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伟平山水画教学
张伟平山水画教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148
  • 关注人气:1,3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终日而思不如须臾所学(一)

(2011-03-26 19:58:18)
标签:

文化

   前面所发表的博文,大都是由我几年前所写的一本山水画基础技法书改编而成,其中的具体画法部分不是短期内就能掌握的,所以望来此习法的同行、学生要有长期做规距的打算。古人的学习周期是这样的,头十年为“略知笔墨性情”阶段,再十年为“规矩粗备”阶段,再十年为“神、理少知”阶段,这三个阶段过后再谈画风的个性化问题。当然,今天的画家们信息丰富且又聪明,可能在这几个阶段上会少花一点时间,但再少也不会少到二、三年就能做好这些规矩,故在此提个醒,让大家在不同的学习阶段有一个合理的时间安排。

  

下面发的博文是《美术观察》的编辑陆军采访我的稿子,现分段发出。

 

            终日而思不如须臾所学

                 ——谈中国画的学习方式   (一)       

张伟平访谈

时间:2010年12月30日

地点:杭州某寓

受访者:张伟平

采访者:子仁

 

 

   陆:还是怎么认识中国画的问题。你觉得这个问题比较关键的、要命的东西是什么?

   张:对于现国画家来说,它体现为好几方面。首先当然是做基础的问题,但是还有一个极为重要的先决点,就是态度——对中国画一定要有重视经典的态度。这很关键,因为它关系到国画的基础层面,它是学画一开始就要确立的。如果你一开始就崇拜西方文化的视觉经典,那么你也不必要学画中国画了。

   陆:重视中国画经典,这是一个鲜明的文化态度。

   张:但这不是根据人的个体的所谓“本性”就能“自觉认识”到的,因为“自觉认识”里只有感性的东西。我们无法仅仅凭感性去认识经典。恰恰以往很多人就是“凭感觉”来接触经典的,这样进行到后来是不行的,因为这时候个人对中国画的认识才刚刚开始。

   陆:这对于一个初学者而言尤其重要。作为一位国画教师,你对初学者会做什么?

   张:指明一个前提。

   陆:什么前提?

   张:“理”。画论中常说“画理”二字。比如画一棵树用“介”字点,第一个点之后接下来的第二个“介”字要按什么意图组合呢?一定要按一棵树的组合去做,第三个、第四个,所有的介字组合到一起,就有“一棵树”的“道理”在里头。顺着这个“理”做了,就画成了一棵树。这是个结体的理,这样的理很多,如“石分三面”、“树分四枝”。大家都知道中国画勾勒、皴法等技法里有各种符号,但这些符号按什么意图组构呢?按“理”来组构,树法按树之理,石法按石之理。所以要首先指明这一点。国画初学者主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结体方法的练习,二是笔墨的训练方法。这两种训练按理不应分开,但初学者先侧重于结体训练,同时研习书法,很多运笔运墨的方法,可在书法中体会。学画先要提高认识,学中国画一定要认识在先,要认识到里面的各种组成所包含的各种意图。有的人画风浅薄,那一定是他由于只玩弄笔墨的浓淡枯湿中而忽略了结体的理路。

   陆:好,你再说说笔墨训练的方法。你会让一个初学者怎么开始笔墨训练呢?据我所知,中国美院国画系的临摹课是一个常用的手段。

   张:是的。但是为什么要用这个手段?我觉得很多人对此并不清楚。就像很多人喜欢“写生”,认为到生活里去多观察,就一定会有收获。其实未必如此。收获是要有工具的。打个比方,我们去收稻子,到底是用手去拔出来呢,还是用镰刀或收割机来完成呢?你总得用一样,没有工具是没办法收获的。写生也一样,你看到这个山很美,拿什么把它收获下来?好了,我是一个中国画家,我必须用笔墨这个载体把它承载下来。这就说明:写生之前,你一定要对中国画的“笔墨”有基本认识。这个“基本认识”从哪里来?单靠自己想是想不出来的,一定得去临摹,临摹最好从经典开始,因为它们是大家公认的最好状态。

   陆:临摹之前还需要做什么?直接拿笔就临?

   张:认识经典啊。比如说要学勾勒,就要认识经典的勾勒,要学皴法,先要认识经典里面的皴法——它怎么组织得那么好,多一笔则太多,少一笔则太少。

   陆:怎么入手呢?

   张:认识经典就要认识规律。例如古人的“树石法”就是一种对规律的总结。

   陆:这跟画谱有直接关系。

   张:我们不能对规律一点认识都没有而去直接解读经典,因为经典包含的因素很复杂,它像一个圆浑的体。你想要学勾勒的时候,很难单纯地从这个圆浑的体上把它抽出来。由明理的老师传授先勾画稿,也就是树稿、石稿。学规律的时候用画稿,勾过画稿,走过这一步,明白了画理,你再去读经典名作,就会很有收获。

   陆:学生在经典中能学到什么?

   张:经典有一种启示的力量,不同心性的画家与不同的经典会结下不同的缘。如果真的读懂了各自喜欢的经典,我们在生活中就能直接去解读生活。所谓经典就是最好的东西,学习经典就是学会运用最好的东西。那么画家的个性与经典是什么关系呢?明确的说,是“借名师之力开自已之性”的关系,画家仅依自已的力量就想超越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因为名、利等物质层面的诱惑力太大。我觉得一定要相信两个东西,第一个就是所有的经典名作,都有很大的力量,借力比不借力要好。第二在向经典学习的时候千万要放下自我,不要唯我独尊去学,这也是我们常说的对圣贤要有敬畏之心,不要动辄就提超越李成、倪瓒。这样对经典是不会有感应的。如果做好了这些,我们就有力量到自然中去感悟了,这不单是出去写生,还包括读书啊、对社会的认识等等。

陆:第一个是经典,第二个是自然、是生活。其实古人就是这个意思。说到写生,你有什么看法?《笔法记》说荆浩在王屋山画松上万本,你觉得他会像今人那样“对景照描”吗?

   张:他绝对不是那样的。画史上记载,黄公望总是随身带着一支笔,看到好的东西他就拿出来勾,说他这些勾稿“格外有生发之意”,但他肯定不像现在的人那样对着景物之体态整天勾呀描的。古人关于“写生”的资料留下来不多,我们看到的都是作品。但是我想,古人“写生”的基本方法应该可以推理出来,在他们的经典作品中的“格外有生发之意”的勾勒中,都显出了他们观察入微的痕迹。黄宾虹就留下了很多“勾稿”式的写生。我觉得中国画的写生可能跟这种方式有很大关系,可以深入研究下去。

   陆:中国画自有它的传承方式和传承要求,只不过经过近现代的一百多年,绝大部分人已经不太知道这个传承是怎么回事了。传承是多方面的,它的重要性在于保证了中国画各方面的因素在完整保存的基础上再有所发展,“写生”只是其中一个很具体的方面。

   张:如果我们能像古人那样去写生,它跟“画道”肯定就吻合了,也就不会出现像今天那样的写生是写生、画道是画道的分裂的中国画。

陆:你提到了“画道”,也强调了写生与之不可分离,这与中国文化的思维方式是统一的。

   张:现在的“写生”从观念到方式、方法,都太过于从实有层面上着眼,给人一个感觉就是太累。

   陆:这跟它的文化渊源有关系。

   张:它要求我们只会感应到看得见、听得到、摸得着的实景。实景当然是有信息的,但是我们忘记了看不见但会起作用的东西。例如,只要我们去读一段历史名篇,其中的浩然正气,或是雄浑的意境,就自然而然地在起作用,会打动人,可是这些是眼睛所看不到的。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生活里面能不能看得到?(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