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吹进梦里的风_139
吹进梦里的风_13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597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梅,你为谁开放

(2010-12-22 14:20:37)
标签:

文化

杂谈

分类: 自序

梅,你为谁开放


寒风凛冽中,我站在花园街的街边,等待着空驶的出租车。夹杂着雪的夜晚在这条街上显得异常安静,除了偶尔几声远处的汽车鸣笛,静得几乎能听见雪花从空中洒落下来的声音。大片大片的雪花,纷纷扬扬打在我的脸上身上,北风阵阵透彻肌肤。多少年没有这样一个人站在夜晚风雪中了,多少年没有这样寒冷的感觉了。 

圣诞节将近了,梅想回她的故乡和她一些要好的朋友一起过。因为这个圣诞不属于我,一个人的日子就是这样,有时候你想掩饰一些什么也掩饰不住。 

迎风踏雪走下一个街口的时候,我的心为之一颤。脑际中闪出梅的故乡那一草一木一人一情……

那是怎样一幅的景象!郁郁葱葱的树木在这样的季节抵挡不住风对它的摇曳,那林中纯净的雪怕是人塌上去会齐腰深,每一个守林员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的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的,对于我来说很难分辨那些树种。小路上的杂草一丛丛一簇簇在寒风中颤栗,好像是在诉说什么。

惟一的一个人,一个能让我钟情的一个人,一个能值得让我用生命等待的一个人,她在这样的城市中与我邂逅,那种期待的心情,曾让我凌乱不堪甚至有时候心情很坏的状态下,像风一样会无遮挡地钻进你的心里。偶尔,她也会让你分辨不清楚让你是前行还是后退! 

回到家里,依旧是面对的空旷冷寂,独自坐在书房里,安静的没有任何的反应。我忽然想到如果有一天陪伴我的也许仅仅是这一把椅,一张书桌,还有两壁的书籍。桌上放着一只空荡荡的大瓷碗,碗里干干净净,没有一粒食物。那个时候我也已经是老人,白发苍苍的老人,趴在桌上,身上卷着一个破旧的羽绒服一动不动。没有人呼唤我,我不时的会在缓慢中沉重地抬起头来,目光散漫寻找不到安静来自何方,那双浑浊模糊的眼睛看不见了谁还能在我面前晃动时,一双枯瘦的手胡乱地伸在空中摸索。我试图抓住些什么,急切地询问我在哪里,我的呼吸还在一张一息吗?这一份孤苦无依的凄凉,倾刻间像一把刀子痛痛地扎在我此刻的心上。无法抑制的眼泪一下子奔涌而出。 

将这样的想象情境打消,看到QQ上她的头像在闪动,打开,一句“我来了”。

走近她时,我不经意地拢一拢自己乱蓬蓬的头发,第一次见面彼此两个人安静地坐在西餐厅里品尝着不算地道的俄式菜肴,我把那一杯热橙放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面对她的眼神,我的目光实在是不好意思更多的注视,于是,将目光游离在外面那座应该是50年代所建筑的欧式老房子的窗户……

窗户,我凝视一下那扇窗户,木格子的,很小的方格子,红色的油漆早已斑驳脱落,成了暗黑色,呈现着岁月的沧桑和日子的沉重,然而,这扇窗子里面原来住着怎样的一些人,我无从考究,就像我一样承载着对于生和爱的渴望和希冀。 

此刻,吃了些许东西的我们,尤其是我慢慢从沉睡的恍惚中清醒,我终于搞清了坐在我眼前的人是谁了,激动不已。我看见她的目光仿佛一下子变得清澈而悠远。我在努力淘洗那些沉在岁月沟底的往事,那些想起来让人感到哀怨的旧事。去接受这样一个人,去畅想未来的一些美好,就像一个孩子是如何眼馋碗里的一块肉一颗丸子,并且有微笑挂在自己的脸上,宛如一朵盛开的菊花。我惊异于自己经历这么多年的单身还能在如此困顿的生存状况下尚存如此的豁达与仁爱,其爱恋之情依然溢于言表。 

我生在黑龙江省一个不是富有的普通百姓之家,40年轮回为了追随自己纯真的至爱,与过去的妻子天涯一方,我就像被别人撇下如一粒发不了芽的种子,散落在这北方的原野上。理想刚刚放飞就像一只天空的鸟儿猝然受伤,只能敛翅栖落在这里,守着一份空空的梦想长长的回忆,守着已没有爱似乎也不敢太爱的生命中残留的激情,一步一步地走着自己的人生路。 

听着她的诉说,窥视到一个女人简单而又无法摆脱的人生轨迹啊,一个执着的选择,半生的孤独与无奈! 

这一刻我的目光依旧有些游移,除了眼前的这一个人之外,我的视野中几乎再无其它了。我感到了这间屋子独有的静寂,仿佛一块块透明的玻璃,照耀在我的身前与身后,闪烁扑朔迷离的光芒。我的思绪有些飘逸,我又仿佛嗅到了一点点暗暗浮动的花香,会有吗?我循着一丝丝的暗香打开门,朝着院子里凝望,寻寻觅觅、冷冷清清中,居然是一株枝干虬曲的梅,在纷纷扬扬的雪花中,正在昂扬地向我绽放,一树迎风斗雪傲然绽放的梅花啊,零落成泥碾作尘,依然香如故。在这样一座僻静的院落之中,竟会有如此超凡脱俗的所在,这株梅不知是谁亲手所植,我想必然会凝结着植梅人的诸多梦想与情结。我的思绪像一个楔子,朝着岁月深处滑去,面对眼前这个叫梅的女子,她的生平如同这株梅一样,在这个苍凉的院落,竟一下神秘起来,充满了难以穷尽的隐喻色彩。 

林城女人,年轻的时候,该是怎样柔情似水,妩媚动人,被她,那在最初的情感认定里,一个血气方刚孔武有力的男人拥入怀中时,曾是怎样一种完美的阴柔与阳刚的结合!然而世事难料,好景不长啊。

一个人对一个人容不得情感的背叛!一个人对一个人也容不得虚伪和谎言!

梅花似乎自古便与文人墨客结缘,成为了千百年来文人笔下吟咏的不朽主题。

梅花美,美在气韵、美在风骨。宋代林逋隐居西湖附近孤山上,二十年不入城并终身不娶,平日以种梅养鹤自娱,后人所说梅妻鹤子便是指林逋。林逋的诗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可以说是写梅诗的奇葩,后人写梅的诗句几乎无出其右。林逋的大隐、傲世与梅的风骨真的是有几分类似。

羡慕林和靖的洒脱,向往着那种与梅为伴的自在生活,也总想着为梅写点什么。然而面对卢梅坡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的赞美;陆游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的感叹;贡性之眼前谁识岁寒交,只有梅花伴寂寥。明月满天天似水,酒醒听彻玉人箫的幽思和怀想……古往今来有关梅花的题材几乎写尽,我还能找到什么可写的呢?

如今,我只有在心里追赶着心灵深处的季节,寻找记忆里曾经一季一季悄悄开放的梅花。

是否,我前世是一只小鸟,曾在你的枝头驻足,否则今世何以独对你有这许多眷恋;是否,我前世是一只小蜜蜂,贪吃了许多你的花蜜,否则今世何以独对你觉得歉疚;是否,我前世是一片幸运的雪花,飘落在枝头绽放的花瓣,否则今世何以愿一生独伴梅香。如今,我想知道那些开放又飘零的花瓣,究竟带走了我多少思念。

我,总爱仰起头看梅花枝头残雪的痕迹,像斑斓的时光碎片,穿插我曾经轻狂的记忆。

多少次凝望枝头,相视无语;多少次解读你幽幽的花香,留给我的是一次次茫然和失落;多少次梦里把你守望,却无法看清你娇美的容颜……我贪婪地想独自拥有整树花香,却最终明白这满谷的空寂不是我的独有,我无法填满梅花开放的世界……

我,总爱在静夜里品味梅花绽放的绚丽,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真的是写尽了你的美和你的风骨,我已无语!

越是渴望你的高洁,越觉得你离我好远,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会离你而去,含泪转身而不与你说声再见。我知道我无法摆脱对梅的向往,选择离开你也是因为太在乎你,我无法忍受你离开我视线的残酷。

走了,梅,盼你致美依旧,盼你花开艳丽!

不再去探询寂寞的你花开为谁,不再想知道谁在为你放肆地吹奏着悠悠的短笛。我在笛声的抑扬里已忘却了我苍凉的年华,回归了你三十六岁纯白的含苞枝头!就让你这美好的一瞬永驻我心,笛声剔透的告白,将会化成我记忆里的凝固。

为你,我在心里踏雪寻梅!我,等待着与你邂逅的下一个轮回!

年年雪里,常插梅花醉。挼尽梅花无好意,赢得满衣清泪。/今年海角天涯,萧萧两鬓生华。看取晚来风势,故应难看梅花。

怀着一种凄凉而复杂的心情告别她,告别这个现实中的你,就在这一路之上,寒风吹坏了我的耳朵,我的耳朵冻得红红的肿肿的,又痛又痒,落下了冻疮,这个冻疮也同时结在我的心上。 

或许对于每个人来说应该学会一种解脱,你可以去努力寻找身边属于自己的至亲;或许那个等了她多年的最爱,已悄然将她拥入了怀抱。 

然而这个叫梅的女子,是在爱我么,她会在寒冷的隆冬再一次盛情仅仅对我一个人开放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