叶上的一滴露珠醉了滑落

  ——被一条锦鲤驮走

  

  萤火虫来了又走了它把灯笼挂在树梢

  月亮瘦成一把镰刀收割青纱帐泄露的风声

  稻草人把我的梦拎出地平线被一只鸟鸣打开的黎明

  ——交出去

  

  《热浪》

  

  六月走的太匆忙被麦芒刺破的天空

  热浪滚滚而至

  搬运河流的妻子站成一棵树

  离她几十米的稻草人用破草帽接住

  被我喊疼的名字

  

  允许我说到夜色说出爱

  说出火焰燃烧的骄傲说出醒在一盏灯里的星星

  说出城市里被水淹没的狂躁说出水下潜在的危险

  说出一地碎烟蒂瓦解的精力拽着尾气厮杀的

  身体的一部分

  

  霓虹在跟风谈判施展诱惑和暴力

  我一直注意它们的扯皮四分五裂的夜空蓝得要命

  桂树下汲水的女子时不时看我一眼

  我的心跳已无处安放横卧大地

  

  《潮湿》

  

  这个季节的雨水心性太反复

  不必再说洪涝阴霾

  我们铺设了这里的排水管道却忘了加个三通

  连接工棚

  

  已习惯赤着脚从低洼处行走

  穿梭于城市的缝隙以插秧的姿势

  复活发毛的责任蔓延直至被空无驱赶

  在床板下湿滑的苔藓上亲近草色

  寻找家园

  

  拔节的楼宇以高过视线

  蚂蚁搬来安身立命的石头举过头顶

  胳膊上暴露的青筋和蚯蚓厮杀

  我试着站上去极力扯开喉咙

  ——喊出去

  

http://blog.sina.com.cn/u/1798700543

 

    打伞的人走着(四首)

  

  作者:李明春

  

  

  打伞的人走着,像望了一样一串串红

  风雨熄不灭,风雨无阻的样子

  

  那些黄叶,簇拥在台阶下

  是时间的碎片

  

  打伞的人走过,那些往事

  是浅浅的雨水中,砖缝里绿着的

  苔藓

  

  打伞的人,看到那些雨滴

  溅起一个又一个细密的针脚

  母亲在纳着鞋底,为了让头顶的雨云

  走得更远

  

  

  猫叫着

  

  

  天下着雨,一只小猫在窗外叫着

  像一根火腿肠横卧在,书架上

  

  那些书,合拢着双唇

  窗外的小猫叫着,像那些雨丝

  

  扯得长长的,那根火腿肠

  在隐约中,被切碎

  

  丢给了,窗外的小猫

  像那些干涸,被那些雨水咀嚼着

  

  

  泥泞

  

  

  土是无辜的,雨水也是无辜的

  可雨水和土在一起

  便成了泥泞

  

  走路的人,脚下在咯吱咯吱作响

  像一只闲不住的耗子

  在嗑噬,在磨牙

  

  驶过的车轮,溅起泥浪

  让人有些打滑的担心

  

  泥泞,是一种污浊

  对于人的行走,只因有了一种践踏

  

  土和雨水

  还承受着怨恨和谩骂

  

  如果在旷野中,土是土

  雨水是雨水,水在上,土在下

  是一种相安无事

  

  

  黑色的水管子

  

  

  如果黑色的水管子

  没有注满了水,在哗哗流淌

  黑色的水管子

  只是一种黑色的空虚

  

  黑色的皮管子

  在哗哗流淌,那些水哗哗哗淌下了

  三层水泥的台阶

  我想到了水往低处流

  

  一只小鸟,在第二层台阶上漫步

  不上也不下

  仿佛找到了一种心理的平衡

  

http://blog.sina.com.cn/u/1832292634

 

  松花江三唱

  

  文/蕾蕾

  

  1

  

  我用纤细的指尖抚平你胸口的涟漪,

  目送你一泻千里,听你不朽的涛声。

  你的额头,多么宽广平坦,

  记录过多少兴衰荣辱的历程?

  

  我以花的名义

  在你的两岸飞翔,

  斯大林和太阳岛款款前行,

  逸出淡淡的幽香。

  

  柳荫抚弄着野餐的人们,

  孩子的嬉戏和着江水拍岸的笑声。

  一对对情侣在伞下徜徉,

  依然唱着那支不会老的梦。

  

  倒拨几十个年轮,

  我扣响岸边童话似的小房,

  热切的脉搏期待着马歇尔冰淇淋

  照亮我童真的眼睛。

  

  长发连同银丝一起踏上渡轮,

  熟悉的江风

  淋湿了我,

  也淋湿了万里晴空。

  

  2

  

  你用千百朵浪花托举货轮,客轮,

  你用一江阔水养鱼育虾。

  

  你与哈尔滨生生相惜,

  写出朴实的日子,浪漫的日子,屈辱的日子,扬眉的日子。

  

  你用洪水警戒

  生与死的挣扎!

  

  一座防洪纪念塔,还有父亲的汗水,

  溶入你矜持的平静,一言不发。

  

  3

  

  翘首云朵升起的地方,

  一泓圣洁的天池镶嵌在长白山巅之上。

  云蒸霞蔚,煮沸满腔热忱,

  那是你母亲冰清玉洁的期望。

  

  你辞别蓝天,绿树,冰雪的脊梁,

  义无反顾,闯荡在东北的大地上。

  不畏沙石,笑纳泥浆,

  哺育着黑土地,吞吐稻谷的馨香。

  

  粗矿的东北汉子为你歌唱,

  窈窕的女儿为你梳妆,

  森林起舞,鱼儿徜徉,

  柔和的月色洗净了你的忧伤。

  

  你举着千年的执着,万年的倔强,

  不舍昼夜地流淌,

  跨过吉林,内蒙古,黑龙江,

  一直奔向三江会师的远方。

  

  (注:松花江主干发源于长白山天池和大兴安岭,沿途收入许多支脉河流,最后和乌苏里江一起汇入中俄边境的黑龙江,然后一起流入海峡。松花江全长1900公里,流域面积54.56万平方公里,超过珠江流域面积,占东北三省总面积69.32%。径流总量759亿立方米,超过了黄河的迳流总量。)

  

  --蕾蕾于2012720

  

http://blog.sina.com.cn/lrao07450

 

    如此相爱(诗四首)

  

  作者:张枚枚

  

  

  契约

  

  给你献上黄金的盒子

  装上我的心

  还有

  你和我的宿命

  

  如此写人生的契约吧

  抛弃我的自由

  与你

  此生不离不弃

  

  想这样说爱,可以吗

  无论什么时候

  彼此

  绝不相互伤害

  

  表白

  

  给我写信吧,如果你去远方

  或者说话

  如果你已经归来

  爱的香息,必须环绕左右

  ——如果爱我

  

  给你写信呀,如果你去远方

  或者说话

  如果你已经归来

  爱的香息,必须环绕左右

  ——如果爱你

  

  如果没法写信,也不能说话

  呵亲爱的

  你能告诉我吗

  爱的心意,该怎样表达

  ——如果彼此深爱?

  

  心愿

  

  想写很长的信,一直到老眼昏花

  诗笺上会有很多情绪

  雨点落在枝头,莲开并蒂

  几许忧伤,几许欢喜

  泪滴的,含笑的

  ——呵一腔痴心

  

  有什么绝妙的表达么,努力寻求

  一定要诠释得尽善尽美

  精美的画卷,最美妙的乐符

  必得赏心,必得悦目

  诗意的,经典的

  ——呵一怀痴意

  

  会有最宁静的地方吧?要你珍藏

  千般痴心万般痴意

  月圆的时候,月缺的时候

  一样的爱,不变的爱

  寂静地,默然地

  ——缓缓流淌

  

  

  答案

  

  

  不断地问自己,在白昼,在黑夜

  还爱你吗

  如果还爱,那么继续写呀

  爱过你吗

  如果爱过,也写下去吧

  虽然我的爱

  也许

  永远也不会懂得爱的心意

  

  把你写的信翻出来读,等的时候

  那时你的傻

  那时你的泪,那时你的追问

  那时你的爱

  那时候的执念,那时候的痛

  虽然时光荏苒

  可是

  你的心无论如何也不想改变吧?

  

  就这样回到原来的地方,不离开

  一首首写诗

  遥远地相爱,漠然地欢喜

  等我老了

  回忆你的话,你的笑

  多么幸福

  ——当我怀想着爱最初的摸样死去

  

  2012.07.20.11:00.

  

http://blog.sina.com.cn/u/2176454642

 

    一颗悄然闪现的星子

  

  作者:宗海

  

  破晓时分,村庄翘起的檐角

  指向遥远而神秘的天象图

  那里,一颗新的星子悄然闪现

  

  此时,简易的产房里

  突然传出一声“呱呱”的啼哭

  嘹亮的声音,瞬间擦亮了清冷的黎明

  爷爷笑了,奶奶笑了,亲人笑了

  小黄狗从梦中惊醒

  而母亲疲倦、潮湿的面孔上

  已充满了无限的柔情

  

  宁静而古老的村庄,生命继续繁衍

  历史在这里重复,但并不原地踏步

  又有一些英雄将要出发——

  男的叫狗剩,女的叫马莲

  

http://blog.sina.com.cn/u/1882735962

 

    《无声的繁华》(外一个)

  

  作者:风荷

  

  无声的繁华

  

  养蜂人已回来,你用铅笔

  在纸上,画毛毛虫和小麻雀们的爱情

  窗外的葡萄园,在蓝天下

  

  好漂亮,还有水晶高跟鞋踩过的声音

  愿望变得简单,不一定

  要梦着蝴蝶。茉莉又开花了

  

  小朵,紫色。想起北方的佳人

  枕着月光。绿皮火车开来,活奔乱跳

  红鲤鱼,还有童话和歌谣

  

  提及过往无妨,旧容颜

  我们之间,已省到不再称呼姓名

  东流入海,曾经纠结的波浪

  

  三千里江山是自己的,现在

  麦香和蔷薇,谁也要不走谁的幸福

  你唤自己“奢华”抑或“倾城”

  

  影子爱人

  

  岛屿沦陷——

  之后。传说中的风收回了老式剧本

  奔赴了另一个码头

  

  有妖娆女子招摇,似野蔷薇

  她把流水揽在肩上

  她饮露水,吃月光,在暗夜里眼睛发光

  

  而你终于懂得隐忍,学会辨认气象

  不与记忆为敌,在内心的

  花园种植莲荷

  

  独自逍遥,你有自己的渡口

  看一匹白马来河边饮水,天晴的时候

  晨光轻笼,四野无人

  

  接下去的剧情在另一个章节里

  据说是蔷薇花谢了。放下刀剑的整个舞台

  独剩一个背影,名曰影子爱人

  

http://blog.sina.com.cn/jiangnanfenghe

 

  余幼幼诗二首

  

  《无憾》

  

  与他见的最后一面

  是他去世前

  两个月

  在我的书房

  一个小时

  他只向我讲诉了

  此生第一次

  也是唯一一次性经历

  对方是同年级同学

  刚刚失恋

  

  他们没有谈过

  哪怕一天的恋爱

  女孩怀着对前男友的眷恋

  主动邀他

  去开了一间钟点房

  并传授他

  各种姿势和技巧

  

  弥留之际

  他说还有很多梦想

  没有实现

  死亡面前

  十八岁被省略了很多

  好在他做了一次

  真正的男人

  

  2012.7.19

  

  

  《救我》

  

  我时常对着镜子

  看自己

  我的眼珠圆得就像

  两粒安眠药

  只是

  比死亡

  更惴惴不安

  

  我的情绪不好

  所以要

  把痛苦都写下来

  我承受不了

  的东西

  害不死我

  就请它

  害死

  除我以外的人

  

  2012.7.14

  

http://blog.sina.com.cn/lingluoxiang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