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上洛布衣
上洛布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478
  • 关注人气:1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离奇梦境(二)【散文】/崔文

(2018-09-03 21:28:12)
标签:

梦境

奇异

分类: 我的散文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是人们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可我觉得不全对,毕竟梦是客观事物在脑海的瞬时反映。昨夜,当我为一场梦惊醒时,闭上眼,另一场梦又在离奇上演。凌晨四五点,了一离奇古怪的梦,抢救性拾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随着女儿开学时间的日益临近,原本答应带她去野外登山的,因为工作忙,错过了暑期的最佳时机。周末带妻女一起登上了离城区不远的山顶,下了山已是黄昏,我们疲惫地迈着沉重的步子徒步回家。回来淌过一条山溪上坡后,一条分叉路将我们径直带进了一户人家

这是朋友阿米尼的家,以前我来过,而今天阿米尼家里没人。庭院屋舍俨然草坪平整,四合院的围墙上有青瓦,墙根整齐地摆放着秋后拉回来的苞草,微弱的夕阳轻轻撒在草坪上,发出稍微刺眼的光芒。挨着没有围墙那面,是厨房。我们走着走着,发现厨房案板上有四零八散的鱼肉,血腥得几乎完全腐烂,显然是被什么动物吞噬过后的场景,成群苍蝇不时在案板上飞舞。厨房后门和院墙之间,有两米长的小路,挨后门口有个木条做成的狗笼,听人来狗雀跃跳了出来,把人吓了一跳。我连忙冲上去抓住狗绳,开了后门,远远看着她们沿着路西岔路走了,我准备出去,只狗不顾脖子缰绳,冲过来露出锋利的利牙,伸舌头,撕咬着不让我出去。

我发现,这条狗像疯了一样,呲牙咧嘴,口涎乱飞,满身的毛根根竖起,瞪着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我用余光扫了周围,却没能看见一根木棍,在它向我发起猛烈进攻快要冲过来的刹那,我猛地从它侧边溜了出去,随关上了门。门外的锁子插销是用竹筒做成的,像极了古时的条形锁。扣了锁出来发现这里山林茂密,路西有好几条分叉路,发现,我跟她娘俩走散了。

穿过一大片茂密的山林,远远望见树丛里一位年龄大致五十岁出头伐木匠,头上戴着用蔓条编成的草帽,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蓄着浓密的胡须,两只深陷的眼睛炯炯有神,腰上绑着草绳,腰间别有长把斧头。我向他问路,他说这一向村里有野狼出没,最好还是别一个人走。我和他聊起我朋友阿米尼,他怔了半天,好惨啊,前几天阿米尼在家做饭,被野狼咬伤,毒性发作,还没来得及赶到医院,就停止了心跳。做了个深呼吸,迅速屏住气跟着他进入了一空荡荡的树林,为什么说空荡荡,是由于林间的树距很大,稀稀落落的几排针叶松纵横交错,呈状。一路上,他滔滔不绝给我讲这个村的村长其实就是他,最近山林里有只野狼经常下山袭击人,村里发生了多起离奇死亡事件,好多村民家里因为害怕吓不敢出来几乎断了柴禾,所以趁着这个时候,他拿着斧头,上山砍柴捎带回去,好乡亲们生火做饭。他问我怎么来了他们村,我说为了满足女儿的山愿望,下了山她们走散了,我说了路上发生的事,他竟一点都不奇怪,只是很急切问我妻女走的路线,我说朝着路西去了,他长长舒了一口气,“西边安全,路的东边出来就是他们村。

听了这,我稍微松了一口气,但内心的弦一直绷着,没敢松开。我们边走边聊,刚准备上坡到大路上的时候,背上的柴禾猛地朝上一倾,腰别着的斧头顺着松叶林滑下去,我去捡,没想到斧头倏地滑下了山。村长说“这下坏了,手上没斧头,遇到野狼可咋办?

不知者无畏。我没有亲眼见到野狼,所以在斧头的滑下山时候,我心里竟没起一点波澜。村长怕我担心,宽心说:别怕,跟我顺着坡跟走,能安全些。我就和他一起走,走着走着刮过一阵风。这不是一般的风,风来时夹杂着砂砾和树叶,像极了狂风暴。我们刚捂着眼睛,这时一只庞大的狼从我们头顶的扑了过去,我们都屏住了呼吸。

 等了好大一会,我们估摸狼走远了,向狼相反的方向绕了一大弯,插斜向村里赶紧报信去,毕竟村民们还不知道呢!到了村里,我发现,乡亲们被组织在树林间一处很险要的地方,这三面环山,南面是水。村里十几个青壮年手持长把斧头,在三面山腰围成了一座铜墙铁壁,加之山岩上用钢丝网围着,专门用来保护群众,防止野狼偷袭设置的缓冲隔离带。靠水这一面七八狙击手,手里端着步枪。我发现这几个枪手里面还有我原来老同事,我们警队里是出了名的狙击手,个个子弹上膛,枪口瞄向河岸,随时准备出击。村长急忙把刚才的野狼下山的情况向大伙作了通报,让所有村民要保持高度警惕,壮汉们紧握长把斧头,严防死守三面的钢丝网,保持着高度警戒。带队的同事看我两手空空,寄给我了一把六四式手枪满荷的弹夹,好保护乡亲们安全撤离。十几分的时间里,我们把村里的老弱病残,带小孩的妇女重重集结在水上用轮胎做成的简易小船上。突然,我远远看见有只野狼顺着北山向我们匍匐挪动。说时慢,那时快。我赶紧用枪瞄上了那只狼,高喊狼来了,大家目光如炬,死死地盯在北山钢丝网外的狼果断抠扳机,狼像受惊了一样,一下子不见了,过了会狼出现在了河对岸,狙击手瞄准野狼后腿,啪得一声,击中了狼的后腿,鲜血直流。那只狼突然打了个趔趄,跳跃着,嗷嗷地叫着,恐惧的眼神里透着一丝哀怨,村长连忙阻止大家开枪,说狼是群居动物,杀不尽的,大家才停了下来。后来听说,那只狼就成了村长家的常客,守护村里的大门,可惜我再也没敢去,我怕狼找我报仇。

我迫不及待赶到家,发现妻子早早做好了饭,急切地等我女儿正在给她新书上写名字。我把路上的遭遇讲给她们的时候,女儿张大嘴巴,蹦出了一句老爸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