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2018-08-24 09:27:03)
标签:

新西兰

剪羊毛

三文鱼

牧羊犬

新西兰农夫

分类: 走的地儿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对于新西兰,纽村这个称呼似乎不太好听,但也的确反映了事实。在新西兰的路上所见,感觉80%的地都是牧场,一群群的绵羊漫山遍野无孔不入的占满了各种照片的背景。久而久之,甚至于慢慢的竟然让我们对羊这种在平常不过的动物产生了兴趣。而且新西兰农业的知名之处还不仅是牛羊,三文鱼在这里也有“牧场”。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起初我对新西兰畜牧业的状况也就是猜猜,后来查了资料发现自己的认知也八九不离十,新西兰有大概5000万头羊,由羊产生的产值高于任何其他产品。当然除了羊之外,新西兰还有890万头牛,500万只鹿,总之所有欧美国家大量日常消费的肉畜数量都比新西兰人口多得多。最后也别忘了水里游的农牧产品,在新西兰南岛旅游能轻松遇到三文鱼养殖场,那里有品质最稳定,最新鲜,也最便宜的三文鱼刺身可吃。我打算说说我们所遇到的三文鱼牧场,因为在我记忆中吃的东西总是会有格外深刻的印象,一提起新西兰的畜牧业我居然首先会想起三文鱼来。

南岛的主要旅行线路上可以遇到两家大型三文鱼养殖场,Mt Cook Alpine Salmon Farm养殖Chinook Salmon,而High Country Salmon则养殖Atlantic Salmon,我们通常所说的三文鱼其实指的就是Atlantic Salmon。我们造访了Twizel附近的High Country Salmon,Pukaki湖就在不远处,实际上那里所用的水源就是Pukaki湖的水,而Pukaki湖的水其实就是库克山上的冰川水。三文鱼的养殖对水质要求极高,必须是洁净,必须温度够低,在淘汰了大部分地区的自然环境之后,比纯净水还适合直饮的库克山冰川水系显得特别合适。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High Country Salmon不太容易被错过,因为这一路上主路边集中这么多车的情况并不多,而且水里有那么多陌生的装置以及隔离网,在新西兰的湖泊河流中不多见。就算你对这些不同寻常的路边状况不敏感,至少也会看到那大大的三文鱼模型悬挂在门口。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由于这顿午饭我们就打算完全用三文鱼刺身解决了,因此进门就直接去柜台买鱼,柜台旁边有个架子里面放着一盒盒当天切好的三文鱼刺身,我觉得俩人不吃别的东西怎么不得来个中盒儿的?事后发现光吃生鱼片儿的话中份实在是有点儿多了。说到生吃三文鱼,记得我去阿拉斯加的时候买过野生三文鱼,当地人说这里的三文鱼不能生吃,因为肉里会有寄生虫,那生吃新西兰产的三文鱼会不会有这种问题?我并没有查到一个权威的说法,更广泛承认的说法是只要是三文鱼就有可能带有寄生虫,而海里捕上来的三文鱼,比淡水里的三文鱼要安全得多。至于眼前淡水养殖,而且是活鱼切出来的三文鱼生鱼片,我还是仅短暂的想了一下,最终选择相信新西兰这个国家的食品安全标准,同时也相信眼前能见度好几米的清澈湖水。当然对于不爱吃生的人,这里也有其他做法的三文鱼,欧美人一般来说都会煎着吃就是了。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至于这盒三文鱼的味道,若不是打工度假的中国店员刀工欠考虑,当真就是无可挑剔。鱼肉闻上去全无异味,仅这一点在其他地方就很难做到,吃到嘴里口感更是嫩滑无比,而且油脂的香味很浓重。不过我感觉好食材还是应该有专业的厨师烹饪才能物尽其用,因为店家在切片的时候是把三文鱼各个部位的肉混合在一起的,有些贴近鱼骨的部位的带血肉并不适合生吃但还是被放了进来。

我们是在鱼场的浮桥上面吃的这盒三文鱼,桌子边上就是一个圆形的鱼池,其实就是在水里用网分隔出来的一块水域,在附近可见的范围内有几十个类似大小的鱼池,只不过其他都是方形的,眼前这个纯粹是为了给游客观看。吃饱了站在栏杆旁往水里看,里面少说也有几十条三文鱼在顺时针巡游,在门口的一个小木头桌子上有若干装着鱼饲料的塑料碗,可以免费拿来喂鱼。除了三文鱼外,附近的水域中还有很多的水鸟游动,我估计一来渔场附近少风少浪,另外喂鱼的饲料也是它们感兴趣的事情,尽管鱼场特别注明不要喂水鸟。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不得不说这地方的顾客大部分都是亚洲面孔,尤其是坐下来吃饭的人。我看到几个外国人匆匆赶来,他们极干脆的从冰柜里拿出两包整条的三文鱼肉,拍了钱拎着鱼又匆匆的离开。或许吃刺身不太容易感受到这里性价比如何,看看冰柜里出售的Fillets和Salmon Steaks,价格大概是新西兰超市售价的2/3餐厅售价的1/3,尤其是那种老外整条买的三文鱼菲力,当时我如果开的是辆房车,或者当天要住房车营地,绝对来这么一条各种做法都刷一遍。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人是种奇怪的动物,坐在鱼的旁边吃鱼并不会觉得太过残酷,而要让我坐在羊面前吃羊肉就有点别扭了,不过好在我要说的有关新西兰羊的事情并不包括羊肉。话说回来羊肉在哪里都可以吃,但看剪羊毛的地方却并不是太好找,看牧羊人和牧羊犬如何配合放牧则更罕见,如果看这些的时候还要有个人边干活儿边跟你讲解那就更难一遇了。某种意义上讲,新西兰恰恰就把绵羊当做了国家的象征之一,因此有关绵羊的事情也成了一种文化传统和旅游资源。在刚说到的三文鱼牧场南边不远有个小镇Omarama,坐落着一座看着像休息站一样的农庄The Wrinkly Rams,每天上演着轻松有趣的“羊毛秀”。

毫无疑问路边的这栋建筑是新西兰农庄另辟蹊径吸引游客的成功范例,里面有家规模不小的餐厅,以及一个应有尽有的纪念品以及羊毛制品商店。店家不忘俏皮的把当天表演剪下来的羊毛堆放在一进门的桌子上,提醒大家来这里看羊毛秀才是正经事。由于我看到有个牌子写着1个多小时以后才有表演,因此有点犹豫要不要等,好在服务员窥见了我的心思,告诉我现在正好有一场日语专场的羊毛秀正在进行,于是我们赶紧买了票进了表演场。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表演场的门一开,诶呦还真是日语专场,里面就坐的就干脆是一个日本中老年旅游团。台上正在讲解的是一位本地职业农夫,旁边有旅游团的翻译把他讲的话一一翻译成日语。这位农夫大叔特别热情,见我们没赶上看介绍视频,就告诉我们先往后进行,结束其他环节后可以再给我们单独放视频。其实我们对视频并不是很感兴趣,里面讲的大部分是新西兰畜牧业的一些现状之类可以查到的内容,只要能赶上剪羊毛和牧羊犬表演就行了。

农夫大叔又讲了几分钟的样子,便走进了舞台右侧的格板后面,随着一通蹄子敲打木板以及短暂的挣扎喘气声后,他像是拖一个麻袋一样的拖着一只脏兮兮的绵羊走了出来。羊这种动物我过去再内蒙也多次深度接触过,甚至于亲眼看过蒙古人手杀羊的全过程,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这是一种特别懦弱的小动物。逃跑是绵羊看见生人时候唯一的自保手段,而绵羊一旦被追上按倒或者被牵制住,就会立即放弃一切反抗乖乖的任你摆弄,就算被割喉也不会发出叫声或者激烈的反抗。如今的这只绵羊显然不是第一次剪羊毛,它或许很清楚自己并不面临死亡威胁,因此简直就像是没长骨头一样瘫软在台上,当然也有可能是它已经惊吓过度了。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首先农夫大叔先让所有人过来摸摸还在羊身上的羊毛,我一直拍照没有上去摸,妻子摸了以后说羊身上暖暖的,而且风吹日晒脏兮兮的凝成一团团的外层羊毛下面,隐藏着长达近10厘米厚的乳白色的干净羊毛,那些部位摸起来油腻油腻的特别蓬松润滑。尽管看起来挺干净,但羊毛上的油脂还是让人觉得有点不太适应,但一说到澳洲著名的护肤品绵羊油就是从羊毛里提取出来的,大家好像就不觉得别扭了。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所有人都薅过羊毛之后,农夫大叔开始抄起电推子大刀阔斧的剪羊毛,具体手法说实在的看不太真切,因为他动作实在太快速了,感觉不需要一丝的思考和犹豫。只见他把羊的身体靠在腿上,熟练的从背部开剪,大概也就不到两分钟吧,这只羊就像是脱下了一件羊毛外套一样光秃秃的躺在自己的羊毛堆里。在最后阶段,农夫大叔举起一把看着怪吓人的大剪刀对着绵羊一通收拾,像理发师剃头剃到最后会用刀片刮鬓角一样做了最后的整理。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剃完毛的绵羊感觉个头小了两圈儿,毕竟如今地上的那一大堆羊毛有五公斤重,想必绵羊自己此时也有种莫名的清爽感觉吧。比较狠的是,农夫大叔把羊弄回到围栏里去后,拿着那一大团剪下来的羊毛一抖,羊毛像是一张完整的毛毯一样在舞台上铺开来,引起台下的日本观众好一阵掌声。最后他用剪刀把“羊毛毯”边缘最脏,粘得最紧密的那部分羊毛剔除掉,这些品质没有保障的部位都会被丢弃。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我们留了一小片刚剪下来的羊毛做留念,仔细看羊毛的细节,才能理性的理解到介定羊毛品质的几个指标。首先是羊毛的卷曲度,这点不仔细看没法看清楚原来羊毛并不是直的,而像是弹簧一样是折叠卷曲的,我们手里的这10厘米长的羊毛,拉直了大概能超过20厘米。其次是韧性和弹性,只要双手拉扯一下就能感觉到羊毛是种多么结实的材料,这也是新西兰羊毛特别引以为傲的优良性质之一。最后无关于品质,我们本以为看羊之前那么脏,羊毛会不会有味道?实际羊毛即便刚剃下来没有清洗过,也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异味。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剪完羊毛,农夫大叔带着我们来到后面的畜栏前,值得注意的是新西兰并不常用畜栏来围养绵羊,而是让它们绝大部分时间都自由的在牧场内漫步吃草,这也是新西兰牧场实在太多面积太大造成的优势。眼前的畜栏以及里面的羊,说到底还是为了方便游客近距离接触而准备的,农夫大叔先是拿出几个装着奶水的饮料瓶子发给大家,可以给几头小羊喂奶。要说这些小家伙也真的够能吃,一瓶1.5升的奶很快就能被喝完,看来我们喂的这点儿量充其量也就是小羊羔的加餐而已吧。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在喂了小羊和成年羊之后,农场大叔使出最后的杀手锏,呼唤出了他的牧羊犬,一条体型消瘦的黑斑小狗,个头比绵羊小不少。在一片较为开阔的羊圈里,大叔开始对牧羊犬发出各种口哨指令,指挥牧羊犬驱赶着羊群前往他指定的几个地点。他发出的口哨声有四种不同的音调,对应四种不同的命令,大概来说就是“过去,回来,左边,右边”,每一次发令,牧羊犬都会准确的回应,并且这条从小接受训练的牧羊犬全程注视的目标只有两个,一个是它所驱赶的羊群,另一个就是它的主人,可谓专注度点了满格。随着牧羊犬成功的将羊群赶进了一扇小木头门,这趟“羊毛秀”算是结束了,农夫大叔招呼我们回到表演场,给我们俩单独播放了之前错过的视频后,他就消失在纪念品商店之中。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风雨纽村—三文鱼牧场与羊毛秀

似乎在新西兰这个农业国看到和农业相关的Tour并不新奇,但让人有些感慨的是现在居然还能有发达国家是以农业作为经济支柱的,不管是因为得天独厚,还是因为人口太少,农业的发达奠定了新西兰这个国家慢悠悠的整体节奏,也算是新西兰最独特的魅力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