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摆渡叟湖
摆渡叟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83,931
  • 关注人气:1,6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京枪案嫌犯曾开贵故乡寻踪

(2012-01-11 18:45:45)
标签:

南京枪案嫌犯

曾开贵

故乡寻踪

解放网

摆渡叟湖

杂谈

分类: 我的时评
 免责声明: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晨报、重庆晨网稿件外,本文为网站转载稿件,内容与重庆晨报见报稿件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南京枪案嫌犯曾开贵故乡寻踪

公安部B级通缉犯曾开贵

 

南京枪案嫌犯曾开贵故乡寻踪

 曾开贵父母的住所

 

南京枪案嫌犯曾开贵故乡寻踪

 曾开贵的父母在自家门前干活,他们都不愿面对记者的镜头

据解放网-新闻晚报1月11日报道 南京“1·6”枪杀抢劫案发生后,媒体多以“凶残”、“杀人成性”等字眼来形容系列抢劫、杀人案犯罪嫌疑人曾开贵。然而,本报记者在曾开贵的家乡探访发现,在其父母和邻居、朋友眼中,他从小直到20年前最后一次回家,都是一个老实本分而且乐观助人的人。 “谁也不知道他退伍后发生了什么,会犯下这么多事。 ”曾开贵的父母想对儿子说:“往好处变吧。 ”

家境贫苦

老父老母相依为命

记者在内江市东兴区顺河镇上打听曾开贵的家乡玉泉村的走法,人们几乎都会在指明方位后加上一句 “那是一条稀烂的路”。在路口揽拉人生意的摩托车司机一听要去玉泉村,连连摆手:“到不了到不了,你给100块钱也不去。 ”其实,从镇上的公路边到山里的玉泉村,路程只有4、5公里,但整个都是山间起伏的泥巴路。这几天连日阴雨,路面更是泥泞不堪,记者只有踏着摩托车压出来的车辙才能缓缓徒步前行,一不留心踩到其他地方,鞋子就会陷在泥水里很难拔出来。路上的一位老乡告诉记者,这条路已经至少30多年没有变过样子了,“粮食运不出去,东西运不进来,村子怎么能不穷? ”

几乎是在山坳的最深处,记者找到了曾开贵父母的住所。面对记者的询问,母亲兰仔先很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而父亲曾鲁海在一旁紧锁着眉头,用铲子在桶里切着喂猪用的红薯,一句话也不说。兰仔先带着些许愤怒的语气说:“你们来了一个又一个,究竟想让我说什么?我已经20多年没有他的消息了,什么都不知道!我没什么好说的。”记者解释说自己并不是来找或者抓曾开贵的,这时曾鲁海突然回了一句:“不是来抓他的你又是来干什么的? ”然后拿起桶子走进屋里,关上了门。

屋外只剩下满头白发的兰仔先继续在傍晚昏暗的光线里掰着黄豆角。她对涉及曾开贵的事情一律不作回答,但听着听着,她禁不住用围裙擦了擦眼角。她说,其他子女都在外地打工,过年也很少回来,平时也不给他们打电话。 “他们回来就回来了,从不提前说。”玉泉村村主任李义忠证实了这点。他告诉记者,曾家除曾开贵以外的四个子女,只有在成都打工的大女儿每年会回来过个年,其他人几乎从不回来,也不和父母联系。平时只有两个老人在家里,两人都七十多岁了,还要靠自己劳作生存,“用独轮车把稻谷收回来,还自己养猪养鸭。”并且,近些年兰仔先一直患病。

父母劝说

“帮我告诉他,要往好处变”

经过记者的一番努力,两位老人的态度终于缓和下来。老人家里并没有留下曾开贵以前的相片,记者拿出警方在网上提供的相片给他们看时,他们说眼睛都已老花,看不清楚了。不过,记者发现曾鲁海的长相和长沙警方之前提供的嫌疑人相片与模拟画像有很多相似之处,但与南京警方给出的两张视频截图差异较大。村主任李义忠和他的妻子也都说,长沙警方给出的相片就是曾开贵,但南京警方的截图则完全不像。

提起曾开贵,曾鲁海说:“他在外面犯了事,出了名了,结果之后出了什么事儿都来找他。到底是不是他干的,都还不清楚啊。每天那么多人来找我们问我们,我们真的很不舒服。 ”在兰仔先的记忆里,曾开贵的事情都已经模糊了,连他读没读完小学都记不住,只记得他在村里割草、放牛,后来就去当了兵。她颤颤地说了一句:“那是多么听话的一个娃儿啊!”曾鲁海说:“他肯定不是一个人干坏事的,一定有人把他带坏了,唬着他一起的。 ”说着这些,两位老人的眼里都噙满了泪水。兰仔先对记者说:“我们的话他都听不到。你要是见到他,就劝劝他,要往好处变啊!要走正路,别走歪了走到茅草路上去了。 ”

本性开朗

“谁也想不到他会变成这样”

村主任李义忠比曾开贵小几岁,小时和他一起上过学、在一起玩过。他说,曾开贵那时是一个相当本分的人,而且非常开朗,“见到人总是热情地打招呼,笑嘻嘻的。”在他的印象中,曾开贵很喜欢运动,总是练习打沙袋,看到路边的树枝有时也要上去打几拳。李义忠的妻子回忆说,曾开贵小时候带着一群孩子去割草,当时他是队伍里年纪最大的,看到其他人力气不够,还主动把好几个人装草的背篓背到了自己肩上。

“他后来去云南当了兵,中途回来探亲时,还是和以前一样笑嘻嘻的。 ”李义忠说,自退役以后,曾开贵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也没有和家乡有任何联系,连在部队的行李都是托人带回来的。 “按他以前的性格,怎么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啊! ”李义忠叹了口气说。他觉得是退役时在曾开贵身上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才让曾在之后犯了一系列大案的。李义忠的妻子听说曾开贵在入伍前曾谈过一个女朋友,是附近郭北镇的人,后来分手了,但对其具体姓名无从知晓。曾开贵的两个侄儿最近回村了,但对他们的叔叔没有任何印象。李忠义说,其他曾熟悉曾开贵、和他一起玩过的人,几乎都外出打工去了,此时还没回来。“村子里,和他有关的东西已经很少了。 ”

“曾开贵在家练过拳。 ”1月9日,70岁的村民贺定洪说,他还见过曾练武的“行头”当时在内江体检站体检,曾开贵脱衣服时,他看见曾的腰上缠着一根黑色鞭子,“一端还有蛇头形状”。在1989年到1992年,贺定洪任高山乡原武装部长,他当时招曾开贵入伍。“我当时就问他,你练过武功呀?曾开贵说‘是,练了几天’。”贺定洪说,曾的身体结实,“是块当兵的料”。

“四娘”是曾开贵在老家的 “绰号”。在家里,他排行老四。因为胃口大,能吃。“哪怕两根烂红苕,都会煮好了吃”,肚子像个娘婆,村里的伙伴,就叫他“四娘”,曾鲁海说。

 

新闻背景

曾开贵

男,1969年8月23日生,四川省内江市东兴区顺河镇玉泉村组人。

2011年1月,公安部向全国发布B级通缉令:1995年10月13日,犯罪嫌疑人曾开贵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州勐海县持枪抢劫,杀死一人后潜逃。

同时,犯罪嫌疑人曾开贵还涉嫌重庆“2004·4·22”、“2005·5·16”等多起持枪抢劫杀人案。

今年1月6日,南京城区发生一起持枪抢劫杀人案,一名黑衣男子在银行附近,开枪打死一名取款市民,抢走现金20万元。很多人将疑犯与曾开贵画上等号。不过,警方在公开信息中,尚未将两者明确为同一人。

(2012.01.11解放网 新闻晚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