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昆辉
林昆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9,032
  • 关注人气:7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影评】《塞伯格之恋》狂想曲

(2011-04-12 13:51:46)
标签:

沙龙

心理咨询

心理治疗

教育

林昆辉

心理

塞伯格之恋

影评

狂想曲

文化

分类: 电影生命教育讲义

《塞伯格之恋》狂想曲

 

《赛博格之恋》解析

一、楔子

With You 喜悦而悠扬的音符中,精神病院里两个妄想症的病人,把病症和爱情揉在一起,谱出一段华丽的爱情狂想曲。红色人偶指导式自我语言、幻听、割腕、插入电线、通电的Cyborg充电画面,林秀晶入木三分的演出黑色惊悚的开场戏。精神病人家属——妈妈的慌张与错乱,更把全片导入悬疑惊恐的精神疾病世界。惊魂甫定的观众还在犹豫继不继续看时,阿姨已经推着李咏君的病床开始带观众导览,——精神病院内各个病友的病史。

又是一部如同《飞越杜鹃窝》(大陆译名《飞越疯人院》)般描述精神病症的影片吗?不是的,看到那个没有脸的面具兔,夸张的贯穿每一个病人病情的高张力戏份,观众就慢慢发现——这是一部黑色喜剧片,只是Rain出入各个戏份的强弱力道不够劲。其实把Rain换成周星驰,这只没脸的面具兔就能够演出十分的夸张、十分的妄念、十分的深情、十分的病态与十分的喜感,这种阴阳爆裂于一身的戏感,才能和林秀晶的阴柔、阴沉、阴郁、阴狠与阴狂并驾齐驱,而让二者调和相称得更有滋味。机器人扫射白衣人的卡通式桥段,更让本片摇身一变为——浪漫卡通爱情搞笑片。所以,男主角可以换成周星驰,片名可以改成:赛博格狂想曲。

如果全片延续开场戏的节奏、风格、色彩、声音、剧情与蒙太奇手法,这部片子势必成为另一部惊悚名剧。可是,绝色的惊悚片头+搞笑的卡通爱情戏码=?(什么呢?)拍惯惊悚片的大导演改拍卡通笑闹片时,却不能忘情的硬是安装一个惊悚片头,又算是什么呢?我们只好把片子再改名为:赛博格二部曲,序曲是血腥赛博格,二部曲是卡通赛博格。因为片尾是在荒野中等待闪电袭击来引爆原子弹赛博格,所以又可期待还有赛博格三部曲:原子弹赛博格会开拍。

 

二、首部曲:血腥赛博格

“有一天回家,妈妈在喂老鼠吃饭”,妈妈是母老鼠,女儿是机器人,小吃店的女老板面色铁青的说“不要让别人知道”。医生和红衣中年妇女(母亲)对话时,母亲回忆儿时情景,妈妈强制就医,女儿在生产线上自己充电,四个时空的影像,被导演用蒙太奇手法交织出恐怖骇人的精神病态行为。红衣中年妇女在医生问诊时错乱的表情,错乱的意识状态,尤其是接电话时:蒙太奇式的影像与口白,把“90个猪肠……60斤猪舌”和甚至“是外婆把咏君带大的,以及小时候有一次在学校……我妈妈好可怜”交叠在一起的迷茫神色,真是佳作。这三段影像与口白,再交替叠入生产线上红衣人偶般的口白:把喇叭接好……用42*8寸螺栓……接上测试器……突然间,观众如遭电击,因为口白突然变成:用小刀割开左手腕,将拆好的电线插入,用橡胶胶带贴上……红衣人偶诡异的表情,一幕一幕的影像和声音“将插头插上”。母女二人的口白,用一句句错乱、失神的话语,交叉黏贴在不同人、不同时空的影像,串起四个时空一幕幕的错乱,挑逗每一双眼睛、每一对耳朵的极限。

血腥赛博格,描绘两个妄想症病人,外婆和外孙女,以及把两人送医的家属——母亲三人之间的关系。妈妈小时候,就发现外婆不对劲,从喂老鼠变成母老鼠,还被告知自己有许多兄弟姐妹(都是老鼠)。但是,妈妈并没发疯,还开了家小吃店。直到6个月以来外婆只吃萝卜,女儿老爱陪着外婆听广播吃萝卜,才气坏妈妈强制把外婆送入疗养院。女儿原本没病,忍受不了离开外婆的分离焦虑,才发现自己是一个机器人。机器人,听着广播指示充电,才弄成“血腥赛博格”。“妈妈…,我好像是机器人”,“我照着广播充电,却被救护车带来这里”。入院后的机器人,只用手指头摁着电池,用舌头舔着舔着充电。所以不吃饭不是要绝食,而是机器人不需要吃饭,也不能吃饭。机器人还发现套上外婆的假牙,就可以和收音机、日光灯、贩卖机、打嗝时钟说话。收音机说:“机器人呀!你现在想外婆吗?”……“外婆也想你”……“为什么不杀死拉走外婆的白衣人,并且把假牙拿给她”。机器人醒来以后,就开始等待充饱电,准备展开一场大规模的杀戮:杀死所有(把外婆送走的)白衣人。不过,观众眼皮里跳动的仍然是“电击、吊眼、倒地、抽搐、血流出来、手变黑、脚趾开始充电。”

一个妄想成母老鼠,一个妄想成机器人,祖孙二人都脱离了现实。妄想症的病人不但丧失知觉的统整性,甚至连感觉都是错乱的。现实的信号刺激,再也不能统整成一般人重构的有意义的、共相的结构或组织或物象。病人会被每一个当下接收到的个别刺激信号,从整串或整体的信号组态(Gestalt)中独立出来,然后自由联结独立的感觉信号,以及在之前、之中、之后的任何讯号刺激自由联结,并且会出现固定的一组刺激-反应联结模式,成为妄想的主题。例如,我是机器人,然后把随机拆散又任意组合的信号,依妄想的主题任意给予反应。并发幻听症状的病人,则固定联结一组幻听的主题:固定的男女声、固定的说话内容或固定的相互对话形式与主题。

妄想包括:主题式妄想、神鬼妄想与被迫害妄想。主题式妄想,例如:我是母老鼠,我是机器人……等等。神鬼妄想,例如:我是**神、**鬼怪……等,或者**神明鬼怪会来附体或来交谈……等。被迫害妄想,例如:神明鬼怪逼迫我一定要怎样或一定不要怎样……,或特定的某些人要伤害我……,或看到的人都在注视我、监视我、说我坏话,逼我做坏事、或准备要伤害我、对我不利、甚至控制我……等。妄想的内容总是抽离现实,天马行空而难以捉摸,无法根据妄想的形式、主题与内容,来判读是谁给他什么刺激,他才会变成这样。只能分析出表达的因子,无法分析出致病的创伤因子,也无法解析出治疗的痊愈因子。

幻听以及幻视,也都是妄想的另一种变形。幻听是听到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在耳边或脑海里或窗外门外马路上说话;或者是下命令、或者是劝说,或是唠叨得没完没了。幻听所说的语句内容都是负向的、黑暗的、杀戮的、责骂的、强迫的。这些负向的语言与主题,几乎都指向于病人发病前遭遇的创伤事件或创伤心理或创伤生理或偏差行为。所以在心理治疗的疗程中,可以透过幻听的语言分析,重建创伤的致病因子,甚至可以重建痊愈因子。

幻听与幻视可以独立不同时出现,也可合并同时出现,或一前一后转化形式而交替出现。幻听或幻视的对象大都是特定对象,但是并发被迫害妄想后,幻听的对象就会变成普遍的、非对象性的。幻听也会并发强迫症,强迫症也可能并发幻听或幻听加幻视加被迫害妄想。精神医学上这些病症的联结,很难找得出主从、因果的联结。但在临床心理学上,其实是多向度指标的发展,图示(例如八个病症五分量表的雷达图)如下:

 

【影评】《塞伯格之恋》狂想曲

 

女主角的妄想症可以图示如上之雷达图,表示出她八个向度的病症,次而定位出多向度的病情指标。随着病情的发展,还可调整八个指标的数值与区域,当作诊断、治疗计划与疗效的参考指标,而非从头到尾都视其为妄想症病人。

妄想症病人最可怕的就是——随时都可能发生危害自己或他人生命、财产等等的事件。随着妄想主题的差异,认为自己是机器人,所以只有充电不可以吃饭;认为自己是小鸟,所以从高楼跳下;认为自己是石头,所以拿头去撞墙壁……。妄想再加上幻听,则听到有声音叫自己去撞车、去死,所以突然走出房间,往马路上的车冲过去。听到有声音要自己杀了某人,且某人是坏人,所以刀棍拿了就砍下去……。被迫害妄想加上幻听,就看到每辆车都在跟踪监视我,每个人都要杀害我,所以躲在房间角落动也不动,再饿再渴、再怎么屎急尿急也不敢动弹。因为他只要一出声音,地球就会毁灭,所以他闭紧嘴巴绝不说话……。

妄想症的病人总是陷落在某一个或某几个单纯的因果关联中,这些关联不是双趋冲突,就是双避冲突,或者趋避冲突,然后又为了无法解决这些冲突而焦虑,或者为了解除这些冲突或焦虑,而必须操作某些荒诞不经、匪夷所思,或者造成生命、财产损毁的仪式化行为。所以,不要再说“精神病人其实很单纯”或“精神病人其实也很快乐”!正常人为了不能控制事件而受苦,精神病人为了不能控制自己而受苦,正常人的苦有间歇停顿之时,精神病人的苦从醒到睡没有一分一秒停顿。只是照着广播声、帮自己充电的机器人,血腥吗?影片中段机器人疯狂的杀戮妄想,血腥吗?

 

三、二部曲:浪漫卡通赛博格

【影评】《塞伯格之恋》狂想曲

一群精神病人生活在一起会怎样子呢?重症的精神病人是看不到别人、也不会去关注别人的。轻症的精神病人,反而会去关注别人、模仿别人。个别的症状被转移(模仿)到其他病人身上,甚至还有病友发展出专偷其他病人症状(能力)的特异功能。不但自己偷(学),还帮别人偷,甚至还被委托把自己的症状、能力、困扰——同情心——偷走。个别的症状、相互渲染与模仿的症状,认同病友的症状而参与其中的共病现象,都被配上高兴、好听的音乐,用夸张、搞笑的桥段表演出来。从惊骇恐怖到唐突莫名,从稀奇古怪到好玩好笑,黑色恐怖片突然转变成嬉笑吵闹的喜剧片。

害怕脱掉面具会看不到脸的面具男,贯穿每一个病友的每个症状。嘻嘻笑笑的卡通式影像,替换了观众的恐慌,也掩盖了精神病人苦难的真相。团体治疗被当成儿戏,电疗被当成安全无虞的治疗模式。观众看着病人扭打成一团,又看着被电疗的病人又跳又抖地抽搐。没有赋予人性的尊严,没有留下沉思的空间,导演的镜头又把观众带入男女主角卡通式的浪漫爱情故事之中。

面具男窥视每一位病友,并且偷走(模仿)每一个病友的若干症状。“拜托,将我的同情心偷走!女主角求助之后,面具男跟着她、看着她、听着她、学着她,进入她的妄想世界帮助她。帮她偷走同情心,为她偷走别人的歌声和他人的飞行袜。为她制造“食物能源转换器”,帮她安装在背部,提供她永久免费修护的保证卡,带着她一粒粒、一匙匙吃进食物转成电源。带着她上山下海和外婆见面,解读过世外婆的唇语密码,陪她埋葬悲伤,陪她躺在打雷的荒原,……这一切,都在二人共同的妄想世界中完成。

这一切都很浪漫,但未必是爱情故事,机器人升空接吻很梦幻,戴着外婆的假牙对日光灯、贩卖机和打嗝钟说话很搞笑,重新进食很感人,脚趾甲充电指示灯很有创意,而机器人扫射医生护士简直就是真人版卡通片。虽然不是卡通爱情片,却一定是浪漫卡通喜剧片。不是二人谈恋爱,而是二人共病,共享相同的妄想世界。接吻呢?接吻男面对异性的性本能吧!不是赛博格之恋,而是卡通赛博格。

 

四、三部曲:原子弹赛博格

自始至终,李咏君都认为:我是机器人,机器人被吻了,并没有陷入情网,而是剥夺了同情心,一次又一次地展开杀戮与大屠杀。打雷的荒原上,不是情侣出游、帐篷依偎,而是两个妄想狂一起用手握住天线——要用闪电充电。尤其是二人都相信的一个大秘密,不是恋爱型机器人,而是原子弹型机器人。制造这机器人只有一个目的:第一个指令——杀死白衣人,第二个指令——毁灭全世界。

“面具可以拿掉吗?如果拿掉了看不到我怎么办?”开始帮女主角——共病之后,自己的妄想已被女主角的妄想所取代,面具男不必再戴着面具兔,也不必再像只兔子跳来跳去。Rain拿掉面具,找回了自己的脸;用这张脸,活在李咏君的妄想世界中。

为什么机器人不会变成兔子,兔子却会共享机器人呢?这就是轻、重症的差别。重症的人,自我已经缩到最小或消失,而存活在某一个实体或虚拟的角色之中,或者不同的几个角色之中。女主角就是用机器人的角色取代了自我。男主角则在自我和不同的角色间,随着自我要求或角色要求或环境条件而移转位置。

在精神医学领域中,依照DSM-IV的标准,女主角会被诊断为妄想型精神分裂症并发绝食现象,病因被推论为多巴胺异常。在临床心理学领域中,依照自我与角色本体论观点,女主角的自我发展薄弱,只分化出女儿、孙女、女工三个角色,且把外婆这一相对角色视为唯一的重要他人。在日常生活中以扮演孙女为主(放到最大),而把女儿、女工与自我都缩到最小。外婆被强制送医的场景,变成孙女的重大创伤事件,弥补这一创伤事件的方法是“把假牙送给外婆”,移转出来的创伤是“骑单车追不上救护车,我来不及把假牙让外婆带走”。这个角色的刻板化以及这个念头的固化,让自我渐渐消失,而出现一个可以解决困境的虚拟角色——机器人,外婆没有假牙不能吃萝卜,机器人只要充电不能吃饭,机器人被送进医院,就可以送假牙去给外婆。机器人到了医院,就可以杀光把外婆送进医院的白衣人。

因为自我解离成特定角色,自我语言也解离成幻听。从自我行为的指导语,到听广播“用小刀割开手腕,把电线插进去”;从不吃饭舔电池,到装上假牙和日光灯说话;从绘本看图说话的自我命令与禁制,到充电完成的大屠杀;从外婆的悲伤中走出来,到充电引爆原子弹炸掉这个世界……;都只是为了外婆,一个孙女变成机器人,努力去完成外婆没说完的命令。李咏君被医生治疗了吗?被Rain治疗了吗?都没有。她告诉医生一个秘密:我是机器人。和Rain在一起的女孩,也还是一个机器人。机器人不谈恋爱,机器人的任务是杀戮,机器人必须完成外婆的遗命——引爆原子弹机器人。Rain知道她是机器人,也真的当她是机器人,更也和她一起伸手握天线等待雷击——充电。

五、赛博格狂想曲

谁的赛博格狂想曲?Rain的,Rain狂想着赛博格。Rain仍然保有自己的自我,却为了拒绝相对角色的亲身母亲,而放弃儿子这一家庭角色,也脱离社会与其他家庭角色。他不但陷入自己虚拟的角色之中,还扩大解释“偷”的行为,去偷其他病友的症状,偷打桌球技术,偷他人的礼貌,偷他人倒着走……。“昨天晚上我偷了星期四”……Rain公开的观察与模仿病友的症状,学习与模仿他人错乱而虚幻的角色,用能力“转移来解释自己“角色”的转移。这种多重病态角色扮演,终于被机器人终结。

Rain学习机器人所有的行为,也装了假牙和贩卖机、日光灯说话,全盘地接受林秀晶是一个机器人。他协助机器人解决问题、执行任务,好像也是个机器人般充电,终究却不是个机器人。“I’m a Cyborg, but that’s OK.”这是林秀晶,不是RainRain的自我是一个旁观者,看着病友、看着林秀晶的错乱角色,也扮演那些角色,就是不愿意回到自己实体世界应该扮演的角色。戴上面具来掩盖自我的他,一个面具换过一个面具。只要状况不对就离开戴回面具的Rain,这次真的脱下了面具,没戴面具的他却狂想着机器人,活在机器人的角色世界里。Rain似乎触动了治疗的痊愈因子,而不再重复重蹈覆辙的创伤因子。如果狂想的不是赛博格,而是实体的社会角色,Rain会痊愈。因为出现了利他行为、关心他人的行为,以及爱。

还有谁狂想着赛博格呢?当然是我们这些看戏的观众,以及没看这影片却关心精神病友的人。影片中发生的事,大都不会在精神病院中出现,男女病人是不可能如此共处或自由出入的。“告诉医生说,是因为********,医生有时候也会想死……”这种不专业的引导句型与自我暴露,也是不可能发生在诊疗行为中的。但是,用什么态度来看待精神病人和精神病人的家属?欣赏精神病人的爱情梦幻吗?Rain萌现爱心,林秀晶并没有。因为Rain还有自我,林秀晶已经没有自我。但是商业片的宣传,努力把观众的焦点放在两个人的爱情故事上。南韩608441人观赏的票房,到底观众想的是什么?精神病人的团疗有疗效吗?不同严重程度的精神病人可以长时间共处吗?家属到底该怎么办?怎样子来帮忙家属呢?精神病院里,没有欢笑,也并不好笑,更无法引人发笑。怀着不舍与不忍的心,用尽维护对方尊严的方式、心态、言辞、表情与动作,给予有效的治疗——这是每个医事人员的自我叮咛!

 

问题:

一、女儿说“我是机器人”之时,妈妈该说什么?做什么?

二、做错事情就该补偿,你通常是如何补偿别人的?

三、如果Rain告诉你,他的面具也被人偷了,你要怎么帮他?

四、请帮外婆把话说完“存在的目的,是为了……”

五、有自我的Rain,爱上没有自我的秀晶,单向的爱恋能持续多久?要怎么爱呢?除了一起充电以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