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记者张庆彬
记者张庆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02,448
  • 关注人气:10,6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张双楼7•30矿难真相,还能隐瞒多久?

(2010-09-28 05:42:53)
标签:

徐州矿物集团

张双楼

730矿难

矿区

遇难者

记者

18611171108

分类: 记录真实

半个月过去了,张双楼7•30矿难树欲静而风不止,知情者一起诉说着这段真实的故事
   

            张双楼7•30矿难真相,还能隐瞒多久?                                          

                                                                    记者  张庆彬  苏醒
   “我什么钱也不要,只要把人还给我……”妻子刘云哭诉着。
一去踏上不归路
   “这几天采的煤质量特别好,矿上工作进度又加快了”,7月29日晚上吃完饭,张辉边向妻子刘云讲述着矿上的情况,边收拾行装准备上矿。刘云拾掇着碗筷,重复着不知重复了多少次的叮嘱:“一定要注意安全”!
张辉要去矿上值夜班,不曾想,却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年仅28岁的张辉家住江苏徐州沛县张双楼煤矿附近的村庄,年纪轻轻的他就和其他村民一样,在张双楼煤矿谋得采煤工一职,拿着一月不到两千元的工资,干着一天三班倒的工作。
近期,他主要排晚班。
    不知怎的,搞不清什么原因,张辉上班走后,刘云在家就坐卧不安。据刘云母亲所述,每次张辉下井,刘云都提心吊胆,睡不好觉,但这次的反应更为强烈,她怕出现意外,她想都不敢想。
    7月30日上午十点左右,刘云接到煤矿工会打来的电话,说煤矿出现意外,通知她到矿上去一趟。预感到凶多吉少的刘云哆嗦着,不知怎么挂断的电话,跌跌撞撞的和公婆来到了张双楼煤矿。
救护车鸣着警笛出入矿区大门,声嘶力竭的哭喊声揪得人心发慌,保安来了一车又一车,遇到的人个个神色凝重,矿上的这种气氛让她感到窒息。
    在张辉工作的掘进三区外,刘云被告知张辉已遇难,现被送往江苏徐州丰县的殡仪馆……
    说话者声音低沉,让她节哀顺变。
    晴天霹雳的噩耗撕碎了刘云心存的点点希望,她不敢相信,不愿相信,不能接受,也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打击。
    路上,她还曾侥幸设想自己丈夫不会有事,即使出事,也不至于生命戛然而止。
    然而,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与无情,无论你再怎么恳求与不舍!
    刘云昏死过去……
    “为什么要把他拉到丰县,为什么要把他拉到那么远的地方,为什么不让他回家,我要去看他”,醒来的刘云哭喊着,听得人揪心、难受、心疼。
    在丰县殡仪馆,张辉独自一人寂寞的躺着,一起下井、同时遭受不测的工友也没有陪在身边。
他们被分别安放在不同的城市。
灰头土脸,煤渣印迹清晰可见,挣断的安全帽带子在脸上划过血痕,厚厚的工作装被井底风撕碎,长筒皮靴也未幸免……
    刘云扑上前去……
   “5天了,我姐她喝口水都吐,她不是不饿,可水灌进去就又吐出来”,刘云的妹妹刘影哽咽着向记者讲述。
   “看着我姐像疯了一样,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蜷在被窝里,抱着我姐夫的照片和衣服,不肯撒手,给她吃东西,她就说‘他在那儿躺着,什么都不能吃,我吃什么啊?你就把他还给我,没胳膊没腿都行,我什么钱也不要,只要把人还给我……’我都不能听到这话……”刘影控制不住,泪珠簌簌地滚下,扭过脸去。
    “可怜我这女儿,天天抱着他的照片和衣服,站在床头,把脸贴在结婚照上,一站就是一夜,一声不吭,就这么直挺挺的呆呆的站着,让我这当娘的看着,嗨……”刘云母亲泪如雨下,低下头,布满老茧的双手怎么也擦不干滚滚滑落的泪珠。
    “事情发生四五天了,他们矿上除了来了个死亡通知,其他连个电话也没打,更不用说什么安抚慰问了,他们都在躲。说是矿难缘于地震,为什么徐州那么多煤矿没有震,就单单震张双楼矿?为什么张双楼矿那么多的施工地点没事,就单单震最深的-1200m?”说到这儿,刘影悲伤中夹杂着愤怒。
    “嫂,我不能给你打电话,当天中班发生了冲击地压,那是微型的,没有人身伤害,谁知我们夜班又出现了,哎……”王强挂断电话后,给刘云回复了以上信息。
记者深夜密访
    事故发生后,徐矿集团的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7月30日凌晨3点15分,张双楼煤矿井下-1200 m作业面发生“冲击地压”地质灾害,造成当班在该区域作业的6名矿工被埋,初步判定这次“冲击地压”是由地震诱发引起。
   “为什么徐州那么多煤矿没有震,就单单震张双楼矿?为什么张双楼矿那么多的施工地点没事,就单单震最深的-1200m?”刘影对徐矿集团发布的消息表示强烈质疑。
    阴霾的夜空,压得人喘不过气,8月4日凌晨两点,记者顶着酷热到达徐州,刚下火车,即被遇难者家属悄悄接走,住进了张双楼矿附近的宾馆。
    调查在夜幕中展开——
    推开宾馆房门,首先见到的是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矿工家属,她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蒙着头,旁边站着她的母亲,眼披血丝,提到女儿,她心疼的说不出话来,只有用手抹眼泪。
    当记者走进这位矿工家属,坐在她床前时,她露出了脸,但眼神呆滞,张了张嘴,想说话,但什么也没说,泪水便顺着眼角滚落床头,打湿枕巾。
    7•30矿难,让她失去了丈夫,几天过去,她仍不肯接受这个事实。
    停顿许久,她发出了微弱的声音:“我想为死去的他讨个公道,为什么中班时已发现井下有危险,不能下井,为什么还要强迫他下去?”
    事发后,一名矿工冲破各种阻挠发布信息,称这是一起完全可以避免的灾难,并称事发前10小时,就曾发生过一起严重的冲击地压事故,但没引起矿领导重视,仍然强令工人继续施工,结果发生不幸。
    当晚,一知情者悄悄告诉记者,称当天晚班本该出勤38名工人,但其中2人点完名刷完考勤卡后没有下井。出事的时候井下共36人,分两个工作面,矿难发生后,当场遇难6人。120救护车司机证实,在送往大屯煤电公司矿医院的路上,又死一人,其余29人全部受伤。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7•30矿难的受伤者被安排在不同的医院,其中,张双楼矿医院收治17人,大屯煤电公司矿医院收治8人(一人在路上死亡),徐州矿物集团第三人民医院收治5人。让人不解的是,矿方禁止所有受伤住院的矿工及陪护人员与外界联系,甚至自己的亲属都不能,并且给掘进二的轻伤工人每人300元,其用意不言自明。
    记者通过各种形式的调查和访问,在遇难者家属的带领下,调查工作艰难展开。
    一遇难者家属拿着好心人给的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和江苏省煤矿安全监察局的电话,满怀希望的打过去,结果大失所望。
    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给的回复是:“死亡人数在三十人以下的去找省煤矿安全监察局”。拨通江苏省煤矿安全监察局的电话,得到的回复则是:“你去打一下煤监处的电话,我们不受理投诉。”而煤监处的回复则是“我不是这个专业的,不懂你说的事情,对于你的遭遇我很同情,你去网上找其他人的联系方式吧。”
    在张双楼矿医院,记者与一位遇难者家属一起找到矿难受伤者,当问及矿难原因之时,他们或语焉不详或避而不答。记者驻足病房门口,一挂着吊瓶去厕所的同房病人讲:“谁也不敢讲真话,矿上来人说了很多次,你根本问不出什么的。”
    一穿红色衬衫的中年男子在病房外承认他是张双楼矿派来“看护”病人的矿工。
    记者试图接近张双楼矿区调查,没能成功,电话联系矿长,无人应答。拨通处理7•30矿难事件的矿区负责人电话,他却以各种形式推脱拒绝记者的采访,并称矿长朱庆华已失去人身自由,按照上级领导意见,他现在也不宜接受采访。


遇难者亲属被“晾”张双楼煤矿大厅



    记者随遇难者亲属来到矿区,上到矿长,下到区长,都不见其踪影,遇难者亲属就只能坐在大厅的地板上等待,六七个小时过去后,不见矿长朱庆华的身影,却见一车一车的保安接踵而至。向其他矿工打听7•30矿难,他们如受惊吓一般,不敢提及,只说你们自己在这儿找吧,他们大会小会的一再被叮嘱,警告矿工不要再向任何人提及此事,称遇难者的家属都已安抚好,一家赔了六十万,签好了协议,所有事情都已办妥。
    事实上,当时还没有一家遇难者家属签字。矿区这样警告矿工,并采取断网的形式,禁止矿工与外界联系,这其中的猫腻更是欲盖弥彰。
    中班的张华向记者透露,他们升井时,井下支撑的凹形铁板已被压平,综掘机也蹦坏了,他本以为晚班会停,没想到还会继续。
    遇难的张辉与受伤的王强是结拜兄弟,他们在矿下出生入死多少年,早已是铁杆哥们。事发时,他俩坐在一起,但张辉却先他一步,远离红尘。
    当刘云拨通王强电话问及事故之事,他为难的向刘云表示抱歉,让刘云节哀顺变,称他迫于压力,暂不能说,继续追问,听筒那头则传来掉线的“嘟嘟”声。
挂断电话,王强给刘云发来以下信息:
“嫂,我不方便,有时间我会告诉你的……”
“嫂,我不能给你打电话,当天中班发生了冲击地压,那是微型的,没有人身伤害,谁知我们夜班又出现了,哎……”
    记者乘上出租车,在矿区周围捕捉信息,司机的表哥恰巧是张双楼矿的职工,聊天中,他拨通表哥电话问及此事,对方称事发掘进三,死了六七个工人,原因是挖的太深了,事发前10个小时有预兆,但矿领导没重视……
    记者以其他身份住进徐州的一家宾馆,希望发现蛛丝马迹,半夜,一位山东境内的遇难者家属悄悄找到记者。
这次事故中,他的哥哥不幸遇难。
    这位家属告诉记者,他还没有见到他哥遗体,事故处理方找过他家几次谈赔偿条件,并且警告他们,遇难者遗体分别被送往不同的地方,如果不在赔偿协议上签字,他们将不可能见到尸体。同时,遇难者的家属分别被安置在不同的城市,即使是同一座城市,也是在不同的宾馆,相互之间无法联络。矿区这样安排的目的,一是怕遇难者家属之间联合起来把事情闹大,另外,遇难者家属之间的赔偿金额也存在不一致。谈判一天天过去,一天一个价,像卖东西一样,时价赔偿,就看对方的口味以及家庭背景。人多势众、有家庭背景的,矿方的赔偿金额就高些;势单力薄、没有家庭背景的,矿方就想象征性的几万元打发掉一条人命,实在不行,再采用恐吓威胁等软硬兼施的手段,逐渐的增加。
    这种没有诚意,只想赔点钱就了事的谈判态度让他难以接受。
    这位家属称,他不在乎多少钱的赔偿,他希望找到事实的真相,如果记者需要任何帮助,他都会积极配合。
“封口”带开胶
    受伤住院的矿工被严密监视,无法接近;张双楼矿中断网络,禁止矿工与外界联系的同时,给知情者每人发了几百元的“封口费”;遇难者的遗体被分流在不同的地方;遇难者家属被安排在不同的宾馆,相互间不能联络,且被告知不签赔偿协议则无法看到尸体……
    口总算被封住,协议终于被签订,7条鲜活的生命最终被以金钱的形式换算,然而,出事的煤矿仍在作业,新一拨的工人又在重蹈着往日的覆辙。。
    随着时间的流逝,封口的胶带逐渐失去黏性,使一如既往持续调查着的记者增加了新的线索。知情矿工发来邮件——《告诉你7.30矿难事故的真相》:
    首先,很同情你们的遭遇,也对你们致以真心的慰问。节哀顺变。
    现在矿上说是由于地震而诱发的冲击地压而造成矿难,那是纯属推卸责任,你们矿难家属要联系起来。要整理一份材料,向省一级煤矿安全监察局反映情况。具体应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1、-1000水平以下煤层能否开采?张双楼矿在没有任何深水平开采安全防范措施的情况下,要求工人到-1200水平掘进施工,是否违法?
   (据我所知,国家煤矿安全监察总局曾经有文件规定,-1000水平以下的煤层是不许开采的,)
    2、从6月份开始掘进施工以来,曾经先后几次发生冲击地压事故,只是没造成人员伤亡而已,但矿上一直没有重视,没有采取任何安全措施,仍然强令职工掘进施工。是否违法?
    3、7月29日的中班5点半左右,(下午5点半,发生矿难前10小时)。发生事故的施工地点就曾经发生一起严重的冲击地压事故,压坏了综掘机及一些设备,并也向矿调度室和相关领导汇报,但仍然没有引起矿领导重视,仍然没有采取相关的安全措施,仍然强令工人继续施工,导致10小时后发生了如此重大的伤亡事故,它们是否违法,是否玩忽职守。你们家属要一起反映这件事,一定要追究相关领导的责任。
    4、他们说是地震引起的地质灾害,你们问问他们,为什么徐州那么多的煤矿没有震,就单单的震张双楼矿。为什么张双楼矿那么多的施工地点没事,就单单的震最深的-1200。
    5、你们受害者家属可以联系一下,一起整理一份材料,联名向省工会,省安全监察局反映情况。也可以借助媒体的力量,现在矿上舆论封锁的很厉害,不许别人议论此事。
    6、一点请求,不要把我的邮箱告诉任何人。否则我在张双楼就没法呆了。




    循着这位矿工的提示,记者和众多张双楼矿内部人士取得联系,一位老矿工表示,综掘机是机械化掘进的一种设备,这个坏掉,就必须打眼放炮,掘进打眼放炮是正常的,关键是中班发现有冲击地压现象时候,就应该停产。平常的掘进是在—1000米水平以上作业,而现在是在—1200水平作业,越深越容易发生冲击地压。
    躺在病床上的王强也终于讲出事故发生的原委,他承认了事发前井下已发生冲击地压,并且崩坏了综掘机及一些设备,矿调度室和相关领导也知道此事,但没有引起重视,为赶进度,晚班时,区长孙峰和班长强令他们下去修机器,然后继续施工,不幸他们被井下的一股强风推倒。
    事情终于真相大白、水落石出。
    十天的调查结果,让人毛骨悚然:今年徐矿集团1—7月份共发生11起伤亡事故,其中张双楼矿发生4起:1月19日,张双楼矿外面项目部死亡1人;3月21日,张双楼矿掘进二区死亡1人;4月23日,张双楼矿掘进二区又死亡1人;7月30日的这次事故,死亡7人。
    目前,徐州矿物集团第三人民医院收治的5人中,仍有2人在ICU,包括护理人员在内的任何人,都不许接近,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生还的希望非常渺茫。
    采访结束,矿工忧心忡忡地表示,张双楼矿屡次发生矿难,矿区从不接受教训改善工作设备,却以封口的形式掩盖事实真相,用钞票打发逝去的生命,现在,他们如同趟着地雷作业。
    半个月过去了,张双楼7•30矿难树欲静而风不止,知情者一起诉说着这段真实的故事
    7•30矿难真相,你还能隐瞒多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