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吹进梦里的风_139
吹进梦里的风_13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97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雪的心情

(2011-03-19 18:07:17)
标签:

情感

分类: 原创散文

雪的心情

    怎么能料到呢,在春泥芬芳杨柳吐翠的三月,会有一场不约而至的雪。

    我忍不住有点怨恨了,春天怎么就如此地不小心?雪并不在乎别人的埋怨,依然故我纷纷扬扬在屋顶、在树梢、在地上、在每一个缝隙和角落……我下意识的撑起伞,踏上了皑皑雪地。

    雪并不厚,没有我喜欢听的“咯吱咯吱”声。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似乎已经吐翠抽芽了,在白雪的覆盖下,星星点点地闪着翠色。雪或高或低地随意落着,在那永不褪色的青草边、树梢头、屋顶上……因着星星点点的绿色,而显得层次分明,错落有致了。纯白和翠绿相互辉映,静中藏动,宁静而和谐。这与冬雪浑然一片的寂静相比,便另有一番滋味了。看来春天并不讨厌不约而至的雪,我又何必在意呢?

    风雪中看到那位撑一把蓝色的小伞,伞下长发翻飞,灵动的双眼,在似笑非笑的面孔上闪耀着纯洁而灵性的光芒——心里陡然在想,如果她能允许,我是不是可以拍摄这样一张雪的照片?然而将近40岁了,仍然没能如愿。并不是没有雪,记得有一年几乎下了一个冬季的大雪。我就在那个冬季认识了最好的友人。我想,凡事凡物都是随缘而遇,不可刻意追求的。人与人之间或人与物之间都是如此。有人相识了一辈子,始终成不了朋友;有的人相互之间所知无几,却一见如故。我和友人平淡得如水般的相遇,却如此结下了不平凡的情义。而雪中的相片,简单得只要在雪天按下相机快门就能得到的,可不知为什么,我始终没有这么做。对付生而言,难以拥有的,我拥有了;极易得到的,我却没有。缘何?全缘于一种不可刻意为之的感觉吧。

    小区里传来了小女孩的嬉戏声,一红一绿两个小小的身影在皑皑雪地里追逐着,根本不在乎满天飞扬的雪花。我抬眼看了看手中撑着伞离去的那个女孩,不禁微微地笑起了自己。我像她们一般大的时候,不也是在雪中狂奔乱跑,哪顾得上雪有多大风有多么刺骨呢?人大了,反倒怕这怕那起来,连素来钟爱的雪地也怕了。然而,又决非如此吧?曾经一直以为,被有些友人戏称作“谢姐姐”的自己,根本不会有女孩子的温柔。直到自己当爹当妈这6年里,才意识到自己并不缺乏女人的温柔。这又是一种感觉,无法刻意追求的感觉。在纷飞的雪中驻足这么一会,这不就是孤人特有的一种心境吗?

   “堆一个雪人吧。”红衣小孩脆生生地对同伴说。

    堆雪人?那不是小孩子的专利吧?望着晶莹又绵软的雪地,我忍不住弯下腰轻轻抓了一把,紧握在手心中。冰凉彻骨却不忍放开,那是童年时对它的回味,还是一个年轻的自己孤独但并不落寞的心境?小时候打雪仗、堆雪人,我可从不服输。要是友人在就好了,我们一起打雪仗、堆雪人,我可以耍尽顽皮,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孩子。可惜,友人在远方,那里终年没有雪的踪迹。

   “再装两条小辫子……”绿衣小女孩叽叽喳喳地嚷着,她们的雪人快堆女孩子。

    雪人傻傻地站在雪地里,任两个小女孩摆弄着,可是两条雪做的“长辫子”怎么也装不上。我忍不住走近她们,和她们一起蹲在了雪地上,一把一把地捏着冰凉的雪,捏进我的童心,我的温柔,我的思念……在飞扬的三月雪中,和两个活泼天真的小女孩一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柳笛声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柳笛声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