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津中华民工
天津中华民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6,931
  • 关注人气:9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西翔选诗[一百二十四]

(2012-06-11 09:09:32)
标签:

转载

向各位诗人老师学习

那片云有雨 选本

 

于耀江 诗两首

 

◎ 孤独的玉米

 

玉米种在社会的两岸  秋天到了

河水露出了石头  清澈在很浅的地方成为沙子

多余的想法流到了下游  桥墩站在那

像一件乐器  水渍的弦从高调到低  现在充满平静

孤独的玉米回来了  从两个岸边的忧伤里

从黄得像金子似的忧伤里  一个地主的梦醒来

到处都是乌鸦系着玉米叶子领带的周围

过几天下雪了  天地间也改变成了一种白的颜色

很轻的白  很白的白  落在乌鸦的脊背上

作为敌人的反面  或比敌人的自身还要寂寞

 

◎ 五点钟

 

不知道小镇的五点钟卡在哪了  一棵杨树

和另外一棵杨树  因为有鸟巢的关系靠得很近

 

这个时候  青草也一根根慢下来  普遍地低

引申为在低处生活的人  把烟囱放在高一点的地方

抬眼望出去  鸟飞回的翅膀贴在眼眉上

 

收音机重复报纸说过的话  重要就得重复

从高处传到低处的声音  遇到比低处还低的电压

听起来吱吱啦啦的  像两片肺叶合不到一起

 

向日葵经过一天的象征回来了  自觉地站着

自觉地低下了头  在属于植物本来的精神里有点累

墙的阴影增长一寸  就有一寸回家的感觉

 

太阳落山了  山的后面有关于铁烧红的记忆

巷子的脚印被小镇挤窄  有的挤在天边飘不回来

有的挤在半道上  干脆丢掉布底纳出的鞋子

 

蜜蜂上紧了五点钟的发条  从前院飞到了后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50ea6301015ogt.html

  

我在春天回来

 

◎ 荒原子

 

除了你,还有什么
深入内心。我开始想象
我想跟你谈谈
这夜晚,体内的暗语
在纸上行走

 

我还在留恋,缘于春寒
或出自内心的火焰,可供
静坐的肩胛,把持续的
暖。分给端庄,一个永夜

 

我在春天回来,于意念之间
对着从容的流年,暗影下的孤单
我会说出:始料不及的爱
或者幸福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4ccd1c0102dzxv.html

 

向瀑布学习如何放下

 

◎ 梅雨

 

瀑布飞身跃下悬崖。恐惧,诱惑

像两件有碍发挥运动成绩的夹衣

随手扔在草地,被山风吹起

斜挂枯松,像啸聚星云的破旗

我在泥土上行走

还是辈分极高的猴子,无法直立

虽以纤夫自况

却并没有拉着轻松的爱

裸身拉沉重的货船

或像一个拉拖网的渔夫

从鱼中过滤水

看来我得向瀑布学习如何放下了

目前还不敢奢望

到喷泉那里进修拿得起放得下

估摸暂时还不会

跑到焰火菊花纹那里,研修放得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09b36260102e08d.html

 

山雨

 

随处春山

 

今夜有雨

酝酿 筹划 被密谋安排

丛林精灵奔忙相告 安排各自的盛况

天地交融是暴力之美

颤栗的石头 喉咙深处绽放雨花

偶尔有几处坍塌  狼藉一片

隐去欢愉

大山无需起身 溪流带走盈余

我吞咽下的果核里

居然灌满了山雨的孩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15be91c01013r67.html

  

 

 诗小雅 诗两首

 

 王维的月光

    

这是一片在禅林中长大的月光

它练习返影,也学习复照

 

它用隐形的翅膀参悟,深林

是它心灵的影子, 青苔是它成长的纹理

它和青苔一起老了

也和青苔一起绿了

 

有时,它有一点儿顽皮

它惊山鸟

让它们惊慌失措

它要以动,来衬托内心的大寂静

 

它总是到水的尽头,熟悉水性

像鸥鸟一样,扎进空

让白云从你坐看的地方

缓缓升起

 

◎ 李白的月光

      

那徘徊在燕草和秦桑之间的月光

病成你的诗句

病成万户捣衣声

 

在一首乐府的旧题里,你总是玉关情

举起长安一片月

你平胡虏

 

那些床前的月光,花间的月光,罗帏的月光

春风不相识的月光

都醉倒在你的酒里

 

跟着你三百杯的酒量

通大道

合自然

http://blog.sina.com.cn/u/1944970634

 

比远更远的地方

 

◎ 中华民工

 

乡关远就远吧 趁着夜色
把那些不愿提及的事物 放在肩上
累了
就出售给低空的云

 

城里的风很硬 打着旋儿
卷起零落的乡音 抛出霓虹的结界
我只能用搪瓷缸子里的酒精 占卜故乡的天气
缩短泥土与混凝土的距离

 

再远 就用体温保持
怀里仅剩的一粒乡土的温度
不在意渡口的潮汐 只关心母亲夜夜缝补的
村庄的细软 以及岁月穿过针眼时
油灯的旁白

 

谁站在那 比远更远的地方
被炊烟喊疼的乳名 被一尾童年脱钩的鱼
囫囵吞下 潜入
蛙鼓源头 沉寂的姓氏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35fdff0102e4qb.html

 

 

石头的绯闻 

 

◎ 若荷·影子

 

仿佛一切都是预谋好的

马路上的空气和灰尘

还有来回穿梭的风

都有可能成为帮凶

 

说石头与一尾妖媚的蛇

拥抱并且接吻

说石头内部潜藏石榴、苹果和玫瑰

说石头也有爱情蜜汁一样的水份

 

说他和亚当一样有原始森林里的

野野的性感和体魄

说他也有勾人心神的眼睛

吸引豪放美丽的夏娃

并且进入她的血液、骨头

制造可以心跳的泥人

 

两千年以后

石头被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珍藏

并且许多显微镜

好奇地在他身体上日夜磨蹭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665da00102e15f.html

 

 

 

审美


李郅


从哥特式建筑壮观
群落中把我的骨架拔出
缩骨。受体、骨鸽子
披上故园岩石的青灰
望我故宫
那血柱搀起的天脊
那瓦当倦推的云浪
和飞椽、挑起的视线
我给它失重、浮悬
铅自身心、甩出注目的鱼线
锚向。长躯沉掖入、大地胳肘里的黄河
它从中挑出一尾江鲠
在我的右上方、淌过去一条清澈的水流
那些泥沙、血痂、汗斑
历史的啄木鸟、啄空的时间、老人、工匠
我再为他们的泥土落泪
真是一朵贴地的小花
拿他们的土尘的脂粉自涂颜面
用低俗的泪、拽掖他们的弓身
给那飞椽的视线鼓张的远目的箭竻
我再为一座宫殿哭泣
不敢正视美
看见他们从大地上再次卷曲起泥巴的弓毂
指引我向着它的视线挑去的远天的一条长河张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f921c301013yeb.html

 

 

 

浩荡的边界

 

◎ 闻小泾

 

世界正慢慢被点亮,从早晨而来的

光,正在窗外汪洋恣肆

没有什么敢暴露于其中,不怕翅膀

被烧焦的危险,只有麻雀从树枝上

跃起,在空中作急速的飞行

还有几抹云朵,在高端作俯瞰的姿势

但俯瞰了几百年,瞰到了什么?

任何浩荡都是有边界的,墙角的那株

不知名的植物,正把几只蝴蝶藏在

自己的叶簇里,与盛大的光

形成对抗的意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fc691f0102eh91.html

 

 

 

屠刀

 

玲玲

 

你说,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我当时没有回应

因为,似乎有个预感:这把屠刀

我还会有再拿起来的那一天

我只是没想到它来得这么快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5e08490102ean1.html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