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吉林--海恋
吉林--海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436
  • 关注人气:8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诗坛星座】第十三期重磅推介诗人:立原依依

(2013-03-07 10:34:54)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
与诗歌同在

[转载]【诗坛星座】第十三期重磅推介诗人:立原依依

【诗坛星座】第十三期重磅推介诗人:立原依依

 

[推介语:立原依依,原名李万碧。8岁时,左脚脚踝突然肿胀起来,被诊断为类风湿性关节炎。从那时起,李万碧就再没有长个了,肌肉和骨节开始萎缩,最终导致行走失衡。因为病痛,她不得不躺在床上,这一躺便是一年半,十岁时,她再次要求读书,而且是直接读四年级。每一天,都由母亲背着她去学校,她只能听上午半天的课,下午要躺回她的床上。初中毕业后,李万碧已几乎处于半瘫痪状态,每天只能以看书打发生命。毫无色彩的生活,愈发严重的病情,以及贫困的家庭,让李万碧想到死。她觉得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个错误,只会拖累家人。由于长时间的孤独,李万碧开始寻找心灵的寄托。1993年,她无意间听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里的一首朗诵诗歌,作者是和她患着同样疾病的重庆铜梁人胤景芳,李万碧也有了写诗的想法。就在那一年,李万碧看到一本《星星》诗刊,这是她第一次接触诗歌:“我像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突然知道我要的是什么了。”李万碧自费订了一年的《星星》诗刊,一天,她在上面看到一则广告,四川省阆中市在举办诗歌函授学校,她花15元报了名,可以学半年。她开始写诗。1995年年初,32岁的李万碧出嫁了。十个月后,她冒死剖宫产下五斤八两的女儿。生活的苦、加上丈夫因不堪生活重负而时常发脾气,慢慢地,她放弃了诗歌创作。1998年,不堪忍受的李万碧和丈夫离了婚,第二年,她认识了现在的丈夫瞿祥林。也许是因为太累了,李万碧离开了诗歌。2003年的一天,一位在函授学校里结识的朋友来到李万碧家看望她,两人又谈起了诗歌,李万碧这才发现,自己对诗歌还是那么痴迷,于是,被无情的病魔和艰难的生活压抑了八年之久的创作火焰再一次被点燃,她开始投稿,她的《白羊》《瓦砾的内心》发表在了《星星诗刊》上。2008年,她加入了重庆市作协。李万碧的双手仅有两根手指具有功能,2007年以前用笔书写时,就靠着这两根手指写下一行行歪歪扭扭连自己也难以辨认的诗句。后来,她有了一台电脑。又用两根手指打出文字,她写博客,交网友,生活变了样。李万碧说,她的诗都来自于对生活和事物与生命的感觉。2013年4月12日,江津区妇联主席周世平带着女企业家商会的几位代表去看望她时,她还即兴创作出一首诗:三月的桃花开满了,就剩下四月花开了,我想让,所有的四月开成一片……李万碧说,自己的诗是爱捧出来的,所有人的给予、帮助,让她觉得,这个国家,没有抛弃她。我们《诗探幽》全体编委谨以诗歌的名义,祝福立原依依,并倾情推介她的诗歌。 ]

 

[转载]【诗坛星座】第十三期重磅推介诗人:立原依依
                                                                

                                                                      栏目主持:白公智  海恋


    李万碧,女,重庆市江津区人,笔名立原依依,李看蒙,李佳筑等,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部分作品散见于《名城文学》《蓓蕾》诗报《星星诗刊》《几江诗刊》《江津日报》《江津文艺》《沃土》《重庆文学》《重庆艺苑》《公民导刊》《重庆残联通讯》《壁山文艺》《大足文艺》《凌云诗刊》《寥城诗刊》《江津文艺》《银河系》《新诗》《杯水诗刊》《未央文学》网络选刊《长白风》等官、民诗刊杂志,曾有诗作多次获奖并入选多种集子。出有诗集《闪烁的瓦砾》。2011年获得重庆市残疾人联合会举办的“生命中的太阳”——重庆市残疾人喜迎建党90周年征文活动一等奖。

    诗人博客链接:http://blog.sina.com.cn/lwb63

 

立原依依的诗歌(10首)

 

《望春》

 

还好,你可以通过镜片的白光

看到那是一座大房子

有一只红木椅子大,还是那只红木椅子大

你怀疑的眼睛不敢扬起

他离开红木椅子时,先抬起了左脚

因此你猜想他有左撇的生活

灰滴在他鼻尖的红痣上

与我们指尖的灰同样有重量

他叫来保安,他叫出去女人,老者和疯子

那些被风吹在一起的名字

仿佛都是苦难

仿佛慰贴了他皱褶的心灵

那时,你坐在车上,你始终坐在车上

你不置可否,灰是不是光阴

你往右,你就把一个人扔在右边的轻轨车站旁

像路拖走一个废弃的站台

你往右,你就把一群人扔在右边的医院里

当你强硬的手举起时

总有一滴雨水落在你惊悸的额头上

善良的人,你摘下眼镜看什么

当你低头时,后脑门又裸露一块疤痕

我们把它叫做望春

 

《明天我要去一次当铺》

 

昨天,你把什么都当在车辙里

树有一颗掩饰的心

它们统管这一路上风雪的味道

想你,如烟尘的包裹

逃离是一种态度

灵魂屈就于下一个站台

 

高山典当给影子,阳光左右为难

省略一条河,一个地名

一切都慢下来,一腔情怀

被月光漂白

从肺部的阴影里一直掏,一直掏

直到把月亮掏成一具空壳

把寂静都填补进去

 

我不能忍受发夹

插在风中,就滚烫成我的雪花

我不能忍受大雪

落地后,就掌握了无序的燃烧

明天我要去一次当铺

抓起一把雪,我用白雪

把自己淬成雷霆,当给你

 

邻居的大黑狗》

 

狗耳朵冒出芽的时候,它的鼻尖

被风反咬了一口

它的声音被夹在里面

寂静怎么在长大

它多想和主人一起去菜地

 

风在靠近拆字,墙壁被卷起

狗怎么会有风做的舌头

转眼就枯萎的舌头

不想吃我给它的东西也不愿睡觉

这个村庄最寂寞的狗

 

暗淡的红向它涌来

这一只活着的,寒冷的脑袋

一声贫穷的轻吠

在街坊邻居拆掉一半的房子前

它,嗅觉到了

死也有一个毛茸茸的背

 

《牛角梳子》

 

牛角梳子必须是悲伤的

当它第一时间梳下小甲虫

地皮。情感。雨水。荒芜。恐惧和暴怒

铁匠铺,小巷深处的空寂

夕照中的浮尘。小燕子,小白杨。

步行街,人民路,立交桥

昨夜煮过普洱的月光。黄花瘦。

思想,正是梳理的源头

 

牛角梳子必须是闪电的

梳理名字,泪水,血和深刻的皱纹

纠葛成一团的江湖和箭簇

摆动的枝条。我同时梳下许多草籽

从低洼地扑上来的风

库存的头屑,恶养恶痛的皮肤病

却梳不透深深的沉默

必须是冷风灌满了的头发

 

牛角梳子必须是字面梳过来的

阳光继续留在生活里

牛角梳子必须是梳妆台上的孤独

她继续留在生活里

 

《我不怕月亮回家》

 

你举左手,水具有左手的属性

我不举手,手也不弯曲

绿袖子亦然见性

风吹着,让雨回到了酒壶里

但,我没有煮酒论英雄

你抡起浑圆的世界

我只能反穿衣,照照镜子

你们说这样好不好,插入青山

具有广袤的精神

唤他小儿名,呼我荷花魂

莲藕很浅,还在生长

你说生长是雅的,多么潮湿的白

这正是鳞片飞舞着的痛感

倒影投入月亮的眼睛里

但我不怕她回家时

从我身旁捞起青山的靴子

 

《停顿一下是对的》

 

身体花掉影子是错觉

你曾是抒情的河流

在大地上弹奏,你有植物的快乐

也有风暴的一面

并不影响你把天空放入沸水

 

你想起一棵树

冰凉的骨头就伸进了月色

她是祖国的

也是百姓的,每个人的身体里

都有一只红月亮

有谁能收买,月亮和流水

 

你想起某一个夜晚

月亮里淘出一小块磨刀石

磨钝我们的余生

因此,流水打断了草坪上

一个缓慢的身影

 

《女子不点灯》

 

不表达,不扬长而去

不被一个阴影圈点,她把体温

腌制在药水里

再瘦十分钟,仍不及春天

 

容颜如隔世,像青花瓷

装进去月季花,倒出月亮的遗骸

左手抓住虚线,多么荒谬

可是,红酒已经备好

她只爱

旋转的杯子,女子一旦摔破它

就变得水土不服

 

她的影子被辨认三遍

左边的塑像现了,右边的正在现

很奇怪,这街巷各有半张笑容

合并成真相

她的脸就是你的脸

 

《向阳花》

波浪不能直接掀开
因为你一直留有聆听的光线
我唯有掉下几个鸟鸣
有谁过来数一数
你是火爆的人,你拆封的香
在这一刻也变得火爆

你燃灯带给我们的
金黄的吻,依然是疼的
你用光扭开一种天赋
我想到,一旦向我聚拢的太阳花
晃着一个世外的女子
远不是我能够把持得了的

覆盖西南的气候,西南的人
停下来,光的脚步依然
打不开沉默的三道弯
甚至于冒领的繁星,望望远方
你是我不敢见的人

 

《这个城市有苹果型的脸颊》

 

那时城市像塑像被目光浸湿

散发出水泥的味道

低头看,天空是地面的反光

整个街道都是雨的创造

行色匆匆的人们,窗口是从东向的

抬头看却是泪眼的

 

华灯初上,湿漉漉的影子

像患上春天的病

又像高楼前的攀附,生活压着喘息

每座城市都是最后的建筑

正面是教育,侧面都是孩子

湿漉漉的滴落的样子

如回扣霓虹,上帝无处不闪烁

 

走进每一个夜,擦亮一块黑板

广告牌的嘴唇,带着宽容

你站在那里端详

这个城市有苹果型的脸颊

红漆裹着钢筋的鼻子

每次迷茫都是驶入的森林

 

《黑色运动鞋》

 

汇兴北路的石柱旁我看见一只鞋子

已经淋过一场雨水

石柱的左边,风吹出生活的窗子

一天天洒满阳光

这是连我都叫得出牌子的黑色运动鞋

沉静中我看着它

修补过什么,爱还是路障

石柱的再左边一点有一垃圾收费处

此时此刻你来自哪里

你打着哑语和一个女人断绝了关系

我把自己的脚伸出鞋面

仿佛已没有恩怨

石缝的某个细微处也漏过风和阴影

我感觉漏过更好

仿佛抬起头真的好起来,整个下午

“只有太阳是免费的”

他把我的身体整体照过了

 

———————————————————————————————————————————

 

废墟、故乡和家园

                     ——立原依依和她的诗集《闪烁的瓦砾》

                                          文/莫子瞬

    不久前,她寄来了自己的书,薄薄的一册,封面是并不刺眼的暗黄,端在手里看,像一片被雨水洗濯过的瓦。集子的名字就叫做“闪烁的瓦砾”,封面上露出老屋的一角屋檐,虽然瓦楞已多有破损,但瓦片之间的秩序井然如初,层叠而出的波纹,就像微风之后的湖面,在夕阳中闪着微光。

     整本诗集似乎凝聚了她毕生的心血,那些她在诗歌中一次次留住的美好的事物——故乡、老屋、歌声、阳光,就像灾难之后,废墟之中幸运存活下来的生命。她悲苦的身世没有留下太多悲伤的烙印,相反,她用诗歌在废墟上做巢,终而完成了一次笑傲废墟的飞翔。我知道,她不是一个灾难的哀悼者,她是一个灾难的救赎者。

     说起她,我心中多有惭愧,我们相识已逾四载,从最初仰慕不已的读到她的诗歌,到大言不惭的品评这些文字,我在她的鼓励和引导中写了很多文章。但后来,学业倥偬,我对于文字的耐心也愈来愈少,与她之间的问候和交流也便日渐稀疏。诗集付梓,她邀我写些评论,搁笔已久的我,在惶恐和歉意中拖延至今,直至动笔,脑际中浮现的也都是几年来,她断断续续写就的诗歌,所带给我的坚强、乐观、瑰丽、唯美的印象。

    我与诗人未曾蒙面,我对诗人的了解仅限于她的或别人论及她的文字,那个在重庆新闻里坚强乐观的残疾女诗人,与我在她诗歌里读到的那个美丽、慈祥、自然母亲一样的女性略有不同,也许是现实的阴影,不能遮蔽诗人费劲心血建筑于废墟之上的世界,它太神圣、太旺盛、太高贵,连苦难都不敢进犯。

    但这些和周围的废墟相比,竟显得极为自然。我曾有篇旧文说的正是诗人这种“自然状态”,她确乎得到了自然的力量,像把一棵草、一株花辛勤而细心的栽在荒芜的土地上,久而久之竟成了一座自家的花园,这轨迹就像起源于流域的文明,只是与充沛、富饶的河流相比,诗人选择了贫瘠、破败的废墟,诗人的每首诗歌都是开在那里的奇迹之花。

    这些开在废墟之上的奇迹之花,扎根于贫瘠的土壤,却对这脚下的土地有一种近乎故土的爱,在诗人的诗歌中,故乡题材的诗歌不一而足,而整本集子里的巅峰之作也多出自其中。我一直认为她的诗歌灵性多于悟性,时而奔流如江河,时而潺潺若溪流的情感之流,在诗人罗织的文字里如鱼得水,这是山水之灵、草木之灵、亡人之灵、天地之灵。

    我尤为喜欢诗人的一首《故乡河》,这首诗让我想起海子的《亚洲铜》,她把河流比作马灯,她邈远的目光和深沉的爱穿过故乡的历史、村落、人群……,直至这条母亲河带领他的一双双儿女们,穿过黑暗,引来光明。诗人高唱“让天露,再一次出现神明/穿着村庄与河流和土地的布衣/我不能说出你的马灯/进入伞下认领风雨中的孩子/高粱红了,人丁兴旺/我们各自晾晒黎明的胸怀”。

    写故乡、祖国的一类诗歌,最是难写,这就像用家常的食材,烹出美味而独特的菜肴一样,诗人们往往沦于无节制的抒情和庸俗的审美,这首诗就没有。

    在很多人眼里,故乡已经沦为一种符号了。我不清楚诗人的经历,她是否曾多次迁徙易址,是否因为周围变迁太多,而生出与故乡的隔世之感。但我能从她的诗歌中感受到,那种对废墟近乎故乡般的爱。这里的废墟和故乡已经是形而上的概念,也许是痛苦的身世,让诗人有种毁灭感,但诗人一直试图完成对家园的重建,这让她和她的的诗歌焕发出了一个母性哺育儿女时才有的热忱和任劳任怨。

    废墟、故乡和家园,一个是美丽毁灭后的残骸,一个是盘桓在心中的美好,一个是正在构建的指日可待的梦。诗人在现实中行动不便的残疾,似乎极大的锻炼了她的耐性,在自己无法逃离的地方,她勇敢的构建了新的家园,这才是真正的现实。

    前几天,我和她通电话,她告诉我自己的家正面临拆迁,而由于一些原因她和家人得不到合理安置,眼看周围的邻居都各得其所的离开,只留下一片被推土机和挖掘机推倒的断壁残垣,她焦急的用我几乎听不懂的重庆话一遍遍的问我关于维权的问题,可我终无法为她现实里棘手的问题提供一点建议。几十年前,残酷的上天给了她一副病躯,她凭借着惊人的毅力艰难的活着。几十年后的今天,这些人为制造的麻烦,却让这个重庆的农家妇人四处奔波、求告无门。如今的诗人正在面对此生的第二座废墟,年近半百的她该如何重建她的家园呢?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