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林昆辉
林昆辉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9,299
  • 关注人气:7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影评】猜火车

(2010-10-26 10:21:17)
标签:

生命教育

电影解析

电影读书会

影评

分类: 电影生命教育讲义

猜火车TRAINSPOTING

一、楔子

选一条选一条铁轨躺下去,赌下一班火车从赌下一班火车从旁驶过?或自己当头撞死?其实,死了没死不重要?选那条铁轨也不重要!就连为什么跑步卧轨也不要。重要的是,这个时候,为什么他没别的事可以做?不论有无价值?不分喜乐愁苦?这些非关生死事,塞满了每一个日子的每一个分秒。可是,有些人,日子里的每个念头,每句话每个动作每件事,却都惦着脚尖独立在非生欲死的绝境。

讽剌的是,不是某人选择死境,而是某人无法立足或存身于非关生死的──正常人的生活。当无事可做或无事不可做,当没人能理会或无人可支持,当生活的焦点脱离了文化所规的生涯发展目标时,当起居作息行事为人无人愿管之际,当非关生死日子变成无法忍受之后;人入魔境变身为魔,群魔共舞,魔域更添消魂,失了魂落了魄,又岂只猜火车之能事呢?嗑药、吸毒、偷、抢、骗,「所有能嗑的,统统嗑!」「搞砸一切来激励自己」。

这部片子,用进出魔道的马克,为我们献演──人魔现形记。

二、入魔

强烈节奏的音乐,快速变换的昼面,口白不断的快速呼喊「选择A、选择B

选择C、选择、、、、」,无止尽的生活琐事的选择,和突兀造作的昼面,带出片中每一个人物的名字,马克、屎霸、汤米、卑鄙、变态男。「这比老二射精还爽」、「比一根老二爽」注射毒品的漂亮女人,张口叫了出来。

四个大男人站在郊外野上,破口大骂殖民文化与苏格兰人之后,就在同时间暂停声息的当下,四个人同时转了个弯「回去嗑药」。原本车到郊外,是想看看是想看看临近的青山绿地,却以「回去嗑药」,硬生生地拔葱到魔域──回去,「花10小时嗑药!」。

「嗑药是很花时间的」,满屋子的人嗑药后昏沉终日,直到艾莉森为了婴儿

悴死尖叫,尖叫了一整天,叫起满屋子迷惘失措的人,想出了舒解压力的好方法,「我帮妳打一针」,「当然,等我自己先打完!」。

入魔,变成解决问题,或无事可做,或太或太乐,或渡过下一个「时段」的方法,从「再打一针」,到每一个「最后一针」。求职面试的屎霸,心说不出话的屎霸,吸了大麻之后,变成一个喋喋不休的躁症男。就在解除心理压力的时,就在「填满」下一个「时段」的同时,这样的人,或吸毒或嗑药或酗酒或酗赌,或再偷再抢、再打、再骂、再吃、再睡、再哭、再闹、再悲、再气或再故意干嘛,再故意不干嘛!就在「再一次」与「最后一次」之间,入魔。

三、退魔

卡门的音乐声中,马克开始戒毒。从第一次尝试到上瘾,从偷偷嗑药到众人皆知的毒虫,从大众某的戒毒宣传到亲友的谆谆劝导,从执迷不悟到悔意初山,从屦戒或屦败剽一世沉沦,从成瘾成功到助人戒瘾。丰富的影像和语言,把观众带入神秘的魔界。赤裸裸的镜头,领着瞠目结舌的观众,亲眼目睹针头剌入血管,撩拨快感、兴奋狂乱、靡烂沉醉、哭笑不止、畏缩退怯、、、等人魔实相。

马克真的开始戒毒,他做了万全的准备,他还把自己钉死在房间,然后又破门而出。施打海洛英而便秘的马克,因为鸦片塞剂而腹舄时,导演让观众进入马克嗑药后的异想世界。我们随着马克冲进「全国最脏的厕所」,拉完肚子后,又把手伸进马桶里捞鸦片塞剂。整条手臂伸了进去,头也伸了进入,上半身全塞了进入,最后连半空中踢动的二条腿也滑了进去。他不断地游到更深的水底捞出塞剂,再伸出手攀着马桶,然后整个人又从马桶里爬了出来。

参加勒戒治疗,却跑至大妈处要毒品的马克,又带着观众经他的梦想世界。打针的特写镜头,「美好的一天」的歌声中,只见地毯向二边退开,卧身的地板沉了下去,大妈从上往下俯看摇头。拖着马克下楼,拖上马路又拖上救护车。「一个美好的一天」、「好高兴与你共渡」、「美好的一天」、「是你让我舒服」,歌声中,镜一路带进急诊室,急救直至还魂时见鬼般的脸色,被父母接回家躺上了床,歌声才停止。注射毒品后,享受如歌般美妙心灵之旅的的同时,肉体却同步衰竭甚至濒临死亡。

鼓声急敲不止,马克的毒瘾又开始发作,满脑子的幻象,满口秽语,天花板上爬行的死去婴儿,以及挂着脚链的屎霸。扭曲的视觉,狂乱皂音声,强烈的需索与不满足、、、,这些痛消失之后,真正的折磨才开始。他开始沮丧,日以继夜的无聊,觉得自己卑鄙、无耻、下流、、、想上吊。

「重点是你得找到新东西」、「世界在变」、「音乐在变」、,因为黛安,沮丧的马克,这个只剩下肉体、只剩下心情的马克,突然撞出生命的火花──动机意念。马克开始「想」──毒品在变、音乐在变、世界在变、重点是「我」得找到新东西。马克然卡住了「我要○○○」的动机意念,马克就这魔离开了沉溺已久的「我的情绪」和「我的身体」。当马克找到房屋时中介的工作时,当他有能力在这个职场上享受喜、怒、哀、乐之时,马克已完全的退出魔域变身为人。

四、选择

片子里,每个人每个魔,都一直在「选择」。选A择B是选择,不选不择也是种选择。不是选什么选对了,或择什么择错了。而是,身在人道,怎么择?是对是错?统统没有问题。若是身在魔道,不管什么选择、有无选择?统统都有问题。流行喇叭裤的时候,上街绝对买不到直直筒裤;SARS大流行时,你只能选择戴种口罩。所以,选择什么呢?先搞清自己站在那条先搞清自己站在那条铁道?那个平交道?人道或魔道?还是只胡说八道?

「你尽是惹麻烦,但我还是爱你!」这是马克母亲的选择。从「庆功宴」逃离所有人与朋友,跑到大妈处「给我一针」而差点没命,这是马克的选择。黛安选择马克,马克选择毒品。卑鄙选择马克,马克选择新生。到底.由人入魔的路口(Trainspoting)在那里?魔返回人间世的路口又在那里呢?「试试看!」、「试一次看看」。这就是进出路口的通关密语。「再一次」、「最后一件坏事」这是居留魔域的护身符。这也都是──选择。

「这是最后一件坏事」、「我会改头换面,像你们一样」马克卷款而逃时,这么说,这么告诉自己。因为「哥儿们」的义气,马克「不得不」被「卑鄙」破坏他戒毒后的新生活,以手也「不得不」被卷入出资买贩毒品的行列。马克当然可以离开这群干坏事的哥儿们,但他可以只拿走自己的出资或应的那一份钱就好,不应该卷走全部毒款呵!马克已经成为一个Trainspoter,他让自己在人两道的路的路口进出徘徊,在每个因缘转换间求取最大的私利。这不会是最后一件坏事,马克在玩火,终将在某个因缘──自焚,自焚在Trainsport,自焚在每一个Choice。

讨 论 题 纲

一、「比性还爽」嗑药族的吶喊,你有没有吓一跳?

二、「试一次看看」有些东西一试就只剩半条命,你能否举例说明?

三、如果你是马克父母,你该怎么办?从医院回来以后?

四、有没有曾经站在人魔两道路口徘徊的经验?你是如何渡过的?

五、最后针,最后一件坏事,你曾否说过,你相信马克吗?为什么?请告诉他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