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吉林--海恋
吉林--海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601
  • 关注人气:8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父亲

(2012-02-12 21:03:15)
标签:

文化

小渔村

《岳飞传》

《三国演义》

脚踏风琴

原创

分类: 散文

    忽然想念故乡的站台,想念父亲的回眸,从求学离开故乡,这许多年来,父亲不知在这里目送了我多少回。那一方不大的站台,少有人山人海的喧嚣,家离这里也不过几百米之遥,可他总要来送我。行囊里装的最多的是母亲前夜里就备好的果蔬小吃。拒绝携带肯定是不行的。她会和你瞪眼,甚至赌气骂你是个不懂事的浑丫头。如今我也做了母亲,便再也不会拒绝这一份源于本能的盛情。

    父亲的相送我也不会拒绝,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将大包小包放进行李架,再细心地清点好,告诉我每一件物品放在什么位置,要怎样取出才更便捷……已经成了习惯。父亲不是个话多的人,在我的记忆里,除了喝醉了酒他多半喜欢沉默。读读书,听听新闻或是专心致志地修整家里的一些小物件。浇花、拖地是迫于母亲的唠叨,有时候我觉得他的好脾气多半归功于母亲的“霸道”,可他还是忍耐了一辈子。越是年老越是宽厚、温和,骨子里的倔强似乎被岁月慢慢抹平了。

    年轻时的父亲是出了名的“倔娃子”。当年,因闹饥荒,祖父母像闯关东一样带着一家老小从辽宁海滨的一个小渔村辗转入吉林,此间的贫困潦倒可想而知。在苦水里泡大的的父亲从来没有怕过。那时候公社按家里劳力算工分分口粮,为了让家里的日子好过些,也碍于那两元几角的学费,祖父曾打算让父亲辍学务农。他就赌气一个人进山割饲料草去卖。整整三天,直到老师找到家里,他因逃学之名被暴打了一顿,才从衣袖里扯出那被血泡染红的两元钱。从那以后,祖父再没提辍学的事,那一年他只有十岁。

    父亲小时候就爱读书,可是那时候哪有书,生产队里有几本《三国演义》、《岳飞传》一类的旧书,因没人读得懂都被扔进了垃圾堆,父亲就去捡来趁着放学边帮家里干活边读,祖父看的紧,骂他不务正业,他就在夜里点根小蜡悄悄地趴在苞米垛上读,有两回睡着了,快燃尽的蜡烛把身边的玉米都烤煳了。

    当然,如此倔强也会“误事”。父亲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加之胆大心细,从小就是孩子头,上初中时被公选为班长,可他却因不满班主任的处事不公,在班会上公然对抗,以至于最有资格被保送的名额被别人挤占了。读了九年书最后还是回家务农,父亲不甘心啊,他就拼命劳动,一个人顶两个人的工,两天两夜不吃不喝。祖父急了,打算送他去木匠铺里学个手艺。父亲不去,说那不是他的志向,他只想读书。正巧,此时公社大队缺个文书,19岁的他被破格调用了,后来他又做了大队主任,一做就是三年。然而,他的读书梦并没有醒,恢复高考那年,他夜以继日地拼命复习,仍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师专。据说,那时我已经降生,整天在摇篮里做着美梦的我无法感知父亲梦想成真的欣喜若狂。

    再后来,父亲就回乡做了老师。这期间他教过数学、语文、音乐、英语,当过主任做过校长。我从来没有过偶像情结,但潜意识里我一直是崇拜父亲的。不论做什么他都有着很高的天分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小时候他歌唱得极好,十五岁那年省城来了一个剧团下乡演出,演出间歇老乡推荐他去唱了一首,歌罢,剧团领导立刻相中了他,打算选拔他去剧团参加培训,如果成行的话,父亲一生的际遇就将改写,可惜,不久文革就来了,剧团也在动荡中解体。但父亲始终对音乐有着极高的悟性,他会弹脚踏风琴、手风琴、会吹笛箫、会拉二胡,还能自制简易的乐器,这些都是他在业余时间自学自悟的,现在家里的壁柜里还保存着他当年用过的一些乐器,每当我和妹妹带着孩子回去,它们就会重新发出声响,他笑说,这些东西没准将来可以成为古董,给子孙后代留个念想。

    还有更神的,在乡下奇缺英文老师的年代,父亲被第一个送去县城培训,只经过几个月的培训期,他就带起了毕业班,但是三年里,他的学生在升学考试中英语连年夺冠。当年,这个成绩曾一时轰动过小小的县城。

    他骨子里总是不服输,而且做什么都有股钻劲儿。

    在乡下住时,他还是个业余“家电修理工”,家里的柜子上时常摆满左邻右舍闹了病的旧电器,电视、广播、录音机、洗衣机……无论什么到了他的手里都会变废为宝,而他也总是那么耐心、热情,无论谁来相求,从不推诿,就算熬夜也会很尽心尽力地帮忙修理。今年春节前全家人一起回乡祭祖时,还有许多老乡邻过来探望,聊起当年父亲的心灵手巧和急公好义。

    比起聪明才智,父亲更让人敬佩的是为人的操守。他一生是最不肯摧眉折腰的,工作中也恪守勤勉无私,他做了近三十年的校长,可算得上两袖清风了。直到我和妹妹师范毕业,我们才搬进两室一厅的新居,进城之后由于母亲的工作调转拖延了两年,家里也曾一度拮据,父亲就趁着每年假期做些小生意贴补家用。当他推着手推车到街上卖蔬菜水果的时候从未觉得有失尊严,他说,靠自己的双手改善生活,心里踏实。

    这就是我的老父亲。在过去的大半生里,他经历过很多事也吃过很多苦,可他用坚实的臂膀擎住了风雨,也擎起了蓝天。如今他已经戴起了老花镜却依然腰身键朗,他说,如果再给他三十年的工作,他依然能做好。是的,他能。他甚至想去乡下养一群鹅、一池鱼或者种一片玉米地,不为改善生活,只为了在有生之年再做点什么。我知道,他的心从没老过,他还有那么多激情等待释放。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忽然想念父亲,想念站台上那一瞬间的回眸,也许我忽然想变得像父亲一样豁达、坚强。他在我和妹妹的名字里都嵌了一个“男”字,就是希望我们能像男子汉一样坚韧无畏、自立自强。生活给了我们很多,每时每刻都该以一颗感恩之心善待它并真正用心地做些什么去回报它。将来我会把这些文字读给我的孩子,我的孩子的孩子,让他们知道,生活可以自己把握。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