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墨淡彩
水墨淡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68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泰戈尔

(2010-08-22 09:36:23)
标签:

文化

分类: 写作

不太喜欢冰心的纤纤细细,所以也就因此不怎么喜欢起被她深赞的、写了《新月集》的泰戈尔来。不明白这个干干瘦瘦、胡子拉渣的小老头儿从哪儿拣了那么多不切实际的东西放进更不切实际的诗里,居然还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想知道原因,所以去读泰戈尔,有一种得宝的心情。因为,我发现,自己错了,完完全全地错了。
透过泰戈尔所有的散文诗,依稀可以看到诗人对理想生活的执着追求,“我不再沉睡——我将步行穿越阵雨般密集的利箭。”他如是说,俨然一位披上甲胄勇往直前的斗士。可以感受到他全新的生命哲学,他说,“把一切都交给爱吧!”他要用爱以求达到人与personality的和谐统一呢!亦可以沉浸于他的“神秘主义”、“风花雪月”,继而忘我,以为世界也便美好如诗。当然,小老头儿也有顽童的一面,如“新月”般的孩子,调皮地在imagination内充斥着五彩斑斓。
人说,诗人是梦的孩子。我不知道这是否是真。然而爱做梦总是好的,对于一个感性多于理性的我来说,人生,有时便如一段长长的、不定的梦。所以,我也读诗。古吟宋玉,李白,柳永……,今诵顾城,北岛……,似乎一切足以令人闲来享受种种诗意。但,我不知道这种沉浸于诗是益是弊。有那么一段时间,爱煞了“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对潇潇兮一江洒清秋”,“醉里挑灯看剑”,“奔流到海不复回”;也丢不掉了“想在大地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习惯光明。”于是乎,世间的一切美了起来,飘飘忽忽,似在梦中。但是生活毕竟不同于诗。梦幻中,你可以是精灵,看落叶纷飞,或飘忧怨述,悲怆凄壮,或爽朗清举,超然于尘。梦幻碎了,在现实中清醒,衰败和腐朽,苟且和卑琐,实体那么容易触及。虚幻飘渺着,因了不可得的缘由,美丽起来,也让人心生沮丧。不由地消沉,信了宿命。不过是“缘来缘去缘如水”罢了,不过是“受造者的生命凭着造物者的生命活着”罢了,要什么呢?求什么呢?生命的意义在哪儿呢?泰戈尔也不由如此解释着“生命有如渡过一重大海,我们相遇在同一的狭船里,死时,我们同登彼岸,又各奔各的前程去了。”
“生命有如渡过一重大海”,唉!狂想之后,惊觉竟没有与波涛抗争的意愿和激情。友人斥责着“消极,太消极!”消极吗?断定积极与消极的准则又在哪里呢?所以翻出庄周,找一个同道,亦或者是一个籍口。无视于友人的循循善诱,所谓的“人间正道”。庄周不也消极?庄周不也梦蝶?庄周不也成功?小声地嘀咕,固执着自己。“只见其表,不见其里。”当真是幼稚得可以呵!这时候,历史和进步,阶层和等级诸如此类的观念开始从脑子内一点一点冒出来,于是跑去听人讲百家争鸣:“庄子是没落贵族的代表,自觉螳臂挡车,不自量力,故而隐世。消极是一种逃避,穷酸地、书生气地、而又不甘地逃避。”吓,如此高论,怎不让人全身冰凉。按内心的道而行为,错了吗? “不藏于庙堂,死而享荣华;要在泥里,活着摇尾巴”,错了吗?
批判的多了,出来正言的也来了。消极成了表象,寻求着跳跃的时刻,跳跃不见了。可是,积极的(?)庄周躺在树下梦蝶时,道家思想又升华到“鲲鹏展翅九万里”了。我迷惑,自然科学的实验证明和逻辑推理,宗教沉思的自觉烛照,孰是孰非?
怎敢如此?是非怎能不分?但到底叹服虚无主义的庄子不求闻名于世间的勇气。以心格物,高标卓立,焉有几人?无是无非,知行合一,超越于世俗,焉有几人?几人能有迥异的纯粹,于“众人皆醉,我独醒”时逍遥?屈原苦闷到了自杀的地步。可爱的庄子却唱起了《逍遥游》。或许,是因了他的洒脱;或许,是因了他已然智慧空明,不会,也不似“笨笨”的屈大夫般清高而不入浊流。然,庄周真随心吗?庄周真能不依外物而乐吗?历史知道吧?!但历史不也是人写的吗?“古人带着他们所有真正知道的东西一起进了坟墓….”呵!信谁?不信谁?很糊涂,很怀疑,但感受不停地在低语,我们脱不了群体的束缚的。起码,如果没有朋友,如果没有朋友的日子,很苍白。当真圣人难为啊!或者,崛立于群体中的佼佼者当为圣人?有一点明白了,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去定义问题。
找不到准则了,就想,是不是该回头再去重读西方哲学?
然而大脑排斥着条理和逻辑,一个声音说“为什么要约束自己,何不跟着感觉走?”理智与情感之间,你偏好着什么?思考这些的时候,快餐式消遣和无厘头已经充斥着各个角落,据称为华夏文化母源之一的怀旧牵引出一串串经典,赚人热泪盈眶,故事的真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够煽情。无数可预料和不可预料的事件或者灾难中,一部分真情在现实中谱写催人泪下的篇章,一部分假模假样在窥探或观望中噬咬,娱己伤人。
事实胜于雄辩的时候,还质疑着什么?爱,或者令人痛苦欢乐,却也执着坚定。“在那里,心是无畏的,头也抬得高昂”,在那里“爱人眼里频频抛来的刺激,使我们的痛苦永远新鲜。”泰戈尔发话了。这位用理智维持着一段无爱婚姻的诗人阐释着爱的滋润和痛苦,以《园丁集》鼓励着人们对爱追求不懈,但自身去矛盾地挣扎在责任与真爱的边缘,无可自拔。苦吗?苦!却苟活了下来。他做不到玉石俱焚呵!却有这么一种蠢鸟,在奄奄一息的时刻,唱着一曲无比美好的歌,曲终而命竭。“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换取”吗?猜忌和怀疑,悲剧产生;不巧和错过,凄美出现。感人肺腑的林林总总还不够多吗?感性冲昏了一切,也焦灼了现实,好吗?考琳•麦卡洛却解释着:“当我们把荆棘扎进了胸膛时,我们是知道的,我们是明明白白的。然而,我们却依然要这样做,我们依然把荆棘扎进胸膛。”“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谁都不怨恨。我不能对此有片刻的追悔。”
于是,又回到了本我。朋友E-mail过来:“我是自己,我不在乎,我又在乎。”现代人的迷茫,何时开始,又何时能了呢?我们总是太注重自我,不愿承担,不愿付出。如“我的生命犹如一颗果实,已经无物分让,只等着彻底地奉献自己”的有几人呢?好了,是该思索了,是该反省了。不幸接踵而至,悲观主义渐露端倪。无为,却想无所不为,怎么那么费琢磨呢?人的劣根性有源头吗?一切罪的开始,就是因为吃了一个水果,仅此而已吗?湿湿的江南气息,糜醉的六朝金粉,我们怎么能接受呢?陷入沉重的不是没有。但,好吗?人和人的倾轧,在四分五裂中危机毕现。评论和攻击、指责和漫骂,忘却的、置身事外的总是私欲。也许,批评才能直接地刺激前进,但有批评的资格在哪里?或者,什么才是有批评的资格?
要么,就该明白,修禅容易,得正果难;隐世容易,避争难。聪明得可以的同时,糊涂得也可以,外面的世界还在不以为意地前进,而漫无边际的思想,却不经意间在城里城外就这么进出了好几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