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寒柳的觉醒之路
寒柳的觉醒之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51
  • 关注人气: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对海林格家庭系统排列之我见 张宝蕊博士

(2010-11-01 17:06:47)
标签:

杂谈

                            对海林格家庭系统排列之我见

                 文章出处:中美精神心理研究所作者:张宝蕊时间:2006年1月18日
   
    受邀参加海林格家庭系统排列的示范工作坊,深感荣幸,因为我早就耳闻海林格的大名。首先,令我映象深刻的是海林格先生的大师风范。他的笃定自在,非普通的心理治疗家所能比拟的。没有深度的修养与内敛,是无法有这种沉静又自如的态度,尤其是他权威的语词表达,温和有摄人,令人自然的就会对他产生信服之心。

    海林格家庭系统排列,很像我在学习家庭历史所描绘的家庭树(family tree)的原理,只是,他将其“主体化”与“活动化”。一个人的家庭时代的背景,一旦活生生的展现时,就好像一个人的历史重新活过来,其间互动所产生的能量,就开始被激活。家庭成员,无论是活着的或是逝去的(包括胎儿),是已婚的或是离婚的,是同居的或是分居的,是亲生的或是领养的,他们之间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又会像真实的生活一样,重新的被触动。此时,海林格就会用心理剧的方式借着家庭排列,将当事人的家庭系统一一呈现在大家的面前。从这两天半(本来是三天,有半天我请假)的经验中,我看到了家庭系统排列对人们心灵所产生的悸动与震撼,是非常大的。只是,我有个疑问,在哭过,在愤怒过,在难过。。。。。之后,当事人是否就会从根本上成长了?治愈了?他是否有能力意识到现时家庭的状况,而防范于未然不再重导覆辙?

    私下,我访谈了几位参加过这种排列的当事人的感想。他们一致认为他们的心胸变得宽容了些,因为他们明白了自己一直所背负的内疚与自责,并不是与自己有直接的关系;他们愤怒的对象,如父母、兄弟、姐妹,也不是应该责备的对象。这一切都是家族中前几代所造成的影响。所以,排列完之后,内心舒坦很多。至成长或是治愈,似乎还没有太多的体会(这并不是定论,只是这几位的看法)。

    是的,这也是我的观察。这种系统的排列,基本上强调以当事人的问题,是受到前几代家族的影响,如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等,而且是有决定性。例如,在这次的展示中,有一个孩子问题是注意力不集中。作治疗时,她的母亲与他在一起。海林格问他母亲一些问题之后,就很肯定的说,这个孩子的注意力不集中,是来自于焦虑。焦虑什么呢?焦虑他的母亲会死亡,离他而去。等到海林格先生为孩子的母亲排列出他先生,也就是孩子的父亲家庭中数人死亡的事件之后,海林格就很坚定的对她说,这个孩子的注意力会恢复集中,因为她母亲的焦虑已经被处理。由于她不会再焦虑,因此,这个孩子也不会再焦虑。当然,我并没有追踪这个个案的后续,但是,我见到的这个孩子,无论是在排列前还是排列后,我并未觉得他的注意力有多么的不集中。只是看得出来,他很粘他的母亲。粘母亲的原因很多,如果是与系统有关,那么排列之后,是否会立刻见效呢?

    除了这个孩子之外,我还去找了几位刚刚做完排列的女士,但是,他们都拒绝交流。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在接受预约时,曾经签了一个协定,不与他人分享感受。我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要他们签这个约呢?

    另一个现象也是我所不理解的,那就是,当一个当事人在排列完之后哭泣得很厉害时,依照我们心理辅导与治疗的原则,此时的陪伴是很重要的。但是,在这次的展示,就有一个这种情况出现,那就是,当下,海林格就宣布大家休息半小时。他也休息去了。那个当事人就一个人坐在那儿哭泣。由于我很关注他的情况,因此就观察了一阵子。他哭了好一会儿,然后很茫然的抬头看了大家一下,而后就离开了。我很不理解这一点。因此,就去问海林格(平常他不接受问问题,也不互动。我之所以能够提问,因为是被邀请的客人。)他回答我说:“我不是治疗师。你说的‘支持陪伴’是治疗师的事。”他认为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过程,我们不须要去帮助他,“帮助”反而会弄巧成拙的。当时,我立刻有另一个疑问,既然不是治疗,那么他们刚才在做什么呢?他不是治疗师,他是什么身份呢?我反而产生了困扰。另外,依我之见,海林格先生混肴了支持陪伴与帮助的概念;这二者并不是等同的。无论如何,他是此种排列系统的创始人,他有他的理念,我尊重他。

我的浅见
    海林格的这种排列法是很特别的,它强调了心理治疗上对过去事情的“再经验”、“原谅”、“接纳”,并且主张与过去“修好”,他符合了整合原则;另外,在系统的排列中,将当事人的家庭,特别是当事人本身的消极能量,提升到积极能量的“转化”规律,我并不怀疑它对人们的帮助。只是,有几点看法,在此就教海林格先生及学者专家们。
    1.海林格的权威性,让我想起了佛洛伊德。很多情形下,当被排列者回答他“不知道”的时候,他说:“你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而且,在好几种不同的情形下,他对个案是拒绝的,或是“强迫”他们接受他的说法及看法。当事人不能有任何违抗。在这点上,我又想起了荣格(Carl Jung)。荣格曾经说过,真正的分析专家不是心理分析师,而是当事人。我比较认同他的这种说法。藏传佛教的经典上,也有类似的说法。

    2.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所要承担的责任,如果所有问题的责任,都放在前人或前人所做的事件、死亡或是冲突上的话,它就成了另一种决定论了。在心理学的发展过程中,行为心理学向来主张环境决定一个人的未来。其实,任何决定论都否定了一个人的良心或自由意志,海氏的家庭系统排列,似乎也像行为主义那样,脱离不掉这种理念。

    3.每个人的最根本的问题,我认为与孤独感有很大的关系。因此,注意到人与人之间的支持与陪伴,是我很强调的。我对海林格所说的“个人过程”(personal process) 原则,本来没有太大的反对,但是,如果像我所见的那种情况---禁止他人的支持,我就觉得不太合适,毕竟,支持会让人觉得温暖;一个人时,特别是在痛苦的时候,就会使人觉得孤独无望。
    海林格家庭系统排列到底是不是一种治疗?我认为是的,虽然海林格本人不承认自己是治疗师,但是从这个过程看来,他的确是要帮助人们达到治疗的效果。现在我看到许多人学了一点这种技术,就大胆的替人进行排列。我觉得作这种排列的人,一定要非常的注意与小心,因为,整个过程是充满了强烈情绪与负向能量,如果没有充分与良好的训练,它对治疗者与当事人都会造成伤害。

转载自:中美精神心理研究所 http://www.saits.net/read.php?tid-272.html

相关推荐: 1.成为咨询师的根本要件(新版)张宝蕊博士
            2.同理心(Empathy)与它在心理咨询中的运用

          3.挑战在咨询中的运用张宝蕊博士  
          4.
武汉整合心理机构-武汉心斋 张宝蕊老师在武汉超个人心理学咨询师培养机构

          5.广州整合心理机构张宝蕊老师在广州超个人心理学咨询师培养机构
          

          6.生命服务网-赵阿贞灵性家族排列治疗工作坊:

            [深圳]11.12-14赵阿贞灵性家族排列治疗工作坊

            [成都]12.10-12赵阿贞灵性家族排列治疗工作坊
            [广州]2011.1.1-3赵阿贞灵性家族排列治疗工作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