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三元宗修真道场
三元宗修真道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3,661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二十三、道场建设

(2018-12-03 19:17:42)
分类: 修为人的道场

道场,是修为人的硬件条件,其由学修之人建成。学修之人尽百年而离去,道场仍然屹立存在。所以,道场也是文化教内容的负载,是一种人文事物的彰显。所以,从本有意义上讲,道场有他本有意义和价值的存在。为了学修的人文成就,为了后人的文化传统,建立道场是十分必要的。

建立道场,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首先,要有一定的资金储备,不可以建到本途就没钱了。一但形成搁置,日久天长损失就大了。其次要有一定的人员,即进行道场的管理人员,而且要有相应的管理能力,还要尽职尽责才可以。最后,还要有善后的管理,即人文建筑有机的合拍。只有这些条件够了,才能开始道场的工程。

关于建道场,也不是一个人的事。门下弟子中十几个积极踊跃,即出资又出力,只能我决心干。事情变化很快,有时候还没等我做好准备,势头就已经形成了。道场地址选在了老家老宅,工程很仓促的就开始。

人生多机缘,相应当机前。

未经有筹措,破土建怡园。

如果说事先没有任何想法,也是不对的。早在十几年前,我和一个老嫂子在院子里闲聊时说:“将来,我要在这里建起一座楼房。”于十几年后兴建道场,也是原有规划的开始。开始后的一期工程,并不是很顺利的。

先是有两三个人入场,预作管理人员。他们是老吕、小胡和成永。老吕是亲友,从开始,坚持到一期工程完毕。小胡是一个居士,对于道场建设势气也是很高的。他当时没有工作,想着一直在道场建设中到最后。可是,刚刚开工十几天,他就有了变故。

“师父,我有个事跟你商量。”

“什么事?”我听语言已知不是好事。

“我们厂子来消息了,必须返厂。返厂以后,有两个去处。一是去新疆建厂,凡去的先给六万工资,其他到了那边再说。二是返到市里,听从总公司的安排。”

“你自己的想法呢?”我问。

“我必须回去了,所以这里暂时干不了。师父,你看这事……。”小胡有些为难。

“回去吧!”遇到这种事,根本不用多想,我又问:“你准备如何选择?”

“我还在犹豫之中。”

“不用犹豫了,选二不选一。”

“可是,去新疆先给六万,我们家里人都想让我去那边。”

“酒无好酒,宴无好宴。但若取之,必先予之,这六万块没有这么好拿。所以,遇到这种事,选择就是不去。”

“我也知道,我再想想吧。”

小胡又干了一天,就收拾东西回去了。他回单位之后,听我了我的建议,留在了本地。而去新疆的六万还没发,那边就出了两个工伤,项目被迫下马,苦了三百工人。

利诱人远行,内里藏危情。

贪念为上选,失陷苦难中。

成永在修为之后,身体恢复的比较快,腿上伤口越来越小,已经碍不着干活了。在建道场之前,他干了几个月准备性杂活。因为活不多,故而一个月给他四五百养家。本来计划中,让他看监理施工,每个月给他几百。结果,开工二十多天后他也不干了。

“师父,我想回去了。”成永显得不好意思。

“为什么?”我问。

“如果我再不挣得钱,我家里就过不下去了。原来身体不行,还说的过去。现在身体好多了,再不干说不过去了。”

“你还没有完全好,在这里一边干一边继续修为,不好吗?再说一个月也给你五百呢,苦力工人也不过千元。”

“别人不这么看,都说我是懒,才不去干活。”成永说。

“别人怎么了解你?你自己知道自己,现在去干活是行不通的,如果弄不好,你身体再垮下去,是有危险性的。”

“我知道。”

“你的意思是一定要去了?”我问。

“是,这事我也没有办法。”成永决心已定。

“好吧!以后有事多找小李联系。”

“知道了。”

成永虽然不好意思,还是收拾东西回去了。在现场的只有老吕了,他也是三天两头回家。很显然在工程监管上就少了。我是两头跑,一时间很忙。有一天,刚从工地到佛堂,杨子已经等在那里了。电话打来,说工地出事了,还伤到一个人,不是重伤。我一边安排处理,一边回答杨子问话。事后杨子回忆说:“就没看出伤人出事的迹象来。”

工程事故原因,是焊工丢了一个焊口。但是农村人家里不富裕,互相推责任,什么事掺杂不清,导致停工。这件事处理了三个月才过去,从而耽误工期。从这件事上,充分看到了许多人素质上的欠缺和不足。不说对许多人失望吧,但是不能再有希望,以至日后不能再交付重任。事故期间,有人故意停工,是成永又联系了一批工人,不单干了余下的活,而且直到一期工程结束。

道场的建设资金,基本上都是我个人的。后人有人说不愿损资,是在个人地址上。我对这样的说法置之,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想让他们做什么。只是这些人既不想做,还要想一个不去做的堂然借口。在同个村的王某闻信而至,很多时间在一边观看。看到我时,他有些激动。

“师父,总算看见您了。”

“你自己还行吧?执行还在继续吗?”

“好,我自己好好修为,再吃点药,能够完成的自理。执行还在进行,这回我是难为不着了。”王某如实的说。

“这样就好,要慢慢和儿子们和好,不要这样一直僵持下去。”我有意相劝。

“您是不知道,这几个没良心的告诉我,让我随便用,等动不了的时候见。”王某颇有气忿:“他们这么说,我非好好活着,绝不落他们手里。”

“身体好就好,不要走近,以免碰着。”

“师父,我给您五十,是我捐的,太少了,随个份子都不够。”

“你自己留着吧,你钱不多,不要难为着。”我知道王某经济状况,不愿收。

“您必须收下,不然我心理过不去。”王某十分激动,一定要留下。看他态度坚决,我只好收下。

“师父,你干这个国家有支持吗?”王某问。

“没有,自己能干就干,不用国家支持。”

“许多人说国家给了你五十万。”王某问。

“随她们去说吧。”我说。

“我了解你性格,别人不知道,现在想干点事情多难了。”

王某说的一点都不假,干点事情是真不容易。事先,未动之时众志一心;开工以后,不爱上前;出了事情,纷纷躲避。有别有用心之人,就想把事情搞坏了。不过,既然想干了就坚持到最后。有六七个徒弟虽然心里有怨言,一直在努力的做。有他们的支持,有心中的目标,经历将近一年,终于完成了主体工程。

道场兴工好艰难,成败也要经几番。

若非佛前有誓愿,难保中途道心坚。

道场主体完成之后,资金已经陷入到枯竭状态。没有捐资,没有积累,只有一边挣钱一边建设了。当时,甚至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几年之前的奔波。晚上无人之时,自己也做过检讨,不该走的这么快。但是,箭在弦上不能不发了。一期的附属工程还有许多,应该怎么办?在新的一年中,制定新的计划。

“师父,下面怎么办?”小李似乎看出了什么。

“我们自己做。”

“都做什么?”

“外院,外墙,供奉,佛像。”

“这些都自己做?”

“对,自己做!”

“这样行吗?”

“从现在开始,只要有时间的人,从星期六早上到,星期天晚上离场。我亲自领你们干。”

“真的要这么干吗?”

“你不信吗?”

“信,我信您能做到。”

“好,你跟家里人说一下,不要让家里人有不满。”

“行,我安排一下。”

自己建设道场,除了基础材料之外,基本就是伙食和交通费用。无论刮风下雨,一直坚持了三十多周,慢慢显示出了成效。如果没有大型的使用,已经可以应付不时之需了。在这段时间内,悟生带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有学修倾向,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首次见面,是在一次禅期。由于禅期作用显著,门人弟子们要求每年都有一次禅期,以助个人的修行。参加禅期的人,都是自己门内的人,没有外人。可是,悟生带来了一个外人,用他们的讲话就是小铺那个女的。

“你是学佛的吗?”我问。

“我是悟生带来的。”

“你是开小铺的吗?”

“是,我在他们厂子门口开个小卖部。”

“我知道了。”

在禅期时,本来说话时间就少,故而只是问了几句而已。之后,没有见过面,忽然出现在道场建设中,也是一个意外。看过她干活,也看过她雨中行走,对她有了一些印象。

“你的生活有着自己的独立性?”

“是,我比较独立。”

“你有时候爱着急,急的时候从心里有一股狠劲?”

“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自己追求目标之时,比较执着,不会轻易放弃。”

“是,你也太神了。”

“不神,是看到的。”

在干活过程中,有空隙的时间谈了几句。虽然只是几句,又有了更深的了解。在道场干活之时,她也十分卖力气。可以看的出来,是一个肯于干活的人。有过几个人之后,悟生找时间问起这个人。

“师父,你看这个人怎么样?”

“干活时候够笨的。”

“干活是笨,我是说在修为上可不可发展一下,有没有前程?”

“她可以学修。”

“意思是还可以。”

“只要自己坚持,不懈怠,不半途而废,可以进行一下。”

“这就妥了,可以了。”悟生一下很开心。

“我是说坚持,不懈怠,不半途而废,有这些为前提的。”

“不要紧,我盯着她,绝对不让她懈怠和半途而废。”

“好吧,你引渡吧。”

悟生是有自己深意的,在步步为营,从而完成自己的计划。不久之后,悟生介绍小铺的那个女的入门,法名悟智。因为是在道场的建设之中,一切事情从简,举办了简单的仪式。

在开始建设起,大家商议由玄慧夫妇守道场。只是道场设施还不齐备,他们也随着干活的人来去。在场中常住的是我父母。建道场时,他们出了场地,说只要他们活着的时候,有住的地方就行。随着建筑的进行,他们有一段时间,住的十分不如意。随着道场建成,方才安稳下来。所以在道场中常住的只有他老夫妇两个。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初步建筑有了成就。大殿命名“我王医百病”,有药师佛,日光菩萨,月光菩萨,地藏王菩萨和药王,主像加上背光,也是十分庄严和气派的。东西配合,后面主院,东西两厢可以吃饭住人,正房中供有祖师三圣,法界三圣,也颇有了一番模式。王某和老吕见证了全部过程,都说了一句“真不容易呀!”

土木不可兴,有动岂能停。

劳力又耗资,耗损真无情。

筹划存疏漏,烦恼逐日生。

唯靠大愿力,全心毕一功。

老家道场的建立,触动了一些的利益之心,如王悦等人,从中设有作梗。本来事情就很困难,使之困难更多了起来。但是无论如何,都没有阻止住道场建设的脚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