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永锋
冯永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858
  • 关注人气:4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城镇化”正把农村土地据为“国有”

(2013-07-08 08:05:32)

“城镇化”正把农村土地据为“国有”

冯永锋

    一个人要想不在这个国家“暂住”,只有一种办法,就是时不时踩踩脚下的土地,感觉有那么一小片“属于”自己。这样他抬头看天时,才不至于眩晕。一小片可以很小,一平方毫米;也可以很大,一平方厘米。如果连这一点儿的需求都被剥夺,那么,中华大地上哪怕生长着100亿人,也没有一个人能过上安稳的日子。大家每天都会在惶恐中度日,吃饭睡觉坐车上学下班,都像在逃难,都像在抢劫,都像在恶性挤兑。
    土地究竟属于谁,只能看宪法。中国有过很多部“宪法”,1982年的这部,据说是现在真正施行的。宪法的第十条,这么说:“城市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也属于集体所有。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土地的使用权可以依照法律的规定转让。一切使用土地的组织和个人必须合理地利用土地。”
    这段话的意思,很清楚地表明,中国的土地,都可称之为“全民所有”;全民所有,又分为两种状态,一种叫“国有”,一种叫“集体所有”。国有、集体所有,不易理解,用现在城乡二元结构的习俗性话语

来说,就是一种是城市所有,一种是农村所有。
    中国有权利称之为城市的地方,得是“县级”。为了让自己显得有点城市派头,全中国三多个“县”,最近几十年,都在努力将自己改称为“市”。被称为县的,往往意味着农村的土地面积大,农业的产值高,农村的人口多。“升级”为“市”之后,农村的户口数就要下降,城市居民的户口数就要上升。
    很自然地,属于农村的土地就要增多,属于农村的土地就要减少。于是,很自然地,城市就要以“国有”的名义,不停地征用“农村”的土地。
    城市一向是可以征收农村的。就像城市人可以把农民征收进去当农民工,当卖苦力者;就像城市都变成了消费之地,一切消化之物都需要来自农村的供给。城市以黑洞般的存在,吸吮着农村的一切出产,将其裹胁之后,任意蹂躏和挤压。
    中国自古就是农业之国。1985年前的所有“城市”,其实都只是放大了的村庄。北京这样的“世界大城”,无论再怎么强调自己的城镇性,也仍旧摆脱不了农村的背影。至于其他传说中的诸多古镇名城,其实

仔细走一圈,都与农村无异。也正因为如此,在中国广大的天地中,土地中的绝大部分,都属于农民所有,属于农村所有,或者说属于集体所有。
    也正因为如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第八条,有着与“宪法”几乎完全一致的行文:“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农村和城市郊区的土地,除由法律规定属于国家所有的以外,属于农民集体所有;宅基地和自留地、自留山,属于农民集体所有。”
    理解完这两部法律,我们大体明白,如果我是一个农民,我在自家村里呆着,我是不用“暂住”的。因为我住在村庄的土地上,村庄的土地属于我们全村人共同享有。村庄都是熟人社会,谁也无权把谁赶出家园,谁也无权拆迁邻居的房子。
    理解完这两部法律,我们大体明白,如果我是一个“市民”,我可能无法拥有宅基地之外的土地,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家的宅基地,应当也是属于我的,因为我和这个城市的所有人,共同拥有“市区的土地”,共同拥有三十层塔楼的“宅基地面积”——虽然我的那一片地,小得可怜,分摊到名头下,可能只有一个脚面大小。
    于是,花样就出来了。如果我是一个农民,我到了城市里,我就侵犯了城市人的空间,就得“暂住”。同样,城市的人到了农村,也同样侵犯了集体土地所有者们的空间,就得暂住。只是农村人胸怀开阔,很少用暂住证来对待城市人。而城市人相对狭隘多疑,因此,总要用暂住证之类的专制、恐吓、威胁其生活在农村的同胞。
    暂住证还只是小把戏。真正阴险的还在后头。农村,建制的排序是县、乡、村、自然村;城市,建制的排序是市、区、居委会、街道办事处。城市人要想夺取农村的土地,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农村的建制,改为城市的建制。改完之后,农村的户口,就成了城市户口——农业变成非农业。户口改制完之后,农村的土地,就成了城市的土地——集体的土地,就变性成为了国有的土地。
    中国现在稍微大一点的、“发达”一点的城市,都在把城市周边所有的集体土地“国有”化。通用手段就是把乡村变换为社区,撤乡并镇,撤县设市;改县级市为某地级市的一个“区”。深圳声称自己没有农民,苏州也声称自己没有农民;上海差不多已经完成了城市掠夺农村的步骤;北京倒还是不敢过度明目张胆,但也在悄悄地替换。就连湛江这种至今连城市污水处理厂都不肯修建的城市,也在忙不迭地把所有的村

庄,都改为“社区”,其用心险恶之处,都在为把农民土地据为己有,做好各种铺垫。
    这些“发达”城市最大的特点,就是市区的土地不够用。而农村的土地却广阔无边。而这些“发达”的城市,从建制上说,都属于下面农村的“上级”。上级想要掠夺下级的土地,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帮助下级在一夜之间“城镇化”。
    2012年底,发生在河南周口市的“平坟运动”,本质上是城市掠夺农村土地的“试探动作”。夺地,先从夺坟开始,因为坟是死人之地。城市是没有乡村情感的,他们的祖先都只是公墓里的一小块冰凉的墓碑;城市的死人和活人一样,都聚集在一个小区里。而农村却是散落的、情感粘连的,祖先与土地血肉相连,活人与死人情感互通。河南的想法,是把整个中原文化圈,都变成一个“大城市”,或者“中原城市群”,这样,把城市下辖的所有的集体土地,都变更为“国有土地”。
    城市要搞住宅,要搞工业园区,要修机场和别墅,都需要土地。而城市如果到农村去搞,就要把土地的收益分给农民。如果把农村的土地都变为国有,把农民都驱赶上楼后变为市民,那么,农民原先拥有的所有土地,都成为国有,而国有,就等于“市有”,因为每个城市都等于是国务院的派出机构,代行在当地的土地经营权。“市有”,就等于市政府所有。市政府所有,就等于市政府领导所有。
    这样,市领导班子几个人,就可以决定其“国有土地”的所有开发规划,就可以决定所有土地的命运。在市领导看来,农业当然是不堪落地的,因为其“产值低”——供养人生命的一切,疏散瓜果,小麦水稻土豆高粮,“产值”都低;生态更是不能费心去保护的,因为只有投资没有直接的现金收益——因为保护人生命基本权利的自然生态系统,从来都无私无己。
    要发展,要么就是商业地产,要么就是工业地产。如果实在要种地,也可以,那让失地农民,过来向政府租地种。于是平白无故地,一亩地,要增加至少2000元的租金;于是,一亩地,一定要生产超过5000元以上的产值,才可能在还完地租之后,还能用当年的收成打个平手。在当前中国,似乎没有一个农民有这种高价租地种植廉价农产品的能力。
    于是,一个很简单的算术就成型了:集体的土地,无论是稻田还是“荒山”,也无论是果树林还是菜地,变更为国有土地,只需要向集体土地的所有者,支付一亩几百元的转让费。而这些土地,平整之后,一亩至少可变卖上百万元。当市政府的官员,成为土地买卖的高手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会遏制自己倒卖土地的欲望。
    何况,这一切都可以以最美妙的方式来进行。明明是想要掠夺农村的土地,却偏偏假装说是要帮助农民成为市民。过去,市民是比农民高贵的,市民拥有着诸多的社会保障系统,这系统一点都不曾惠及农民。甚至在投票权上,都有明确规定,农民连投票的权利都只有市民的八分之一,也就是说,八个农民的人权,才顶得上一个市民的人权。而就是这“八分之一的市民”,却拥有着市民几百倍几千倍的土地,这怎么能让市民不愤怒,不嫉妒,不眼红,不生气,不想办法巧取豪夺,以泄恨,以谋利。
    于是,新型的城镇化,仍旧不是把公共基础设施向农村布局,而仍旧是把农民驱赶到城市,真正的目标,是把集体土地转手为国有土地。一个城市,占地面积再大,也比不上辽阔宽广的农村。而一旦这政策转

型成功,城市在一夜之间,就能够拥有此前成千上百倍的土地,这是多么值得挥霍、值得拼命的业绩。
    如果实在夺取不成,集体土地的拥有者比较警觉,比较强硬,人家也有办法,第一个办法是“强行征用”,第二个办法是“强行租用”。 

    强行征用的法律依据,大概来自于“土地法”第二条:“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占、买卖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土地。土地使用权可以依法转让。国家为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法对集体所有的土地实行征用。 ”
    问题出在“公共利益”的概念。一个政府要搞一个化工园区,等于就是成立一个土地开发公司,先把农村的土地变为国有土地,然后,再分块“卖”或“租”给各公司。这样的一个全国每天都在上演的“土地掠夺标准动作”,究竟哪一款与“公共利益”有关?
    强行租用也是如此。“土地法”似乎规定,租地期一般为三十年,各地政府以“国家”的名义去租用农民的土地时,往往动辄租期五十年、七十年。五十年七十年也就罢了,可政府却是在代表一家水泥厂或者一家炼油厂去租用农民的土地,这中间,政府分明就是一家“土地代理、收购、转让公司”,是一个“包租婆”,这样的政府,如何有保护“公共利益”的可能?
    2013年最让人看不懂的政策就是城镇化。无论这城镇化是新型还是旧型,但如果城镇化意味着把所有的农村土地都改变为“国有土地”,那么,更可怕的专制时代即将到来。如果中国所有的农民都成了市民,一旦他们发现自己除了平均下来不到一平方米的“城市宅基地”之外一无所有时,也许,新的社会动乱就将产生。即使不产生新的动乱,把所有的土地交给少数几个人去经营,会产生什么样的腐败及专制后果,任何人都可想而知。当一个社会日趋走向公民共享的时候,土地却在走向集中,走向党控,这个社会必将出现严重的精神分裂。表现在具体形式上,就是整个社会的创造力全部散失殆尽,每一个人活着,都没有生机,元气大伤——因为,土地再也不滋养任何一个人,土地只滋养着党和政府的官员干部。(2013.7.8)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