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华范氏宗亲网
中华范氏宗亲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9,825
  • 关注人气:1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成都华阳范氏后代————范寥(范祖石)的传奇人生

(2015-01-28 18:07:19)
标签:

范氏

文化

分类: 范氏名人
一、早年事迹
范寥在取得发解试之后,因为罪犯潜逃,后依违于士大夫之间,又曾从巫师活动,其间入过学,也有谋逆之迹,最后告发谋逆立功,受宋廷赐官。此人经历曲折,记载颇丰,作为宋代怀才自进与谋逆之落第者一桩个案,详述如下。
据宋代成都范氏称,其始迁祖范隆,于广明年间(880-881)迁居成都 。到其孙范绍温时,生活在五代时期前蜀、后蜀政权下。这三代没有出仕,但经过他们的经营,已成为成都地区一个有名的家族。范绍温之子范昌佑,据称是个道德完美的人。范昌佑有两个儿子,长子范瑑,次子范璨。
  范瑑也有二子,长子范度,次子范祥。范度这一支在北宋相当兴盛,他有三个儿子:范镃、范锴、范镇(1008-1088),都曾出仕,其中范镃和范镇均进士出身,范镇更是官至翰林学士,是与司马光齐名的北宋名臣。在范度的孙辈中,最显赫的是范锴三子范百禄(1030-1094),曾官拜中书侍郎。在曾孙辈中,又有范锴之孙范祖禹(1041-1098),曾官至翰林侍讲学士。
  与范瑑这一支相比,范璨这一支显得默默无闻,不过传了四世,到范镇的孙子、范祖禹这一辈时,却出现了范寥这样一位奇特的人物。 
  范寥,字信中,不过他最初应该叫祖石 ,这倒是与范祖禹这一辈的名字相符合的。据说范祖石年轻时很有才华,家里也十分富裕,而他又是个“负才豪纵不羁” ,又“慷慨好侠” 的人。宋朝法律规定,“兄弟亡者,子承父分。兄弟俱亡,则诸子均分”,即在父亲先于祖父死亡时,准许儿子代替父亲承受祖父遗产。 可能是因为范祖石父亲去世较早,因此范祖石与叔父们一起继承了其祖父的遗产。这应该是一笔不小的财产,但是落在豪纵不羁、慷慨好侠的范祖石手中,“一月辄尽之”。
  荡尽家产的范祖石,“落寞无聊赖”。然而范祖石似乎自小受过良好的文化教育,这时他想到了“应科举”。有人对他说:“若素不习此,奈何?”范曰:“我第往。”便参加了当时的解试,居然“以成都第二名荐送”。然而解试成功的范祖石游侠本性难改,得意忘形,纵酒使气,以至斗殴杀人。杀人以后,范祖石开始其逃亡生涯,还将其姓名减去笔划,改名“花旦石”,之后也不知道从何时起,又改名为范寥。
  范寥逃离了成都府,为邻近州郡的一户人家做园丁。隐性埋名的日子对于一个好使气的游侠来说并不好受,何况范寥是个自负才华的人。一日,范寥“技痒不能忍,书一诗于亭壁”。主人发现之后,大为吃惊,知道范寥绝非园丁之流庸人,而这一类来历不明的人,最容易给自己带来麻烦,于是给了范寥半块笏状的银锭,让他赶紧离开。
  因为范寥曾经参加过科举,一次他便以进士的身份,去拜见一位权贵。这位没有留下姓名的权贵在交谈中发现,范寥此人熟知儒家经典,谈吐非凡,见识卓越,便聘请范寥为馆客,教授其子。然而读书人的身份优势似乎并没有使范寥从游侠转变为游士,寄托于权贵,或许只是为了谋得饮博的本钱。每到夜晚,范寥便不知所踪,回来时总是酩酊大醉,有时心情狂燥,便借酒疯殴打学生。权贵自然惊恐厌烦,只好请范寥离开。
  之后范寥又“逐椎髻野服诣某州”,也有材料称“草衣丱角作方外士” 。“椎髻”是指将发型束成木椎的样子,据说原是南方少数民族的发型。而“丱角”,则是像儿童般束发成两角的样子。范寥就是这幅古怪的装饰来拜访越州知府翟思(?-1102)的 。
  范寥一幅怪怪的模样来求见知越州翟思,目的十分明确,他要求一份书吏的差事。据《梁溪漫志》记载,翟思因为觉得范寥的书法相当不错,立即就将范寥留下了。而《京口耆旧传》却称,翟思见了范寥怪怪的样子,笑着要打发范寥走人。不过两则材料都随之引出了翟思之子翟汝文(1076-1141),称翟汝文刚好看到范寥,觉得此人不是平凡之辈,于是招范寥来问话。据说范寥如实回答了他的来历。翟汝文还问范寥所习何经,范寥以《易》、《书》回答,翟思还出了五道问题来考范寥。范寥的书面回答十分精彩,因此他们对范寥还十分敬重,自然是留在身边。
  不久翟思回到家乡镇江,这时宋朝在三舍法逐步在各地推行,可能是因为觉得范寥还有学而优则仕的机会,翟思将范寥安排在当地的州学读书。周密(1132-1298)曾记载过一个《大辟登科》的故事:
  南康刘以仁尝手杀其叔,里族买静,不经有司,后竟登宝佑癸丑(1253)第,及官长沙令。江古心尝云:“糊名考校中,诸行百户,何所不有?虽盗贼大辟,亦可登科改秩云。” 
  可见宋朝科举考试对于犯罪者的防范并不严密的。而范寥之所以能够顺利地进入学校,获得学藉,也当获得了翟思父子的诸多帮助。范寥是成都人,这是毫无疑问的。然而《京口耆旧传》卷五却收入了《范寥传》,并称:“范寥,字信中,家丹阳,本范蜀公镇之族。”从这条记载来看,范寥似乎在翟思父子的家乡丹阳重新入户籍。由此可以推测,翟思父子很有可能利用权势,为范寥重新入籍,从而洗刷了范寥之前狼藉的人生记录,而范寥的名字,也可能是这时新起的。
  翟思将范寥留在丹阳,自己则前往开封赴秘书少监的官任。由于担心范寥因为缺钱花而再次胡作非为。为此翟思特地留给州学教授百贯钱财,让他在范寥缺钱时救济他,还特别提醒教授,“毋尽与之,彼一日费之矣。”然而翟思很快就收到教授的来信,信中称:“自范之留,一学之士为不宁,已付百千与之去,不知所之矣!”
  不久,翟思于崇宁元年(1102)在家乡丹阳去世。翟家正在举行丧礼,突然有人掩面大哭,直接从小门闯向翟思的灵位,看门人无法阻拦,翟氏家人都大吃一惊。翟汝文听说,心想应该是范祖石来了,出来一看,果然是范寥。翟汝文觉得范寥毕竟有侠士风范,还知道报德,心中甚慰,便留宿范寥。一日清晨,翟汝文发现他家筵席在的银制器皿荡然无存,而范寥也不见了。翟汝文倒也并不十分惋惜些器皿,只是惊讶于范寥的作为,再说持丧期间,翟家人员众多,也疑惑范寥是如何将那么多器皿偷走的。
  
  
   范寥的家世,均据《全蜀艺文志》卷五三《族谱志•范氏》。该文称,范隆仍唐相范履冰所传之十一世,范履冰是唐代河内(今河南沁阳)人,永昌元年(689)以春官尚书同平章事,次年坐罪被杀。范履冰而下传十一世,至广明年间仅百年余。百年而传十一世,不足为信。
   (宋)王明清《挥麈后录》卷八称:“有范寥信中,成都人,蜀公之族孙,始名祖石……”。
   (宋)费衮《梁溪漫志》卷十。范寥早年事迹主要依据该书记载,以下据此材料处不一一注明。
   (宋)曾敏行《独醒杂志》卷三。
   《宋刑统》卷十二;郭东旭《宋代法制研究》。
   《京口耆旧传》卷五《范寥传》。
    翟思担任过不少地方的知府州军,如知南康军、知泉州、知兖州、两知越州、知应天府等。《梁溪漫志》没有指明范寥是在哪个州郡投奔翟思,仅称当时翟在知某州任上,但称之后“已而归南徐”,并将范寥带到了南徐。南徐当指当时的镇江府(润州),府治即丹阳,而翟思父子是丹阳人,因此“归南徐”是指回到翟思的家乡丹阳。《梁溪漫志》又称“顷之,翟公捐馆于南徐”,据《孙繁重刊翟氏公巽埋铭》称,“崇宁壬午先少师捐馆” (翟汝文《忠惠集》附录),即卒于崇宁元年(1102),也即翟思被除秘书少监的第二年。如果说翟思在认识范寥后不久即去世,那么范寥投奔翟思,应在翟思建中靖国元年(1101)再知越州的任上。
   (宋)周密《癸辛杂识》续集下《大辟登科》。
 二、范寥与黄庭坚
  翟思是在崇宁元年(1102)去世的。崇宁二年(1103)十一月,黄庭坚(1045-1105)因卷入元佑党禁案而获命远谪宜州。崇宁三年(1104)五月左右,黄庭坚到达宜州。据范寥为黄庭坚《乙酉家乘》做的序称,这年秋天,他客居建康,听说黄庭坚被远谪宜州,“恨不识之。遂溯大江,历湓浦,舍舟于洞庭,取道荆湘,以趋八桂”。 到崇宁四年(1105)三月十四日,范寥抵达宜州,在崇宁寺过了一夜,第二天拜谒了黄庭坚。《梁溪漫志》称,范祖石偷了翟汝文家的白金器皿,“遂经往广西见山谷,相从久之。山谷下世,范乃出所携翟氏器皿尽货之,为山谷办后事”。但范寥离开翟家,离他听说黄庭坚远谪宜州,尚有二年之久,将两者联系起来,恐不足信。
  另外《广西通志》卷八十六《迁客》称:
  范寥,字信中,成都华阳人,慷慨重义,尝以省叔父祖禹还,寓桂林天宁寺,时黄山谷谪宜州,赠以诗云:“范侯来寻八桂路,走别俗人如脱兔。”其后山谷殁於宜,往护丧出岭,士夫义之。
  这一条记载有明显的讹误,首先范祖禹是范寥同辈而非叔父;其次范祖禹晚年遭贬,“连贬武安军节度副使、昭州别驾,安置永州、贺州,又徙宾、化而卒” ,其中昭州、宾州、化州均在广南西路,与宜州较近,但是范祖禹卒于元符元年(1098)十月,黄庭坚直到崇宁三年(1104)才到宜州,这期间相隔六年之久,而1101-1102年间,范寥尚依托于翟思门下,因此“尝以省叔父祖禹还,寓桂林天宁寺,时黄山谷谪宜州”,不足为信。
  当时的宜州连官府的驿所都没有,黄庭坚又找不到合适的民居,只能暂时居住在崇宁寺的一间僧舍内。因此第二天范寥就拜访了黄庭坚居所。看到黄先生,范寥觉得真是气度非凡,就像是谪居人间的仙人一样。于是范寥“忘其道涂之劳,亦不知瘴疠之可畏耳”,从此每日陪伴在黄庭坚身边。 不久,崇宁万寿寺提出,黄庭坚寓居寺内僧舍,为寺法不许。黄庭坚只得另觅居住。到五月七日,黄庭坚与范寥,居然一起搬到宜州的一处城楼上去居住了,这本是他们之前常常宴饮的地方,也就是所谓的“南楼”。所谓的“南楼”,其实十分低矮狭小,加上天气十分炎热,几乎无法居住。有一天,忽然下起小雨来,黄庭坚饮起酒来,有几分醉时,便坐在胡床上,又赤足伸到栏杆外去淋雨,竟也十分开心,对范寥说:“信中,吾平生无此快也。” 
  一代诗人如此苦中作乐,不免令范寥十分心酸,范寥还曾作一首《从庭坚城南晚望诗》,开释黄庭坚。 
  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范寥与黄庭坚沉寝于各类文雅之戏,“围棋诵书,对榻夜语,举酒浩歌,跬步不相舍”。 苦中作乐的日子,黄庭坚还记起了日记,这就是《乙酉家乘》,“凡宾客往来,亲旧书信,晦明寒暑,出入相居,先生皆亲笔以记其事”,无意中开创性中国文学史上的一种新体裁。
  范寥的游侠本色,使他很快已当地的社交圈打得火热。范寥在身边的日子,黄庭坚的宴会、郊游活动忽然多起来,这些可以参考《乙酉家乘》的记载。 
  《乙酉家乘》独缺六月之记载,而六月十六日,黄庭坚与范寥等人还有一次愉快的龙隐洞之游,可以参见黄庭坚《山谷集•别集》卷十一《游龙水城南帖》的记载。
 


  • 5楼
  • 2014-04-28 23:15
 有时候,黄庭坚还亲自做一些美食,请范寥品尝。 此外,诗文显然是黄庭坚最有兴趣的话题。崇宁四年的重阳日,范寥陪黄庭坚登郡城之楼,听边上有人说什么“今岁当鏖战,取封侯”。黄庭坚闻语有感,作了一首小词云:“诸将说封侯,短笛长吹独倚楼,万事緫成风雨去,休休,戏马台南金络头。催酒莫迟留,酒似今秋胜去秋,花向老人头上笑,羞羞,人不羞花花自羞。”然后“倚栏高歌,若不能堪者”。 
  这之后,黄庭坚病倒不起,到九月三十日去世。据范寥在《乙酉家乘序》中称,当时黄庭坚的亲属学生,无一人在身旁,是范寥独自为黄庭坚办理后事。当黄庭坚被盖棺于南楼之上,范寥方悲恸不能已。而《乙酉家乘》,这时忽然失踪,范寥一直以此为恨。到绍兴三年(1133),突然有老朋友将《乙酉家乘》寄给范寥,范寥不禁十分感慨,“不谓此书尚尔无恙耶,读之恍然几如隔世”。范寥觉得此书反映了“先生虽迁谪处忧患,而未尝戚戚也”的达观精神,即使韩愈、柳宗元也比不上,真有苏轼所谓“御风骑气与造物游”的气度。于是在绍兴四年(1134)四月十五日作序,并刊印此书,“以传诸好事”。
  范寥看望谪中黄庭是坚一事,后来成为士林美谈,如刘宰(1167-1240)《书叶元老渠阳送行诗巻后》称:
  乡人范寥信中,初自蜀来,即丐贷为资,往从山谷道人于宜州,时防禁尚严,山谷所与来者皆归,独信中久留不去,山谷所与唱酬,具见豫章集中,若范君可谓勇于为义矣…… 
  然而在黄庭坚的后事、以及《乙酉家乘》等事上,范寥的行为却引起了后人的种种怀疑。杨万里(1127-1206)《诚斋集》卷一一七《蒋彦回传》记载蒋湋为黄庭坚办理后事:
  蒋彦回,名湋,零陵人。少入太学,不遇,叹曰“士必富贵乃得志耶”,弃而归。市书数千卷,阁以藏焉,筑囿,植花木,葺亭榭,以读书其间,未几囿产玉芝,遂以名。山谷黄先生贬宜州,过而赋之,彦回日从之游,藏弆其文字诗画二百余纸,山谷亦乐为之作,实崇宁三年三月也。明年九月,山谷病革,彦回往见山谷,大喜,握手曰,吾身后非彦回谁付,乃尽出所著书曰,惟所欲取。彦回乃不私片纸,山谷卒,为买棺以敛,以钱二十万具舟送归双井云……
  又有叶廷管《吹网录》卷四《山谷〈宜州家乘〉非原本》称:
  自其(范寥)三月到宜之后,略不齿及唐、蒋(指蒋湋)二人名,其中不能无疑。盖寥本倾险之士,细味其序文前后诸语,及以窃逃翟氏银器事揣之,《家乘》之失,当即寥所藏匿,而托言他人持云,春藏匿者正为计削去唐、蒋之名,独攘其美。故事阅三十年,又托言友人录寄而刊板。曰“当寄”,明非原本,此以避时人索阅山谷手书,且可意为粉饰,争名之心,至此可为极巧,而亦极苦矣。 
  应该说,就《乙酉家乘》(即《宜州家乘》)神秘的失而复得而言,怀疑范寥其中做手脚,也算合情合理,不过这也仅至于合理猜测。至于称“自其三月到宜之后,略不齿及唐、蒋(指蒋湋)二人名”,是由于范寥其后删改《乙酉家乘》结果的说法,恐怕不能成立。杨万里《蒋彦回传》写得明白,蒋湋是在黄庭坚路过零陵时“日从之游”,“实崇宁三年三月也”,“明年九月,山谷病革,彦回往见山谷”。也就是说,蒋湋直到崇宁四年九月到达宜州,而《乙酉家乘》的记载时间是崇宁正月初一至八月二十八日,这段时间黄庭坚并没有见过蒋湋,因此称范寥删改蒋湋在《乙酉家乘》中的记载,就从无谈起。
  至于办理后事,可以想象这种情形:范寥与蒋湋共同参与其中,而范寥由于在宜州居住时间较长,与黄庭坚在当地的朋友、特别是崇宁寺的僧人非常熟悉,由他来经理黄庭坚的丧礼,比如请崇宁寺之僧人为黄庭坚作法事之类;蒋湋则出钱“买棺以敛,以钱二十万具舟送归双井”。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范寥自称当时“子弟无一人在侧,独余为经理其后事”,也并不为过。
 (宋)范寥《乙酉家乘序》,转引自黄㽦《山谷年谱》卷三○。
   《宋史》卷三三七《范祖禹传》。
   《乙酉家乘序》。
   (宋)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三。
   诗的内容为“此邦虽在牂牁南,更远不离天地间。人生随处皆可乐,为报中原秪如昨”,见《京口耆旧传》卷五《范寥传》。
   《乙酉家乘序》。
   (宋)黄庭坚《宜州家乘》,陈文新译注《日记四种》,第23-34页。
   (宋)王暐《道山清话》载,“范寥言山谷在宜州,尝作亥卯未腪肫,又作未酉亥腪肫,寥皆得享之”。
   重阳登城及其它诗事,均载王暐《道山清话》。
   (宋)刘宰《漫塘集》卷二四。
   转引自黄宝华《黄庭坚评传》,第114-115页。


  • 6楼
  • 2014-04-28 23:15
硬派PK 逼真音效 正版传奇 新服新开始 进入游戏>> 
成都华阳范氏后代————范寥(范祖石)的传奇人生
三、谋逆与告发自进
  据《梁溪漫志》记载,范寥离开宜州后,曾拜访一位高僧,并要求出家。高僧也就接受了范寥,还取了个法号,就叫“恪能”。不久这位高僧去世,范寥又往茅山,投靠落拓道人张怀素(?-1107)。据《挥麈后录》 记载,张怀素本是河南舒州人,开始以僧人的模样视人,元丰末年(1085)来到京师附近的陈留,从事占卜之类的巫术活动,而且常常“插花满头”,在陈留县内装疯卖傻,胡言乱语,还自称是“戴花和尚”。或许这样的形象似乎更符合民众心目中能通神灵的巫师形象,当地人还十分相信他的占卜。《挥麈后录》称“知县事毕仲游怒其惑众” ,将张怀素逮捕,检查他的僧人度牒,发现是南唐时李氏政权颁发的,毕仲游也不细问,没收了他的无效度牒,责仗一百,令其还俗,并驱逐出境。
  张怀素依托佛教无门,便披头散发,结交权贵,又自号“落拓野人”,继续从事占卜活动,同时又以各种法术炫耀、结交当权的官僚。显然有不少高级官僚被张怀素所吸引,比如吕惠卿(1032-1112)、蔡卞(1058-1117)等。据说张怀素经常与吕惠卿会面时,常常从一个香盒、或者茶具中取出一个跳跃的圆药丸,渐渐地旋转到桌子上,变成一个小人,又跳到地上,慢慢变大,最后一看,原来就是张怀素,吕惠卿对这一类魔术显然十分着迷。 
  而陈瓘(1057或1060-1124)在任签书越州判官时,知越州蔡卞曾向陈瓘宣扬张怀素的神奇,说张怀素能驱使飞禽走兽,还说孔子诛少正卯时,张怀素曾向孔子谏言杀得太早;汉楚成皋相持时,张怀素曾登高观战,都不知道张怀素活了多少年,一定是不凡人。陈瓘对这些感到莫名其妙,哭笑不得,只能用“子不语怪力乱神”来劝止蔡卞。 
  王安石曾与同僚吴充(1021-1080)联姻,将自己的长女嫁给了吴充之子吴安持。王安石曾写过一首《赠外孙》的诗,送给吴安持的儿子吴侔:“南山新长凤凰雏,眉目分明画不如。年小从他爱梨栗,长成须读五车书。”后来李尘为王安石的诗集作注,注到这首诗时,引用了宋朝国史的一段记载,说从元佑六年(1091)开始,张怀素就经常与吴侔的堂兄——吴储有来往,张怀素还为吴储占卜,说吴储的福分将如后秦姚兴 (366-416)一样,“可为关中一国主”。 
  吴储听张怀素说自己“福似姚兴”,自然不敢相信,忙说自己“福弱,岂能及姚兴”。不料张怀素竟说:“但说有志不说福”。这话是说,能不能称王,不看你不没有这福分,而看你有没有这样的追求志向,这是十分露骨地怂恿吴储谋逆。《国史》记载此事系于元佑六年(1091),离张怀素案发的大观元年(1107)尚有十七年之久。本文没有发现可以佐证这种说法的其他材料,如果《国史》记载属实,那么可以认为张怀素是长期地、有意识地以巫师的身份怂恿某些官员谋逆,而且他以姚兴说事,或者说明当时他还是以僧人的身份视人。
  不过这段记载有值得怀疑的地方,因为元佑六年,旧党掌握朝政,吴储之父也在天章阁待制兼侍讲的任上,这时张怀素怂恿吴储谋逆,实在不是时机。或者,巫师如张怀素之流,毕竟有先见之明,也或者,张怀素怂恿他人谋逆,并没有利用党争之意——不管如何,这些都无从考证。
  李尘转引的《国史》又记载,绍圣四年(1097)张怀素入京,再次怂恿吴储,吴储则将此事告诉了堂弟吴侔。这时张怀素应该与吕惠卿、蔡卞等人过从甚密,他们是否知道张怀素怂恿吴储之事,亦无从考证。
  不管怎么说,如果范寥是在离开黄庭坚之后,加入到张怀素队伍中的,这时张怀素与吴储交往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不过《挥麈后录》卷八又称,范寥在往宜州寻访黄庭坚之前,已经随从张怀素了。按这条记载,“大观中” ,张怀素常常向与他交结的权贵宣称,金陵有王气,并常常怂通一些有名望的官僚谋逆。而范寥之所以向宜州寻访黄庭坚,也是受张怀素之命,怂恿黄庭坚谋逆。按范寥在《乙酉家乘序》中的说法,他在前往宜州之前,曾在建康居住,如果《挥麈后录》的是有依据的,那么范寥或者在离开翟思这段时间,就已开始跟随张怀素。《挥麈后录》还称,黄庭坚听说范寥的谋逆之计,惊恐万分,掩耳而走。不久黄庭坚去世,范寥更为窘迫,于是听从黄庭坚的主意,至京师告发张怀素。
  《挥麈后录》的记载多有讹错,因此并不可靠。按《梁溪漫志》的记载,范寥是在离开宜州,并有过一段出家经历之后,才至茅山随从张怀素的。这时张怀素与吴储、吴侔的谋逆计划正中。而吴储兄弟见到范寥,不知为何,竟十分错愕和反感,并对张怀素说:“此怪人,胡不杀之?”范寥知道吴储兄弟欲谋害自己,开始谋思脱身之计。一天夜晚,吴储兄弟再次计划谋反事宜,张怀素观星象,觉得时机未到。范寥听说此事,第二天对张怀素献计,说他有秘藏遁甲文字在金陵,此去距离不远,可以取来献给张怀素。张怀素答应了,范寥由此脱身。离开张怀素后,范寥决计至京师告发张怀素,却苦于没有路费。于是他来到镇江府学内舍生汤东野家中,但汤东野并不在家,而汤母却给了范寥一万钱,从而使范寥顺利到开封告发张怀素等人。
  从《梁溪漫志》的记载看来,与告发之前,范寥其实也是参与到张怀素的谋逆活动中去的。以范寥的性格和素来作为来看,范寥虽然经常凭一些非常手段获得不少钱财,但又被他随意挥霍,从而陷入窘迫与生活危机。因此范寥需要依托他人,他的生活才能继续,至于依托的对象,范寥似乎并不在乎。其实在张怀素团伙内,范寥之流也非独一无二,据王明清《挥麈三录》卷三记载,另有一位开封人刘廷,和范寥一样,但也颇读过书,但“少年不检,无家可归”,便在真州时开始跟从张怀素,后来听说范寥上京,还让刘廷前往侦察,还没入京,就看到张怀素与其党徒数人已经被捕,正四处搜寻他,刘廷仓惶匿名逃亡。而《国史》中提到的张怀素的党徒邵禀、杨公辅、魏当、郭秉德等,或者也有范寥、刘廷之流人物。这样看来,范寥参与张怀素团伙,并非不可理解,只是后来内讧,范寥才从张怀素团伙中脱离出来。


  • 7楼
  • 2014-04-28 23:16
  但这只是《梁溪漫志》的记载,《京口耆旧传》却有另一番叙述,称范寥离开宜州后,来到和州,闻知张怀素与知州吴储兄弟谋逆,于是乔装打扮,要求做张怀素做仆隶。张怀素问范寥识不识字,范寥说不识。为了考察范寥,张怀素让范寥晚上留宿于一间书室书室后,倒头便睡,对满屋文字看也不看。张怀素还进一步试验范寥,写了一封诉讼范寥的文书,让范寥持入州府,范寥就真的这么办了,根本不知道文书上写些什么。张怀素因此大喜,从此凡是张怀素与吴储兄弟密谋逆反的书信,都让范寥传递,于是范寥掌握了张怀素等谋逆的证据,从而上京告发。此外,周南《山房集》卷八也有类似记载。这样的记载似乎因为太过传奇色彩而显得不可信,但《国史》记载张怀素自元佑年间就有逆反之谋,对此范寥加入张怀素团伙之前已有耳闻,是完全可能的。而如果范寥加入张怀素团伙后,抱着投机心理对待他们的逆反计划,那么《梁溪漫志》与《京口耆旧传》的记载就可能只是相互补充,而并不矛盾。
  大观元年(1107)五月,范寥因告发张怀素案而立功,宋徽宗赵佶准备以比进士第一名更高的资格授予范寥文官官职。范寥告发时,蔡京(1047-1126)在场,由于担心给范寥授官,恩不己出,对自己不利,因此说:范寥不是由学校出身的,不应该立即授文官官职。于是宋廷授了范寥一个供备库副使、即相当于从七品的武官。而资助范寥的汤东野,以镇江府学内舍生的身份,被授予宣义郎、即相当于从八品官阶的文官,出任卫尉寺主簿。
  北宋灭亡以前,范寥官职一直迁转到颍昌府兵马钤辖,掌管颍昌府禁军的训练、教阅、赏罚。此外,吕本中在政和五年(1115)出任兴仁府济阴县主簿 ,兴仁府即曹州。吕本中有诗《次韵答曹州同官兼简范寥信中》, 可见政和年间(1111-1118)范寥还曾在曹州为官。
  后来范寥拒绝向杨戬供奉竹子,杨戬为报复范寥,告发范寥私藏苏轼诗文墨迹,范寥因此被停职除名,还被追毁出仕以来所作的文书。这次处罚使范寥避过宋廷南渡前的与金军的大战,直到绍兴年间(1131-1162)遇赦复官。绍兴年间,范寥曾出任福建路兵马钤辖,之后又曾做到过知邕州兼安抚使。 张守知福州时,范寥大概正在福建路兵马钤辖任上,因此张守还写过一首《次韵范寥孟冬大阅之什》,描写范寥训练军队的情形。 
  据说当范寥在福建路兵马钤辖任上时,宋高宗赵构看到了黄庭坚的《宜州家乘》,也不知道是不是范寥所刊印的本子,总之十分喜爱,以至“日置御案”。由于赵构看到书中多次提到“信中”,便向黄庭坚的外甥、翰林学士徐师川询问“信中”是谁。徐师川根本就不知道,说,宜州这样的荒陋岭外之地,应该没有什么士人,大概是个僧人吧。于是范寥失去了受到赵构关照的机会。 
  
 (宋)王明清《挥麈后录》卷八。
   当然这段记载显然值得怀疑的,因为似乎没有材料说明毕仲游出任过知陈留县事。这段材料还说大观五年(1107)年张怀素案发时,毕仲游“死已久”,这显然不对,毕仲游卒于宣和三年(1121)。
   (宋)费衮《梁溪漫志》卷十。
   参见朱熹《宋名臣言行录》后集卷十三《陈瓘传》,及《宋史》卷三四五《陈瓘传》。
   公元384年,姚兴的父亲姚苌(330-394)背叛前秦苻坚(338-385),逃到渭北羌人聚居地区,自立为王,后又自立为后秦皇帝。姚苌去世后,姚兴于公元394年登上皇帝位。到399年,姚兴又自降为王。姚兴自降为王的原因,史书一般称是因为姚兴觉得自己的功业不足以称皇帝,不过现代学者研究认为,这是受了佛教王权观的影响。参见周伯戡《姚兴与佛教天王》,《台大历史学报》第3 0 期,第207-242 页。
   参见李尘《王荆公诗注》卷四十三《赠外孙》注转引《国史》。
   黄庭坚卒于崇宁年间,《挥麈后录》叙述范寥往宜州寻访黄庭坚一事,放在“大观中”之后,显有讹误,《挥麈后当》的记载应该说并不可靠。
   见李幼武《宋名臣言行录别集上》巻七《吕本中》;吕本中《宋史》本传谓“元符中主济阴簿”,而吕本中有诗《雪夜》,系于政和六年,首句“曹州城南三日雪”,见《东莱诗集》卷七。因此吕本中主济阴簿当在政和年间。
   吕本中《东莱诗集》卷八。吕本中还有《赠范信中》、《再简范信中益谦呈张仲宗》两诗,分别见于《东莱诗集》卷十四、十五。
   以上据《京口耆旧传》卷五《范寥传》,及《宋史》卷四六八《杨戬传》。《范寥传》仅称范寥坐私藏苏轼诗文墨迹而被处罚;而《杨戬传》称,范寥是因为被杨戬诬陷私刊苏轼诗文于石,为十恶之罪,而被处罚的。任福建路兵马钤辖一事,见于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三。
   张守《毗陵集》卷十四。
   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三。
  


  • 8楼
  • 2014-04-28 23:16
《梁溪漫志》九卷有《范信中》,观其人其事,当为做人之楷模,处世之师范。
附文:
范 信 中

范寥字信中,蜀人,其名字见《山谷集》,负才豪纵不羁,家始饶给,从其    


  叔分财,一月辄尽之,落寞无聊赖,欲应科举,人曰:若素不习此,奈何?范曰:   


  我第往即以成都第二名荐送。益纵酒,遂殴杀人,因亡命改姓名曰花但石,盖增    


  损其姓字为语,遂匿傍郡为园丁,久之技痒不能忍,书一诗于亭壁,主人见之    


  愕然曰:若非园丁也。赠以白金半笏遣去。乃往称进士,谒一钜公忘其人,钜公    


  与语,奇之,延致书室教其子。范暮出,归辄大醉,复殴其子,其家不得已遣之。   


  遂椎髻野服诣某州,持状投太守翟公(思),求为书吏,翟公视其所书绝精妙,    


  即留之。时公巽参政立屏后,翟公视事退,公巽前问曰:适道人何为者?翟公告    


  以故,公巽曰:某观其眸子非常人,宜诘之。乃召问所以来,范悉对以实。问习    


  何经,曰治《易》书。翟公出五题试之,不移时而毕,文理高妙,翟公父子大惊,   


  敬待之。已而归南徐,置之郡庠,以钱百千畀州教授,俾时畀其急缺,且嘱之曰:   


  无尽予之,彼一日费之矣。顷之翟公得教授者书云:自范之留,一学之士为之不    


  宁,已付百千与之去,不知所之矣。未几翟公捐馆于南徐,忽有人以袖掩面大哭,   


  排闼径诣穗帷,阍者不能禁,翟之人皆惊,公巽默念此必范寥,哭而出,果范也。   


  相劳苦留之宿,天明则翟公几筵所陈白金器皿荡无孑遗,访范亦不见。时灵帏婢    


  仆门内外人亦甚多,皆莫测其何以能携去而人不之见也。遂径往广西见山谷,相    


  从,久之山谷下世,范乃出所携翟氏器皿尽货之,为山谷办后事。已而往依一尊    


  宿(忘其名),师素知其人,问曰:汝来何为?曰:欲出家耳。能断功名之念乎?   


  曰:能。能断色欲之念乎?曰:能。如是问答者十馀反,遂名之曰恪能。居亡何,   


  尊宿死,又往茅山投落托道人,即张怀素也,有妖术,吕吉甫、蔡元长皆与之往    


  来,怀素每约见吉甫,则于香盒或茗具中见一圆药跳掷,久之旋转于桌上,渐成    


  小人,已而跳跃于地,长大,与人等,视之,则怀素也。相与笑语而去,率    


  以为常。时怀素方与吴储侔谋不轨,储侔见范愕然,私谓怀素曰:此怪人,胡不    


  杀之?范已密知之矣。一夕储侔又与怀素谋,怀素出观星象曰:未可。范微闻之,   


  明日乃告之曰:某有秘藏遁甲文字在金陵,此去无多地,愿往取之。怀素许诺。    


  范既脱,欲诣阙而无裹粮,汤侍郎(东野)时为诸生,范走谒之,值汤不在,其    


  母与之万钱。范得钱径走京师上变,时蔡元长、赵正夫当国,其状止称右仆射而    


  不及司空、左仆射,盖范本欲并告蔡也。是日赵相偶谒告,蔡当笔据案,问曰:    


  何故忘了司空耶?范抗声对曰:草茅书生不识朝廷仪。蔡怒目,嘻笑曰:汝不识    


  朝廷仪。即下吏捕储侔等狱具。怀素将就刑,范往观之,怀素谓曰:杀我者乃汝    


  耶?范笑曰:此朝廷之福尔。又谓刑者曰:汝能碎我脑,盖乃可杀我。刑者以刃    


  斫其脑,不入,以铁椎击之,又不碎。然竟不能神,卒与储侔等坐死。洎第赏,    


  范曰:吾不能知此,汤东野教我也。遂急逮汤,汤惶骇不测其由,既至,白身为    


  宣德郎御史台主簿,范但得供备库副使勾当,在京延祥观,后为福州兵钤。其人    


  纵横豪侠,盖苏秦、东方朔、郭解之流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