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吉林--海恋
吉林--海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393
  • 关注人气:8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西翔选诗[七百六十五]

(2013-05-06 16:39:24)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
存谢!编辑辛苦

那片云有雨选本

 

落日照耀下的帝国

  西原

 

世界倚在危房下流血

对着都市排泄的浪子,在国家的酒馆里醉生梦死

 

猛士阵亡的讯息在世界飘远

人类病情加重,无暇顾及密密麻麻的送葬队伍

风寒来袭,故乡在帝国的落日中披上丧服

 

当暮色像铡刀飞快落下

我们怀着火一样的心情,被运送至千刀万剐之夜

没有时间,留给我们向仇人道别

没有赶尸人,冒着大雪为我们垒起新坟

 

http://blog.sina.com.cn/xiyuan

 

 

 

一把迷路的梳子

 春江待月

 

离开了湖泊,也就丢失了镜子

时光的深处,落花与流水,有着理不清的夙怨

 

只有让春风和月光比邻而居

才能营造幽秘之境

从经年的流浪中,抽出一丝丝的甜,裹思为茧

 

镜子之外的远方,一把迷路的梳子,梳理着苍凉

找到一个背阴的墙角

怀念着镜子里的光阴,一遍又一遍,摸着口袋里的故乡

http://blog.sina.com.cn/u/3260720781

 

 

故乡

 西禾

 

繁茂是一种命数

青黄不接是一种命数

先盛后衰更是一种命数

重回故里

我需要一首童谣。一簇墓草。一次暴晒

在遍植贫穷的土地上,荒草齐腰

母亲曾在烈日下捡拾草籽

我在草坷垃里吹野风。吃泥土

那时的脸蛋红!红的钻心

那时的命硬!硬得笔直

而现在,小城大城三十年

该软的都软了软

该高的都高了高

部分生活指标已呈阳性

一个虚胖半生的人

需要在火龙出没的沟里再燃一把山火

赶走鸣蝉。烧起自己

而救我的人

只需一瓢冷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1df942a01019niz.html

 

 

除此,我都不在意 

◎ 秦时月

 

我不在意地震发生的经纬度是多少

也不在意震中在哪里震级有多大震源有多深

劫后余震共发生了多少回

这些于事无补的数字又有何益?我不在意

 

我只在意,地震夺去了多少生命

多少人还压在废墟下仍有生还的可能

多少老人不再有花甲、古稀和耄耋

多少孩子失去了烂漫童年和青春

多少身强力壮的汉子不再伟岸和挺拔

多少妖娆的女人不再风情和娇媚

多少无辜者失去了原本幸福的家

 

那一声声惨痛的呼嚎,撕心裂肺

每每听到,我的心就会疼痛和颤抖

而我最不愿看到的数字还在攀升

死神啊,请你仁慈一点,天堂应暂缓发放居留证

把他们推回人间吧

让他们在这场灾难中得到新生

http://blog.sina.com.cn/u/1787334090

 

繁花正浓,阳光正暖 

◎ 重庆子衣 

 

繁花正浓,阳光正暖。初夏的清风,横扫一切哀叹
我从一只鸟青春的欢鸣中,缓缓醒来时
仿佛浑身,也被花香溢满

 

跟随叹息,走了那么远。回头望时
生命的花朵,正在中年之季
绽放鲜艳。回望青春的心
也仍在江水里
暖暖澎湃

 

以赏花的心情,游赏生命的风景吧
那么多成石成碑的隐痛,尽快收藏起来
在初夏,在晴好的阳光里
用花朵的清香和明艳,徐徐展开
生活应该具有的
一段画卷

http://blog.sina.com.cn/hcx666

 

 

忧郁之诗 

◎ 蓝星儿 

 

天色发黑,如同远处的吸力

地面上漩涡又起,我双腿抖动

这是上午十点,雨水暂时

收住它在云中的脚步

 

我伸出手臂,去抚摸黑色的

墙壁,一种声音由远及近

而我信任的人,如同闪耀的

花朵,编成的花环,他们突然

落进一潭死水,波澜不惊

 

大街上,路边乞讨的人,残肢

披着半件衣衫,像坠落在废墟上的

天使。车辆来来往往,街心

花园上空,移飘着一团

绿色气息,汽笛带着长长的

叶子,慢慢舒展着它们

 

我的目光穿过班马线

树桩上有一处疤痕,那是年后

工人取景灯留下的,它记录下

人心的烧灼和伤痛,风绕过

树杆,从里面重新涌出,而后

它们像乌云一样盘旋在我的头顶

http://blog.sina.com.cn/u/2998115934

 

 

三叔,爱吃鱼

  张占元

 

那年,我去看你,

细雨中,一顶草帽,一身蓑衣,

浅塘残荷,荻萧苇瑟,

“姜太公”正用扳网捞鱼。

 

起网,一个“猴儿头”两尾“麦穗儿”,

你说:水少了,鱼飞了,

难得见,‘桃花流水鳜鱼肥’了,

西行路上,再无从前。

 

第二年看你,凉丹子开得正旺,

地桌,放在后檐墙下,

一根青葱,两头大蒜,

韭菜花蒙着卤水豆腐。

 

你说:坑塘见底,风叼走了鱼籽,

渔网,罩了柴禾垛了,

‘鱼米’远嫁,只剩‘之乡’了,

鱼鹰子吃素得慢慢习惯。

 

再次看你时,你走了,

街坊说,坟头就在水塘边上,

我面向水塘,鞠躬,

影绰绰,一个扳鱼的身影,像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44dbcc0101a6xu.html

 

 

五十岁生日感怀 

 岸芷汀兰

 

来不及转身

半生的时光被我用尽

来不及细想

五十圈年轮沿着自己的轨迹生成

五月如此浩繁,像春天吹响的集结号

所有的生灵,在立夏的这一天

都去赶赴五月的盛宴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又要到那里去

来不及诘问

一股暗流已把我推到风口浪尖

踩在时光的刀锋上旋舞

一种疼痛,经过血肉,漫过全身

五十岁的女人,左手挽着往事

右手提着虚无

站在时间的岸边,阅千帆过尽

我有足够的勇气和耐心

等待季节收割

过多的风吹过来,过多的风吹过去

请天空作证: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81b43e70101jmtj.html

 

 

 火在烧

 海恋

 

  

窗外,夜之灵窥望

无法画地为牢,

窜出门外的火,燃烧,燃烧

冷空气趔趄,依次

旋成光,化作夜空的瞳仁

 

倘若可以,我愿

火一直在烧

收纳乌鸦的尖叫,冰川上

雪的哀嚎

这诡异的黑也将被贴上封条

抛进高加索山下的谷底

永世,不得回望

 

我只是一个脆弱的歌者

在一本远古的诗经外,看见

荒原上,发不出新芽的

白茫茫的秋草,而后

痛下杀机,放出火

一路,燃烧,燃烧

 

 

http://blog.sina.com.cn/u/1792748774

 

 

一串老铜钱

 忆落之都

 

 

咸丰,雍正,光绪,乾隆,康熙

握在我手里锈迹斑斑。

铜绿有些忧伤。

这些方孔圆脸的老物件,诞生于

昔日的大清铸币厂,炉工的体温尚存

但已换不到一袋白面,或

两把菜心。

现在,已无人愿意。

 

锈迹斑斑的老铜钱里,倒映着

菜青色的面孔,发白的小嘴唇,

还有一颗颗微浅的牙印。

满文和汉字成为腹背相向的刺青,

历史的交集在同一块金属中打结。

大清的子民,对它们

曾是如此的爱恨交加,将自己也拓进这堆铜绿。

方口圆脸的绿一齐缩写进铜——

 

索子,是母亲用多根棉线搓成的,

抱在一起的棉花串起了大清的更迭。

突然断开的那一枚铜绿

是某个夭折的皇孙。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4f57d20101ecxo.html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