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吹进梦里的风_139
吹进梦里的风_139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746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落雪的心情

(2010-10-26 15:42:56)
标签:

文化

分类: 原创散文

落雪的心情

    北京归来,出了机舱,走下飞机旋梯的那一刻,天空肆意着一些零碎的雪。虽然没有那么的鹅毛,但也实在让人喜爱。

    北京之行,这是我自2008年10月离京之后第6次返回。城市变化看不出来,唯有激励我该怎样地更好的努力。《中国报纸创刊号图史》即将付梓之际,按照出版社的要求应该有名家为其写一个序,这也是我莅京的主要目的。

    抵京当日(19日),拜会了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报刊司王国庆司长,与她交流了怎样更好地出版这本《中国报纸创刊号图史》,并在她的指点下,我将总署领导的意见传递给黑龙江人民出版社。除此之外,确定由中国报业协会常务书记连福寅老师,为本书撰写序言。而在编委中又增补了原民政部办公厅主任、《中国社会报》社社长、现中国老龄文化基金会会长范文明;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现《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梁衡;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新闻舆论研究所所长喻国明等人。

   《中国报纸创刊号图史》一书,囊括了中国现在出版发行的1972种报纸中的1763家报纸的原版创刊号,用王国庆司长的话说,这是在为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做的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情。近两年来我常常孤灯夜战,一边照顾孩子一边也发展自己的事业,今天终于将这套5卷本的丛书定稿印刷,为中国的新闻出版事业注入一点心血,我给自己总结一个字——值!

    一晃还有67天,我就步入了不惑之年,但我心存感激,心存温暖!毕竟身边还有一些值得交往的朋友在用不同的方式帮助你、鼓励你,在外面虽然有寒风在吹,有雪花在飞的这个日子,我说那雪是“热雪”,那风是“暖风”。

    进入秋天的那一季,我写就了两篇关于雪的文章(已经收录到即将面世的再版的《情人卡·橡皮信》),得到众多朋友的喜爱。那一季,我遥望落雪,总觉得有雪飘落的日子,会有很特别的爽朗心情。如今,当雪就那么轻叩你的窗,就这么轻轻飘落你的心上时,倒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动人之处了。

    心碎后的绝望是什么?是持续的麻木?还是彻骨的心痛?我想我有些糊涂了……

不知道已经独行了多久欲逃离这座温情的城市,很想追随陶渊明的足迹,采菊东篱。我想关于我的存在,只会是属于一个又一个伤害与伤害的主题。我想,我应该离开所有的人群是非找到传说中的那个孤寂的沙漠,然后,静静的老去……

    站在楼顶的平台上,心间又有一阵冰冷的痛觉,轻抬左手,泪形的蓝珠从心间缓缓出现,浮于手心之上,“呵……”我的苦笑只有自己听到,蓝珠又发光了,粉蓝粉蓝的光,似泪盈欲滴,原来,雪哭了。

    我想我已经忘了,究竟是谁,于什么时候,在我的心间,留下这么一颗伤心欲绝的泪滴,记忆中,唯有一个声音,在轻轻的告诉我:“它叫思念之泪,由一千颗想念的泪珠凝结而成”有人在想念我吗?我又在想念谁?我茫然了,只是每次,心痛之时,珠子便会发光,吸走我所有欲流的泪水,原来,心痛的感觉,可以无泪。

蓝珠的光越来越亮,已经穿透笼罩在它周围的水雾,穿越我的视线,双眼有些刺痛,却痛不过心中的彻骨。在逃离之时,我丢弃了曾经梦寐以求的血印,那优雅修长的剑身,深幻莫测的法力,激情血腥的名字,曾无数次的在我梦中徘徊,从那双温暖的手中,接过这份梦想时的感动与怯喜,至今仍依稀留在心底,可惜,这么激情的兵器,却不适合我的生命。喜欢的,也不一定该去拥有。

    紧握魔杖的右手,早以泛紧,单薄的法衣,在风中被肆无忌惮的摧残,冷,却敌不过心中的寒意。痛,是我所有情绪的焦点。听说玛法又是冬天,听说玛法也会下雪,听说落雪的心情能掩盖忧伤。只是我早已模糊了春暖花开的喜悦,只是我再也找不回那愿为我取暖的双手,只是,从未见过玛法的天空会飘起雪来。

忽地想起那天夜里,我和人民日报社的朋友在北京的新光天地广场经过,看到温柔的姑娘对她的恋人打情骂俏:冬天我们应该去恋爱。我又想笑,究竟什么样的爱,可以驱走如此这般的寒意?幸福中的人们无暇回答,忧虑中的人们无力回答。

    远离喧嚣吧,远隔那些让我妒忌的幸福,远隔那些给我幸福的曾经,我选择了逃亡,带着一份痛意和一颗泪珠,固执的寻找着沙漠。既然,没有飘雪的天空为我抹去忧伤,也许流沙的世界,能深埋我所有的记忆,也许……

    终于,那片无际的黄色,出现在眼前。当细碎的雪亲吻上我的脚心之际,我感觉到它的那份生存了,多年的寂寞,那么真实,那么沉重,让我的痛觉,也几乎窒息。

前行,向着世界的最深处前行,这片无际的寂寞中,总会有一个适合我静静老去的角落。

    许多年以后,有骆驼偶尔经过沙漠的某处,发明有一个泪形的湖泊,湖水湛蓝湛蓝,于是人们为之取名“泪海”。湖中无鱼,湖边无树,唯有一颗怪石,立于湖心,上面依稀可见有字:“泪珠化了,我却自此住进了泪里”。

    那么,许多年以后,还有人来阅读我的文字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