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天然的日记
天然的日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194
  • 关注人气: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陆天然:人与人为什么能够通心

(2016-01-22 15:13:06)
标签:

关系宇宙

通心

陆天然

导读

互联网时代的世界观

分类: 《关系宇宙》

陆天然:人与人为什么能够通心

——《互联网时代的世界观•关系宇宙》导读之一二六


由陆天然、叶舟、胡均亮合著、国务院研究室中国言实出版社出版发行的《互联网时代方法论丛书》第一卷《互联网时代的世界观•关系宇宙》第六章《关系宇宙进化对人生的具体指导》告诉我们:学会通心,才能读懂一切对象。

著名学者赵士林十分喜欢冯友兰先生说过的一句话:“东圣西圣,心同理同。”这话的精神出自南宋大儒陆九渊。“四方上下曰宇,往古来今曰宙。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千万世之前,有圣人出焉,同此心同此理也。千万世之后,有圣人出焉,同此心同此理也。东南西北海有圣人出焉,同此心同此理也。”

俞伯牙是战国时的音乐家,曾担任晋国的外交官。他从小就酷爱音乐,老师成连曾带着他到东海的蓬莱山,领略大自然的壮美神奇,他从中悟出了音乐的真谛。他弹起琴来,琴声优美动听,犹如高山流水一般。尽管有许多人赞美他的琴艺,但他却认为没有遇到真正能听懂他琴声的人。他一直在寻觅自己的知音。

有一年,俞伯牙奉晋王之命出使楚国。八月十五那天,他乘船来到了汉阳江口。遇风浪,停泊在一座小山下。晚上,风浪渐渐平息了下来,云开月出,景色十分迷人。望着空中的一轮明月,俞伯牙琴兴大发,拿出随身带来的琴,专心致志地弹了起来。他弹了一曲又一曲,正当他完全沉醉在优美的琴声之中,猛然看到有人在岸边一动不动地站着。俞伯牙吃了一惊,手下用力,啪的一声,琴弦断了一根。俞伯牙正猜测岸边的人为何而来,就听到那个人大声说:先生,您不要疑心,我是个打柴的,回家晚了,走到这里听到您在弹琴,觉得琴声绝妙,不由得站在这里听了起来。

俞伯牙借着月光仔细一看,那个人身旁放着一担干柴。他想:一个打柴的樵夫,怎么会听懂我的琴呢?于是就问:你既然懂得琴声,那就请你说说,我弹的是什么曲子?

听了俞伯牙的问话,那打柴的人笑着回答:先生,您刚才弹的是孔子赞叹弟子颜回的曲谱,只可惜,您弹到第四句的时候,琴弦断了。

打柴人的回答一点不错,俞伯牙不禁大喜,忙邀请上船来细谈。

那打柴人看到俞伯牙弹的琴,便说:这是瑶琴,!相传是伏羲氏造的。

接着他又把这瑶琴的来历说了出来。俞伯牙心中不由得暗暗佩服,于是又接着弹了几曲,请打柴人辨识其中之意。当琴声雄壮高亢的时候,打柴人说:这琴声,表达了高山的雄伟气势。
当琴声变得清新流畅时,打柴人说:这表达的是无尽的流水。

俞伯牙听了惊奇万分,自己用琴声表达的心意,过去没人听得懂,而眼前的这个樵夫,竟然听得明明白白。没想到,在这野岭之下,竟遇到自己久久寻觅不遇的知音!于是他问明打柴人名叫钟子期,和他喝起酒来。俩人越谈越投机,相见恨晚,结拜为兄弟。约定来年的中秋再到这里相会。

和钟子期洒泪而别后第二年中秋,俞伯牙如约来到了汉阳江口,可是他等啊等啊,怎么也不见钟子期来赴约,于是他便弹起琴来召唤,可是又过了好久,还是不见人来。第二天,俞伯牙向一位老人打听,老人告诉他,钟子期已不幸染病去世。临终前,他留下遗言,要把坟墓修在江边,到八月十五相会时,好听俞伯牙的琴声。

听了老人的话,俞伯牙万分悲痛,他来到钟子期的坟前,凄楚地弹起了古曲《高山流水》。弹罢,他挑断琴弦,长叹一声,把心爱的瑶琴在青石上摔了个粉碎。他悲伤地说:唯一的知音已不在人世,这琴还弹给谁听呢?

两位知音的友谊感动了后人,人们在他们相遇的地方,筑起了一座古琴台。直至今天,人们还常用知音来形容朋友之间的情谊。后人有诗赞美曰:

摔碎瑶琴凤尾寒,

子期不在与谁弹?

春风满面皆朋友,

欲觅知音难上难!

水滴融入大海,水滴与大海已经不可分离。个体接纳一切,生命融入无限。

生命的主要意义在于质量而不是数量,心灵交流的主要价值在于通心而不是维持,更不是纠缠。罗曼·罗兰说,有过心心相印经历者,即是尝到了天上人间的欢乐。马斯洛说,高峰体验(当然也包括人际交流中的高峰体验)是一种终极体验。这些话都内在地含有“通心”超越死亡的意思。

心理学家许金声说过:“人如其面,各不相同。一个人为什么能够与另外一个人通心呢?这个问题仔细一想,是不是有一点奇妙呢?宇宙间的一切存在物都是‘全子’(后人本心理学的一个概念),人也一样。所谓全子,是指所有存在物既是一个整体,又是更大的系统的一部分,而最大的系统就是宇宙。对于人来说,他既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个体,又是宇宙的一部分。或者说,他既是一个小我,又是宇宙的大我。就大我来说,每个人的大我都是一样的,只是有人觉知到了,有人没有觉知到。有人活出了大我,有人还在小我的世界里挣扎。一个人要与另外一个人通心,要求他多少能够超越自己的小我,多少能够体悟到一定的大我。”

大师罗杰斯对“通”的理解是“共情”。马斯洛与罗杰斯是对人本心理学贡献最大的两位心理学家。马斯洛在基础理论上的建树更重要,提出了更具基础意义的理论,但他对心理咨询和治疗涉及较少。罗杰斯把人本心理学落实在咨询和治疗上,在实际操作的建树上首推冠军。罗杰斯的贡献之一,就是他关于“共情”(empathy)范畴的发展。他对“共情”作了如下定义:“共情就是体会当事人的内心世界,有如自己的内心世界一般,可是永远不能失掉‘有如’这个特质。”

罗杰斯关于“共情”定义的这一特点主要是强调了换位体验。罗杰斯指出,当帮助性的关系建立后,咨询师是透明开放的,他把当事人接纳为一个独立的具有自身价值的个体,他能透过当事人的眼睛看透他的内在个人世界。“empathy”来自德文“einfuhlung”,其含义主要是美学上的。在我国美学界,“empathy”一词翻译为“移情”。移情说是美学的一个重要流派。

德国美学家立普斯是西方“移情说”的杰出代表,他曾在《移情作用,内模仿和器官感觉》一书中解释说:“移情作用就是这里所确定的一种事实:对象就是我自己,根据这一标志,我的这种自我就是对象;也就是说,自我和对象的对立消失了,或者说,并不曾存在。”

立普斯还说:“我们都有一种自然倾向或愿望,要把类似的事物放在同一个观点下去解释。这个观点总是由我们最近的东西来决定的。所以我们总是按照在我们自己身上发生的事件的类比,即按照我们切身经验的类比,去看待在我们身外发生的事件。”

马丁·布伯则是用“我与你关系”来说明“通”的存在,在《我与你》这本书中,他非常深刻地论述了人际关系,他认为有两种基本的关系:“我—你”关系、“我—它”关系。他说,处于“我—你”关系的人,“他一无所持。然他处于关系之中。”

马丁·布伯把“我与你”关系推广到人与其他生物的关系:我凝视着一棵树,我可以把它看作为一幅图像:一束沉滞的光波或是衬有湛蓝、银白色调之背景的点点绿斑。我可以把它视之为运动:密实胶结之木髓上奔流的脉动,根须的吸吮,枝叶的呼吸,与大地天穹不息交流或者微妙成本身。我可以把它当做实例而划入某一类属,以研究它的特殊构造与生命形式。我可以完全漠视它的实在,它的统一,而仅仅把它当做规律的表征。我可以把它分解为永驻不易的数,分解为纯粹的数量关系。

在上述的一切情形中,树始终不过是我的对象,它有其空间位置、时间限度、性质特点、形态结构。但是,我也能让发自本心的意志和慈悲情怀主宰自己,我凝神观照树,进入物我不分之关系中,此刻,它已不复为“它”,唯一性之伟力整个的统摄了我。马丁·布伯认为,我们与树以及其他生物的关系也可以是“我—你”关系。马丁·布伯所说的“我—与你”,是“通心”关系;而“我—它”关系是非“通心”关系。举例来说,当你眼里的一棵树只是一棵树时,你与树不通心;而在电影《天仙配》中,董永和七仙女以树为媒,他们和树是通心的。所以说,通与不通,不在于通心的对象,而在于你是否有一体之心。

人与人之间,天然具有心心相通的潜质,彼此的隔膜并不是源于自然的命令,仅仅是由于人们自心的障碍。只要打通障碍,则无人不可通心。

通心能力,其实是一种源于宇宙精神的普适基因。只要是存在,就一定具备找对象性的倾向、理解、亲和、协同的能力。

表面上,我们受竞争教育模式的干扰,但人体内还有更高级别的宇宙精神存在,因此,当斗争习惯弱一些时,我们已有的灵性会复苏,会偶尔主宰我们,会展现出人与人、人与物的关联性,并懂得分享和服务。因为真实的生命并不是孤立的个体,而是彼此依存和共生,一个杀人犯被关进监狱后也有忏悔时,他为什么后悔?因为他自己体内的宇宙智慧苏醒了,他的真我显现了,他才会为以前分裂斗争的观念和由此引发的行为而悔恨不已。

人与人,人与物存在之间,都有共同的宇宙精神而能相互感知、感应,能彼此心意相通,到目前我们虽然还找不到准确的依据,但科学家已发现——人类全体分享着一组共同的神经电路——就是很好的证明。试验证明,大脑中的“镜像神经元”能感受他人或环境变化的感受,即我们大脑里有个机制,可以通过观察别人的行为而引起共鸣,从而了解对方的意图及心情,这就是著名的“镜像效应”。每个人都具备读取他人情绪、情感及思维、行为的能力,而且是自然形成的,而不是后天学习的结果。

由此可知,人与人并不是孤立的,而是彼此可以直接理解和相通,因为我们全体都在分享一组共同的神经电路,我们都具备了感同身受的能力,佛家讲“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至此也有了更直观、更有说服力的理论基础。

当代心理学上倡导的“同理心”、“同情心”、“模仿力”、“移情”、“通心”等都是从不同角度在解读“心”的方方面面,我们的镜像神经元越细致敏感,我们便越能感受他人的身、心、灵。

人的感应能力相通能力不仅仅局限于人与人,其实,人在相同的环境、特殊的环境下,都会产生相同的情感、情绪和思维、行为,如面对大海,绝大多数人都会感慨大海的博大和宽广;在山崩、地震和洪水面前,都会感受到人类的渺小和无能;青年男子在看到绝色美女时都会多看几眼,许多人还会直接有生理反应。总之,两个不同的人只要处在一样的特殊环境里,几乎都会产生“共鸣反应”,我们在心灵相通中彼此依靠,彼此相知,彼此更加自信而有生机。

如果我们无法读取他人的心和环境的心,那么,子女就不可能模仿父母和学会认识事物,人与人、人与存在就真是彼此孤立,因为无知,人类就不可能生存下去。我们无时无刻不在领悟他人的智慧,而后内化成自己的经验。在人与人的交往中,即便是最陌生的关系,其实都包含着最亲密的关系,因为人是一个动态变化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与外界交换信息、能量和智慧,无时无刻不在与一切存在对话。我的点点进步,都是环境教化的结果,我自己只有极少数的作用,外因远远大于内因。

总之,只有当我们与外界一切存在心意相通时,我们才会活得有自信、有能量、有光明、有大智慧,否则,我们都将处在封闭的僵化的黑暗之中,我们的生命都必将枯萎凋谢。

(作者:陆天然/《互联网时代方法论丛书》主编、中国互联网方法论课题研究中心主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