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冯捷立
冯捷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99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童年·粉笔

(2013-07-03 18:46:47)
标签:

粉笔

童年

追忆

小时侯

情感

分类: 可以攻玉

童年·粉笔

                     ·冯捷立

 

我的童年,似乎和粉笔纠结在一起。

那时候,只记得粉笔是个稀罕物,老师上课只带一两根过来。同学们会趁着教室里没人的时候偷偷从讲台上拿走老师剩下的一两个粉笔头,藏在文具盒中,我也不例外。可惜,我的文具盒在我的不断关关合合下变了形,不听使唤了。有时,上下铁皮一分开,,文具盒里的文具都吓了一跳。藏在里面的粉笔最胆小了,会随着“叭”的一声跳到地上。

于是,传来了一声声的“报告老师,冯捷立偷拿粉笔……”

不管他们说什么,也得把掉在地上的粉笔头找到,然后接受老师的“制裁”。别看粉笔头,在地上写字可不得了,我常常写出“冯锡钦是大坏蛋“七个字来,特显眼。而冯锡钦也会在地上写上那七个字,不同的是,换上了我的名字。像这样的“笔墨仗”往往会真争个四五天还不会消停。

可是粉笔头得来不容易。

田厝小学的林老师的凶又不是没领教过,出了名的凶。我们就给他起了个“林凶凶”的外号,他最喜欢用粉笔头教训我们,上课时,手里总攥着好几个粉笔头,这些粉笔头在他手心不停地转啊!转啊!要看到谁不认真听讲,一个粉笔头就从他的手中射出,接着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准确无误地打在他的脸上,我们几个调皮的男生不胜其扰,想报复,不成,只能在背地里骂这个“林凶凶”。心生惧意,上课就不敢不认真,纪律当然好了,有时难免会想入非非:这些射中目标的粉笔跑哪去了?

教数学的朱老师不用粉笔头惩罚我们,因为他总把粉笔用的刚刚好,一节课下来,一根好端端的粉笔全成粉末了。看得我们干瞪眼。

要一支完整的粉笔也不是不可以的:只要那个同学胆子够大,就去老师办公室顺手牵羊;或者那个同学脸皮够厚,就向哪个老师“乞讨”,当然,这是很难得逞的。找林老师,只会挨批,要是找朱老师,就得先答对他出的数学题……

女生们也喜欢粉笔,她们不像我们男生用粉笔头打“笔墨仗”,她们用粉笔头涂鞋,把白鞋上的黄斑涂掉,或是涂上别的颜色,显得更时髦些。

2013年的寒假,我回到久违五年半的田厝小学,站在水泥地操场上看校园,一切还是当初的模样。可谁会知道,那些曾经苦心孤诣求得粉笔头的人儿都去哪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